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是无拘

第3章 律己

妙笔计划:是无拘 咬火 5441 2021-08-30 11:03:00

  蒙犽心情烦闷的在稷下溜达一圈,这才返回宿舍楼。

  结果他刚到宿舍搂就看到大家都站在楼外,并未进宿舍楼里休息,大家正在围观一张新张贴的告示单。

  站在人群后面听了一会,终于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有内务老师来抽查宿舍楼的学生内务了,内务老师刚走不久,走前还贴了张内务告示单。

  “快看,蒙犽来了,是蒙犽回来了!”原本围聚在告示单前的机关道学员们,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大家全都下意识远远躲开。

  他们躲开蒙犽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就算是想离开也没处可走啊,宿舍就在眼前,他们对着蒙犽和告示单方向指指点点,小声嘀咕着什么。

  蒙犽见这些人对着他指指点点像是在看猴子,火爆脾气的怒瞪两眼:“喂!你们这帮家伙,站那里嘀嘀咕咕什么呢?是不是皮痒了太久没尝过浑天的‘关照’了!”

  学员们吓得一哄而散。

  这个时候,蒙犽来到告示单前,抬眼看了眼告示单写的是什么,为什么引来那么多人围聚。当看完告示单上的内容后,蒙犽撇撇嘴,丢下句“无聊”,然后心情不好的走进宿舍楼,径直走回宿舍。

  那告示单,赫然就是本次机关道学员们的内务检查成绩,最显目的榜一位置,成绩最优者,居然是蒙犽。

  他就像是孤独王者,也是唯一一个成绩“优”的学员,孤零零霸占第一名。

  第二名、第三名的个人内务成绩是“良”。

  其余前七名者的个人内务成绩成绩是“中等”。

  再往后就是及格和差了,主要还是差的人占了绝大多数。

  机关学院学员都有一个统一共通点,那就是宿舍里丢满各种机关道零部件和拆解零件,显得脏乱差,地上、桌上、床上都是乱放的工具箱或机关零件,这就是绝大多数人内务整理成绩都是差的原因所在。

  随着蒙犽离开,原本散开的众人,又再次偷偷聚集在一起,小声讨论起关于蒙犽的事。

  “想不到蒙犽平时脾气火爆,性格大咧咧,号称稷下炸药桶,蒙二拆,在内务自律方面居然是我们中唯一一个成绩‘优’的。”

  “这并不难猜,蒙犽是蒙恬大将军之子,来自蒙大将军,从小跟随父亲熟悉军营生活,所以从小带着军人习性也很正常。”

  “我倒是挺佩服蒙犽的,从小熟悉军务,跟离开玄雍后依旧保持严格律己,继续以军务的苛刻要求约束自己,才是最可怕的坚持和冷静啊!”

  “说得也是,我在家里动手叠被子次数绝不超过十次,更何况是离开家后,没了人管我,我就更加能偷懒就偷懒了!尤其是军务整理比我们个人内务还更加严苛,真不知道蒙犽是怎么一直坚持下来的!”

  “难怪连胡非老师,还有鲁班大叔,都夸蒙犽是机关学院和枪炮战斗术的双绝天才!这次的个人内务细节,我算是有些服气蒙犽了,别人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坚持和汗水,蒙犽是天赋和汗水全都具备!”

  大家讨论的画风逐渐改变,从一开始的惊讶,再到敬佩和羡慕。

  羡慕蒙犽的坚持。

  羡慕蒙犽的严格律己。

  不过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混杂在这些声音里。

  “天赋再好有什么用,害死大家,害得我们集体拿了考试成绩不及格,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好自得的。”

  被人“你们几个来晚了,是没看到内务老师离开时的那个场景,说同样都是最有天赋的天才,曜的个人内务整理一团糟,蒙犽是整整齐齐。”一位长得有点少年老成的学员,神神秘秘说道。

  当提到曜时,大伙下意识打了个冷颤,有人迟疑说道:“是…武道学院…那个超级话痨,见谁都能自来熟唠嗑半天,连稷下老师都避而远之,还总自恋说自己帅气光芒万丈和稷下武道第一天才的…那个‘曜’?”

  “兄弟,你对‘曜’这么了解,看来你也是深受其害,被他逮到话痨了半天?”少年老成学员,激动抓着对方手掌,比在异域他乡遇到老乡还激动。

  蒙犽自从进入宿舍楼后,哪也没去,直接返回自己的宿舍。

  吱呀。

  房门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井井有条,收拾干净整洁的宿舍,不管是衣架上的衣服还是门边的几双鞋子,都是摆放整齐,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住在这里的人有强迫症,并且不管是地板、衣服、鞋子,都是一尘不染,说明经常有做内务清洁。

  走到床前,床上的被褥居然也是折叠得非常完美的豆腐方块,那标准的豆腐方块叠法恐怕就连内务老师看了都有些尴尬,自叹不如。

  就连靠窗书桌上的机关道书籍、兵法书都摆放得整整齐齐,连书桌旁工具箱里的刻刀、刨子、打磨、袖珍手工锯、量具等机关道小工具全都按照功能分类,井然有序。

  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这里完全看不出来是个男生宿舍。

  就连蒙犽都不知道,他虽然口口声声讨厌那个只会陈年旧条的父亲,但他在潜移默化下受到了父亲的许多影响。

  或许这就叫虎父无犬子吧。

  蒙犽回到宿舍后并未马上倒头就睡,而是放好东西后,离开宿舍楼,准备去买个新的盆栽赔给胡非老师。

  顺便再带上几件平时做好的小工具,拿出去交易换钱。

  ……

  ……

  在玄雍与稷下的交界地。

  有一座集镇。

  这座集镇一开始是靠近稷下的小村庄。

  后来因为稷下学院人才济济,名扬王者大陆的最高级学院后,这座小村庄的人气渐渐繁华起来。

  再加上稷下学院里的机关道学生,经常拿出自己鼓捣出来的稀奇古怪机关道具到村里贩卖,积攒钱财去采买更多的机关材料。

  所以就有了很多不远千里,从长安城、玄雍、三分之地、海都等地方慕名而来的商人和贵族们,聚集于此。

  因为稷下学院机关道出品必属精品!

  于是。

  当年的小村庄。

  一次次的不断扩建。

  这才逐渐形成了稷下外的繁华集镇。

  集镇里有不少朝气蓬勃的稷下学生身影。

  有的学生是来集镇采买生活物资。

  有勤奋学生则是来集镇摆摊以物易物,交易各自所需的物品或材料,自力更生。

  这类学生主要是以机关道学生为主。

  自立自强,也是稷下学院的教书育人理念之一。

  当然了,也有不乏一些豪族出身,衣着华美锦缎的魔道学生,因为吃不惯稷下里的大锅饭堂食,一日三餐都是来集镇这边的酒楼解决。

  魔道是王者大陆上最神秘又是最强大的力量,大多数都是豪族势力,这些贵族豪门魔道学生很少会与出身市井平民的武道学生、机关道学生有生活交集。

  晚上的集镇热闹,忙完了一天的大人,学生,来到集镇放松疲惫的身心,酒馆、茶馆、说书馆、饭馆,都引来爆棚人气,门口人来人往,座无虚席。

  许多慕名而来稷下游玩的外地游客,大户人家走出来的女眷家属,也都聚集在武器道具店、饰品店、稷下手工艺品店这些地方挑选着此趟纪念品,好带回去跟亲朋好友们炫耀。店里老板看着财源广进,一张张老脸同样是乐得像朵盛开老菊。

  王者大陆很大,除了稷下、长安、玄雍、三分之地外,还有日环城、狼旗、云梦、巨树、扶桑等。

  稷下学院作为王者大陆上英雄辈出的最高等学府,自然每年都吸引来大量游客稷下附近游玩。

  比如有性格豪爽,崇拜粗旷金属风格,衣着风俗偏粗犷铠甲风格的海都人。

  有细皮嫩肉,性子温文儒雅,衣服是锦衣玉缎,腰环昂贵玉佩的长安公子、小姐。长安自古以来就是最富庶之地。

  还有着装严肃,肃穆,衣服用色最喜欢用到黑红搭配,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玄雍人。

  有因常年住在沙漠,皮肤黝黑、粗糙,为了抵御沙漠里的风沙,服饰设计偏黄色,喜欢着高衣长袍的南蛮人。

  集镇里也不缺少来自三分之地的人,这些人各个一身彪悍气息,就连豪族都喜欢带着兵器出门,给人战场彪悍感。

  “阿越”她来自贫瘠混乱的南荒之地,白天在稷下学院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她,此时身上罩着件斗篷的出现在集镇街道上。

  斗篷兜帽把她五官、狼耳、狼尾都隐藏在斗篷下,这让她走在集镇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时不时引来侧目。

  但她却对身边的一切,置若罔闻。

  那形单影只的孤独沉默身影。

  仿佛就是她心境写照。

  唯有冷漠,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孤独?弱者才需要朋友,她习惯了一个人,从不需要靠朋友来伪装自己的强大,唯有强大的剑道才是她唯一依靠。

  阿越在稷下的生活物资用完,她今晚是特地出校来采办一些生活物资的,然后继续刻苦修炼剑道。唯有刻苦与剑道成就,才能回报老师的知遇之恩。

  她想用最高毕业成绩,报答廉颇恩师与颜回恩师的伯乐之恩。

  混血魔种的独特身份外表,很容易吸引来路人围观,而阿越又喜欢独自一个人的清静,不想因为她的耳朵与尾巴受到太多人关注,所以她每次都会穿件斗篷外出采购物资。

  就在阿越想着心事,沉默孤独前行时,忽然,有海风吹掉斗篷兜帽,露出了一张五官立体精致的少女脸庞,一对棕黄色的毛茸茸狼耳朵似乎受到惊吓的微微一颤。

  虽然阿越马上戴回兜帽,可她还是被集镇上来来往往的人看到。

  “看她,是混血魔种唉。”

  “她长着狼耳朵,应该是狼魔种吧。”

  “刚才我好像看到她在斗篷下还藏着一条狼尾巴……”

  周围人的怪异目光,还有指指点点,她没有反抗,没有争辩,她沉默不言的孤独行走在繁华人潮中,纤瘦的背影,孤独而又清冷,就如南蛮沙漠里的沙狼总是孤冷狩猎。

  早在那个大雪飞舞的最寒冷冬夜,父母最后的体温紧紧抱着她,为她扛下整个寒冬,当被族人救醒后发现全世界只剩她一个人,她一颗心就永远冰封在了那个寒冷冬夜里,拒人于千里之外。

  即便听到有几个熊孩子喊她怪物时,脸上表情也没有生气和愤怒,直到,砰,一颗石子砸破了她的额头,有鲜血流下,慢慢模糊了冷漠没有感情的眼眶。

  她只是身子微微停顿了下,然后继续沉默孤独前行,并没有去管额头伤口也没有朝那几个朝她扔石子的熊孩子生气。

  大人们看到有熊孩子拿石头砸人,他们刚想大声呼喝,想冲过来帮助阿越赶跑熊孩子,但是一个脾气火爆的少年已经最快冲过来:“喂!你们想尝尝挨子弹和挨石子哪个更痛吗?”

  “如果不想被我的浑天暴揍一顿,哭着鼻子回家找你们大人,就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蒙犽脾气火爆的赶走几个熊孩子后,这个有着黑白头发,爱打抱不平的火爆脾气少年向阿越递出一块手帕:“白天我在稷下见过你,你还差点让我摔了一跤,我记得你叫阿越对吧,喂,拿去,擦一擦脸上的血。”

  虽然白天在石碑广场,他差点因为眼前这个叫阿越的女孩拿脸砸地,但不管是谁碰到眼前这个场景,都会挺身而出的。

  可阿越并未伸手去接手帕,而是绕过了蒙犽。

  她背影孤冷落寞的继续朝集镇里走去,面色冷漠,创伤后冰封起来的一颗心不愿对世界敞开,不愿去接纳外面的新世界和新伙伴。

  只有懦弱爱哭鼻子的人才会在受伤后需要人安慰,武道修行的路,总在一个人的劈风斩浪中孤独前行。

  唯有冷漠,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她不需要朋友。

  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

  “喂,你真的在流血,赶紧擦擦。”

  “你额头被石头砸破了,你不会疼吗?”

  蒙犽连续几次跑到阿越身前递出手帕,可每次都被阿越绕过去,继续冷漠前行。

  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这人怎么回事,对别人性格冷漠,没有礼貌也就算了,我蒙犽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可你怎么对自己受伤也这么冷漠,你额头真的在流血不止唉。”只有十六岁的蒙犽模仿大人说话,老气横秋的不满说道。

  这回阿越终于停下脚步,她并没有接过伸手接手帕,而是嗓音略带点生硬和冷漠的语气,反问蒙犽:“你为什么不像他们一样躲着我?”

  蒙犽不悦皱眉:“我是我,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一样躲着你?”

  阿越:“你没听到刚才有人喊我是怪物吗。”

  明明是身世悲惨的自述,可阿越平淡没有感情的声线,仿佛那些痛苦并非发生在她身上。

  蒙犽脾气火爆的粗暴打断:“放屁!我叔叔白起是血族混血,可他是拯救了玄雍百姓的顶天立地大英雄!”

  “每个人生来都是独一无二,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要让自己活在别人的偏见里?”

  “以后你是甘愿活得平庸,在平静里慢慢老去,还是活得像我叔叔白起那样的盖世大英雄,那都是你自己走出来的路,与他人何干?你的世界和别人毫无相关,他们只是匆匆过路人,不能左右你想成为怎样的人。”

  “我就是因为不满我父亲的安排,所以才离家出走,来到稷下求学,追寻我自己的‘道路’。”

  “可是……”

  或许是从小到大都没被人这么说过。

  阿越一愣。

  她目光带着点茫然无措。

  蒙犽的性格从来就不适合轻声细语安慰人,他不耐烦的打断道:“刚才除了几个小孩的玩笑话,别人可有喊你是怪物?你就是你,与他人目光何干。”

  “以后在稷下,谁要再欺负你,报出我蒙犽的名字,有什么大道理,呵,让他们跟我手中的浑天讲去吧。”

  在这一刻,两颗原本疏远的心,稍稍靠近了些,阿越先是沉默,最终她终于肯接过蒙犽手帕擦拭额头伤口。

  “白…天的事,对不起。”或许这是性格冷漠的她,第一次主动向人道歉,声若细蚊,假借着一边拿手帕擦额头血迹一边继续往前走来避开难为情。

  “蒙犽我大人有大量,白天发生过什么事?我蒙犽早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蒙犽老气横秋的摆摆手,示意自己大人大量。

  等他说完才发现对方已经走出十几米外,追上去后又忍不住好奇的问出内心一个疑问:“阿越,以你的武道修行,刚才受到欺负时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赶走那几个连你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小孩?”

  阿越一边擦拭伤口,一边语气平淡,仿佛那个被小孩石子砸破头的人并不是她自己:“稷下恩师教导我,我们习武之人不是为了恃强凌弱,而是为了保护弱者。而且那些普通伤害对我也造不成威胁,如果欺负我能让他们不再伤害其他人,我这也算是在保护弱者。”

  在用冷漠伪装的外表下,她其实藏着一颗单纯,纯真的心,宁可自己默默背负起所有伤害,也不为自己辩解一句。哪怕小时候经历过那些悲惨身世遭遇,也从未让她厌世这个世界。

  阿越的单纯,让蒙犽一怔。

  这个向来脾气暴躁的少年忍不住鼻子微酸。

  “蒙犽你怎么了?”阿越好奇看着突然背过身去的黑白头发少年。

  蒙犽倔强仰脖子道:“没事,刚才沙子里进眼睛了。”

  阿越:“?”

  蒙犽哈哈的尴尬笑几声,然后岔开话题的问道:“阿越,你来集镇是?”

  阿越没有隐瞒,如实回答她是来采办生活物资,当问起蒙犽来集镇目的时,蒙犽说他来集镇是想重新买个花盆赔给胡非老师,顺带再来看看能不能在集镇里找到陨铁材料,他一直想给浑天做新的改进和升级。

  听到蒙犽打碎学院花盆,阿越笑得两眼眯起:“我知道,你蒙犽在稷下很出名,经常损坏学院公物。”

  或许是因为同为稷下学士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蒙犽前面的话让两颗年少的心走近了些,阿越并不像一开始那么冷漠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