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我不好哄的

第10章 顾柏衍手里拿着一根细软的小鞭子

我不好哄的 小喵妖娆 1046 2020-10-22 09:20:58

    锐利的鹰爪稳稳的抓着贝乐的肩膀,疾风而过,鹰身依然挺傲。

  这是极为少见的纯白色玉爪海东青,猎鹰中的极品。

  这是贝乐同吃同住,驯了十三天,才养熟了感情的鹰,名为傲。

  贝乐的左手臂上戴着深棕色的臂缚,皮质泛着旧色,是用了许久的。

  贝乐迎风策马,唇角染着畅快的笑意。

  顾柏衍曾说她是牛奶蜜罐里泡大的,不,她是这草原上长大的狼。

  夕落天幕,烈马为伴,群狼追随,当真是惬意。

  贝乐勒住缰绳,纵身下马,傲在她肩膀未动,一双鹰眸,冷冽而森然。

  贝乐拿出两块生肉,喂给了傲。

  楚飞坐在木架子上,看着架子下面的群狼。

  双手紧紧的抓着木桩,一张帅气的脸上,写着“我不想活了”几个字。

  贝乐拿下缚臂,没理会楚飞的鬼哭狼嚎。

  “你就不能管管它们?”楚飞喊。

  “你怕的不是狗么?”贝乐淡声问。

  “我是怕狗,但这特么的是狼,我怕死了好么?”楚飞怒道。

  这狼是狗的祖宗,比狗可凶狠多了。

  也就贝勒爷的喜好独特,玩狼驯鹰骑烈马。

  贝乐俯身,额头抵着头狼的头,轻轻蹭了两下。

  在贝乐起身后,那头狼便带着狼群离开了。

  “艹,你以后开个动物园吧!”楚飞从架子上爬了下来,扯了扯衣服说。

  贝乐站在那里,看着夕沉下的草原,眸子微眯。

  漂亮的唇轻轻开启,说了一句,“这是自由之地,是放肆与野性的根!”

  楚飞听闻这句话,看着贝乐的被落霞笼着的背影,竟有些热血沸腾。

  贝乐是那翱于天空的猎鹰……

  是草原上踏蹄追逐日月的烈马……

  是孤傲冷沉狠戾的头狼……

  这片草原不但是她的自由之地,也是她的救赎。

  她敛去锋芒,收起利爪,却禁锢不住那天生的野性。

  她名贝乐,字无畏。

  顾家

  车子停下时,缩在后座的贝乐缓缓的睁开眼。

  那一双水雾蒙蒙的眸子,睡眼惺忪,透着软软的萌。

  月白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并未说话,因为他说话,贝乐也听不见。

  贝乐因为饿,整个人恹恹的,醒了也未坐起身,浓密的睫毛微颤着。

  那小模样任谁看了都心疼,只想把人给揉进怀里。

  贝乐缓缓坐起身,车子回来,门卫肯定要告知程伯。

  顾柏衍知道她回来还磨磨唧唧不进去,定要斥责月白。

  她是个惜才的人,可舍不得全能型选手月白,被顾柏衍骂。

  贝乐拍了一下月白的肩膀,在他回过头时,伸手比划了几下。

  {我们进去吧!}

  月白对着贝乐点了点头,随即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贝乐下车时,因为缩着身子睡的太久,腿有些发软,差点没跪下。

  她在心里骂了顾柏衍一句,“狗艹的玩意儿。”

  顾柏衍说不许给她饭吃,月白当真就没给她饭吃。

  客厅

  贝乐低着头,跟在月白身后,脚底蹭着地走。

  此时,顾柏衍正坐在沙发上,不知是要外出,还是刚从公司回来。

  身上穿着西装,禁欲中又透出几分慵懒。

  手里拿着的是一根细软的小鞭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