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是无拘

第11章 沉重背负

妙笔计划:是无拘 咬火 5069 2021-08-30 11:11:00

  此前在峡谷里,血手怒杀两名下属后,开始命令云副官放弃辎重物资并清理掉这次绑来的其他人。

  但就在这时,阿越主动站出来为他们求情。

  阿越说只要血手肯放过其他人,她愿意放弃任何抵抗,也愿意跟血手回血族,甘愿接受血族的改造。

  如果血手不答应,阿越性格刚烈,以死相逼,让血手只能带一具尸体回去交差。

  似乎阿越很特殊,十分被血手看重,阿越开出的条件很诱人,放弃抵抗甘愿接受血族改造,血手思虑再三后答应了阿越的求情。

  但血手也提出一个要求。

  为了防止这些人乘机回去通风报信,所以当他们成功进入云梦泽,脱离稷下范围后,才肯放绑来的人安全离开。

  这就是阿越以个人性命换来的其他人性命。

  这个表面冷漠内心善良的女孩,从小背负得太多太多,也失去了太多,所以她才能坦然面对死亡。

  但是!

  这么沉重的背负!

  本不该让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女孩孤身一人承担啊!

  当得知真相,蒙犽高兴大笑,果然,连路边小孩子朝她扔石子都不懂得生气的阿越,怎么可能真的与魔鬼为伍。

  蒙犽匆匆照顾好伤员后,立刻迫不及待去救阿越。

  许是因为得知了真相,蒙犽不再迷茫,他这次的追赶速度远超之前,不多久便重新追上了马车。

  这次,那名云副官,带着剩下的二十几人,一起堵在前路,想要彻底解决蒙犽,不让蒙犽去追血手大人和阿越。

  想不到那名云副官是名王者大陆上数量稀少的魔道师。

  就当蒙犽孤身一人陷入苦战时,令他最意外的援军赶到了,是稷下学院那两名学生带着另二人赶来支援蒙犽。

  那二人也并非是普通人。

  能被血手绑来的人,都是有天赋的天,那二人虽然不是稷下学院的学员,而是来稷下集镇游玩的外地游客,但依旧有着不俗实力,对付喽啰绰绰有余。

  “蒙犽!这里交给我们,你快去救阿越学姐!千万别让阿越学姐跟着血手离开稷下!”

  “见到阿越学姐,麻烦你代我们转告一句,我们不想一辈子活在良心谴责里,让阿越学姐好好活下去!”

  “谢,谢谢阿越学姐为我们做的一切!”

  此刻,这里杀作一团,四个人为蒙犽挡下云副官带领的所有追兵。

  蒙犽鼻子泛酸。

  他犹豫了一会,最后咬牙扭头继续追向阿越,蒙犽边跑边朝身后大喊:“你们这些家伙千万要小心啊!这里不是梦境战场考核,打不过就跑,不要白白丢了性命!”

  “已经有人去通知廉颇老师带人来救我们,你们一定要撑到廉颇老师他们赶来救援!”

  “记住!打不过就跑!在这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不只是一张冰冷没有生命的不及格成绩单!”

  在真实的血与火搏杀中,这一刻,蒙犽渐渐有些明白胡非老师一次次给大家安排梦境战场考核的深刻用意。

  大人的陈旧教条虽然古板,但有时候能救下更多人生命,生命不是冷冰冰的一张纸更不是纸上谈兵。

  蒙犽继续一路追赶,他终于在一处山崖上,看到已经快到山脚下的两骑高头大马。

  “阿越!”

  一声大吼,在森林上方久久回荡。

  他这次不再茫然,也不再质疑,而是目光坚毅,有昂扬战意在胸间沸腾燃烧:“阿越!我已经救出大家,也从大家的口中得知了你所背负的一切,我已经知道,你并不是真心想要跟什么狗屁血手要走!”

  “我蒙犽说过,以后在稷下谁要再欺负你,报出我蒙犽的名字,有什么大道理,就让他们跟我手中的浑天讲去吧!”

  “阿越!你现在告诉我,你愿意重回稷下,你愿意再回去见廉颇老师吗!”

  森林里的茂盛枝条划伤少年的脸颊和胳膊,留下一道道血印,蒙犽锲而不舍追赶,声音久久回荡在森林上空,少年热血直击长空。

  骑在马驹上的阿越,再次听到身后那个令她既熟悉又歉意的声音,一直锲而不舍追上来的声音时,身子一震。

  她咬着牙。

  努力坚韧。

  不让自己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出。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回头回应。

  从而给那个少年带去麻烦。

  只有见识过血手的实力,才能深刻明白那种无力对抗的绝望感觉,他们所面对的对手太强大了,她不想把蒙犽牵累进来白白丢命。

  “阿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否愿意回稷下!”

  “只要你肯点头,没人能强迫带你离开稷下!”

  蒙犽站在山崖上,发丝顺着夜风轻轻飞舞,他一次又一次的执着大喊,少年的热血从不惧怕眼前困难,战意不减。

  蒙犽:“你从不欠别人什么,你不能总为别人而活,你也要为你自己而活着!你所做的已经够多,该是这个世界欠你而不是你欠这个世界!”

  “还记得我们第一天在集镇里认识时我对你说的那句话吗,每个人生来都是独一无二,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

  “阿越你回答我,你愿不愿意再次回到稷下学院,只要你点头,今天我们和我手里的新浑天一起联手杀出去!”

  听着蒙犽的一遍遍执着叫喊,阿越低下头,不敢看一眼孤立于山崖上的少年。她害怕自己会流下属于弱者的眼泪,暴露出自己柔弱的一面,蒙犽对她越重要她就越不想牵累她在稷下的唯一朋友。

  “阿越你还没回答我!你愿不愿意重返稷下学院!今天我在集镇里碰到了廉颇老师,廉颇老师一直在寻找你,他很担心你的安危,一直在等你回去!”

  “不止廉颇老师,我还在集镇里碰到了其他老师,每个老师都在极尽全力的帮助廉颇老师寻找你!”

  “还有稷下学院的三贤者,也派出大量老师在稷下各处地方寻找你们的下落!”

  “还有西施,就是她第一个发现你的下落,她为了拯救大家,正在拼命跑向集镇找廉颇老师支援,她现在应该已经赶到集镇,廉颇老师他们应该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对了!还有白羽之鹰,它也在努力寻找你时翅膀受了重伤!”

  蒙犽咬牙大喊:“有这么多人都在关心你,都在努力救你而拼命,你并不是孤单一个人,你还有稷下学院,你还有我们大家,我们大家都在努力救你,你为什么不也努力救救你自己!”

  “你还记得跟你一起被绑回来的那些人吗,他们让我见到你后转告一句话,他们不想一辈子活在良心谴责里,让你好好活下去!他们还说谢谢阿越学姐!”

  蒙犽的声音震荡群山。

  他的真诚与执着在群山来回传荡,久久不息,回音空旷又清晰。

  “现在,该轮到你回答我!你!愿不愿意重返稷下学院!”

  蒙犽一字一顿,掷地有声的在群山间怒响:“大!声!回!答!我!”

  这个时候,一直假装冷漠的阿越,终于再也止不住眼里的泪水,她第一次哭得那么大声,又哭得那么令人怜惜,似把压制十几年的眼泪一刹那大哭出来:“我…我…我想继续留在稷下修行!我想念稷下学院了!我想念廉颇老师了!”

  在这一刻。

  如同孤立于世的山崖上少年,笑了。

  他如踩着头顶银色月华,纵身一跃,从山崖陡坡朝山脚下飞快下滑。

  草屑与枯叶在脚下扬起滚滚土龙。

  沿途一次次撞击树木、岩石,成为他最有利的降速道具,虽然撞得鼻青脸肿,浑身疼痛,可他依旧义无反顾的飞快下滑向山脚下。

  激流勇进。

  勇猛无退。

  看着蒙犽下来送死,一直没开口的血手开口了,但他开口说出话的并没有半点羡慕,只透着冰冷无情的狞笑:“哟哟哟,还真是同伴情深,你们之间的真诚友谊还真是叫人羡慕……”

  “但我血手最喜欢亲手撕碎别人最完美的东西,只有全世界都成为破碎不堪,每个人都生活在不幸中,这个世界才没有所谓的不幸与悲伤!”

  血手狞笑看着蒙犽,眸子冰冷没有人性的感情:“你叫蒙犽,我认得你……”

  “蒙犽,玄雍大将军府蒙恬的独子,玄雍与血族的仇恨就如星月存在一般久远,血族进攻玄雍屡次失败,就因为一个蒙恬。我原本是想抓住你回去邀功,让血族拿你要挟蒙恬大将军,让他大开边界城门让血族杀入玄雍。但后来你一直在学院里修行不出来,我们一直找不到机会绑走你,好在我还发现了另一个天赋惊人的好苗子,不至于空手而回。”

  “其实你真应该听她的,不要来救她,她很清楚,我的目标一直都是你,也很清楚你们跟我之间的实力差距如天堑鸿沟一样大。她很害怕,害怕你落在我手里是送死,你偏偏一次次主动来送死,浪费她的良苦用心,现在更是主动把自己送到我手里,这是叫守株待兔?还是叫飞蛾扑火?或是叫自投罗网呢?嘿嘿。”

  血手抬手摩挲下巴,得意大笑:“今天只要能把你们两个一起抓回去献给血族,那就是十全十美,徐福大人肯定会更加赏识我,即便今天其他人全死光了也都值得了,哈哈哈。”

  血手张口闭口都是要把蒙犽献给血族,用来要挟蒙恬攻入玄雍,他的言语彻底激怒了蒙犽。

  “什么狗屁血手还是狗血,你们这帮坏事做尽的混蛋连猪狗都不配!”

  蒙犽举起浑天的枪炮,直接对着血手一梭子弹爆发,打出炽烈光芒,战斗一触即发。

  血手一拍马背,人后仰倒飞,成功躲过蒙犽这一梭子弹,然后脚掌在身后树身借力一蹬,咚!

  人腰粗的树干居然剧烈一震,扑索索震落下大量树叶,树干竟被他蹬出两个脚掌印,人如一枚炮弹,迅猛爆冲向蒙犽。

  速度太快了。

  蒙犽后续追击的一长串子弹全都落空,没能追赶上血手的移动速度。

  太快了!

  速度太快了!

  砰!

  蒙犽才刚刚举臂在胸前防守,人就像被一头棕熊或者被一头蛮象狠狠正面撞上,人以比血手速度还快的倒飞出去。

  哇。

  噗。

  他后背砸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内腑震伤,五脏六腑像翻江倒海一样剧痛,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这个时候他感觉双臂浮肿,一大片青紫淤血,在刚才的巨大力道下,双臂臂骨差险些被一击砸断。

  这个血手的实力非常恐怖难缠!蒙犽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今天将是他的生死大战。

  血手看着蒙犽双臂虽浮肿却依旧有力气拿得动枪炮,面露讶色:“你的体质倒是强壮,居然双臂没有骨折断裂。”

  但随后凶恶一笑:“这样才有意思,杀起来太简单就不是稷下的学生了。”

  咚!咚!咚!

  血手气势汹汹的大踏步追杀而来爱,他的宽大脚掌,在山地留下一串串大脚印,十几丈距离几乎就是眨眼及至,比虎豹奔跑速度还快。

  不过这次蒙犽有了心理准备,血手一击落空。

  他没有说话,继续在林子里横冲直撞,在一棵棵树干上留下血色手掌印,木屑横飞,所过之处的脚下没有一块好草皮。

  蒙犽一边躲闪一边往阿越那边靠近,血手虽发现了蒙犽阴谋,却被蒙犽握住扳机不放织成的金属风暴火力网击退。

  “阿越接着,我把你的陨铁短剑找回来了!”

  蒙犽终于找到空隙,他忍着手臂剧痛把一直带在身上的短剑抛飞给马背上的阿越。

  “不管今天挡在我们面前的是谁,我蒙犽说到就一定做到,在稷下,不管谁欺负你,都让他跟我和我手里的浑天说去吧!”

  浑天枪炮的六根枪管极速旋转,发出嘶嘶的高速旋转声,撕裂出炽烈灿烂火光,持续射击的狂轰火线形成一股金属风暴,压制血手不敢轻易靠近。

  阿越一接到短剑,手势一变,变成反握刀柄,用陨铁打造的锋利短剑斩断一起铐住手脚的镣铐,脸上泪痕还未完全干透的她,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的翻身下马,冲至血手坐骑边,抽出马背一口赤色长剑,她主手长剑副手短剑的与蒙犽背靠背而站。

  这一刻,两人都听到了彼此的心跳声。

  那是来自伙伴的信任。

  “谢谢。”

  耳畔还残留着阿越的细若蚊声,蒙犽还没来得及回答,手持长剑与短剑的她,眼神坚定,不再退缩,背脊挺拔如剑脊的主动冲杀向血手。

  “我们谁都无法单独抗衡血手,今天只有协同战斗才有机会活下来!蒙犽,我来拖住他,给你的远程火力输出创造机会!”

  这一刻的她。

  不再是孤身为自己而战。

  而是为保护同伴而战。

  她怀揣无比坚定信念,今天不管如何,不管面对多么强大敌人,她都要为身后同伴挡下所有攻击,力保下蒙犽,唯有如此才能回报所有的恩情。

  话音刚落,她的狼耳和尾巴闪耀起黄芒,那是混血魔种的天赋,瞬间,她身影速度暴涨,如一道沙漠闪电迅疾攻向血手。

  “好!我们一起合作拖住他!”蒙犽又何尝不再是孤身而战,他头一次找到为同伴而战的坚定信念。

  今天他就算拼上一切也要守护住身边同伴。

  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两个脸上稚气还未褪去的学生轻视,血手恼羞成怒,他怒喝一声:“你们都在找死!”

  轰隆!

  他脚掌猛力一跺地面,因为力道太大,原地炸起一道土石冲击波,直接打断阿越的前冲速度。

  然后戴着血色铁拳手套的宽大手掌,重重扇飞阿越。

  “你个混蛋!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抓我去血族邀功吗!来啊!冲我来啊!”

  见血手要去追杀受伤倒地的阿越,蒙犽愤怒扣动扳机,六根冰冷枪管再次爆起火光。

  但这次的子弹与之前不同。

  这次的子弹在几块岩石间来回弹射,爆裂重炮,弹道复杂多变不易躲闪,阻挡血手追杀向阿越。

  噗!

  血手的手臂被从身后弹射来的一颗高速旋转的滚烫弹丸擦破点皮肉,刹那,鲜血汩汩流出。

  然而。

  来自血族改造兵器的强大自愈能力,令他伤口瞬间止血,没有痛觉。

  “蒙犽攻他后背,他正面速度最快,对于后背感知最弱,侧身转身速度最慢!不要和他发生正面冲突!”阿越当初对战长安机关人剑俑的敏锐洞察力,再次在实战中发挥作用。

  血手的速度很快,转身速度慢只是相对他的速度而言,不管是蒙犽还是阿越,单个对上血手都追赶不上他的速度。

  但有了蒙犽的爆裂重炮干扰,血手身上的伤口逐渐增多,虽然因为他刻意防护住头与心口,只能造成普通的皮肉伤害,并且这些伤口马上自愈止血,但他的耐心在被快速磨光,越来越狂怒暴躁。

  砰!

  他一脚飞踹脚下三颗拳头大小的碎石,爆射向蒙犽,乘着蒙犽躲闪之际,仰仗着惊人怪力,扛起一块千斤重的巨石充作临时盾牌,巨石上石屑纷飞,飞溅起无数碎石,噼里啪啦的强劲击打在周遭树身上。

  血手三步两步迅速接近蒙犽,不等蒙犽躲闪,已经把手中巨石掷出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