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六章 乌龟寻伴遇好友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093 2020-11-07 05:50:40

  参兵扮上松鼠前往动物王国和虎、豹、狼将军接头,探询手中握宝物的哮天犬,在王宫何处休息,哮天犬和玉兔手中是否真的有宝物。

  目的就是好好的观察一下,担心虎将所言有假,把他们参兵引诱到动物王国之中,好来一个一网打尽,那样参国彻底完蛋了。

  精明的参兵一路之上,特别小心的避开食草动物,匆匆忙忙的翻山越岭的,好算是赶到了动物王国的宫殿门前,和虎将他们接头。

  经过再三验明参兵身份之后,虎将军才将自己密秘,画出来的宫殿构图,送给参兵放在怀里藏好,并再三叮嘱返回参国之后,此事定要保密。

  同时将盗宝的日子,定在东岳大帝生日庆典那天,借着玉兔和哮天犬和众百兽们欢庆的时候,他们好潜入王宫之中,将宝物盗走。

  参兵乐颠颠的离开王宫前,不敢走大路,朝着山野僻静之处奔去,躲开动物王国各路哨卡,一路朝着参国地盘赶去。

  对于天犬的宝物是否是真的,如何盗取,乌龟心里也在划着一个问号,而他看到八哥和参将们打的死去活来的样子,他断定天犬手中定有宝物。

  至于这宝物是何东西,有何威力,他不敢断定,而能断定的是,这宝物极关重要,否则的话,参将也没有必要和鸟国为敌。

  追撵着跑到水面上,叫骂争打,也没有必要和水族一个很有地位,又特别有威严的龟相叫板喊骂,很显然是不太明智的。

  参将能在突然之间,和我老龟翻脸,同时藏有杀心,非要将本龟置于死地,从种种情况来看,这宝物是极为重要的,担心水族参于到此事中来。

  老龟一钻入水底,身子晃悠悠的在水中飘浮着,看似一付悠闲的样子,而眼睛一个劲的眨着,琢磨着这宝物是什么东西,有何异能。

  竟把参将逗的好象疯狂了一般,公然挑起和水族及鸟族的战争,既然是这样,那应该如何才能探知宝物,然后想法子盗入手中呢?

  他在水中身子随着水的波动,晃悠悠的眨着眼睛,随意的飘游着,脑子里以被宝物深深的陷入其中,沉思着自己将采用何方,能得到宝物。

  凭着自己的能力,怕是很难对付参兵,同样也很难应付鸟族,得需要寻几个同伴联手盗得宝物,只要宝物一到手,自己不也抖起来了吗?

  别看乌龟在水中飘浮着,游动着,眼睛瞪的挺大的,因为思考问题太过于集中,瞎嘎精看到今天阳光不错,也乐颠颠的在水中飘悠着。

  远远的,看到乌龟在水中飘游,不由的欢喜起来,他朝着乌龟游了过去,见他瞪着眼睛,自己眼看就到对方面前了,还一点反应没有呢。

  这让瞎嘎精心头不由的有些火起了,你老龟有啥屁能耐,见到我瞪着眼睛看着,连招呼都不打,这是不是有点太看不起人了。

  是,两个长法不一样,我是头大身子小,可你乌龟犊子长的比我漂亮多少吗?你是头小身子大,我不过是和你长的有点相反了。

  即便相反了,也不能太傲慢了,瞧不起人吧,还有没有点亲情意思了呢?乌龟犊子不要忘了,当年你爸被老鹰摔到石头上。

  这件事情不需要反驳吧,七裂八辨的也不需要掩盖吧,是谁给你把身子拼凑上,是谁又给你灌药治好的呢?

  你小犊子要是忘了,我不得不好好的提醒你,那是我爷精通医术给治好的,这么大的恩情,我对水族的人常提起了吗?

  难道这不提起,你就忘了,你忘了,我能忘吗?这么想着,瞎嘎的精生气的,迎着乌龟就撞了,心里暗自骂着:

  “你这乌龟王八蛋,别觉自己有硬盖,不是我爷给治好,那有你们这些蛋,见着恩人瞪眼看,愣装啥都没有见,看你头硬是我硬,撞不昏你算白练。”

  瞎嘎子精看乌龟迎着自己而来,对方瞪着眼睛愣是不理睬自己,这种傲慢很显然让他无法接受,心中有火,肚中有气,朝着乌龟急速的撞了过去。

  乌龟那里会想到,水族之中,会有大胆的敢朝自己撞来,当通的一声响,瞬间里,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的乌***被撞的。

  瞬间里,他就感觉到头晕目眩,天昏地暗,吓的他紧张的飞速的将头缩到壳子里,警惕的朝外边张望着,想看看是谁偷袭自己。

  他紧张是想,八哥不是逃走了吗?怎么可能会钻入水中,来偷袭自己呢,不是八哥的话,那又会是谁,难道是参兵,这胆也太大了。

  他敢到水里面和自己比功夫,看来真是不喜欢活了,这么想着他不敢大意,躲在龟壳里面,小心而又紧张的用心察看敌情,感觉不好,尽快脱身。

  当他晕头眼花的,总算是搞清楚了,撞自己的原来是瞎嘎子精时,气的他腾的一下子将头钻出来,愤怒而又不满意的大声嚷道:

  “瞎的哄的到处窜,没见本龟在游荡,突然撞来吓一跳,游玩理应认真看,我的体格如此大,你要撞死可咋办。”

  乌龟骂完之后,用力的摆动了一下尾巴,冷冷的朝着瞎嘎子精看去,刚才一付悠闲而又自得的心情,瞬间里全都消失了。

  瞎嘎着精看把乌龟吓的脸都紫了嚎青的了,乐的呵呵的大笑着,一边笑着,一边得意的摆动着尾巴,开心的对乌龟嚷道:

  “水陆自称是好汉,奔跑速度比兔快,上次意外得第一,咱两比比谁更快,圆圆身子向磨盘,胆子小的向脚盖,凭你也能撞死我,喜欢幽默瞎胡说,下次水中再游玩,瞪着眼睛看明白,要是被我撞烂了头,死后千万别记仇,本鱼能掐又会算,看你脸色要完蛋,聪明今天备好酒,抽空过去给你看,真要出点啥事情,瞎嘎子我先提醒,也知如此泄天机,大帝知道要见怪,热心肠子难改变,你让我该怎么办?”

  乌龟探着头,眨着眼睛嘴咧着象一个瓢似的,真狠不得猛的冲过去,将对方撞死在眼前,心中生气的暗自骂着:

  “犊子骗吃又骗喝,瞪着眼睛瞎胡说,本龟活了数百年,人生阅历数不清,上知天文知大帝,下知地理懂阎罗,我的本事谁不知,跟我扯犊找自卑,跑我这里来撞骗,还想骗酒加点菜,要不给点颜色看,咋知龟我是好汉。”

  乌龟想到这里,脸上笑眯眯的朝着瞎嘎子身边靠了靠,见他仰着头朝着水面上看着,等待着龟神的邀请,陪自己好好的喝点。

  看着他那牛哄哄的样子,乌龟轻松的笑了笑,一付温后友好的对他说道:

  “瞎子老弟别生气,你没看到很对劲,刚才差点撞一起,你的眼神不好使,凭你咋看我的脸,还能测出我有喜,果然有点了不起,那就同时来恭喜,不怕老弟来说笑,我知一宝很奇妙,点到头上禄位至,想当国王位就到,你说奇妙不奇妙,只是记性不太好,此宝在那不知道,目前肚子有些饿,肚饿心慌事给忘,假如喝酒慢慢想,没准突然就想起,到底此宝在何处,咋就干想想不出,看来龟神有些老,最近记性不大好。”

  乌龟神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的瞄了瞎嘎子一眼,装着一付想问题的样子,伸着前爪子,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头,慢慢悠悠的往前游去。

  边游着,眼睛边偷偷的斜视着瞎嘎子,看他有啥表情,看他有啥反应,他要是对宝物有兴趣,今天晚上这酒,也就有着落了。

  他游的很慢,动作很轻,边走边喃喃的自语着,担心瞎嘎着听不见,嘀咕着的时候,声音是越来越大,连声叹道:

  “要是老了太可怕,刚才大事咱给忘,要是想起自己盗,坐了国王多有派,东海龙王得退休,水族由我当统率,谁要违令不听话,挥刀猛扫头砍下,虽说近亲心发软,挥刀有点舍不得,龟我办事就公道,有宝近亲看不到。”

  瞎嘎的眨着眼睛,原本想再骂乌龟两句,让自己的心情敞亮一下,今天也不知道咋搞的,他就想骂乌龟两句,一骂心情就无比的痛快。

  而当得知乌龟知道有一奇宝,他将冲到嘴边的话,使劲的往下咽去,但心想骂乌龟的话没有咽干净了,又猛的喝两口水,再用力的咽了咽。

  看乌龟晃头摆尾巴的朝前游去,根本就不去理睬自己,他急忙调转身形,朝着慢悠悠准备离开的乌龟望去,眼睛此刻以在闪闪冒着金光。

  奇宝,真要是被意外的搞到手中,坐到龙王的位置上,想想,用心的想想,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事情呀。

  自己靠在龙椅上,龙王慢游两侧晃,众位水族前来见,端着美食跪眼前,龟相头顶一果盘,探着脑瓜直点头,连连称我国王好,威风八面多有派。

  想到这里,瞎嘎子精急忙朝着乌龟着急的,又慌张张的朝着他高声喊道:

  “龟神大哥话太怪,想喝小酒你说话,瞎嘎老弟非小气,真想喝酒请明言,不过我得提醒你,醉后可别胡乱跑,要是被抓下了锅,老弟好心没处说,本鱼对宝感兴趣,只想听听在那里,反正闲着也无事,顺脚帮你辨真伪,此事你也该知道,多少族人被欺骗,说宝光芒特别亮,夜里放光如太阳,结果盗来细一看,是块石头纯扯蛋,提醒此事要搞清,别再让人把你懵,家中有坛万年酒,没有贵客坛没开,刚才拼命把你撞,是在逗乐和你闹,是想邀你去品尝,此种好事那能忘,你要不去不给面,以往交情从此断。”

  乌龟身子缓缓的游着,当听到瞎嘎子精,着急的在后面朝他赶过来,忙不跌的向他连连发出邀请,到家中喝酒。

  乐的乌龟伸出舌头,用力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浓浓的酒香好象在眼前飘动一般,可他还是装着一付不情愿的样子边走边说道:

  “老弟重情又重义,半路拦截请家去,苦于昨天酒没醒,再喝好象不过意,东岳大帝酒真好,喝上一口如云跑,慢慢悠悠好自在,想想此事真太好,不知老弟酒咋样,最好酒是万年酿,端出待客才有样,千年美酒不太喝,平日只是漱漱口,不用此酒来漱口,牙齿发黄有些丑,哥我喜欢讲排面,生活优越真没整,老弟非请难拒绝,那就前往喝一壶。”

  乌龟斜着眼睛朝着瞎嘎子瞟着,心里美滋滋的乐着,欢喜的暗自道:

  “有意撞我吓一跳,你不破费不能干,让你破费把钱花,好好养养我心脏,反正盗宝人太少,不如拉你来入伙,目前盗宝对手多,一会还得寻几个。”

  瞎嘎精看到乌龟没有拒绝自己的邀请,调头朝着迎过来,这让他愉快起来,朝着自己住的地方,指了指开心的说道:

  “龟哥档次确实有,东岳大帝对你好,数数水族众亲友,就数你的寿命高,老弟虽没万年酿,此酒世间绝少有,远方有一好亲友,参加东岳火龙会,偷偷捎回好几口,藏于怀中带给我,今天端出把你请,不知能否再记起,到底啥宝有魅力,让哥担心没看我。”

  乌龟看对方单刀直入,先提起有关宝的问题,他晃悠悠的在旁边跟着瞎嘎精缓缓的游走着,仰着头朝着水上叹息一声,再不说话。

  这让瞎嘎精有所不解起来,瞪着眼睛朝他上下细心的看着,担心太着急了,对方更拿不愿说了,只好谈酒的问题,轻声的说道:

  “此酒确实天上有,世间难得喝一口,一口能延百年寿,喝上之后真好受,哥你要是喝一口,即刻年轻能跳舞,好酒肯定没的说,不知宝物有何愁。”

  乌龟一听乐的有点憋不住笑,暗道,我的天呢,这混蛋原来有这么好的酒呀,不行,关于宝物的事情,暂时我还真就不能透露。

  真要是将宝物巴巴的一说出来,瞎嘎精突然朝我呵呵的大笑着,愉快的告诉我,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好的酒,只是大家关系好,逗着玩呢。

  我堂堂乌龟怎么能轻意的上这鬼东西的当呢,无论你说的有多花,我一定要小心的观察一下,看到好酒之后再谈宝的事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