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妙笔计划:寸步不让

第8章:最长的一夜终

妙笔计划:寸步不让 国王陛下 5044 2021-08-30 10:40:00

  轰隆隆。

  沉闷的声响中,整个地下斗场开始微微颤抖,隔绝场地内外的透明能量屏障上忽而激起无数层波纹,仿佛激荡在观众心间。

  不久前还疯狂地为下场迎战强敌的钻石高手大声喝彩的观众,不约而同失声。

  因为就在他们眼前,那个传说中底牌更胜“刀僧”的前辈钻石高手“火炉大叔”,已经连同他那神秘莫测的法宝“红泥小火炉”一道,在朱俊燊的震拳之下四分五裂。

  在刀僧惨败之后,人们就料到,今天斗场强推出来,用以顶替裴擒虎的三名钻石高手,根本不可能有胜算,如果裴擒虎真的不能及时赶来,这一场守卫长安荣耀之战,很可能会狼狈收场。

  而有了刀僧的教训,后来者自然谨慎许多,开战后,火炉大叔就以红泥业火燃烧自己的血肉精气,构筑起一道缠人的防线,不求得胜,只求坚持得足够久。

  而这位钻石高手,也真的拖延到了时间。

  在前两场热身战都被速战速决的情况下,火炉大叔以一己之力将战斗时间拖到了接近一个小时!场面上甚至一度平分秋色!

  火炉大叔以出人意料的表现赢得了全场观众的呼啸,而观众席中,也隐隐流传出裴擒虎即将赶到现场的传言。

  然而,就在人们仿佛再次看到胜利的曙光时,朱俊燊却抓住了火炉大叔久战力竭露出的破绽,一拳震天地!

  从胜利到尸骨无存,只需要一个瞬间,而现场情形之惨烈,甚至让很多观众当场便晕厥了过去。

  在尸骸狼藉的场地正中,朱俊燊那宛如冰雕一般冷漠不动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

  “好,这下,死掉的人就有三个了,你们无人可用,按照规矩,今晚的决战是我们天劫赢了。呵,长安城的劫数已到了!”

  说完,这位身材壮硕的武者,甚至不屑于理会裁判的判定,径直转身离场。

  而场地四周的观众们,一时间竟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脚踩着火炉大叔的鲜血,一步步扬长而去。

  场内的沉默维持了很久,而后轰然爆发。

  “裴擒虎!”

  “这什么狗屁比赛,主办人出来受死!”

  “对啊,你们信誓旦旦一定能守卫长安荣耀的星耀高手呢!?派几个无能的杂役来送死,然后把决赛胜利拱手相让,你们是故意给长安丢脸的吧?!”

  群众的愤怒,宛如嘈杂的暴雨,又如同汹涌的江河,接连三场败战,亲眼目睹三位颇有威望的斗场战士惨死,人们的悲愤已经酝酿到了极点。

  作为这场失败决赛的筹划者,斗场主人自然责无旁贷。

  然而本该出来承受怒火的人,却迟迟没有出场,仿佛在纵容怒火的蔓延。于是怒火就顺势蔓延,一路燃烧。

  ——

  看着眼前一路燃烧来的熊熊烈焰,裴擒虎再次握紧了双拳。

  就在他眼前,一座古朴而方正的坊市高塔,忽然被一道天上流火所笼罩,那火焰如同神罚一般骤然降临,带来了不可思议的高温和冲击,高塔顷刻间化为灰烬,而余温则将坚固的地面融化成流淌的熔岩。

  冲击波与熔岩的灼热从高塔四下蔓延,阻断了所有去路,逼迫裴擒虎不得不停住脚步,然后步步后撤。

  在好不容易摆脱了巡夜人后,裴擒虎几乎是靠着运气找到了一条通向怀远坊的道路,然而这条路却在他眼前就这离奇断绝。

  隐约间,他感到那从天而降的火焰中,仿佛有一种熟悉的力量,一种看似不强,却能牵星引月的力量……但他却来不及去细细分辨了。

  现在,他心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竭尽所能赶回怀远坊。

  看着眼前越烧越旺的猛火,裴擒虎没有犹豫,调头就走。而他的身影很快就被长安城那漫无边际的夜色吞没。

  这一晚,震惊坊市的爆破发生了不止一次,而被惊动的人的规格,更是远远超乎了常人想象。与那些闻名已久的大人物相比,守卫长安荣耀的裴擒虎都要黯然失色。

  他就像是一枚置身洪流的棋子,在棋手的摆弄下身不由己……尽管他一心向前,但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干扰,逼迫着他逐渐远离目标。

  ——

  这一夜,长安宛如沸腾。

  而莫入街地下斗场的沸腾之声,尤为激烈。来自前场观众的怒吼、叱骂声,穿透了几层厚重的墙壁,直抵斗场后台。

  车行的马老板呵呵笑着:“所以,婉姐,婉老板,你不用过去看看吗?我怕那些愤怒的观众要把斗场掀翻掉啊。”

  婉姐说道:“反正过了今晚,这斗场也就不属于我了……恭喜马老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而易举就借助外人之力,将手伸到了地下斗场。”

  马老板连连摇头摆手:“婉姐你不用这么套我的话,我一直都是那句话,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个看客。只是不凑巧看到了一场老朋友的悲剧。不过呢,在商言商,咱们当初签借款合同的时候,约的很清楚,你是以斗场主人的身份为抵押,所以……”

  “所以恭喜你,过了今晚,莫入街的斗场就归你了,现在去把那些砸场子的人劝住,你还能保留一个完好的斗场。”

  婉姐的话说得轻描淡写,反而让马老板忍不住眯了眯眼:“你真就这么放弃了?你经营多年的斗场,真要转给我?”

  婉姐说道:“公证过的东西,无论是赌盘还是借款的契约,我都会认到底……但还是那句话,你,还有你身后的那些人,最好也学会认账!”

  ——

  清晨时分,一身狼狈的裴擒虎行走在怀远坊那熟悉的街道上,那疲惫的脚步,宛如刚刚行走了一个人生。

  昨夜,无疑是最为漫长的一个夜晚,在经脉错乱的长安城内,他迷茫地奔走至清晨,才终于见到了熟悉的怀远坊,金纺街。

  这一切当然是反常的,因为一个人就算再怎么迷路,也不至于迷上一整晚。昨晚的长安,仿佛是被人刻意操控的棋盘,而他则是在格子里迷走的孤单棋子。

  最让他不可思议的是,从头到尾,他甚至连一个可以询问究竟的人都没有!过去无微不至照料他的尧天组织,也在昨晚离奇地没有现身。这让他对整座长安都感到陌生起来。

  眼下,金纺街这熟悉的街景中,同样透着陌生。

  街上行人依旧稠密喧嚷、怀远坊那包罗万象的生态也依然维持着旺盛的活力、人类、魔种、机关人随处可见,而其中更有不少是熟面孔。卖包子的孙姐、卖肉的郑小二、唱曲的蔡哥……都是老熟人了。

  然而行走在这些老熟人中间,以往那亲切的问候声却已经消失不见。

  人们依然会对这个星耀拳师投来关注的目光,但目光中却不是往昔的亲切和佩服,反而是疏离乃至仇恨。一时间,裴擒虎感觉自己仿佛不是行走在包罗万象的长安,而是在一个排斥魔种的荒野乡村。

  忽然间,一个哭丧着脸的胖子,越过人群来到他面前。

  裴擒虎看得分明,那是他在地下斗场的死忠粉之一,然而不及打招呼,他就被胖子一把就拽住了衣领。

  胖子声音颤抖地质问道:“你还有脸回来!?吹嘘的时候说得自己仿佛上天下地无所不能,二十一连胜星耀高手天下无敌,守卫长安荣耀的重担都只能落到你身上,真到了开打的时候却逃之夭夭,任由外人耀武扬威,作践我们长安的脸面,你,你还是个人吗!?”

  裴擒虎没有去反驳,也没有甩开这个胖子的手,他只是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到了浓浓的悲哀。

  而胖子的质问,仿佛打开了无形的闸门,不久前沸腾在斗场中的恶言恶语,呼啸而来。

  “裴擒虎!贪生怕死可以,别拖累其他人!去给火炉大叔下跪!”

  “浓眉大眼的,想不到却是个如此卑鄙的骗子!”

  “说不定根本是那些蛮子的内奸,我记得他来长安也没多久,还是个魔种……”

  一时间,质疑和谩骂充斥着整条街道,让这个熟悉的地方变得越发陌生。曾经熟悉而亲切的面容变得狰狞可怖,前几天还会对他点头示意,报以微笑的人,此时却横眉怒目,高高挥起了拳头。

  而就在恶意汹涌,即将彻底爆发的时候,忽然间人群中走来一个身材矮小,却存在感十足的身影,那人穿着一身皂衣,头上两只硕大的耳朵格外醒目。

  正是大理寺的密探,怀远坊的常客李元芳。

  看到李元芳出场,沸腾的民怨霎时间就熄灭了下去,这位大理寺密探再怎么平易近人,当他高举着腰牌之时,他也代表着长安城内最精锐的治安力量,人们完全可以从那矮小的身影中看到狄仁杰的影子。

  李元芳手持腰牌,威严横生,之时他脸上那开朗的笑容却丝毫不改,他一路走,一路轻巧地安抚着民心。

  “别这么紧张,我不抓人也不打架,继续包你的包子——不过别再用那种一点肉香都没有的冻肉了,难吃死了!”

  “还有你,浑水摸鱼偷人钱包,真当鸿胪寺那群火锅男是完全不做事啊?过几天等你自以为安全,去喝茶听曲的时候,他们就会从天而降打得你满脸开花了,所以识趣的就赶紧把钱包还回去。”

  “最后就是你!”

  说话间,李元芳已经走到裴擒虎身前,却先是一把抓住了那肥胖中年的手。

  “我记得你一直都是裴擒虎的死忠粉,从他第一次进入地下斗场开始你就在支持他。”

  胖子闻言,顿时涕泪横流:“是啊,我从他刚来长安的时候就在支持他,想不到支持的却是这么个孬种!”

  李元芳叹息道:“既然你支持了他这么久,就该知道他从不是畏战之人,更不可能有故意害人的心思。仔细看看你面前的人,看看他身上的斑斑血迹,漆黑焦痕,看看他那疲惫不堪的神色,你就算瞎了眼睛,也该看出他也是中了敌人的卑鄙陷阱吧?”

  “可是……”

  李元芳又说道:“我记得你关注莫入街的地下斗场也有二十多年了,资历甚至比这一任的主人婉姐还要深,所以你动动脑子就该知道,地下斗场的老板,会故意安排这种戏码来恶心人吗?那几个天劫拳师不过是过客,你们才是斗场的长期衣食父母,他们会故意砸自己的招牌?他们乐意,我们还不乐意呢!知不知道这一晚上我们大理寺收了多少诉状说怀远坊的人丢了整个长安的脸?”

  “至于裴擒虎,他才刚刚连胜二十一场拿到星耀头衔,正是前途无量的时候,有什么必要自毁前程吗?分明是那几个卑鄙的天劫拳师自忖实力不敌,才出了盘外招啊。整件事情里裴擒虎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和刀僧、蛇女、火炉叔唯一的区别,不过是他还勉强保住了命。现在他满身疮痍地回到家,你们这些家人就是这么欢迎他的?到底谁才是内奸?”

  话说到这个地步,就连最义愤填膺的人也无话可说,只好偃旗息鼓,讪讪地退去。

  胖子更是在良久的沉默后,羞愤难当地给裴擒虎猛磕头谢罪,若非裴擒虎伸手拉得及时,怕是胖子当场就要肝脑涂地。

  待四周的人散得七七八八,李元芳才抓过裴擒虎的衣摆,笑道:“不请我喝几杯?”

  裴擒虎点点头,叹息道:“的确该请。”

  喝酒的地方就定在金纺酒家,柜台后的春娘非常体贴细致地给两人端上了最好的烈酒,裴擒虎和李元芳各自连饮了三碗,才打开话题。

  李元芳说道:“之前提醒你的没错吧?那伙麻烦的人不讲武德的,知道赛场上打不过你,干脆就不让你进赛场。”

  裴擒虎开门见山地问道:“幕后黑手是谁?”

  李元芳闻言却是沉默,端着酒碗凝视着裴擒虎,良久,反问道:“你不知道?”

  裴擒虎也是一愣,而后才意识到李元芳的反问意味着什么。

  他裴擒虎在长安并不是孤家寡人,如果他到现在都还不了解真相,那很可能就是组织并不打算让他了解真相,而这其中的意味就很值得琢磨了,再联想到昨晚一整晚,尧天的同伴都没有现身,那么……

  他喝下了第四碗烈酒,沉默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一无所知。

  李元芳同情地拍了拍裴擒虎的肩膀:“别想太多,可能在你的同伴看来,对你而言不知道真相才比较好。你想啊,如果你一开始就听我的,离那群云中人远一点,现在还不是逍遥快活?”

  裴擒虎说道:“逍遥快活就一定很好吗?”

  说话间,裴擒虎不由想起了长城卫所里的战友们,那群热血激昂的人们,如果是为了逍遥快活,那么根本不必在边关浴血,尤其是那些军中精锐,完全可以在繁华的城市享受更好的生活。

  然而他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

  裴擒虎同样没有。

  李元芳说道:“坦白说,我知道的也比较有限,毕竟那群人藏得很深,一直到昨天才完全暴露出来,而且昨晚全城大乱,大理寺人手不足,我这种精锐干员也只能四处救火,水都没顾得上喝几口,更没时间找狄仁杰大人问明真相……总之,遥控天劫的人,好像是个代号‘蛇少’的家伙。”

  “嗯。”

  “等等,你这么一脸淡然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听说过这个名字?”

  裴擒虎说道:“仅限名字而已……所以,蛇少究竟是谁?”

  “我也想知道啊!”李元芳哀叹,“能遥控天劫武场的那群亡命徒,用膝盖想也知道所图甚大,关联甚广,这种人只要抓住一个,就能直接拉满我三年的工作绩效!可惜那人跑得太快,几乎是昨晚大局稳定之后,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目前所能知道的就是,天劫武场那几个麻烦人物,还有你,甚至包括婉姐,都只是人家棋盘上的棋子,这场万众瞩目的守卫长安荣耀之战,从一开始就是被人故意设计的陷阱局。”

  说着,李元芳又感慨:“婉姐聪明一世,却也贪婪一世,明知可能有诈,还是义无反顾站在陷阱正中央,我看她这么玩,多半要惹来杀身之祸……”

  李元芳的杀身之祸四个字还没说完,就见身旁的虎族青年如一阵风般消失在街尾。

  “啊?这么性急吗,是我的提示给的太明显还是他变聪明了?但我话还没说完呢,李婉婉那个人,不用太为她担心的。”

  之后,李元芳连续叹了几口气,一双大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直到柜台后面的春娘以相当严厉的目光瞪视他许久,李元芳才恍悟裴擒虎居然逃单了!

  “啧小老虎真这是变坏了啊……不过,这年头想当好人又谈何容易呢。”

  一边说,李元芳一边在柜台上丢下酒钱,正了正自己的衣冠,踱步向着不远处,莫入街的方向走去。

  “唉,真不想给那个女人擦屁股啊,希望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