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一章 相互争吵不相让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3962 2020-11-02 05:58:25

  八哥盘旋于水面上方,看参兵参将们,手中紧握着弓箭,对自己是又气又恨,感觉自己的水翔水平绝对够用。

  自己有必要在水面上多停一会,好好的气气参兵参将们,真要是能将这些知情的想抢宝的敌人气死在岸上,那是最理想的。

  所以他盘旋水上,翅膀在那里悠闲的飞动着,朝着岸上的参将叫骂着,参将看八哥不上当,所在位置是弓箭根本就射不到的距离。

  内心是又气又恨,便悄悄的想命令几个有点水察,踏进水中又不会被水族兵将发现引来激战的参兵,踏进水中,将八哥射落落下来。

  八哥早就发现了参兵参将的意图,他盘旋于空中,用心的观察着,小心的应付着,好在参兵参将偷袭的时候,他好快速的飞走。

  他瞪着眼睛朝愉快的朝着参兵将士们,高声叫骂着呢,突然下方窜出一股水注直奔他而来,惊的八哥多亏自己有所提防。

  看情况不妙,嗖的一下子窜到高空中之,惊的不解的朝下方看着,想知道参兵是采用什么方法,突然一下子从水里冒出来,朝自己射击的。

  当八哥定眼用心一看,不由的怒火一下子顶到了脑门上,他感觉自己和水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磨擦,这混蛋咋偷袭自己呢。

  要不是自己的本事高明,要不是自己谁通广大,要不是自己用心提防,这家伙突然袭击,真就被自己射落水中,才了他的腹中餐了呢。

  气的八哥瞪起血红的眼睛,晃着头朝着下方探着头看着,没好气的朝有乌龟看着,想狠狠的教训一下他,从空中直坠而下,朝他奋力用嘴击去。

  乌龟看自己偷袭没有成功,探着头瞪着眼睛看着八哥,呵呵的笑起来,一付后悔失手的样子来,朝着八哥看着。

  恨的八哥头朝下急速的朝他扑去,瞪着眼睛凶巴巴,恶狠狠的大声骂道:

  “乌龟犊子想找死,你敢偷袭本天使,要不索了你狗命,你当八哥没本事,今天你算惹下祸,啄你出水吃你肉,水族从此没有你,别怪八哥有多狠,昨日刚从东岳归,大帝说你寿命止,这种犊子留无用,王八绝种改完蛋,老子和你素无怨,偷袭老子为那般。”

  乌龟看他朝自己拼命的由上而下,袭击而来,仰着头呵呵的笑着,浮在水中仰着头朝着八哥,猛的又吐子一股水柱来,朝着他射了过去。

  八哥早有防备,身子凌空朝旁边一闪身,斜着身子直扑而下,乌龟看他来势凶猛,将头嗖的一下子缩回到壳里面。

  快速朝水下沉去,并嗡声嗡气的,毫不畏惧的高声朝着八哥开心的骂道:

  “死鸟真是不象话,你们打仗把我骂,不是本龟有善心,刚才小命早索下,东岳大帝刚见过,知我仁心很厚道,赏我寿禄永不死,死鸟跟我扯犊子,最好别跟我纠缠,水族鸟类心相连,要是为敌来相斗,水族定灭鸟无数。”

  乌龟闪避的太快,八哥一头栽到水中,看对方闪开,只好再用力一抖翅膀,急速的将头从水中拔出来,朝着前边用力飞去,算是没有落入水中。

  刚才跟参兵过招,自己占了上风的八哥,被乌龟给戏弄了一下,气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抖着翅膀一跃到空中,就探着头指着乌龟高声叫骂着:

  “少要吹牛说大话,老子生来谁不怕,刚和参兵交过手,被我打的四处走,牛将脾气大不大,见我头痛都害怕,你个死龟来作对,纯是取辱找没趣,定不知道八哥强,骂谁嘴巴都闭上,你个龟孙敢出头,那就将你灭种族,再遇大帝把酒端,这事定会说清楚,是你犊子不懂事,被我狠心下毒手。”

  参将站在岸上,看自己痛恨的八哥和乌龟打了起来,乐的站在岸上跳着脚欢喜的,又蹿又跳的高声叫嚷道:

  “鸟中败类是八哥,得罪参国不稀说,水族目前又为敌,你的日子不太多,乌神本事谁不知,他和东岳是亲戚,从此八哥要完蛋,水族鸟类要决战。”

  八哥知道参将狠自己,是有意从那里挑起鸟族和水族的交战,他好鱼翁得利,气的他只好又撇就钻入水中的乌龟,朝着参将骂道:

  “参将跟我要交战,此后参草要完蛋,森林火起将你灭,参国从此世间绝,我们鸟族共奋起,定灭参国别后悔,天天守在参国旁,利嘴吃食夜夜忙,要是吃的不过瘾,再请牛羊来相助,不灭参国兵不撤。”

  他悬于空中知道参兵拿无法,瞪着眼睛挥舞着,朝着参兵们不住口的叫骂着,乌龟缩到水中,看八哥又悬于空中,朝参兵叫骂。

  他缓缓的从水中用力的吸了一口水,然后探出头来,朝着八哥突然猛的射了出去,八哥一见,慌慌张张的朝旁边闪去。

  他用心的观察了目前的战局,感觉对自己一点力都没有,陆上参兵无数,水下乌龟时刻跟自己捣乱,再缠下去别着了对方的道。

  气的八哥扭头俯下身子,朝着乌龟恶狠狠的,不客气的高声叫嚷道:

  “犊子点气确实好,本鸟今天没吃饱,返回林中先用餐,抽空再来比刀枪,再要相遇不留请,看看本事谁最行,要不啄乱孙子头,咋在鸟族来当头。”

  参将看八哥准备离开,知道此去,哮天犬有宝的密秘定会被鸟族知道,他们肯定会从这里作些手脚,阻碍参盗宝,便急道:

  “八哥兄弟请留步,咱们感情特别厚,能否商量下一步,联手共同来相处,只要你心特欢喜,空中陆地同攻击,先将乌龟铲除掉,宝贝咱们一起要。”

  乌龟将头探出水面,听到参将朝着八哥叫嚷着,以为他会帮自己一同对付八哥,不曾想,他竟然想联手八哥,一同攻击自己,气的眼睛直转悠。

  参将刚把话头停下来,乌龟生气的扭着头,朝着参将愤怒的高声骂道:

  “参草犊子心够狠,还想联手铲乌龟,看来参国死了心,非和水族干到底,你们返回耐心等,我率兵马去攻击,个个猛探神爪出,定会扒碎你们头。”

  八哥看乌龟和参将扯着嗓子大骂起来,他悬于空中本想离开,眨着眼睛看乌龟浮在水面上,伸着脖子指着参将高声大骂起来。

  乐的八哥鼻涕泡都冒出来了,他悄悄的朝着乌龟看着,趁他骂的正起劲呢,从空中猛的伸着头朝他,飞快的直扑而下。

  八哥看乌龟和参将大骂起来,不在理会自己,感觉目前有机会偷袭他了,目前知道如意宝的,有动物王国的百兽吗?

  他们害怕玉兔的本领,所以不敢随意反抗,怕玉兔惩罚他们,盼望参将能将这件事情来完成,那样他们便可恢复原来的等活状态中去。

  参兵们知道了这个密秘,结果被鸟族知道了,而目前来看,自己逞胜非要和参将较真斗恨,结果乌龟又知道了这件事情。

  乌龟知道了,那水族岂能瞪着宝物不抢呢,所以八哥觉得,这件事知道的越少越好,他此刻有必要除掉乌龟,那事情就好办了。

  只有参国和鸟族及动物国来寻机夺宝了,而凭目前的能力来看,鸟国占有绝对性的优势,可以自由行驶于空际,来无影去无踪。

  打败参国抢得宝贝是绝对有胜算的,所以这功干乌龟和参将叫骂,自己应该出手出掉这混蛋才是确的,所以八哥嗖的一下子从空中直扑而下。

  朝着乌龟的头上狠狠的啄了过去,乌龟探着头,得知宝物的情况后,乐的在水中探着头,朝着参将叫骂着。

  突然听到空中八哥奔自己袭来,乌龟嗖的一下子又缩回脖子,探入水中,在水中朝着空中的八哥,没好气的骂道:

  “八哥犊子真是混,偷袭老子不是人,参兵拼命把你追,弓箭如雨满天飞,乌龟豪气又仗义,眼看不公来帮你,咋还不识好赖人,帮着参兵来偷袭,我的心情很美好,不想跟你去计较,小心参兵弓箭出,射你落水入我口,把你吃到腹中去,烂成粪便喂泥鳅,再变泥土喂虾米,让你永世不超生,你跟水族结了仇,小心我去砍你头,本龟本事无人及,高里高去能飞腾。”

  八哥一袭,没有击到乌龟,担心自己坠入水中,急速的再次从水面上跃起来,咧着嘴探着头朝下方的乌龟呵呵大笑着,并嚷道:

  “龟儿别吹多能战,八哥才是真好汉,哥我目前改主意,联手参将和你战,让你暂时先得意,我搬救兵让你见,老鹰大哥肚子饿,摔碎龟壳索你命,别怪哥我手段辣,是你寻死想上吊。”

  参将站在岸边,伸着头使劲的握着兵器,在给八哥加劲,盼着他能一下子,就索了乌龟的性命,这样想得到宝的对手就少了一个。

  看他一击没中,被乌龟避开,又听他嚷着和自己联手,乐的站在岸边愉快的连连上头,欢喜的对八哥开心的嚷道:

  “八哥及时能醒悟,悬崖勒马做朋友,如此一来事好办,快点下水急出战,只要杀了乌龟贼,咱们联手世无敌,百**给参将来,水族交由八哥战,空陆并进同盗宝,天犬肯定没有好,如意到手猛击头,咱替大帝实法度,咱们拉屎狗来吃,这种惩罚牛不牛。”

  八哥一听把鼻子都气的歪了,面对下方那涌起的浪花,八哥头都在晕呢,就凭自己的本领,真要下水的话,那里还有活路。

  羽毛一见水,动不能动,战不能战,自然成了乌龟口中的美食了,参将这是想一石两鸟,故意往死里推自己,气的他抖着膀子对参将嚷道:

  “废话说的有些多,哥我本事没的说,上天入地和下水,好象胶龙翻着滚,苦于目前肚子饿,腹中空空食物缺,要是让我把你吃,我定下水战老龟。”

  参将看八哥根本就不买自己的账,气的站在岸上跳起脚来,暗自恨起来,本来得知宝物的密秘时,想保密,结果到好,这整个世间全都知道了。

  此刻就听着乌龟以从水中冒出头来,看着参将愉快而又开心的大声嚷道:

  “八哥犊子和我战,纯是送死在扯蛋,参将是在憋着坏,龟我从来都不怕,我是天地真好汉,心胸宽扩不计较,咱们联手好不好,协手欢笑去盗宝,两位要是没二话,请入水中来说话,特邀两位府中座,各种珍品摆桌上,联手真要有成效,宝交我手说了算,那时咱都不得了,水陆空中咱是宝。”

  参将一听,气的眼睛使劲的翻愣了一下,暗自骂道,这龟犊子想的真美呀,我们一起冒险盗宝,他说了算,他要说了算,还有我们好吗?

  既然乌龟想让我们到他水府中去,不如我将他邀到岸上来,然后让参兵将他擒住,然后关起来,密秘不就保住了吗?

  想到这里,他愉快起来,站在岸上愉快而又开心的连连点头,朝他们喊道:

  “龟哥此话很美妙,此种主意我想到,那就请到岸中来,齐入参府来密谈,宝物谁管不计较,彼此关系很重要,百年之前听爷说,曾救老乌命一条,大概就是龟哥爷,这事你可曾听说,前辈创下好机缘,咱们关系应向前,参府酒菜以备好,岸上叙叙好不好。”

  乌龟和八哥他们同时朝着参将看着,知道他打着坏主意,八哥看自己悬在水面上,不能拖的时间太久了,别掉到水中,朝参将嚷道:

  “你们暂时先商量,我先回家洗个澡,更衣穿上孔雀服,晚上到府在探防,酒菜不需有多好,我的要求很低调,酒要吴刚亲手酿,菜要云头种的草,只要酒菜一摆好,八哥闻声即赶到。”

  八哥嚷完,感觉有些太累了,欢喜的朝着他们呵呵的笑着,扭头飞快的朝前方林中急奔而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