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章 水上叫骂被偷听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3932 2020-11-01 05:58:42

  参将本来和虎将两个站在那里交谈着,得知哮天犬有如意宝贝,特别神奇,也法力无边,比玉兔手中的那王杖还牛哄着呢。

  乐的参将即刻答应,准备放虎部人马返回森林,并相约双方联手将哮天犬的宝物盗走,好让参国变得强大起来。

  这道旁边说话,草棵有人听,这树下说话,树上有人听,八哥偷袭了牛将军之后,自己毫发无损,乐的他好奇的偷偷藏于树间。

  探着头看参兵偷袭动物王国的兵马,把的动武兵四处奔逃,惨声连连,大王玉兔最初还以为自己,懂点医道,懂点神药。

  将士们受了伤之后,她绝对有办法可以,将受了伤的将士们治疗好的,当发现自己的部下,被参国将士们打的连连败退。

  伤兵太多,怕的是神药也难以帮忙,救治好这么多的兵将,知道苦战下去没有胜算,只好下令撤离。

  听到撤退命令之后,众百兽们争先恐后纷纷撤离,虎部兵马因为体力跟不上。

  被参兵困在林中,逃离的那些各部百兽的兵马,竟然没有一部,留本来保护虎部撤离的,气的虎部将哮天犬的密秘,讲给了参将。

  八哥得知后乐的急速离开,想寻找活伴将宝物,在他们之前偷到手中,只是因为太激动了,一下子让参将发现了他。

  为了不让密秘被更多的对手知道,情急之中的参将,命令将士们尽快的八哥擒住,然后将他关起来,防备密秘被泄露出去。

  那知道八哥特别狡滑,在空中转动几圈之后,快速的朝着森林侧面的一个深水处奔去,他特别清楚,这些参将们虽然本事高强,能腾空而起。

  而要向他那般在空中自由飞翔,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了尽快的脱身,他朝着深水处一飞过去,参兵马在参将的催促下,拼命追撵着。

  当眼前突然出现深水处后,一个个来不及收住,拼命冲杀追撵的脚步,纷纷的坠落水中,乐的八哥悬于水面上空,开心的看着他们嚷道:

  “参兵个个是混蛋,想跟八哥来交战,根本不需来出手,你们都成落水怪,这是给点小警告,暂留性命吃晚饭,要是再撵不客气,将成水族腹中餐。”

  听到八哥那大嗓门,悬于空中朝着参兵们扯着脖子叫嚷着,惊的参将担心他这么喊下去,别暴露了宝物的密秘。

  参将追撵到岸边,朝着那波涛起伏,浪涌四去的水面上望了又望,再看八哥抖着翅膀也不急着逃离了,悬在那里又指着参将骂道:

  “混蛋参将真是坏,想抓八哥纯扯蛋,我能入地和上天,谁见八哥都给面,入地盘腿见阎王,端着酒杯拉家常,上天面对东岳帝,来来去去家常事,参将无理来冒犯,这回彻底算完蛋,你们想盗如意宝,此事我以全听到,聪明别打这主意,八哥内心很正义,最看不起下三烂,光明正大是好汉,赶紧滚回参国去,八哥大度不再问,要是非要盗如意,小心八哥索你命。呵呵!”

  参将就担心这极其神密的密秘,暴露出去,越隐密越好,最好是别让任何人知道,他好和虎部联手将宝物盗出来。

  那样的话,虎王就可以再次统领百兽为王了。

  虎王为了尽快的恢复自己的地方,自然希望宝物尽快的被参将们盗走,八哥站在水面上一叫嚷,急的他站在岸上连连的摆着手服软道:

  “八哥请你别再嚷,咱们关系非寻常,当年还没做参将,是你抓虫解身痒,刚才并非追杀呢,是想留你聊家长,怕你内心有怀疑,便让弓箭伺候你,谁知八哥口味偏,不喜弓箭满天飞,即是这样你说话,参将可以改改样,万事都可来商量,你喜参籽我供养,请你返回坐下谈,万事由你来挑选。”

  八哥悬于水面上,眨着眼睛听到参将这么一说,气的肚子鼓鼓的,同时他也暗自欢喜起来,转动着眼珠子想:

  噢,你仗着兵多将广,想将我擒住,所以拼命的朝着我追杀而来,当看到我喊了,你就害怕了,嗯,你越是害怕,我越使劲的喊。

  八哥一下子抓到了参将内心的弱点,乐得欢喜起来,展动着翅膀朝着岸边靠了靠,参将一八哥靠过来,以为八哥以被自己说动了。

  乐的参将仰着头,挺着胸瞪着眼睛,朝八哥欢喜的挥动着手,那意思让他尽快的放到面前,然后又指了指旁边的一块石头,愉快道:

  “八哥快来这里坐,咱们从头来述说,当年我爷来世间,那得感谢你爷奶,是他辛苦把杍叼,放入地下爷长高,随后你爸人也好,又让我爹长老高,后来你人也不错,含我寻找沃土住,让我长大成参将,世代感恩不能忘,刚才留你方法错,确实有点不象话,我得深刻做检讨,得让八哥心情好,此刻咱们叙友谊,摆上小酒来交谈,祖辈事情说不完,两族关系辈辈深,咱们友谊似水流,端酒之时别灌醉,别为小事把仇记。”

  参将这边朝着奔过来的八哥嚷着,脸看着八哥,一付灿烂的笑容,一付热情奔放的感情在流淌,扯着嗓子拼命的高声喊着,很怕对方听不到。

  他这么一喊完,又小声的对身边的参将们,着急的,严厉的小声吩咐道:

  “众位将士把眼瞪,盯紧八哥把脚落,只要身子一停下,万箭齐射别害怕,此贼就喜吹大牛,还和大帝常来往,就他那个臭德行,端脚盆子都不用,不要活口要死货,此贼死后密不泄。”

  参将眨着眼睛朝着急奔的流水中望着,并派几个将士们,搭手急忙忙的,将追撵落入水中的参兵们抢救上来。

  余下的将兵们都瞪着眼睛,仰着头巴望着,空中旋转而返的八哥,一个个心里憋足了劲,只要他一落下来欢喜的想端酒的时候。

  所有的参将也琢磨好了,不需要有太多客气,众将士们有决心,也有信心,让八哥转眼之间,由天使变成动物,变成浑身是刺的刺猬。

  那样的话,参将所知道的密秘,基本上这世间不会再有谁知道了,至少鸟族是永远的不会知道了,所以将士们都瞪着眼睛朝八哥望着。

  飞过来了,八哥抖动着英姿,在空中展动着翅膀,在惊涛骇浪上空勇敢的飞过来了,看他那派头,比老鹰强大,比凤凰美丽……

  乐的众参将们仰着头,一个个眉开眼笑的,态度是那么的温和友好,八哥愉快的在空中用力的展动着,并使劲的扬着脖子,很有派头的样子。

  当他看自己离参将们弓箭射程之中后,突然在空中一个急转身,呵呵的大笑着,扭头再次朝着河水中间的上空飞去,并欢喜的嚷道:

  “参将小磕唠的硬,迷浑汤子不顶用,你们准备偷如意,这事我得说出去,你要杀我来灭口,八哥心里很清楚,绝对不会来上当,这就回去来商量,宝贝如此好神密,看我能否来得到,要是盗得如意归,定会点你当乌龟,乌龟王八多有趣,你入水中成子孙,再要见面改称号,王八犊子中不中。呵呵!”

  八哥在水面是得意的嚷着,知道参将乃何不了自己,此刻凭着自己的本事,别说参将有弓箭,有什么都别想抓到自己的。

  此刻精明的八哥,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水上说话,水下有人听,在水下方正浪漫游动着的乌龟,此刻吃了几条小由小虾之后。

  开心的仰着壳在水里面愉快的正游动着呢,当听到水面上,及岸上吵吵扭的特别烦人,他有些不太开心起来,觉得这的对他的不尊重。

  另外好奇的心里也让他想知道,谁这么不要脸,打扰了他的清静呢,他探着头悄悄的从水里面探出头来,悄悄的晃动着头,朝着外边望着。

  见参兵们个个瞪着眼睛,手中握着兵器和弓箭,朝着水上方望着,见参将站在那里,指手画脚的,一付特别友欢的表情。

  他眨着眼睛猛的将头扬起来,朝着空中望去,见八哥一付开心的样子,在那里抖着翅膀,嘲笑着参将,骂着骂着。

  最初乌龟心里还觉得这八哥,有意思,挺好玩的,也不知道他咋把这么多参兵参将们给得罪了,竟被人家追撵乱窜。

  他浮在水中仰着头,笑眯眯的看着,觉得这参将和八哥两个,说话很风趣,很懂得幽默,挺逗闷子的,正好自己在水下闲的屁吱吱的响。

  听着他们叫骂也挺好玩的,全当此刻消磨时间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热闹多好玩呢,他这么想着,当听说如意宝贝时。

  他的耳朵支愣一下子,就放大起来,眨着眼睛悄悄的仰着头,朝着八哥望着,想知道这如意宝贝到底有什么神奇功能。

  从参兵参将们那气势和派头上来看,此宝非同寻常,能带动这么多兵将们,追杀一个八哥,可见此宝有多神奇了。

  他仰着头着急的想知道,这如意宝贝此刻到底在谁的手中呢,他眨着眼睛用心的分析着八哥所言,宝贝神奇,又如何的厉害。

  让乌龟不由的使劲的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耐心的听下去,看看这宝物此刻在谁的手中,有机会自己是不是应该得到它呢?

  他正用心的琢磨着呢,看自己没有上当,而戏弄参将的八哥,得意的朝着参将骂在,无意之中,将乌龟给捎带着骂了出来。

  乌龟藏于水中,正乐呵呵的听着八哥叫骂,突然见他骂自己是乌龟王八蛋,这话乌龟有些不愿听了,听着也有些不太顺耳朵了。

  他气愤的仰着头朝着八哥运起气来,在心里悄悄的骂道:

  “八哥犊子太气人,你们打仗我招谁,双方跳脚来叫骂,捎带把我给带上,本乌要是不发怒,谁知水族我名号。”

  这一刻里,他也忘了忍着听听,如意宝贝此刻落入谁的手中了,藏在水中气的将头猛的探入水里,使劲的朝肚子里吸了一口水。

  然后在水里面仰着头朝着八哥望去,见他这一刻里,正瞪着眼睛悬于半空中,指着参将正欢喜的骂着呢。

  因为他知道,自己目前虽说身单力薄,不是参将的对手,可他们无法冲到水中来,无法抓到自己,他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谁能把天使怎么样呢?谁能把一个常和阎王端酒杯的八哥如何呢?谁能和一个常和东岳大帝家里长客怎么样呢?

  就是八哥骂的正欢,气的参将站在岸上,看他扭头又飞到回到水面中间时,还故意的大吵大闹起来,一口一个宝贝,一口一个如意。

  这一刻里,参将慌不得自己一下出冲到水里面,凭着自己的本事,好好的瞄住八哥,将他射下来,淹死在水中那才好呢。

  就在参将气的跳着脚,不知如何是好,他也深懂,此处是水族的天下,他带着兵将们,真要冲进去,那无疑是在向水族挑战。

  他们和百兽以结下了梁子,在跟水族结下仇来,很显然是没有那个必要的,另外,在没有得到国王的许可下,他私自挑起和水族的战争。

  自然是很不明智的,所以参将站在那里气的,瞪着眼睛准备派几个水性好的手下,冲到水中偷偷的将八哥射下来。

  那样,宝贝的密秘也就从八哥的嘴中,永远的消失掉了,他就可以和虎将密秘的商量着得到那如意宝贝了。

  就在他扭头准备下命令的时候,突然见水中猛的一跃起,一个黑色的东西,身子腾起来之后,仰着头朝着空中的八哥,猛的击了过去。

  此物确实有些本事,只见水柱从他的嘴里,如箭一般的朝着八哥而去,这要是被射中了,那力道,看起来并不比箭的力道小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