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四章 参兵探马去接头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005 2020-11-05 05:47:16

  参将派手下探马,赶往动物王国探寻宝物的情况,他藏了一个心眼,担心虎将军所言不实,把自己诳去之后,将他抓住。

  便派探马赶往动物王国的宫殿去,探明虚实,以便寻找一个盗宝的好方法,参兵探马反复的考虑了一下,将自己扮成松鼠。

  一路穿越在动物王国之中,顺利的抵达王宫,他不敢太放肆,低调的寻找机会察访一下,看看王宫之中,到底有何变化,好回去汇报。

  当参兵松鼠赶到王宫门前,看到虎狼蹲守在王宫的一侧,豹将领蹲守在王宫门上方,无精打采的朝着四处张望着,以其威。

  乐的参兵感觉看来,虎王所言绝不虚假,玉兔大王以把虎王降为守宫门的将军了,乐的迎上前去,和他们攀谈起来。

  狼将军看样子心中委屈,在那里把内心的想法,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虎王心生畏惧之心,担心松鼠把这些事情,为了贪报于玉兔大王。

  玉兔大王知道这些事情,肯定收拾他们几个,虎王在旁边朝着松鼠紧紧的盯着,看他有什么变化,并有困住他的想法。

  参兵探马看虎狼将军和豹进军,一付可怜巴巴的样子,再看虎将军,眨着眼睛一个劲的朝他脸上扫视着,目光之中虽无神,可带着一股敌意来。

  他知道虎王对自己可能存有戒备之心,手中紧握着的兵器,看样子用力过猛,还微微的抖动着,参将一见,忙含着笑,把自己的底细说了出来。

  告诉几位将军,他是参国的参兵,奉将军之命前来探宝,他这么一说,虎王自然不相信,再次瞪着眼睛用心的打量着松鼠道:

  “松鼠朋友挺好玩,联合我们盗宝玩,王宫把守特森严,要想活命快滚蛋,你当我们不存在,大大乎乎敢胡言,再敢乱言擒住你,扔入牢中到老死。”

  虎将一动怒,狼将军突然有所领悟,感觉刚才自己太冒失了,眼前这位鼠民,要是玉兔前来探知他们心中底细的话,大家怕是不太好过。

  急的狼将军飞快的将手中兵器,猛的朝前一探,压在了松鼠的脖子上急道:

  “犊子跟我玩圈套,刚才之言好汇报,你以落入我们手,不说实话头砍下,赶紧交待来何意,大王让你来套话,此刻休想再逃走,命以掌在我手下。”

  参兵一见,几位突然之间,都瞪起眼睛,手中兵器压在头上,大有一发怒就能将兵器猛的将他挑死在王宫门前。

  惊的参兵一着急有些慌了起来,连连的摆着手,看着他们几个急道:

  “几位将军休要怒,手中兵器要挺住,此刻一抖一打滑,极度危险不好玩,我是参国一探马,化妆松鼠来探宝,探看情况是否真,回国汇报大将军,此事决对没有假,不妨移步还原型。”

  三位将领一听这话,瞪着眼睛相互对望了一眼,用心的朝着松鼠身上看着,狼将军往前迈了一步,对虎将军小声说道:

  “此贼所言不象假,如是参兵那太好,此处往来人太杂,要被发现有危险,不如移步到暗处,查明身份再发怒,如果确实是探子,兵器齐刷就下去。”

  豹子看他们站在那里,聊的热火朝天的,也凑过来,瞪着眼睛一会看看松鼠一会看看虎将,转动着眼珠子给虎将出主意道:

  “狼将所言有道理,不能冲动挥兵器,错杀参兵可不好,谁帮咱们来宝盗,私下查明其身份,真是探子再想招。”

  虎将看他们两个都替松鼠求情,参兵也担心虎将手一滑,这兵器滑到自己的肚子里,此刻他正在愤怒之时,将恨玉兔的怒火都发泄到自己身上。

  那小命真就保不住了,瞪着眼睛紧张的看着几位将军,见他也怕此处人员众多,大吵大闹极不安全,就悄悄的对虎将说道:

  “将军力量特别大,请将兵器把握住,暂时不要太激动,请到旁边避风处,想看庐山真面目,简单容易别露陷,真相如果一展现,方知参兵有多帅,松鼠是个丑八怪,免强将他来装扮。”

  几位动物王国的猛将们,听到松鼠这么一说,都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虎将便将压在对方脖子上的兵器,缓缓的移到了对方的腰眼上。

  他们都很清楚,此处乃是动物王国的最热闹的地方,他们在这里挥着兵器,很显然是不明智的,虎将轻轻的抖了一下兵器。

  轻轻的点了松鼠的一下,知道这家伙身子小巧灵活,真要嗖的一下子窜的起来逃到树上,是很难再将他抓住,所以兵器逼的很近。

  而虎将心中不服气,见这位也太能吹了,心中不免有生气的,悄声道:

  “本虎往前这一站,还有敢说自己帅,是想气我手发抖,然后兵器往前走,费话不需说太多,慢点移步悄悄走,那里僻静杂人少,比比谁帅好不好。”

  松鼠一听这话,眨着眼睛即刻老实多了,这放着寒光的兵器,顶在自己身上,他就感觉自己浑身冷嗖嗖得不得劲。

  只好听话的往僻静处,悄悄的移动着步子,边走边求着几位将军道:

  “虎将千万别太恼,舌头打滑没说好,论起帅气都知道,虎将第一无第二,我和松鼠在相比,那敢和你比高低。”

  他这么一说,虎将一下子欢喜起来,猛的将头仰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小子诚实不撒谎,知道自己啥模样,本虎漂亮人皆知,你眼太毒看的准,那就慢步往前走,动作缓慢手不抖。”

  旁边的狼将军听这话,心里有些不太爽快,使劲的伸着脖子,瞪着眼睛朝着缓步而行的松叟望了望,喷着怒气小声道:

  “本狼不想再说话,因为漂亮人人怕,目前你要看明白,我的帅气很超前,要和虎将来相比,我说第二谁第一。”

  豹子把脖子用力的晃了晃,将脖子扬的高高的,悠美的迈了两步,然后停下来,也瞪着眼睛看着松鼠,特别不满意的说道:

  “小子看来不知道,森林选美我报到,上万精英全到场,齐夸本豹太霸道,简单闪亮一登场,场下哇哇拼命叫,惊呼太帅把人吓,求我出门戴口罩,三位将领即比帅,我不说话让你看,目前小手总发抖,手中兵器往前走。”

  松鼠一看这回可把他难住了,就因为自己一句话,惹的他们都在自己面前,争讲着,想让他给排一下,到底谁最帅气。

  这显然不能乱说话,目前三个边走边将兵器,不是压在脖子上,就顶在后背和腰眼上,让谁不高兴,怕都没有自己的好处。

  瞬间里把参兵扮成的松鼠给难住了,他瞪着眼睛朝他们三个脸上扫来扫去的,突然之间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比划了一下嗓子打起手势来。

  三位将领有所不解的皱着眉头朝他瞪眼睛看着,看他们都不解的样子,参兵忙缓缓的蹲下来,在地上用心的写道:

  “刚才着急把火上,突然难以来说话,只求三位帅将领,别在提起这事情,目前盗宝很重要,和帅根本扯不上,尽快验明我身份,相告宝物在何处。”

  三位将领用心的探着头,朝他写在地上的几个字扫了一眼,很不满意的巴叽了一下嘴巴子,松鼠一看他这么做,三位将领拿自己没有办法。

  乐的感觉自己太聪明了,欢喜的朝他们点了点头,快速的将字迹擦掉,然后仰起头来,欢喜的朝着前边僻静处赶去。

  他们赶到一僻静处,三位将领担心松鼠逃掉,分别站在三个不同的位置,将兵器逼在松鼠的三个方位,朝他看着,虎将生气的说道:

  “此处僻静来现身,看你是否是参兵,要是把我来欺骗,手滑兵器定向前,你要逃走万不能,密秘被泄活不成。”

  参兵刚才被他们逼的不敢乱说话,只好蹲下来仰着头朝他们看了看,很小心的在地上认认真真的写道:

  “让我现身并不难,谁攀树上细观察,我的踪迹被发现,三位怕要受牵连,一个守此把我看,两个四处用心观,关键时刻别出错,三位帅将快点做。”

  虎将军一看,不由的瞪起眼睛朝着松鼠细看起来,感觉有必要搞的那么紧张吗?细心一想,觉得他的提议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他们正犹豫的样子,松鼠很神密而又特别认真的,扫视着他们小声道:

  “事情机密得防备,真要败露太难办,不仅盗宝事难成,小命也难保得住,豹将快点攀树看,上下路旁得细察,参将就因太大意,八哥盗听如意宝,此事因此并没完,追撵八哥逃水面,犊子欢喜大声嚷,神龟洗澡被听见,参将为了多提防,派我前来探端祥。”

  虎将站在那里点头,因为这件事情,当初他也在场,之后他们返回,参将追撵而去,最后结果再不清楚了。

  既然这参将如此小心,对参兵及众将军都有好处,虎将只好点了点头,担心松鼠有什么诡计,朝着豹将温和的点了点头。

  豹将会意,他朝松鼠瞪着眼睛看了一眼,缓缓的扭过头去,很多意的说道:

  “侦察敌情我内行,鼻子灵敏有特长,迎风能味千里外,顺风多远难判断,双眼炯炯很有神,远望能见东岳帝,近观能见蝼蚁忙,方圆百里有活物,眯眼一扫全掌握,上下一趟几秒钟,绝对不会有失误。”

  豹将军嘴里嚷着的功夫,身子以嗖的一下子跃到了树上,只几他的四爪一抓到树杆,一道影子闪过之后,也没见他采用什么手段。

  豹将军以站在树的上方,探着头弓着腰细心的朝着四处察探起来,他在树梢上转短暂的停留了一会之后,又一调定,稳稳的落在众人面前。

  如此神速惊的参兵也连连的朝着肚子里吸着冷气,暗叹着百兽之中确有能士,此等神勇又速度,咋就败给了参兵了呢?

  看样子,他们在玉兔的率领下,赶往前线和参兵交战,是装出来的,被参将困住,也是装出来的,三位将军是有意被参将困住。

  并借着这个机会,将他们内心的密秘透露出来,让大家参国,及更多国家知道这件事情,然后纷纷前来盗宝,宝物真被盗走的话。

  这些虎将,豹将,及狼将军们,就能摆脱玉兔和天狗的束缚,象虎将军便可再次走到动物王国的,大王的位置上来。

  豹将军参看完之后,一落到他们面前,就含着笑,得意的看着眼前的松鼠得意而又愉快的看着他,晃头晃脑开心道:

  “方圆百里以察完,绝对没有啥敌情,赶紧现出你原型,看看你的真面容,要是存有半点假,兵器握手不太牢,手颤打滑往前窜,索你性命没个跑。”

  参兵看着他们,感觉还是快点现身,不然,就这几位森林吃肉不吐骨头的家伙,是不会跟自己客气的了。

  他将前爪子往脸上用力的一抹,然后又将身子用力的朝外边一扒,转眼间一个活脱脱的参兵,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参兵一现原形,感觉到自己伪装的特别巧妙,并几位森林猛将都给骗过去了,当虎,豹,狼将军们,瞪着眼睛确认了一下。

  眼前这位,确实是千真万确的,不可置疑的参兵之后,都满意的看着他参兵,呵呵的笑起来,虎将紧跟着说道:

  “参兵易容真神奇,真就把我眼给迷,既是这样那太好,盼着你们怕盗宝。”

  看着他们那高兴的样子,参兵更加得意起来,为了不引起路过的动物们发现他的情况,他又快速的恢复到松鼠的模样来,看着他们开心道:

  “众位将军要看清,本人确实是参兵,不需有何再怀疑,快点说出如意宝,是在王宫那一处,汇报参将定来盗。”

  虎王看着参兵转眼的功夫,又化妆成松鼠的模样,站在那里呵呵的笑着,围着他瞪着眼睛细心的,反复的看了又看,感觉这家伙真是太有本事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