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七章 参兵藏身来偷袭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3819 2020-10-29 05:43:38

  玉兔率领着手下,一路高歌前行,率在百兽众将士们,一冲进参国地界,还没有赶出去多远呢,就遇到对方派兵马前了抵抗。

  玉兔的主力部队基本上是羊、马、牛、兔,一见到参兵个个凶猛异常,兴奋不以,挥动着手中的兵器,在牛将领的带动下。

  风狂的叫嚷着迎着参兵们飞快的冲杀而去,面对如此强大敌人的进攻,参将感觉硬拼不是办法,他抖着兵器,迎战牛将领。

  两个在阵前牛将领挥着兵器,看参将朝自己冲来,猛的挥出前蹄来,朝着对方高声的呐喊着:

  “牛头摆尾威力大,谁见谁都得害怕,参将和我来交战,三招基本以完蛋。”

  参将自然也不势弱于对度,他抖着手中兵器,身子跃起来朝着牛将领的头上,狠狠的刺去,为了自己助威打气,也高声还道:

  “力劈牛头猛向前,打断牛角做牙签,参将最紧牙不好,牛肉吃着把牙塞,斩牛取角来剔牙,此招没谁比得了。”

  牛将领一听,瞪着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怒火腾腾的生了起来,巴叽着嘴暗道,这参将真是个王八犊子。

  那有这么干的,吃我们肉还用角来剔牙,急的他忙将嘴闭上,挥着前蹄朝着腾空而起的参将,狠狠就是一蹄子,为了保护好牙,他不敢再骂。

  因为这一刻里,参将手中挥着兵器,一个劲的围着自己的头晃来晃去的,吓人巴叽的,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保护好牙齿。

  玉兔看到那些参兵马挥着刀枪,瞪着眼睛都很不服气,她气的流着口水瞪着眼睛,命令将士们,不需要单打独斗了,都冲上去给我一通狂杀。

  参将们凭着体力,很显然有点不太是对手,个个长的小巧玲珑的,看到动物王国的兵马,铺天盖地而来。

  一个个凶巴巴的,熊头巴脑,没有一点人样,心中多少有所惧怕,参将担心兵马被敌人冲跨了,赶紧命令所有将士们吐遁闪避。

  当所有的参兵消失后,把动物王国的将士们搞的,浑身有力气都没有地方使,个个手中紧握着兵器,寻找逃遁之敌。

  哮天犬手中紧握着如意,不知敌人踪迹,和玉兔两个领着众将士们,小心的四处搜寻着,他探着头往前赶出一段路之后。

  再仰起头来四处观望了一下,此处森林极密,他也担心中了伏击,便站在那里瞪着眼睛朝着众将士们传令道:

  “众位将士要小心,前方森林很密集,万万不要中伏击,那就无法把敌追。”

  牛、马、骡、羊们这些将士们,那里将参兵放在眼里,站在那里挥着手中兵器,瞪着眼睛四处搜寻着,并开心的大声嚷道:

  “参兵最好来伏击,抓住就往嘴里塞,看来这次福不浅,定让众将吃个饱,凭着众将勇难挡,就算伏击算个鸟。”

  蹲守在林中上空树林之中的,几只鸟儿,朝下方悄悄的观望着,见这么多的动物兵马入侵参国,个个特别好奇的朝下观望着。

  当听说鸟兵将们,听到动物界的将士们,骂参兵,竟然把他们鸟类给捎带上流,气的心中不由怒火燃起。

  其中一只脾气暴燥的巴哥,嗖的冲出来,朝着叫骂最欢的牛将的头上,狠狠就是一下,嘴里不服气的瞪着眼睛嚷道:

  “牛贼胆大不要脸,敢向天兵来挑战,让你知道本将艺,出招打暴你眼睛。”

  牛将领仰着头探着脑,正用心的四处观察着呢,突然看到空中直坠而来的八哥,奔自己的脸上直扑过来,急忙抖着兵器朝上方挡去,急叫道:

  “天兵好象不厚道,我等是来斗参兵,你们要是想开战,得下战书才能战,突然向我来偷袭,贼头巴怪有些坏,竟敢冲来袭我眼,看我兵器打你扁。”

  八哥一击没有击到,脚采对方的牛头,嗖的一下子冲上了天空,抖着翅膀看着笨拉拉的牛将军,开心而又得意的大声嚷道:

  “笨死老牛王八蛋,刚才骂人把鸟带,我等乃是天兵将,如此冒犯想挨揍,今天暂时留个面,不去计较有多坏,再要无理不客气,打暴牛头用脚踹。”

  牛将军这个窝火呀,瞪着眼睛挥着兵器,朝着空中奋力的比划了两下,看八哥抖着翅膀,牛哄哄的开心飞走,用力的指着八哥骂道:

  “牛将武艺绝对帅,你这犊子想使坏,多亏聪明跑的快,要不真的要完蛋,即便这样不算完,扔出石头让你完,东岳大帝有交待,专收天兵搞招待。”

  牛将领一边骂着,心中有火,哈下腰去,捡起一块大石头,单眼瞄着空中,朝着远飞的八哥就射了出去。

  这功夫灵活的八哥,早就飞的不知踪影,他一石头扔出去,在空中悠美的划了一个孤行,直奔老虎的头上落去。

  要是按照往日,这空中坠落别说一个石头,就是一头牛,老虎凭着自己灵活的身体,都能闪过去,苦于这段时间,腹中缺食。

  当他听到空中飞声所响,忙仰头望去,见一块石头奔自己坠落下来,惊的他慌慌张张的朝旁边闪去,因为四腿无力动作迟缓了一点。

  这石头一落下来,不偏不邪正好砸在了他的头上,痛的老虎猛的发起火来,瞪着血红的眼睛,愤怒的扭头大声的嚷道:

  “何人胆大又包天,敢扔石头袭虎王,今天要不动点怒,不知虎王有多哼。”

  多亏了此刻战场上,在寻找参兵的将士们,争争吵吵的特别喧闹,他的话没有几个听清楚,到被狼听到了。

  他探着头冲过来,狠狠的朝着虎王就是一前蹄,惊慌失措的小声对他瞪眼睛提醒着说道:

  “虎哥真是够虎逼,当众敢称自是王,要是玉兔给听到,得到东岳去报道。”

  狼将因为心里着急,这一前蹄显然击的有些狠,痛的老虎将眼睛瞪起来,刚要发怒,听了狼将的提醒,他马上耷拉下头来不再咳声。

  感觉狼弟提醒不错,自己刚才一时兴奋激动,失口又自称为王了,他用前蹄着捂住自己的嘴,转动眼睛一个劲的点头感激小声道:

  “狼弟果然够意思,猛力一击头脑清,只是力气有些大,痛的浑身毛象炸。”

  牛将领看自己扔出去的石头,猛的击在老虎的头上,要是在平日里,那还不吓的没有了血色,而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了。

  他仰着头手中握着兵器,看着老虎在那里用力的,伸前蹄子揉着自己的头,开心大笑着朝他嚷道:

  “虎哥有点对不住,打鸟确没控制住,都怪你头有些太,竟被石头给击中,要是此个鸟的头,我的水平咋打中。”

  说到这里,牛将军不由的又笑起来,开心的指着他欢喜的说道:

  “鸟头虎身是怪物,真要那样多有趣,到时即能飞上空,还能落地象悟空。”

  老虎看到牛将领那开心得意,而又嘲笑自己的样子,气的挥着手中兵器,瞪着血红的眼睛,就想冲过去,将他击倒然后吃到肚子里去。

  这时狼老弟看出了眉目,腾的一下子冲到前边,用身子挡在中间笑道:

  “牛哥幽默会说话,逗的大家呵呵笑,虎哥真要长那样,咱们骑着多象样,大森林中转一圈,以为咱们是天将。”

  牛将领看老虎连个屁都没有,更得意了,挥着手中兵器,咧着嘴愉快道:

  “狼得此话有道理,此刻先不闲唠磕,目前大敌正当前,奋勇杀敌别落闲,等我抓到人参王,回头定赏小参宝,此事不需多感谢,牛哥大方有名号。”

  狼听到这话,鼻子用力的动了动,这些日子,他们吃草吃的听到关于草的问题,头都一炸一炸的痛,而人家好意,这情得领,装着欢喜道:

  “牛哥意气太厚道,换了别人谁舍给,在此谢过很感激,日后定当来重报,在遇那里有肥草,肯定让你先知道。”

  牛将军一听这话,乐的仰着头呵呵的大笑着,刚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一支长枪从地下冒了出来,朝着他的肚子猛的刺去。

  多亏了他站的地方不错,正好是一块石头,他是想捡石头再朝八哥抛去,见其鸟逃掉,看到老虎被石头砸的一个劲的晃动脑瓜子。

  那个样子让他忍不住呵呵的笑着,看旁边有块石头,地势高点,就站到上边来显示自己有多威风,多厉害,打的有多准。

  咋都没有想到,突然之间会从地下,冒出一支兵器,朝自己的肚子刺来,他一见不好,嗖的一下子跃到一侧。

  因为没有留神,肚子还是被刺了一个口子,气的他挥着手中兵器,朝着那地下冒出的兵器位置,狠狠的砸了下去,想将地下的敌人砸死在地下。

  看样子牛将军真是愤怒了,他一边用手中兵器,朝着地下砸着一边嚷道:

  “该死参兵再找死,敢挥兵器刺将军,要不将你砸面糊,谁知牛将有多狠。”

  他连续几兵器下去,地被砸的通通的响着,同时也被砸出一个坑来,砸完之后,他乐的探着头朝着被砸的地方看着。

  他是想知道,这地下的参兵,是不是被自己一下子给砸死了,他探着头还没有看明白呢,突然地下嗖的一下子,又刺上来一枪。

  多亏了他有所准备,惊的猛的朝后面退去,算是躲过了地就参兵的偷袭,气的牛将军火气真的冲上了头夺,挥着兵器,又奋力的下地下砸去。

  他通通通的一阵砸,他脚下方圆十多米的距离都被砸平了,他这么砸着,旁边的那些将士们,这功夫也没有闲着。

  因为有好几个同样也象牛将军那样,被偷袭,有的点气不好,被一下子刺成重伤,即刻倒在地上,有的狂叫着在那里跳着高。

  看到敌人在地下朝着他们偷袭着,所有的动物国的将士们,只好挥着兵器,低着头朝着地下用力的刺去,盼望着能将参兵们刺杀在地下。

  然后事情可没有他们所料想的那样,动物国的将士们,挥着兵器,忙的是满头大汗,几乎将每个人的脚下都砸的平平的。

  有的力气大,象几个强壮的猛牛,干脆手中握着兵器,将地下挖出一个大坑来,结果把众将士们一个个累的丢盔卸甲。

  一个参兵都没有抓到,面对如此尴尬的战斗场面,玉兔一时束手无策,连自羽参加过无差战斗的哮天犬。

  都蹲在那里迷茫了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将采用何种计策,应付目前所面临的情况。

  这些将士们,在拼命的朝着地下又刺又砸的时候,一切是那么安静,参兵好象一下子消失在无际的森林之中。

  而当他们一停下来,累的不停喘气的时候,突然间地下又有不少兵器,从地里面刺了出来,刺的这些将士们连哭带嚎的叫嚷着。

  面对手下将士们那个惨状,玉兔和哮天犬感到,这么下去根本就不是办法,敌人根本就看不到,常被偷袭,用不了多久。

  所有的将士们都将被刺伤,遍体鳞伤,有皮无毛的,玉兔一看,得,还是抓紧撤离出去,不然的话,将会全军覆灭的。

  她站在那里将手中的王杖,朝着空中威风的一举,极不情愿而又毫无办法的,朝着被刺的四处乱窜的手下,有气无力的传令道:

  “集结人马快撤离,此处危险很缠人,参兵全都不是物,日后想法和他斗,贼兵遁地没料到,退回寻机再来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