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离开豪门后,家人哭着求我原谅

第2章 不过是第一次见

  白乔愣神的时候,灵位另一侧,一个长的粉雕玉琢的小萌宝轻轻唤了她一声,“阿乔姐——”

  同样穿着一身孝服,眼睛鼻头通红,垂手立在一个蒲团后方。

  “嗯。”白乔侧头,声音冷凉,“我没事。”

  十七岁,才第一次见的母亲,有什么好在意的。

  更何况,那也算不得她的母亲。

  一只漂亮的手抬了起来,白乔垂眸看着自己的手,稍稍活动了一下,她又痞气十足的动了动自己的肩颈,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泛着一股压不住的嗜血杀意。

  她终于又回来了,其余的灵魂都消散了,而她终于完全掌控这身体了。

  她曾是千年前强极一时的帝尊级别修炼者,沉睡了上千年之后,十六年前,在一个奶娃娃身体里苏醒。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身体里还有其他的灵魂,一直在跟她抢这个身体。

  她因为太虚弱了,一直都一阵清醒,一阵沉睡,很多时候,都是其余的人在主导这个身体,这直接导致了她这些年看起来疯疯癫癫的。

  直到刚才,她才感觉到其余的人消失无影,她得以完全控制这个身体。

  白乔收回了自己的手,微微站直,侧头看向了灵位后奶奶楚芝染的照片。

  另一边的小男孩风子瑞也同样在看这张照片。

  照片上,楚芝染一头银发,带着几许掩不了的书卷气,笑容慈祥灿烂。

  她是个好奶奶。

  即便她从小就疯疯癫癫的,但她也一直在不离不弃的养着她。

  她从奄奄一息再修炼到内劲跟曾经巅峰时期差不多,不乏楚芝染相助。

  心脏微微泛疼,白乔不再看照片,而是垂眸看着地面。

  她知道楚芝染身上有很多很多的秘密,但她都已经不问世事到这种程度了——

  到底是谁杀害了她?

  连那四位都未曾察觉!

  -

  村子里的水泥路上,十多台黑车排成了一条长龙,气势十足的驶向了小院。

  一台车上,一个长相好看的如同神祇一般的男子微闭着眼睛,他的手支着扶手慵懒的撑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一截冷白的手腕,手腕上有一串黑色珠子,混着几颗非常特别的佛珠。

  “她真的在这里?”

  另一边一个坐不定的男子穿着鹅黄大衣,头上一小戳绿毛异常抢眼。

  “嗯。”男子恹恹的应了一声,一脸困倦。

  十几台车排成一排停在了小院门口。

  院子里帮忙的村民们一阵喧闹。

  白乔跟另一侧的小男孩被这动静惊动,同时扭头看向了门外。

  一群黑西装的保镖陆续走了进来,齐刷刷的排成了两排,守在了院子里的通道上,隔开了好奇的村民们。

  一名拄着拐杖的和蔼老爷子走在中间,左侧是穿着黑大衣的妖孽男子,右侧是那黄衣绿毛男。

  绿毛看所有人都穿着黑衣,又看了一眼边上的花圈,他默默的跟保镖换了一身黑衣。

  “雪芜草?”妖孽男子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步伐顿了顿。

  他一只漂亮的手掩住了薄唇,轻咳了几声,眸光深邃了几分。

  墙角边上,一盆价值上亿的神药混杂在几盆不起眼的小葱里面。

  灵堂很暗,外面的光线有些刺目,白乔看到几道人影跨过门槛逆光而来,让人看着有些不太真实。

  好半响,白乔才适应了那有些刺目的光,看清楚了来人。

  一名老者,两名青年男子。

  一个气度不凡,一个颠倒众生,还有一个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

  门口及外面还站着数十个保镖,气势凌人。

  一老二少走到灵位前,先后跪拜。

  来的是男性,小男孩站在灵堂另一侧,三人跪拜的时候,他乖巧的按照习俗长跪回礼。

  老者先是端详了遗照上的楚芝染几眼,然后才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向了白乔。

  “阿乔,我是薄爷爷,是你奶奶楚芝染的朋友。”

  老爷子一脸悲伤,连着叹了好几口气,甚至于有些不敢置信,眼睛都有些红。

  他问了一些楚芝染死亡的细节之后,又跟白乔寒暄了几句,脸上带着浓浓的遗憾。

  “哎,我们这些老东西陆陆续续的总要走的。孩子,不要太悲伤了。生死有命啊。”

  “丫头,这是小九,薄如肆,我孙子。你要难过就跟这孩子聊聊,你们同龄人好说话,说出来心里舒服一些。”

  老爷子叹息了几声,好几次悲伤中带着哽咽,最后走出了这个暗沉沉的屋子。

  薄如肆并未出去,他一双漂亮的眼眸带着一股勾魂夺魄的味道,落在了白乔的身上

  眼底似乎带着一股子压抑了许久的情绪,有一种冲动想要将眼前的女生揽住怀中,融入骨血,但他忍住了。

  只是就这样看了许久,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直到白乔抬眸,他才敛去那眸子里波动的情绪,云淡风轻的勾了勾唇角,那眼底的浓情隐藏的极好极好。

  “咳——”薄如肆咳了一声,一只修长匀称,骨节分明的手伸了出来,掩了掩唇角。

  白乔的视线不经意落在那白玉般的手腕上,那一串珠子,让她眼眸微微眯了眯。

  紫音菩提珠?

  有意思。

  -

  下午。

  天有些灰蒙蒙的。

  村民在院子里帮忙,薄老已经走了,留薄如肆跟林滚在这边帮忙。

  他们帮村民们搬东西,做着十分接地气的活,却也让人所有人有一种他们与这个破败的院子格格不入的感觉。

  薄如肆满身矜贵气息,气场十足。

  虽然很友善,但那一身与神俱来的气息还是让村民们产生了一种极大的距离感。

  他帮忙搬了两把椅子之后,在旁边拿着一根草逗着被拴起来的山羊。

  白乔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只小奶包,后面还有四个男子。

  他们全都穿着黑色的唐装,系着白色的腰带。

  四个男子气场强大,不像是普通村民,但身体都有不同残缺。

  一个是拿着盲杖的瞎子,一个坐轮椅的瘸子,一个时不时的仿佛要把肺都给咳出来,唯独一个娃娃脸看着还算健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