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三章 参兵探查动物国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10 2020-11-04 05:46:12

  参将追撵至宽扩的河面前,看无法擒到八哥,心中特别着急,劝八哥留下来可到岸前一叙,加深友情,共商盗宝大计。

  八哥知道参将担心将宝泄出去,诱惑自己到他们那里之后,擒住困与参国,那里会上当受骗,在水面上大骂一通之后,调头逃离。

  水下的乌龟探着头睬着眼睛朝着参将看着,乐的嘴都闭不上了,自己今天闲游意外得到了宝物的消息,乐的缩着头准备离开。

  参将一见八哥逃离,只好强压着怒火朝着乌龟大笑着,连连的摆着手嚷道:

  “龟神留步请慢行,有句话而要说清,宝物虽知难入手,水族如何岸上走,听劝安心来休息,最好别趟这混水,参将好心来相劝,好好想想别捣乱,他日盗得宝物归,好处可以来瓜分,想要何物你说话,参将决对没二话。”

  乌龟正要离开,听到参将嚷着让他留下来,好好跟他谈谈,当听说盗宝这件事情,水族最好别参于进来,气的乌龟腾的一下子。

  将他那头探出水面,瞪着眼睛朝着参将,不客气的扯着脖子骂道:

  “参将跟我玩这套,你当本龟智商差,水族本事很强大,水路空中全不怕,此刻只因没准备,让你叫嚷很霸气,要是水族兵马出,定杀参兵急逃奔,听话赶紧快离开,小心被我给打扁。”

  参将常年在山林中生活,自然不知道乌龟到了陆地之上,将采用什么方法进行冲杀,根本就瞧不起他,嘲笑的晃着头瞪着眼睛嚷道:

  “老龟给鼻往脸攀,想和参兵来过招,你以把我惹烦恼,肯定不会让你跑,我扔巨网甩过去,看你如何想逃跑,取你乌血来下酒,滋阴壮阳辈辈强。”

  参将看八哥逃掉心头火起,看乌龟也来搅这混水,心中不由火起,转身抓过参兵准备好的大网,朝着水中乌龟抛了过去。

  乌龟看到参将和自己动真格的了,嗖的一下子从水面上冲出来,朝着水深处奔去,这回参将是大开眼界,这乌龟逃跑原来是用龟壳滚动而行。

  那速度非同一般,好象一个轮子飞快的转动着,在水面上急速前行着,把参将的眼睛都看花了,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转动着眼珠子暗叹着:

  龟孙果然非一般,竟然有此招比我高,一直以为此物慢,真要急眼非寻常,就凭这招到陆地,盗走宝物定没事,看来又多一强敌,想法将他给提退。

  这么想着,参将急忙扭头一边往手中收网,一边瞪着眼睛朝参兵喊道:

  “众位快点来射箭,乌龟犊子想逃窜,密秘看来守不住,盗宝路上要混乱。”

  众参兵们听到命令,纷纷朝着乌龟射去,那乌龟先避开参将抛力的大网,随后一探头,又钻入水中快速的避开射来的弓箭。

  看岸上一阵喧哗停下来之后,他探出头来,朝着参将愉快的高声叫嚷道:

  “参将犊子你听好,挑战水族你没好,如有胆量岸上等,我喊水兵即刻到,杀你落花和流水,定让参兵喂虾米。”

  乌龟喊完之后,嗖的一下子钻入水中不见了,参将站在岸上气的,瞪着眼睛跺着脚,没好气的对身边的参兵嚷道:

  “乌孙逃的真挺快,算是保住一条命,暂时不需来理会,返回营中想主意,水族既然不听话,定领兵马和他战,要不平了水族贼,谁知参兵有多帅。”

  他一边嚷着,一边扭头率着兵马飞快的返回营中休息,当兵马一安顿就来,他坐在那里仰着头,朝着蓬上方看着,眨着眼睛想:

  虎部将领说的好,天犬手中有个宝,只因此中一句话,得罪水族要挑战,鸟类此刻也为仇,定寻兵马来偷袭,此招真是太绝妙,虎将如何来想到,如果没有那宝物,本将岂不白忙乎,真要那样可亏大,老虎本事也太大,从此百兽特安宁,参兵确要两面战,国王知道此中事,定会瞪眼把我骂。

  他这么想着,为了证明虎部将领所说的哮天犬手中,确有其宝,他扭头朝着护卫高声而又特别有气的大声嚷道:

  “探马速滚营中来,重要任务要下来,速速赶往动物国,查探宝物实不实,时间不限要准确,别中敌计把咱灭。”

  探马参兵听到命令,三两步就冲了进来,当参将把命令一传下来,探马不敢耽说时间,扭头飞快的朝外边跑去。

  他一边跑着一边琢磨起来,这百兽也真有能人,从那里一下子搞到了,这么神奇不宝贝,也不知道此物真假,得需要好好的查寻一下。

  参兵探马这么想着,飞快的朝着森林深处急速的赶去,为了不让百兽们发现的他踪迹,他将自己用心的装扮了一下。

  在装扮之前,他站在那里用心的想了想,感觉就目前自己的形象,装老虎是不太象了,那有他这么小的,瘦的跟皮包骨似的老虎呢?

  随后他又想扮成豹,感觉自己扮成狼豹还是不太象,他的模样扮成猎豹之后,怎么看都有点象狗,一点豹子的威风都没有。

  最后他用心的将自己扮成了树鼠,这回他觉得自己真的钻到松鼠的族人里,根本就没有谁能辨别出来,他是真是假了。

  扮完之后,参兵感觉自己真是太聪明了,站在那里反复的观赏了一下之后,愉快的朝着森林之中,迈着悠闲的步子赶去。

  他所走的方向很明确,就是直奔动物王国的宫殿,他慢悠悠,乐颠颠的走着,在路上,正好看见一猪部落动物们,正悠闲的吃着草呢。

  目前他们是森林高等兽族,旁边有一只虎两只豹,及三只狼在给他们看见护院呢,几个野猪崽们,在那里欢快的闹着。

  松鼠晃悠悠的,慢腾腾的朝着他们迎过去,一付很友欢的朝着,其中的一只懒洋洋的,半睁半闭的蹲那里的狼点着头,就开心而又愉快的说道:

  “先生是否很忙碌,天热我打此处过,要是有碗热热水,喝到嘴里多过瘾,有点打扰添麻烦,端来一碗真是美。”

  狼先生眨着眼睛,朝着参兵看了看,用力的伸了一下懒腰,随后又蹲下来,扭头朝着戏闹的几只野猪仔们看了看,轻声的晃着头道:

  “咱是说了也不算,天热口渴头冒汗,我还想讨水来喝,那敢私自到处窜。”

  松鼠一付不解的样子,眨着眼睛朝着野狼先生,上上下下,用心的打量了一番,忍不住呵呵的大笑起来,边笑着边不相信的说道:

  “先生此言太好笑,森林之中也有号,随便到那凭心情,咋还说出不番话,森林秩序真是好,狼猪虎豹相戏闹,如此美好有何怕,把我搞的吓一跳。”

  狼先生一听,脸色突变,一付担心害怕的样子,扭头朝着四处张望了一下,看没有谁注意到他,这才转过头来,悄声的对松鼠道:

  “最近情况突然变,动物王国很古怪,虎豹不知何缘故,威风全失脾气变,猪马牛羊脾气暴,竟派我等来护院。”

  扮成松鼠的参兵一听,眨着眼睛朝这位狼先生看了看,知道他看样子低位不是很高,不过是森林中普通的一员,所以还不知道王宫所发生的变化。

  参兵探马点了点头,一付很可怜的样子,巴叽着嘴朝前边望了望轻声道:

  “即是这样不打扰,往前急行再寻找,实在不行喝山泉,清凉解渴有情怀,等我赶往王宫去,用心探查咋回事,返回坐下再交流,也许搞懂其中意。”

  松鼠一边说着晃悠悠的朝前边,迈步急促赶路,他知道,既然此处不清楚动物王国的事情,那就赶到王宫去探听一下好了。

  参兵松鼠一路上蹦蹦哒哒的,朝着森林深处急步赶路,他一路特别辛苦的朝前边赶路,一连过了好几个动物群居之所。

  看到的情况都是这样,他暗自叹息着,感觉玉兔和哮天犬还是特别懂得保密的,他们手中有如意,动物王国的臣民们,根本一点都不知道。

  这么说来,知道这件事情的,基本上也就王宫中,近于大王身边的那几个重要的将领了,即是这样,那就到王宫中探查一番好了。

  松鼠一边想着,一边脚下加劲急速的朝着边赶路,连续多日的急行,参兵松鼠总算是赶到了动物王国的宫殿前。

  他从王国的大街前穿行而过,没敢私自造防王宫,而是寻了一个地方暂时性的先住了下来,多日来的赶路,他觉得有这个必要。

  等他住下来,休息好了,感觉身体比任何时候,都特别轻松了,这才缓缓的朝着王宫门前赶去,他所到之处,基本上都避开牛马骡羊。

  因为他们的鼻子特别敏感,虽说自己扮的很神密,可身上那些异味,总还是无淡清除掉的,他担心自己被这上动物们发现身份。

  真要是那样的话,那他可就真的危险了,这些动物们,看到如此神密的参草,还不一张嘴,毫不客气的,将他吞到肚子里去。

  即便他有准备,而在动物王国里,谁都知道,目前和参国搞的极度紧张,四处张网抓捕,自己也休想从这里完整的脱身。

  为此他的行踪特别小心,当天亮赶往王宫前的时候,好在在王宫前蹲守着的,都是虎、豹、狼,几位有身份的各部将领们。

  他们瞪着眼睛,目中无神的朝着四处张望着,舌头一个劲的在嘴上舔子,也不知道他们此刻在巴望着什么,一点威风霸气全部消失。

  此刻参兵松鼠对虎豹狼们,一点都不害怕,因为他们以前以食肉为主,对于他的特别情况,借他们几个一个鼻子,都无法知道他的身份。

  他晃悠悠的,来到虎将军面前,蹲在那里一付可怜的样子,看着他们带着哀求的口气,装着啥都不知道的样子,轻声而又无力的说道:

  “将军能否赏口水,天热赶路嗓冒火,要是讨得水来喝,感激大王千千岁。”

  虎将军一听这话,忙将手伸前爪子伸出去,猛的将松鼠的嘴给挡住,脸都不是颜色了,转动着眼珠子,担惊受怕的朝他小声道:

  “混蛋不要乱说话,谁家大王蹲门下,要被大王给听见,肯定降罪来责怪,不就是想喝点水,前边树前水很旺,要无他事快点走,小心护卫挥刀砍。”

  参兵松鼠看到虎将军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暗自开心的笑着,站在那里也装着很害怕的样子,带着疑惑不解的样子急问道:

  “虎王威风谁不知,坐在王宫很神威,突然咋变胆这小,定是妖魔来现身,此事要能相信我,我有法术降妖魔,快点谈谈心里话,没准我会来帮助。”

  虎、豹、狼将们,一听这话,透个巨大石门,朝着王宫深处望了望,看没有什么危险了,狼将军这才装着胆子小声的对松鼠说道:

  “知你本事非一般,能在树上急空翻,下地能和地通气,攀上树梢知天恩,即想知道王宫事,不妨悄悄对你讲,动物王国天以变,玉兔以坐咱天下,国师乃是哮天犬,手握如意很可怕,点到头上即变化,兔子都能震天下,此等神密难猜测,不想惹祸快退下,要是点到你头上,没准阎王来索命。”

  狼将军将这话说完,斜着眼睛朝参兵脸上看去,想看看他听了这话之后,有什么变化,参兵听完,站在那里忍不住呵呵的小声笑起来,边笑边道:

  “几位将军不需怕,我奉参将来探查,想知宫中位置图,天犬休息在何位,他日将军派将来,配合几位盗宝出,到时众位再抖威,还怕天犬有神威。”

  几位动物王国的猛将,一听这话,都忍不住同时朝着松鼠看去,眨着眼睛有些不太相信他所说的话,一个个晃头晃头的苦笑着。

  而内心里一个劲的长吁短叹着,这次可算是要完蛋了,看样子眼前的松鼠是大王的密探,就想探知众位的心里想法呢。

  目前狼将军毫不客气的,将他的内心想法巴巴的暴露出来,这要是被大王知道了,几个那不都将成为阶下囚了吗?

  虎将军想到这里,头上的汗都猛的流了出来,他站在那里,眨着眼睛朝着眼前松鼠不太相信的看着,手中紧握着兵器,随时准备将他除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