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二章 众鸟纷纷摆本领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088 2020-11-03 05:50:10

  参将追撵八哥,想将他擒住关起来,将哮天犬的密秘封锁住,然后他在定计实施盗宝计划,可恨的是八哥精明异常。

  和自己也不死拼,盘于空中转悠两圈之后,扭头急奔而去,把好多追撵的参兵都骗到坠入水中,多亏兵多及时抢救,不曾有伤亡。

  面对前面水面宽大,众参将无法在靠向前边,参将只好服软,让八哥最好跟他们同归返回参国,那样大家坐下来商量,可以同时盗宝。

  八哥知道参将在骗自己,也知道参将乃何不了自己,又担心宝物密秘暴露出去,为了显示自己的本领,悬于水面上指着他开心的叫骂着。

  因为太激动高兴,不巧在叫骂中,把乌龟捎带着给骂了进来,正在水中悠闲的,听着他们叫骂的乌龟感觉挺好玩的,就藏于水中解闷着。

  当笑话来听,来消磨时间,当得知道,参将是担心宝物被暴露,才和八哥翻脸,追撵到这里,想将八哥抓住。

  乐的乌龟咧着嘴在水中笑着,感觉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这么悠闲的逛着,竟然知道了这么一个天大密秘,那还等什么呢?

  让他们先打着,让他们先偷着,到时我突然出手,将宝物盗在手中,给他们一个措不及防,那该有多美呀。

  乌龟仰着头高兴的仰着头,朝着空中八哥望着,巴不得他能被参将抓去,那自己也就省力气了,竟争的对手自然也就少了。

  乌龟支愣着耳朵藏在水中,愉快的偷听着,感觉这水流的声音,就好象跳动着的旋律,让他心情异常的欢喜,开心。

  这让乌龟大哥不由的欢喜的,浮在水里面悠闲的,边听着八哥和参将们的叫骂声,边愉快的唱起歌来:

  奔腾河水欢畅的流,天空还悬着个日头,闪动着金光好灿烂呀!就象此刻我心情,水族日子多美好,很快就能得到宝,得到宝来我为王,胶龙得给我洗脚,虽说这脚皮厚又粗,洗不干净可不中,啊!可不中……“

  乌龟得知哮天犬以成为百兽的国师,手中有一宝物的时候,乐的他不看着参将和八哥叫骂着,边哼着欢畅而又愉快的小调。

  当听到八哥突然骂他乌龟王八蛋的时候,一下子将他激怒了,一个完美诙谐的心情,让八哥给气的心情变得一下子坏起来。

  他将头探入水中,猛的吸了一口水,想将这八哥射落下来,以解心头之恨,不曾想八哥很精明竟然被他躲了过去。

  这么一来,八哥同时遭到了乌龟和参将的追杀,八哥看情况不太妙,扭头飞快的朝前方飞去,想尽快的避开参国和乌龟的猎杀。

  得意离开的八哥,愉快极了,乌龟被他骂了,参将被他骂了,他离开的时候,参将那绝望而又愤怒的脸色,让他说不出有多开心了。

  八哥匆忙忙的在水面上绕了一个大圈子,调头返回鸟国,欢喜的将鸟族中,几个要好的朋友刀刀雀,水鸭,乌鸦等叫来。

  众鸟族们按照八哥的邀请,一个个纷纷的赶到他住的地方,众鸟族成员不知道,八哥那么神密的将他们叫来是何意。

  一个个忙碌了一整天,都很疲乏了,刀刀雀都瞪着眼睛朝八哥嚷道:

  “眼看入夜不睡觉,喊来众位有是何事,大家平日都很忙,给树治病不着闲,时间很紧想休息,长话短说要尽快,事不稀奇别交待,免误大家把觉睡。”

  水鸭也用力的伸着懒腰,一付困倦的样子,用力的展动了一下翅膀,有一搭无一状的,朝着大家扫视了一眼,也懒洋洋的说道:

  “众人忙碌不着闲,刀雀无假来直言,素来大家很要好,前来给面快点讲,再要仰头朝天看,众人心急得离开。”

  八哥看大家到这里来,一个个不耐烦的样子,而自己不过是心里高兴,想显摆一下子,而仅凭着八哥家中族人,他觉得是无法战胜这么多强敌的。

  特别傲慢的八哥,看众人吵吵闹闹的,他将高昂的头微微的低下来,朝着吵闹的众朋友不屑的扫视了一眼,然后沉稳而又很霸气的说道:

  “哥我心性很平淡,做事低调都知道,招来众位有件事,齐心协力来办到,各位既然急着走,此事不说那也罢,等我将宝寻回来,谁都别往身边靠,那时本人很近视,看谁怕都看不到。”

  八哥说完,仰着头站在那里,轻轻的晃了晃头,眼珠子转悠着,看众同伴听了这句话之后,有什么反应。

  刀刀雀,水鸭,乌鸦等众天使们,一听这话都不解的相互观望着,大眼瞪着小眼,不知道八哥所言是真是假,本来都做出了一付准备离开的样子来。

  将翅膀抖开,随后一个个又张着翅膀,歪着头对望眼之后,齐刷的朝着八哥望去,见他仰脸嚎天的站在那里,谁都不看。

  众鸟们见他那傲了巴叽的样子,觉得看在宝物的份上,他们应该有含养,一该有歉让性,不能和八哥一般计较,那样咋显出宽扩的胸怀呢?

  一个个这么想着,只好将伸开的翅膀用力的张着,一付在伸懒腰的样子,并斜着眼睛朝着八哥看着。

  那意思是告诉八哥,他们这动作不过是最近太疲乏了,伸伸懒腰,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八哥有必要不需要想那么多。

  刀刀雀伸着懒腰,见八哥根本就不去理睬他,只好晃动了一下身子,极不情愿的收回张开的翅膀,然后一付很灿烂的,美丽的笑着,刀刀雀说道:

  “八哥本事都知道,场面人物很霸道,单凭仰头朝向天,就知比鹰强百套,此处何宝烦你心,招引众神齐欢聚,刀雀本事非寻常,抢宝激战我怕谁,此事要是对我言,挥刀冲杀我在前。”

  看刀刀雀向八哥表示自己的勇敢,站在旁边的乌鸦,不满意的斜了他一眼,也含着笑,仰着头呵呵的笑起来,边笑边愉快道:

  “此刻天使来不少,借此说说我的好,昨天出门很烦恼,撵的老鹰四处跑,多亏喜鹊来求情,放他归林站砬头,八哥真要知宝物,我要出头全摆平。”

  水鸭站在那里看大家都在积极的向八哥,表示自己的勇敢,盼望着能让大家参于到抢宝的队伍中去,他马上将脖子使劲的伸了伸,仰头大笑着说道:

  “本鸭强大少对手,曾和胶龙交过手,虽说没有占上风,基本也就是平手,前段时间太冒险,无事岸上闲游走,突然和熊来相遇,说我走路不正规,拐的拐的不如狗,心中愤怒火气升,当场激战就交手,对方一拳击我头,本鸭急闪一歪脖,凌空移身上一步,一个大背扔地头,当时火气有些大,不然咋能这可怕,平日都知我性格,温顺友好爱点头,而要发火太可怕,虎王夸我有派头。”

  八哥站在那里朝着众天使们,纷纷向他表示各自的优点,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心里不由的偷偷的笑起来,感觉这宝的威力真是太大了。

  一个个看自己朝空中伸着脖子,就不太舒服了,就想离开了,一听说有宝物,马上改变了情况,不由的站在那里满意的含着笑,朝天空道:

  “各位天使本事高,八哥那能不知道,个个勇猛无对手,常打狗熊嗷嗷叫,和我相比虽说差,也别自卑别害怕,日后用心常锻炼,进步肯定会很快,今天探宝身子累,身乏体虚以没劲,即将漱口来刷牙,好好休息把睡觉,众位急着知宝物,焦急心情能看到,众位很忙不着急,明天抽空来报道。”

  众鸟们站在那里一听,个个相互眨着眼睛看着,一脸不解的表情,他们实在搞不清楚,八哥这是啥意思呀,把大家叫来,又啥都不说。

  相互看完之后,又扭头朝着八哥望去,见他仰着头看着天,背着翅膀一付忧国忧民的样子来,水鸭着急的向他身边靠了靠,急道:

  “哥的心头好象愁,难道宝物很难得,此事何需太操心,水鸭前往解百忧,与敌交战少对手,三拳两脚全打走,前段时间见狗熊,苦苦求饶才放行,心中要烦讲出来,我来替哥解心烦。”

  八哥背着膀子,仰头望着天空,装着啥都没有听到的样子,刀刀雀着急了,也向他快速的靠近一步,然后用力的使劲一咬舌头,悄悄的向八哥说道:

  “水鸭嘴笨话难听,何必跟他惹气生,论起打仗我怕谁,嘴快如刀爱谁谁,如此勇猛谁不怕,连我都服太强大,刚刚抹只野猪头,你看嘴上血还流。”

  乌鸦在旁边探着头,朝小小刀刀雀嘴上看了一眼,气的眼珠子瞪的圆圆的,真恨不得冲上前去,狠狠的揍刀刀雀一顿。

  感觉这家伙也太损了点了,把自己舌头咬出血来就证明自己很强大,这也太容易了,这么想着,他猛的一扭头,把自己的肩头啄出血来,靠向八哥道:

  “哥呀你是聪明人,谁说啥话能搞清,有些话儿勿太信,水份太多让人愁,论起激战没败过,想想此事头还痛,你看本鸟这肩头,快速前飞撞山头,肩头被撞血直流,山头撞平头还痛,山神追来把我骂,说我简直不象话,身子飞的那么快,山头咋能看的见,山头如此都撞平,山神还有啥奔头,我的脾气你知道,轻视一撇扭头走,就装啥都没听到,要跟老头一般见,谁还说我是好汉,看你仰头朝天看,知道宝物很难盗,有事跟起请直说,那有本鸟本不到。”

  八哥站在那里,仰着头看着头,一个劲的眨着眼睛,他真想嗷的一下子冲到天空上去,找一个大点的星星撞死了事。

  这几个混蛋一个比一个能吹,别人不知道,他八哥当然特别清楚,气的只好将仰着头的,改换了一下姿势,歪歪着朝众鸟看了看,出着长气道:

  “几位本事不必说,个个身手都很强,攻击野兽都在行,想要啄那咱来定,打不服气都不算,问题咱们遇强敌,动起手来怕不敌,所以仰头苦思索,用脑寻计来夺宝,单凭一股蛮子力,智商低下不可取。”

  水鸭一听原来是盗宝需要智商,他猛的朝着八哥身边,靠近一步欢喜道:

  “出谋划策你问我,智商很高计策多,鸟族曾和野狼战,十面埋伏我定计,森林东北搞狼围,为此差点就绝种,这种智商高不高,逼我说出不太好。”

  乌鸦一听,瞪了水鸭一眼,感觉水鸭咋变的越来越不歉虚了呢,别说从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即便有,说出来有意思吗?

  他想到这里,飞快的朝着八哥身边,再靠近一步忍不住呵呵的笑着说道:

  “水鸭兄弟很歉虚,骄傲事情咱不说,东岳大帝曾请客,密秘把贴送给我,因为时间太紧迫,抖着翅膀奔天宫,尽管此事脸有光,本鸟歉虚从不说,此刻因为比智商,逼我只好唠实磕,东岳大帝太仗义,摆出千年火龙果,只因高兴酒喝高,飞快偷走两仙果,目前寿命与天齐,你说智商奇不奇。”

  乌鸦说完这话,将头仰前来,斜着眼睛看着水鸭一付瞧不起的样子,背着膀子歪着头,那意思,就目前来看鸟族之中。

  他的智上基本上是排第一了,凭着智商要是盗宝动脑之类的问题,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所以八哥不需要有何顾忌的,不需要愁,尽管说出来好了。

  面对如此强势的对手,喜鹊站在那里,巴叽着嘴朝他们两个看着,他实在无法控制了,也飞到八哥面前,笑眯眯的悄声说道:

  “几位本事确实行,论起计谋我最高,每次肚子有些饿,就站门前来欢唱,大家一听我声音,纷纷恭喜送吃喝,这种本事不显摆,就愿低调混鸟间,面对盗宝是大事,再不表露怕误事,众人请听我计策,定盗宝物到手间。”

  刚才众人纷纷向八哥表达勇猛,即能力劈泰山,也能脚踢长白山,如此的神勇基本无人能比,当八哥提到用计动脑夺宝时。

  猛然间众位马上由勇猛型,转化为智慧型神鸟,个个争先恐后的,向他表示自己的能力,气的八哥仰着头,看着天转动眼珠子是一言不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