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重生之发家致富撩大佬

第二十三章.麦田风波

重生之发家致富撩大佬 颦言颦语 2050 2020-10-12 14:53:09

  阿英放学回家打开信封看了一下,竟然是报刊的回信,要求把这篇《契约婚约.我的不孕妻子》写长篇,阿英算了下,五十万字的话,千字十五,七千五百块,值得,写!

  看完先放到抽屉中,想起中午爸妈交待放学不在家就是轮到自家收麦子了。

  阿英只得把练字先放一放,出门落锁,去地里看看是不是需要自己干活。

  路上到处可见的行人,有拉板车的,扛着铁锹镰刀的,一片丰收的景象。

  阿英带着草帽,远远看见自家地头一堆人围着,又没看见爸妈在田地的身影,眼皮跳了跳,总觉得不妙。

  跑过去就听见王彩凤嚷“哎呦,苦命的我呀,嫁过来没享一天福,公婆都是我在照顾不说,连兄弟家都要拉扯,如今不过不小心收了几颗麦子,就要打我……”

  阿英挤过人群,就看见婶婶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声声悲泣,妈妈面色难看,眉头紧皱,死死攥住手里的镰刀。

  看着王彩凤撒泼的行为,阿英脸上的神色都冷了几分,努努力做出委屈的表情,去牵妈妈的手“妈,窝们没有给爷爷奶奶送粮嘛?”

  围观的人里一人低声道“对呀,建国家每次都给老两口交粮食的,我见过好几次的”。

  “何况他家院子是大队分的,房子也都是自己盖的,啥也没给他们呀”。

  “偏心呗,老头儿退休后,工人职位给老大了,老大一家都落户城里了,院子给老三,中间的爹不疼娘不爱的……”

  沈丽红听到闺女说话才反应过来,缓了缓到“给了的,今年的还没收所以没送。”

  或许是闺女给了她力量,沈丽红对王彩凤道“你也别和稀泥,我们两家中间的田垄特意比其它的堆得高,又不是看不见,还能多收半垄麦子,足有两分地啊,前一段时间测量我家原来三亩半的地如今只有三亩,每年秋收完犁地边界都要往我家移,你敢不敢量你家地是不是多了半亩?”

  王彩凤想平时一声不吭的人这次嘴巴倒是挺利索,“我这不是刚好把你们要给公婆的那份拉走,省的你们跑来跑去的”。

  沈丽红想鬼才信你,可是也没办法,进了她的嘴,估计也吐不出来了。

  “你说的给爹娘是吧?好,今年的麦子我们就不再往街里送了”。

  阿英听到此拉了拉沈丽红衣角,低声对母亲说了两句。

  沈丽红从阿英的小篮子找出纸和笔刷刷写上两句后,道“但是,你要给我签个字,不然我不信”。

  王彩凤想的是回家就撺掇婆婆来要,一哭二闹三上吊,有的是法子要,由于不识字,画个圈以示代表。

  地头的人散去各忙各的,毕竟这个时候谁家不忙呢。

  收割机果然加快了大家的进度,以往都是人工割完,打好场地,其实就是一块平整的土地,用来堆麦子,铺上薄薄的一层,用石磙把麦子碾压出来,如此反复,过程繁琐耗时,如今收割机来回几趟开下来,一家的麦田就收完了,只需在场地铺好塑料布,用来卸麦堆即可。

  小孩子扑到麦堆上玩游戏,灌了满鞋的麦子,脱下鞋倒掉重新扑上去,乐此不疲。

  阿英拎着篮子,捡收割机漏掉的麦穗,穿梭在田地里。

  日落西山,眼看天色已晚,张建国这时回来问道“刚听老李头说隔壁的又找茬了?”

  阿英眼圈红红道“对哦,爸,婶婶说我们不孝敬爷爷奶奶,还说给我们一家人吃饭,还抢我们麦子,她什么时候管我们一家子吃饭了,我上次去爷爷奶奶家吃饭她都不想让我吃呢”。

  张建国气的脸色发青,平时占便宜就算了,早早的把自己一家分不出来也算了……

  夜色慢慢笼罩着大地,阿英母女俩先回家做饭吃饭,留张建国在地里看麦子,麦子收下来要晒几天,才能拉去卖掉,否则会被压价,所以一般都是先晾几天,有的人家里宽敞都是在院子里,有的则是场地打到地里,这样的人家都会留一个人留守,防走兽,也防人。

  沈丽红这边回家忙着做饭,阿英在一旁帮忙烧火。

  王彩凤也终于在夜色降临前到家,进家门二话不说先把张建安骂了一顿“就你窝囊,看着我被人骂,被人打……”。

  张建安嘟囔“那不是没有打嘛,再说你也不占理阿”。

  王彩凤……火气被激的更大了“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

  这次张建安没敢还嘴,张浩文在一旁一脸平静的看着父母日常发生的戏码,眼神里透漏一丝嫌恶,自从上次被同学嘲笑妈妈是小偷后,对妈妈这个字眼越来越反感的他,羡慕别人家温柔好看的妈妈。

  这时浩文奶奶过来喊吃饭“浩文阿,吃饭了,别管你爸妈,我会骂他们的,”

  一个院子的张建安一家和老两口还是一口锅吃饭,从小就疼小儿子的王丽霞看着小两口吵架,怒道“吵什么吵,再吵都别吃晚饭了你们,当着孩子面也不知道注意点,吓着我乖孙怎么办”。

  王彩凤这会儿才发现婆婆来了,暗戳戳的挪到婆婆身边“妈,你不知道我在地里,那不会下单的母鸡说今年可是不给你们粮食了”。

  “什么!她敢,不中用的东西,还敢撺掇我儿子不给我养老,看我让我儿子和她离婚”。

  饭都气的不想吃了,转身就要去村东头找二儿子,王彩凤忙伸手拉住婆婆道“妈,明天早上再去,这会儿子天都黑了,老二肯定在地里守着麦子呢,去了也没用”。

  第二天天微微亮,王丽霞脸都没洗就朝老二家的地过去,她受过封建社会荼毒的小脚走的并不快,从街中间走到地头天已经大亮。

  看着老二坐在麦堆旁在抽焊烟,上去就噼里啪啦一顿“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容易嘛,老了老了你不愿意管我们,早知道当初就应该生下来就按马桶里淹死算了”。

  张建国刚醒,地里虫蚊较多,睡的并不安稳,打算抽个醒神烟,就被这劈头盖脸一顿骂的有点懵。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