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三章 玉兔入林威风起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3962 2020-10-25 12:07:19

  哮天犬陪着二郎神参加火龙果盛会,因为禄神酒喝的太多,拿哮天犬开心,将火龙果皮扔在它的头上取乐。

  这让哮天犬心中火起,在和玉兔两个人交流的过程中,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便相约让玉兔先离开东岳宫殿。

  随后哮天犬悄悄的爬到了,正喝的起劲,特别开心的禄神旁边,将他手中的如意叼在嘴中,避开众人视线,快速的离去。

  哮天犬远远的就闻到了,玉兔所走的方向,在后面紧追慢赶着,朝人间赶来,远远的,看到玉兔站在天间路旁,眨着眼睛朝着他奔来的方向。

  正翘首张望着,盼着他尽快的赶来,当两个人一见面,见哮天犬嘴里果然含着,禄神手中的如意宝贝,乐的它猛的跳起来开心唱道:

  “万能的玉兔太能干,埋头不停做神药,帮助众神永长生,一活就是万万年,而今也想抖神气,下凡来把国王当,犬哥这事得帮忙,天界人间走一趟。”

  哮天犬担心被众神仙发现,在后面追赶而来,叼着如意气喘嘘嘘的,用嗓子挤出声音来对玉兔着急的说道:

  “此处暂时特危险,现在最好别太拽,快点逃转安全处,来个变化得好处。”

  玉兔觉得有道理,紧跟着哮天犬飞速的朝着人间赶来,它们一落地面,就是一片森林,哮天犬高兴的对身边的玉兔道:

  “咱两点气真太好,如意轻意到咱手,日后事事都如意,想要干啥随心意,眼看就要到森里,林中老虎为大王,一会寻只普通兔,点化之后看咋样,要经如意来点化,身居百兽地位高,就能实现咱目标。”

  玉兔觉得哮天犬说的很有道理,两个伙伴急按下云头,钻入林中,他们两个瞪着眼睛四处寻找一只普通的野兔子来。

  想用如意在这位兔子身上,试验一下,看这如意灵不灵,要是不灵,岂不白白担惊受怕的白忙活一阵子,那可就有些太亏了。

  再说了,两个即入凡境,就得入乡随俗,而要是单凭着两个的形象,向那些虎豹狼的肉食猛兽,谁能将他们放在眼里呢。

  一发怒,宁可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的,也不会听从一狗一兔的命令,而要是经这如意点化,情况就有所不同,他们得乖乖听从两个的命令。

  这么想着,他们两个坠入林中,四脚一站稳脚地面,哮天犬就瞪着眼睛朝着林中四处,用心的观察起来。

  经过用心的寻找和观察,总算是在一隐密地方,发现一只兔子正低着头,默默的吃着野草,吃两口,就抬起头来朝着四处小心的观察一下。

  玉兔看他那一付小心翼翼的样子,先向野兔的身边靠了靠,担心吓着他,随后又轻声的咳嗽了两下,然后温和友欢的说道:

  “老弟吃草有啥好,得学虎狼叼肉尝,多食酒肉身体壮,定让猛熊败手下。”

  野兔正低着头吃着草呢,突然听到有说话得声音,惊的它一高窜了出去,扭头一看,原来是同类,一只长得美丽异常的玉兔和自己说话。

  野兔这才将狂跳的心平静下来,转动着眼睛身子朝后退了两步,特别警惕的,又很害怕的朝着站在他身旁的,哮天犬打量了两下道:

  “看你举姿非一般,咋和野狗打恋恋,此狗真要把脸翻,咬死成为腹中餐。”

  玉兔看野兔那特别害怕的样子,站在那里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向野兔身边再次迈出两步,愉快的对野兔说道:

  “不用担心少要怕,他是神狗我神兔,看你吃草心不满,想提拔你当使臣,熊狼猛豹肩并肩,守护本王在身边。”

  玉兔一听吓的猛的朝后跃了两步,很警惕的看着玉兔晃着头,不相信说道:

  “神兔少来开玩笑,谁敢与豹肩并肩,真要惹恼脸一翻,我就成了腹中餐。”

  玉兔一听站在那里看了哮天犬一眼,两个人都忍不住呵呵的大笑起来,笑的野兔全身都跟着发麻,腿也跟着打平抖来。

  两个看野兔那胆小的样子,都开心的笑够之后,哮天犬嘴咬着如意向野兔身边走来,惊的野兔急忙朝后猛的两跳两步惊慌道:

  “神犬莫要靠身边,想耍鬼计把我骗,本兔头脑很灵活,保持距离少扯蛋。”

  玉兔一看忙将哮天犬拦住,一脸欢喜的对它好言的,而又理解的劝道:

  “兔子胆小别胡闹,靠后由来我点化,日后坐我联络官,地位高于虎豹狼。”

  玉兔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头来,将哮天犬嘴中含着的如意叼在自己的嘴中,欢喜异常的,晃了两就头朝着野兔靠去。

  野兔自然不会担心玉兔对自己有什么伤害,眨着眼睛朝着玉兔嘴中含着的如意看着,不知道这是什么神奇之物,好奇的再没有后退。

  玉兔用如意轻轻的,特别欢喜的在野兔子头上,就那么点了两下,嘴里道:

  “如意宝物世难寻,点到谁头禄位至,禄神有他人人敬,玉兔有它都得服。”

  当玉兔嘴含神如意轻轻的点在野兔头上一点之后,只见野兔突然之间,变得异常英俊勇敢了起来,头也即刻仰起来,气质完全发生了巨大变化。

  而就在这时,一只野猪被一只狼追撵着,朝他们这里奔来,野猪嘹着蹶子往前急奔,后面的野狼紧紧追赶,嘴里怒火火的骂道:

  “该死野猪休要逃,本狼最近很风狂,虎王见我都闪避,你想逃走不可能,快点成为口中餐,我有慈心骨不吃,要是臭美不要脸,骨头和肉全进肚。”

  野猪一边急奔,一边扭头朝着野狼望着,尾巴一个劲的急晃,生气的嚷道:

  “老猪生来性就倔,你再追赶要上当,奋力猛的后扬蹄,你的小命可能没。”

  当他们两个一前一后急奔到玉兔面前时,猛的看到野兔站在那里,挺着胸,仰着脖子,瞪着眼睛掐着腰,很不满意的朝着他们两个瞪着眼睛嚷道:

  “森林国王是玉兔,见到大王要安静,谁在吵闹乱喧哗,降罪下来真要命。”

  野猪听到野兔的叫喊声,在急奔之中,猛的停下脚来,看到玉兔正用如意敲打野兔的头呢,嘴里念念有词的开心说道:

  “禄位降临需要快,眼前奔跑两好汉,想法尽快来治服,好让本王威风在,谁要反抗本王恼,降下罪来不得了,轻者群兽猛撕咬,重者可怕很不好,本王告之阎王爷,打入地府休想跑。”

  经过玉兔敲打过的野兔,胆子瞬间里壮了起来,瞪着眼睛迎着野猪及野狼而来,野猪为了逃命,看野兔挡路转动眼珠子暗中欢喜急道:

  “本猪知你地位高,护王使者不得了,请看野狼来追赶,他要再追我得跑,最好不在拦我路,惹我急眼不太好,本猪怕你狼不怕,制服野狼再说话。”

  野兔听完,身子腾的一下子跃起来,身子在跃到野猪头上时,为了显示自己的本领,用力的使劲蹬了野猪头一脚。

  然后身子借力,再次朝前一纵,落到野猪身后瞪眼不满意的大声嚷道:

  “野狼赶紧快停步,护王使者本野兔,谁要不听我号令,小心打暴他的头。”

  正追赶的特别起劲的野狼,又是仰头又是蹬腿的一包劲呢,突然被野兔拦住,心中怒火不由冒了出来,正要发怒。

  一见野兔的头上戴着一顶护王使者的帽子,不由的急收脚步停下来,有些不太相信的瞪着眼睛,上下仔细的打量着野兔道:

  “小兔崽子了不得,何时荣升王使者,如要假冒骗本狼,你应知道啥后果,张嘴咬断你的脖,然后吞到肚里头。”

  玉兔一听这话,心中恼火起来,猛的往前跃了一步,瞪着眼睛朝野狼嚷道:

  “大胆野狼说狂话,本王使者都不怕,是想急着见阎王,那就快点来说话。”

  野狼一听,朝着玉兔看去,见她一脸紫气,王气绕头,威风霸气,气度非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全身那竖起来的毛即刻倒了下去。

  带着不解和疑惑的表情,朝着玉兔脸上扫来扫去的,胆怯的往前迈了一小步,感觉有些不对劲,又朝后退了一步,这才轻声问道:

  “森林王国虎为王,熊为法官不免强,本狼官职也不低,乃是森林督察长,事情变的有些快,何时推你坐大王。”

  野兔看野狼对玉兔如此无论,一下子愤怒了起来,跳起来,二话不说,朝着他的头猛的就是一通脚,嘴里连声的嚷道:

  “如此不敬找挨打,本兔怒火难压下,要不好好教训你,那知大王威风在,此招乃是兔登鹰,以后几招更可怕,聪明敢紧赔不是,性命也许能保下,你的职位以本撤,森林督察改刺猬。”

  野狼一看野兔愤怒,知道来头不小,惊的忙张张的朝旁边闪去,听说把自己的督察给撤了,惊的忙讨饶着说道:

  “玉兔大王请明察,事情来的太突然,让我冷静来思索,辨别一下把错认。”

  野兔刚刚大声嚷着,让刺猬做了森林督察长,乐的猛的从棵子里探出头来,愉快的晃当当的赶出来,瞪着眼睛对野狼道:

  “命令以下快滚蛋,野兔说话就以算,明天晚上到我处,腿痛给我捶两下,让我发怒不太好,刺猬滚山招很绝,真要索了你的命,大王会说我无情。”

  野狼看自己一下子变成普通的国民了,心中极为懊恼,眨着眼睛看着突然站起来,背着手的刺猬,又扫视了一眼,野兔。

  再看看那位被追的野猪,好半天才极不情愿的,小声嘀咕着说道:

  “大王万事需明察,在下犯的错不大,只是情况没搞明,咋能说撤就撤下,抖胆再次问一下,虎王目前在干啥,不会转眼变平民,和我肩膀一般齐。”

  野兔看样子最恨吃肉的虎狼,站在那里瞪着眼睛不耐烦的朝他嚷道:

  “老虎事情别操心,变成平民事成真,山羊目前官以升,替代黑熊为法官,日后我等四处寻,你们抬轿当坐骑,谁要敢说个不字,抬轿之事得换人。”

  野狼一听,急忙向前一付惊慌惊恐的样子,低着头快速的吃起草来,边吃着草边一付愉快的样子,低着头快速的去吃起草来。

  他一边吃着,一边乐呵呵呵的看着野兔,向他坚定的讨饶着求道:

  “手下还望留点情,请看日后我言行,改新革面重做人,咱们其实同类人,吃草我是最内行,别吃拉嘴的野麻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眨着眼睛朝着玉兔手中那如意望着,暗道,这东西看样子一定是极其神奇的宝贝,这突然之间野兔咋就牛起来了呢。

  他们在这里正交谈着呢,虎王跳跃着朝着他们这里奔来,当他一看到玉兔站在那里,背着手瞪着眼睛朝他看着,惊的急忙停下来低着头急道:

  “大王何时才驾到,小的确实不知道,有何吩咐尽管说,属下全都给办到。”

  野狼一看,不由的暗自全身抖了起来,一个劲的吸着冷气朝着老虎看着,他实在不理解,这玉兔到底有什么本事,能一下子将老虎治服。

  在争王大比赛中,自己家族和虎王打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战过老虎,这才服气,甘拜下风,这玉兔和老虎打了几天几夜呢?

  想到这里,他向虎王身边靠了靠,眨着眼睛小心翼翼的,悄声细语的问道:

  “虎王何时被败下,此事咋们来宣告,玉兔到底啥本事,连你对他都害怕。”

  虎王全身抖了抖,低着头朝旁边的地草里,用嘴使劲张口吃了两下,边嚼着草边不耐烦的瞪了野狼一眼,苦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此刻最好别说话,玉兔兵器应看到,一根长棍带圆头,乃是天上来的人,真要惹翻来出手,咱们联手都白扯,聪明还是学乖些,让咱干啥痛快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