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六章 玉兔率兵打参国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3784 2020-10-28 05:44:39

  哮天犬和玉兔两个站在那里,听着赞美的歌声,心里真是美的就好象这森林之中,那迷人奔放的花儿,迎着风欢快的晃动着。

  热闹了一阵之后,玉兔传下命令,朝着人参国的地盘赶去,她和哮天犬的意思是想人参国一个突然袭击。

  他们想采用兵贵神速的战法,一鼓作气将敌人征服,那样,日后人参国自然就得向他们年年提供吃也吃不完的,人参美味了。

  玉兔大王将命令一传达下去,兔子兵马仰着头走在前边,身后侧的牛、马、羊们一个个挺着胸,往前边迈着大步急速行驶着。

  而紧跟其后的那些虎豹狼的战士们,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一个个耷拉着头,拽拽着屁股,晃悠悠的无精打采的紧跟在后面。

  扛虎旗的将士们,看样子多日以来没有吃肉的原因,山风一吹来,被吹的差一点就要滚落山下,只好紧咬着使劲的硬挺着。

  人参王国是在此森林的西侧的,另外一个林子里面,玉兔心里很清楚,人参王及其部下,也是得了仙气的,而且有些本事。

  边走边向自己的人马看了又看,有些不放心的,和紧跟身侧的哮天犬说道:

  “此行山高路远,敌人也非等闲,不知哮天犬大哥有何良谋,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将我们的敌人打败,那是最理想的。”

  听到玉兔的问话,哮天犬紧随着大队人马,愉快的朝身后望了望,心情异常激动,欢喜而又自豪的说道:

  “大王不须有什么好担心的,咱们现在是兵强马壮,而且个个都是草头王的克星,就算是再不能打,难道还征服不了他们吗?”

  哮天犬说完,往前迈着大步走着,想了想又开心的停下来,看着玉兔说道:

  “胜利基本上以定了下来,大王就不必过于担心,遇到硬茬交给本国师也就是了,凭着咱们的强大,想败都找不到机会呢,你就耐心的等着,让他们年年给咱们献上,丰厚的人参吃好了。”

  玉兔感觉哮天犬说的极有道理,也放下心来,他身边打旗手,本来是交给体格强壮的野牛扛着。

  而野兔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也是很强大的,也为了在大王面前,表明他在本次征战,自己的能力,愣是将大旗抢过去,扛在自己的肩头上。

  殊不知当他们的大队人马一迈出森林,山风变得一下子大了起来,抗着证明动物界大旗的野兔,因为个头大小,旗有些太大。

  在突然吹来的一股狂风的吹动下,突然一下子,连兔带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玉兔当不懂其中原因,只是笑着扭头对哮天犬道:

  “野兔志气还挺大,个小无力扛大旗,来股山风都吹倒,特别滑稽又可笑。”

  哮天犬是啥经历,他跟着杨二狼那是从各种战阵之中,砍杀过来的,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极强的战斗力的。

  他看到山风突然吹来,竟然将动物界的大齐吹倒,惊的嗖的一下子,冲了出去,快说的将倒下的大旗用力扶了起来,瞪着眼睛对猛牛将士说道:

  “阵前易旗犯大忌,谁的命令敢如此,此旗就由你来掌,再易给人定砍头。”

  玉兔以至高无上的大王身份,跟哮天犬交流着,看他没有回答自己一句话,就嗖的一下子冲了出去,大惊小怪的将旗扶了起来。

  这让玉兔心里很不是味道,当着这么多将士们的面,哮天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大王了呢?想到这里,她不满意的对哮天犬道:

  “旗倒扶起又没坏,何必大惊又小怪,一点身份都没有,一看就是一条狗。”

  哮天犬一听,向将大旗再次交到牛兵手中,然后回头看着,一脸不太痛快的玉兔,晃着头,很着急的说道:

  “大王不知旗重要,轻描淡写唠一唠,两国还没等开战,旗倒绝非好预兆。”

  玉兔站在那里一听,不服气的猛的将眼睛瞪起来,朝着哮天犬道:

  “我等兵多将又广,个个神勇极霸道,又是此国的克星,管他还需啥预兆,兵马未战你来训,谁还替我来打仗。”

  玉兔大王看哮天犬训野兔,觉得他不应该这么对待手下,哮天犬一看,用力的眨着眼睛,感觉玉兔看来真是没有打过仗呀。

  把敌我情况看的太简单了,站在那里往前迈了一步,朝着玉兔身边靠了靠,强忍心中怒火,小声的向玉兔劝道:

  “胜利得需要军纪,大王可不能大意,虽说兵强马又壮,想要获胜不容易。”

  玉兔那里能将哮天犬的话听到心里去,这一刻里,玉兔心里有些飘飘然了,看自己在众将士们的簇拥下,啥话都听不进去。

  而要是不回应一下子,又感觉让哮天犬,在众将士们面前,没有颜面,只得晃动了两下耳朵,算是有礼貌的回应了一下他的话。

  就在大军向前进发,浩浩荡荡的一路进发的时候,野鹿飞快如箭般的奔了过来,大声的向玉兔远远的汇报道:

  “报大王,我们目前以进入参国地界,我发现敌人好象有所准备,有近千人陈列在两国交界处,等地着和我们交战。”

  牛将领一听这话,将眼睛一瞪,没好气的朝着前来汇报的鹿兵嚷道:

  “敌人千兵有啥怕,我领兵马去恐吓,要是不听来交战,猛挥刀枪往前杀,我视敌人如草芥,想咋砍杀就砍杀。”

  看到牛将领如此神威,乐的玉兔得意的朝着身边的,那些虎豹狼道:

  “与敌交战都要勇,就象眼前牛将领,一会战鼓一敲起,向前冲杀别客气,奋勇杀到敌王宫,都能获得战利品,就是不说也知道,最次一个人参宝。”

  玉兔边说着边将手中王杖,猛的朝前边一指,领着众将士们奋勇的朝着敌人地界冲了过来,大王听说敌人不过千员战将。

  而她身边有上万,个个神勇无比,用得着列阵,又得着比将士们的本领吗,只要朝着前边冲杀也就是了。

  她边领着众将往前冲杀着,边扭头对跑在旁边的哮天犬,大声的问道:

  “你带如意握身上,谁要迎战用他战,嘴里念念有词句,让敌即刻就完蛋,此宝魔力特别强,敌将胜负你说算。”

  哮天犬手中紧握着如意宝贝,往前边冲杀着,边朝着玉兔大声的回应道:

  “此宝密秘大王知,不能随意去掉击,此种密咒不全知,乱点可能会出错,双方交战我有招,我的牙齿利无比。”

  他们一边往前冲杀着,一边大声的喊着,交流着各自的想法,不知不觉间以冲到了前方敌人所布下的阵前,牛将领那里将敌放在眼中。

  牛将领用力的摆动着自己的头,瞪着眼睛放开四蹄,凶猛的朝着敌阵冲去,面对如此勇猛之将,前来迎战的参将感觉情况不妙。

  挥着手中长枪瞪着眼睛,身子跃起来朝着牛将领的头上,狠狠的刺了过来,嘴里愤怒而又不满意的大声朝着牛将领嚷道:

  “敌将快点通姓名,不经允许闯国境,要不尽快退出去,个个斩杀在阵中。”

  牛将领一听这话,那里将对方放在眼中,扬开四蹄冲杀的更猛了,参将一见看牛将领眼看就要冲到身边了,身子突然跃起来。

  挥着长枪朝着对方的头上狠狠的刺来,嘴里生气的怒声的高喊道:

  “赶来撒野想找死,本将那就成全你,先刺你头放点血,再砍头来祭山神,私自领兵敢来犯,全都斩杀放一块。”

  牛将领为了在玉兔身边显示自己的本领,那里将对方放在眼中,仰着头忍不住呵呵大笑着,晃头还是一味的猛冲着并高声嚷道:

  “小小参将说狂话,本将牛眼以睁大,牛气朝天让你看,两下就让你趴下。”

  参将和牛将两个在那里一交战,玉兔率领着众手下,一声呐喊,朝着前边急冲杀而来,铺天盖地,气势非凡,景色壮观,声势夺人……

  参将一看前来入侵的敌人,根本不跟他打单独斗,一窝蜂的率着兵马直扑而来,扭头再看手下众将士们,心中畏惧不战就向后退去。

  参将深知兵败如山倒的道理,可也不能就这么被人家一击而溃,那如何向对参王交待,再说了,他们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兵败了。

  那自己脸面上很显然不太好看,气的他快速的闪过,牛将领的拼命的一击之后,回头朝着后面的将士们急声的喊道:

  “敌将勇猛不需怕,快点吞遁入地下,暂时先避敌锐气,由下而上把敌杀。”

  他的命令一传达下去,就听着众参兵马敲起来奇怪的战鼓声,没有多大一会功夫,眼前近千参将突然之间全部消失了。

  牛将领看前方众参将突然消失,知道是参将搞的鬼,气的调过屁股朝着参将猛的冲了过来,想将他一角刺杀阵前。

  他猛的往前一冲,参将突然之间,也消失不见了,乐的牛将领站在那里,开心的扭头对着冲杀而来的大王及国师嚷道:

  “咱们兵马太强大,挥旗冲杀就一下,敌人全都打没影,此处轻松被夺下。”

  玉兔一见众参兵突然消失,不由的愣在那里,她没有战场经验小声向站在那里,晃着头,四处用心看着的哮看犬道:

  “目前应该怎么办,敌人为啥全不见,是咱凶猛太强大,还是敌人有变化,应该挥师直冲杀,直奔参王宫里面,还是小心来提防,别中参兵的圈套。”

  哮天犬这一刻里,也是一脸的迷芒,他虽然久经战阵,确实打了无数的仗,向这种情况他还是初次遇到。

  在和天将们交战的时候,靠的是本事,而且无法闪避,跑到那里都能看的清楚,而这地下情况就不同了,这也太复杂了。

  敌人突然消失很明显是钻入地下,而他们率领的众兵将,那有这等本事,搞的他站在那里,探着头用鼻子细心的嗅着。

  想知道,敌人到底是逃到那里去了,羊、马、牛、兔将们,瞪着眼睛盼望着,能尽快的将他们找出来,成为自己腹中美食,急的跺着脚道:

  “参兵最好快露头,想躲地里也没头,最好快点来拼杀,或许还能有活头,要时藏的时间久,杀入阎府全擒住,百兽现在很强大,天兵根本不害怕,你们这些毛草贼,再斗下去也白给。”

  虎狼豹们手中紧握着兵器,低着头轻轻的朝着地上敲打着,有气无力的样子,看着玉兔大王及哮天犬国师站在那里。

  瞪着眼睛朝着四处观望着,想盼断一下,这些敌人到底藏到那里去了,该如何从眼前的这些敌人寻找出来,虎豹狼们也勉强大声喊道:

  “躲在地下没啥用,我们大王是玉兔,眼珠一转鼻一味,藏到那里都清楚,聪明赶紧滚出来,好好讨饶命能活,避而不见不好办,刀枪棍棒齐砸下,不索尔等小性命,谁知我国多强大。”

  他们在那里瞪着眼睛,探着头一付很认真的样子,用心的寻找着,盼望着能发现一个参兵,好尽快的抓到,好立个功。

  众百兽面前此刻是一无所有,他们手中紧握着兵器,牛将军肩上扛着大旗,一个个望着森林四野,静悄悄的。

  只有风儿在他们身边,轻轻的吹过,吹动着那树上的叶片在,轻轻的摆动着,友好的在和他们打着招呼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