首页 现代言情 时间情缘被拽酷大佬A了

第17章出事了

时间情缘被拽酷大佬A了 结舌 2110 2020-11-13 21:01:59

  人生或许没有安生觉,这是风迹被惊醒之后得出的结论。

  雪花正咬着风迹的衣服想要往外托,嘴里发出了低鸣的兽吼声,屋外也是沸反盈天。时而还能听到杯盘碰撞的声音,和激烈的奔腾声。

  雪花坚持,风迹不厌其烦,只好起身。走到窗口才发现,这种异样的声音是从哪儿来的。成群的老鼠,慌不择路的从屋子里涌了出来,悦来客栈的一些人几乎被吓傻了。

  风迹赶忙跑到另一面的窗户口,结果看见的就是街上成群逃窜的老鼠,远处还能听到狂吠不止的狗。

  远处的山林中一片寂静,听不到任何的声音,里面的鸟兽已无。

  转回头,温幻已经奔袭而上,就站在门口,一脸的紧张,开口就说:“可能要出事了。”

  风迹也已经感觉到了,飞鸟尽走,虽然让人疑心,但是别的动物都安然的待在自己的窝里,但是现在两个人一致的肯定,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惊动了这些安生在这里的动物。

  地震,泥石流,火山,还是洪水,这些都不得而知。只知道生命重要,多一分都耽搁不得。

  “走,通知三里蒲芳内的所有人,赶快离开这里。”风迹也没了往日的懒散,脸上显出了一点焦急。

  “总要有个方向吧?”温幻也有点焦急,知道会出大事,但是往哪儿逃命,现在没有人敢下得了判断。

  “跟着动物走,”话还没有说完,风迹已经闪身不见,动作迅猛,堪比电光一闪。

  虽然惊异,但是温幻也不敢耽搁,快速的奔出房门,挨个去敲门:“快出来,要出事了。快出来,要出事了。”

  走一路敲一路,悦来客栈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慌张的加入到了风迹和温幻的队伍之中。

  大家都知道,动物是最灵敏的,动物一乱肯定是要出大事了。

  姚梅也被敲了出来,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屋内还有一个仓皇穿衣服的男人。可想而知,刚刚发生了多么不堪的一幕。

  众人讶异,但是没有人去多想这些,现在逃命要紧。

  “干嘛那么的慌张?时间还没有到,为什么不在这里休息休息?后面的路不一定好走呢?”姚梅依着门框,捋了捋散在额前的秀发。

  “要出大事了,这周围的动物全部跑光了,”一个知道事情经过的人,慌忙的说着。

  “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我们这里常发生一些怪事,动物是隔三差五的就往外面跑,没多久就又回来了。不是照样没有任何的事情,”姚梅已经转回了屋子,临关门的时候又把男人给拉了进去。

  大家面面相觑,多少有些信了。有些人开始踟蹰,不知道该不该离开这里。

  “三里蒲芳里,现在除了人应该是没有任何的活物了,你们不感觉很奇怪么?”温幻疑惑。

  “怎么可能?不就跑了个老鼠么?”有人不解。

  雪花依然在撕咬着风迹,迫使不让他停下来。

  “不久之前,我和风迹出去过,那个时候山林中的飞鸟就已经全部都飞走了,可能是偶然。但是你们看看老鼠也跑了,雪花也非常的反常。什么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真要是来了意想不到的灾害,你们想想活的几率有多大?”温幻问,神色间有点焦急。

  “是真的,我当时也在,还有小胡子也可以作证,”姬雨说。她的手中正拉着啃着苹果的梅珍。

  “我看还是先离开吧,万一真的有事呢?”有人开始动摇,慢慢的大家也跟着动摇。

  “跟着动物跑,”温幻喊,声音中是自己也料想不到的紧张。

  三里蒲芳的人依然循规蹈矩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快跑,要出事了,”大家齐声喊着。

  没有人理会。

  “再不跑的话,就会死在这里。”

  还是没有人理会。

  好多人见三里蒲芳内的人根本就不为所动,转身奔逃出去,还是逃命要紧。所有人都听话的跟着动物奔逃的方向,快速的行走。

  少有人来得及戴上前一刻才换好的折返的物质。奔走的匆忙,有人忘了回去拿手机,慌忙往回跑去。

  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有的只是三里蒲芳的原住民。

  天色已经渐晚,过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下来。

  温幻焦急,看向也同样焦急的风迹,以眼神询问现在改怎么办?

  风迹上前看着那位曾经拒绝了姬雨的老妇人说:“你就是听一回又如何?万一是真的,丢的是性命。”

  “万一不是真的呢?我还要干活,”说完老妇人又走进了屋子,这回拿出来的是一块抹布,一路走一路擦,每一处都不放过。

  “你别这么的固执好不好?”温幻有点着急。

  “对于这样冥顽不灵的人,软话根本就起不了作用,不是不走么,打晕,每人背上一个,”一直看风迹不顺眼的元创,走了过来。

  眼高于顶,走到是昂首阔步。

  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一个手刀,把老妇人给劈晕在地:“太重了,谁来背?”

  没有人愿意上前,可能嫌老妇人是个累赘。

  “雪花,”风迹喊了一声。

  雪花瞬间就长大数倍,稳稳的站在了风迹的身旁。

  “每人负责一个村民,要不然我会让雪花,现在就把你们给咬死,”懒散的声音从风迹的口中说了出来,但是里面满含着警告的意味。

  那懒散中的迫人气势,任谁都知道,风迹说的是认真无比的话。雪花露出獠牙呜呜作声,威胁的意味也是非常的明显。

  元创呵呵一笑,看风迹居然也不是那么的让人讨厌了,“打晕人的这件事情,我还是比较在行的。”

  三里蒲芳的人果真向他们来时看见的一样,呆若木头,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同意跟着走。

  元创的身手了得,那些顽固不化的,虽然多少也会有所反抗,但是没有几下就被元创给全部撂倒。

  大家背上人,雪花身上驮了几个就往远处奔去。

  元创咒骂一声,也弯腰捡了一个,扛在肩上,脚下抹油,滑溜的比谁都快。就连一直安静的有点弱不禁风的兰雅,怀中也捞着一个孩子。

  大家拼命的往一个方向跑去,路上还有动物的脚印踏过草地的痕迹。脚印踩踏的越多,大家的心里越是惴惴不安,知道一场危险就在身后。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