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五章 豹将狼将比谁强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86 2020-11-06 05:49:15

  参兵按照参将的命令,悄悄踏入动物王国进行密查,一是查探宝物是否属实,二来看看带着宝物的哮天犬,平日里在那里逗留。

  只能明确的知道了,他所住的地方,才能准确的将他的宝物盗出来,只有盗得了宝物,参国才能借此发展壮大起来。

  而参将下这么大功夫,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假如这宝物不巧点在自己的头上,那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他眨着眼睛想着,能否一点而成国王了呢?当一想到,参国国王坐在那高高在上的王椅上,神气威风的样子,他不由的流出口水来。

  参将并没有将动物王国有宝物的事情,向国王汇报,同时他也知道,目前鸟国及水族国,听到这宝物之后,也都积极的准备起来。

  肯定想尽一切办法,将此物盗入手中,这么一来他觉得应该密秘的进行盗宝,左思右想之后,他在第一时间里,密派探马赶往动物王国。

  精明的参兵探马知道,目前参国和动物王国以开战,他一个小小的参兵,仰着头挺着胸赶往动物王国,肯定会遭动物王国的将士们追杀。

  那样的话,怕的是自己还没有赶到,动物王国的王宫,就会被当作奸细给抓起来了,所以他用心的琢磨之下,将自己打扮成松鼠的模样来。

  因为他扮的太像,一路之上特别顺利的赶到王宫前,见到虎将,豹将,狼将,蹲守在王宫门前,用心的看守王宫的大门。

  参兵将自己的身份,悄悄的告诉了三位将军之后,他们还有所怀疑,便将他押到了一个僻静之处,让参兵现出原形,这才让他们相信参兵的身份。

  虎将眨着眼睛,用心的打量着,又扮成松鼠的参兵,乐的用兵器敲打着他的头,开心而又慢声细语的对参兵说道:

  “犊子本事还挺多,一扮起来真太象,既是参将派你来,废话不需再多言,天犬所住王宫里,地图早就备齐全,王宫防守极森严,硬偷硬抢绝不行,抓住定被处极刑,相约定下盗宝日,你们前来不会错。”

  参兵听说动物王国的几位将军,早就准备好了哮天犬所在宫中位置,而且也提醒着他们,想长途而来,想要盗宝成功,就得寻找一个最佳时机。

  而这个最佳时机又是那一天呢,参兵眨着眼睛有所不解起来,虎将军看样子早有所准备,他收起自己兵器,往肩头一搭。

  一付高傲的,轻视的撇了参兵一眼,并转动眼珠子得意的看着他嘲笑着,随后又恭敬的,朝着东方深深的施着礼,认真的对参兵说道:

  “犊子看来真太笨,长个脑袋不如腚,东岳大帝庆生日,应在三月二十八,那个日子谁着闲,天上地下齐庆典,动物王国齐欢聚,遥向东方拜没完,参国水族也同样,共同节日不知道,此刻人间也如此,你个混蛋算老几,竟把此日忘脑后,尖天巴脑想欠揍,敢把大帝生日忘,一刀真想刺你腚。”

  参兵看到虎王将他们盗宝的日子一说,也觉得虎王他们所定日子,果然是一个最佳时机,自己这么精明咋就没有想到呢?

  看到虎王的叫骂,参兵并没有生气,而是欢天喜地的,连向虎王应道:

  “几位将军太英明,一语点醒梦中人,借着王国正欢庆,参兵悄悄潜入宫,乘机盗走如意宝,虎王顺势返王位,玉兔逆天来行道,天犬助纣胡乱闹,定要好好来惩罚,砍头挖心祭神灵。”

  虎王一听,眨着眼睛悄悄的四处观察了一下,然后向参兵身边靠了靠道:

  “小子不要再胡言,拿着地图快离开,老畜乃是天上神,咱那有权夺其魂,只要把宝抢到手,他们吓的定会走,即便和我来相斗,群兽涌起非对手,后事不需你来交,拍拍灰尘快点跑,要遇高手被发现,丢了性命怎么办?”

  参兵飞速的将虎将递个自己的王宫地图,快速的藏到身上,然后含着笑朝着四周用心的观察了一下,狼将站在那里也悄声的说道:

  “事关机密很重要,离开速返参国去,一路小心多提防,暴露身份定完玩,来盗宝时勿朝面,接头频繁定露陷,玉兔天犬看的紧,抓住入牢命定完。”

  参兵看狼将那一付害怕的样子,朝着森严的王宫方向,小心的望了望,瞪着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很自信的朝他们说道:

  “几位将军休要怕,小心忍耐这一段,参国高手一来到,宝物到手咱说算,玉兔本事有多大,天犬咱也不需怕,到时抓住关起来,手握小棍狠揍他。”

  豹将军站在那里看他只顾着高兴,王宫图插在衣服里,还露出一点,站在那里瞪着眼睛指了指,他怀中的那图纸提醒道:

  “别顾开心乱说话,抓住打那是后话,密秘离开要谨慎,避开大路绕山行,要被抓住你咋说,我想听听好交待。”

  参兵站在那里,听豹将军一说,忙低头将露出不点地图角,朝里面塞了塞,然后呵呵的得意笑起来,摇头晃脑十分自信的小声道:

  “来时参将以交待,被抓闭嘴不说话,装聋作傻啥不知,连屁憋着不准放,一口咬定来窜亲,动物兵将能咋样。”

  几位将领高兴的相互对望一眼,特别满意的点了点头,虎将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用手指着前方一山坡小声交道:

  “绕过王宫朝前行,那里住着一道僧,问你亲戚名和姓,就说远房王二叔,没有拦阻那更好,夜行昼伏快点跑,来年三月来相会,盗宝这事别大意,参将兵士要扮好,快速离去快点跑。”

  参兵点头应着,扭头朝着参国迈步而行,边走边对站在那里,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参兵身上的,三位将军,眨着眼睛满意的笑了。

  无论怎么说,这段日子里,从玉兔和哮天犬掌握了本国的命运之后,把他们可害苦了。

  每日忙碌不着闲,夜里巡夜绕宫忙,瞪着眼睛盼天亮,四肢酸痛累够呛,白天蹲守不能离,说是王宫重要地,个个累的以无力,国王开心把话递,说是锻炼众猛将,疲劳训练是好事,上阵挥刀把敌战,疲劳战术咱不怕。

  目前无论怎么说,只要参兵将他们王宫图捎带回去,交给他们的参将,面对万能宝贝的神奇力量,参将面对无论冒多大危险。

  他都将亲领参国高手前来偷宝,如此一来,他们再苦再累,面对前边的光明,面对即将有战胜玉兔及天犬的对手,他们咋能不开心高兴呢。

  如果把宝物盗走,他们虎、豹、狼将们,便可以向往日那样,在众百兽面前,威风八面了,假设盗不走,面对危险,和他们也没有多大关系。

  玉兔和天犬是不可能将盗宝这件事情,怪在他们的头上的,他们负责王宫的安全,而盗贼神不知的钻到王宫,他们又有何办法呢。

  望着参兵愉快离去的身影,他们三位将军,仰着头,眨巴着眼睛,也特别的愉快,站在那里恨不得三月二十八马上就到来。

  狼将军咧着嘴乐呵呵的,愉快的对着虎将扭头看着,突然说道:

  “参兵前来索宫图,好象喜报递到手,心情愉快全身轻,光明日子该放松,兄弟几个整两菜,今晚端杯来庆贺。”

  豹将军听到狼将军之言,也高兴的歪着头朝着虎将军看了看,紧跟着说道:

  “狼将所言有道理,我的心情不由己,端起酒杯来欢庆,高歌一曲多快乐,只要挨到参将到,虎哥威风又展现。”

  虎将扭头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眨着眼睛强制的将愉快心情压在心头,用力的憋着想要放声大笑的开心,眨着眼睛板着脸,一付大王的样子道:

  “两位兄弟要低调,好日目前没来到,别因开心泄了密,虎将板脸不答应,老老实实把宫守,苦巴苦夜盼参将,只要再返宝座上,全国齐庆多热闹。”

  狼将军一听这话,感觉还是虎将想的长远,他们咋就没有想到呢,就是吗?虎王真要坐回动物国王的宝座,到时所有的动物界全都齐庆。

  那是一件多么愉快而又美好的事情呀!还用得着,他们几个人坐在那里,淡白白的,偷偷摸摸的假假古古的庆祝吗?

  这一刻里,狼将军崇拜的朝着,仰着脸朝着空中望着的虎将军看着,不由叹息一声,并轻声的向他小声说道:

  “虎将不愧咱大王,眼光超前思路狂,狼将见识太短浅,事还没成酒杯端。”

  豹将站在旁边看狼将军那一付讨好的样子,如不住呵呵的大笑起来,他这么一笑很显然那声音让狼将军听了,极不顺耳。

  这让狼将军不由火起,扭头朝着豹将军扫视了两眼,特别生气而又愤怒道:

  “豹将笑声太难听,好象本将放屁声,我夸虎将何不对,你站那里出怪声。”

  豹将本事也非同一般,他能瞬间里攀爬巨大的树上去,也能在地面上奔跑,猎捕地面的动物成为口中美食,对于狼将他根本就没有看得起。

  豹将军觉得,作为一方战将,理应强大无比,单打独斗也应抵挡一面,而狼将们的习性,就喜欢群战,这自然让豹将军看不起。

  不说别的,即便在和参兵交战的时候,狼将军都瞪着眼睛朝着身边的几位将领们高声的呐喊着:

  “众位冲杀别单工,咱们向前一齐干,谁要落单不是人,肯定是个王八蛋。”

  就为这句话,豹将军常常嘲笑着狼将军,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怕死鬼,现在听他那话,和那个表情,豹将军那里能看上眼呢?

  听到狼将军的询问,豹将军站在那里,眯着眼睛斜着眼朝狼将军翻愣一下,站在那里又呵呵的大笑起来,边笑着边嘲讽的说道:

  “狼将咋骂不生气,可见豹将有脾气,你们族人好群战,才是一顿王八蛋,我们豹族特勇猛,与敌交手都独走,招法也是特别高,豹子一吼山地摇,单身闯入敌营中,瞬间可索敌将头,不知狼将何本事,夹头夹尾胆量小。”

  狼将军一听,扭头朝着虎将看了一改,看虎将军仰着头朝着前方看着,好象此刻整个动物王国,又一次回到了他的面前,他又是一个地道的大王了。

  对于他们之间的谈话,他丝毫反应都没有,连公道的话,这一刻里都不替自己摆两句,气的狼将军向豹将身前靠了靠,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歪着头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由生气突然一下笑起来,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单打独斗,真就不是豹将军的对手。

  这家伙一攀上树去,他只有站在下方,仰着头朝上方观看的份了,可也不能就这么被豹子贬低自己呀,想到这里,他不痛不痒的说道:

  “豹将勇猛我知道,跟我相比差一道,曾经独斩五头牛,狗熊见我都喊行,前段时间向前跑,一不留神撞树头,这句话儿应明白,速度太快飘在空,虽说攀树你很强,和我想比差的悬,再要和我来作对,请你练好在怒对,真要把我惹出火,身子跃起撞死你,国王要是来断案,顶多骂我跑的快。”

  豹将军爬在地上,懒洋洋的在那里转了一个滚,然后又站起来,用力的伸了伸懒腰,有一搭无一状的对狼将军道:

  “既然把话扔到这,那就不需再客气,论起速度你老几,我要奔跑吓死你,昨日起来在晨练,速度可能有些快,一只贼鸟来偷看,当时太快风迷眼,贼鸟被我撞残废,身落地面怒声嚷,龙飞空中都看见,豹子损贼你太坏,速度好象一阵风,被撞之后啥没见。”

  狼将军站在那里眨着眼睛,气的肚子一鼓一鼓的,用力的咬了咬牙,感觉豹将军看样子,非要跟自己比谁厉害了,他瞪着眼睛怒道:

  “这种速度算个屁,本将有点太鄙视,论起速度你老几,我要说出你得死,前天无事遇风神,非要交流比速度,目标定在五百米,突然一声命令下,他刚起步我以到,当时风神特服气,即刻跪地要学艺,不服咱两来较量,让你输后流鼻涕。”

  看着他们两个争争讲讲的表情,好象转眼间两个将军,当着虎将军的面,有打起来的意思,虎将军气的瞪着眼睛厉声道:

  “两位将军要稳重,国王听到会打腚,目前好象没翻身,你俩争着有屁用,本事既然那么高,咋不夺宝国王当,要学向我懂低调,老是争吵象啥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