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七章 瞎嘎精探询宝物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13 2020-11-08 05:46:46

  乌龟在参兵追撵八哥的时候,他于水中游荡中被巧遇,当对方叫骂的时候,乌龟爬于水下用心的探听着,得知因宝物。

  参兵想追杀八哥,不让他说出去,乐的乌龟开心的在水中直打滚,感觉今天真是太幸运了,无意探听到了有关宝物的事情。

  就在他用心细听的时候,八哥在叫骂的时候,把他也骂了进去,不由心头火起,想将八哥从空中击落下来。

  他觉得反正我也知有了宝物的情况,击落八哥就少了一个竟争对手,他深吸一口水,然后猛的从水面上探出头来,向上方喷水柱,想将他射下来。

  最后被八哥闪过,叫骂一通之后,独自逃离,乌龟看八哥逃走,参将想将乌龟留下来,并将他捕住,阻止水族参与到此事中来。

  龟神看出参将的诡计,不去理睬他扭头钻入水中,因为心中高兴,并琢磨着该如何才能将宝盗入手中呢,这让他边游着边沉思起来。

  瞎嘎精也闲来无事,跑出来游荡,看到乌龟远远的迎自己而来,根本就不看自己,一种被轻视的感觉让瞎嘎精有些恼怒了起来。

  他想狠狠的撞一下乌龟,给他点教训,见到自己如同视而不见,他觉得这口气不能忍下去,应该发泄出来。

  多亏乌龟感觉情况不对,急时闪避,才没有被撞到,两个闹了一会之后,乌龟感觉盗宝自己身单力薄,应寻找活伴加入进来。

  而就这么直言自己内心的密秘,感觉太便宜了瞎嘎精了,刚才把自己吓了一跳,有必要让他破费一点,端出酒来给自己压压惊。

  想到这里,他晃悠悠的不理瞎嘎精,确装着无意的透露了有关宝物的事情,瞎嘎精眨着眼睛看着乌龟晃悠悠,准备离开的样子。

  有关宝物的事情,他只挤出一点屁来,随后就没有后文了,这让瞎嘎精着急了起来,一付讨好的样子,邀请乌龟到家中作客并开心嚷道:

  “龟哥记性有些差,有关宝物忘脑后,即是这样我有法,留步到家把酒端,好酒让你很兴奋,啥事都能涌心头,虽说不知是何宝,得到之后不会少,我是七来你是三,公平合理不争吵。”

  乌龟看瞎嘎精愿意让自己留下来,并安排自己吃饭,乐的呵呵的笑着,随他往家中赶去,路上当听说对方要占七成。

  乌龟眨着眼睛暗自笑起来,这宝物可是无价之宝,是你想分就能分得了的吗?不过,为了让对方深信,确实有宝物,乌龟停下来急道:

  “猛的想起一件事,不能随你回家去,你酒再好不如宝,宝物透露可不好,本来我可拿全成,你要知道我分少,本龟账算特别好,不如独吞此宝物,坐上王位统水族,发号施令那多好,如此一想赶紧走,免得被你套出宝。”

  乌龟瞪着小眼睛,一付认真的样子,扭扭哒哒的调头就想朝自家赶去,一付担心宝物被泄出来,就能被瞎嘎精抢去一般。

  不知道宝物的事情,那也就算了,瞎嘎精心里无所牵挂,还是过着一付悠闲愉快,无忧无虑的生活,见到谁就装看不到,大骂一通。

  来显示自己在水族中的地位,也因此获得了这么一个美名,现在面对宝物,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瞎的哄的了,得眼明手快的去抢过来。

  想到这里,瞎嘎精飞快的冲到乌龟面前,见他一付假悻悻准备离开的样子,忙着急的拉住对方,仰头呵呵大笑着说道:

  “龟哥心胸特大度,怀忧水族大前途,宝物即是很神密,应该抓紧来相告宝物到手得保护,凭你本事不够用,瞎嘎本事你知道,瞪眼能看千里外,与敌交战绝对狂,单打独斗胜龙王,真要遇敌来交战,抖擞精神是好汉,昨天闲游遇海神,说我本事没他强,一听心头特恼火,二话没说就出手,向他巴巴连扬头,招招命中脸撞头,光滑小脸多好看,被我撞的全是瘪,巴了咔叽很难看,很难寻到另一半,并非心狠下死手,怪他目中没有我。”

  乌龟那里去听他胡言,可为了那顿酒,又得装着很认可的样子来,将向前游走的身子停下来,瞪着一付吃惊的眼睛,张大嘴巴咧着嘴笑道:

  “老弟本事真太狂,以前近视没看着,功夫原来如此高,以前咋就不知道,即是这样随你去,端起小酒好好叙,用心好好把宝想,看看此宝在那里。”

  看到乌龟同意跟自己到家里去,瞎嘎精乐的眯着眼睛连连的向他点头道:

  “龟哥真是精明人,知道我艺高于人,盗宝路上能出力,巴巴跟我回家去,你老如此这么想,智商绝对最前卫,有我出手来助力,还怕强敌人多棍,探头向前把眼瞪,不需出手全毙命,闲话少叙快点走,好酒不多留给你,盗宝不需再找谁,有我基本全解决,高里高去能飞腾,上天入地全解决。”

  乌龟晃悠悠的向前走着,对他所言并不往心里去,而是探着头呵呵的笑道:

  “老弟相助不发愁,那就尽快端酒出,闻到好酒心一醉,宝物没准涌心头,单独几个人手少,喝酒气氛也不好,不如再找几位来,又歌又喝多悠闲,兴奋高兴把宝说,联手并肩多快乐,盗得宝来咱为主,水族里面坐王椅,各位龙王端茶水,鲨鱼站排来跳舞,水族上下齐欢乐,如此盛典多难得。”

  瞎嘎精不知道宝物在何从,当听到乌龟要多找人手的时候,惊的将眼睛瞪的大大,一个劲的朝着乌龟脸上看着,想知道他所言是否真实。

  看到乌龟一脸平静的样子,他有点不太相信乌龟所言,两个一前一后钻入家中,即刻让下人将酒菜摆上来。

  当看到下人一个个纷纷的扭头下去,只剩他们两个的时候,瞎嘎精有所不解的,向不由的向乌龟面前凑了凑,随后小声道:

  “大哥心胸果然宽,发现宝物不独贪,目前酒菜以备好,为何叫人同尽欢,宝物神奇你知道,何不咱们独得到,喊来帮手杂又乱,最后归谁很难断,如此自寻烦恼事,细想这又是何必?”

  乌龟眨着眼睛,将摆在面前的酒,慢悠悠的端起来,往嘴边轻轻的放去,然后有滋有味的品了一品,随后不由的呵呵大笑起来。

  瞎嘎精所考虑的问题,显然乌龟早就考虑到了,只是目前他心里很清楚,一方面,有鸟族的介入,八哥要是想得到宝物。

  面对参兵的强大,他肯定不会独自瞪着眼睛,前往动物王国去盗宝的,真要是被发现,他们可能连脱身的可能性都没有。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独自前去,盗于不盗基本上没有什么出入了,而有了帮手那就完全不同了,大家相互配合。

  将盗来的宝物,神密的移出动物王国,带到鸟族的世界,到那时情况完全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由着自己的想象,高高在上的统治着鸟族。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还可以偷偷的,用宝物来惩罚百兽及参兵,及水族,反正八哥要是得了宝贝,想怎么得瑟就怎么得瑟了。

  而乌龟前去盗宝,面对强大的对手,单纯靠几个很显然是不明智的,就算是通过他们的本事,将宝物盗入手中。

  就参兵及鸟族那些混蛋,他又怎么可能将宝物留在手中呢,真要是被自己强大的本事得到此宝,这些家伙同样还不是同样。

  能打过自己的话,就动用武力,要是打不过的话,他们就会采取偷盗的方式,再从自己的手中盗走,到时自己不是白忙活了吗?

  如其费了那么大的劲,将盗来的宝物,再被成为别人偷走,那还不如多叫些帮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盗来的宝物带到水族里来呢。

  乌龟看到瞎嘎精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将他的想法一说出来,他一边慢悠悠的品尝着美酒,并没有直接去回答瞎嘎精的问题,而笑道:

  “老弟美酒果然好,喝到嘴里香飘飘,从上一直香到下,晕晕道道神不换,看来果然天上有,定是东岳宫里酒,就凭这个对你言,不找帮手真不行,此宝确实很神奇,众多敌人都在寻,没有帮手就咱两,宝物到手难拿走。”

  瞎嘎精坐在那里,眨着眼睛一听,巴叽了一下嘴巴子,有些不服气的将头一梗,又将胸往前一挺,瞪着眼睛笑道:

  “龟哥看来胆太小,听说有贼就想跑,知你本事太差劲,不想贬你让你恼,有我陪你去盗宝,我的本事不得了,水里对手不屑说,基本难以来寻找,百兽更是不需提,谁见到我不说好,真要惹恼来发怒,降龙服虎都别跑,前天无事岸上走,遇到老虎来交流,我说曾救他的爷,小事不需来感谢,听后混蛋有点恼,说我小时太淘气,不慎落水他救起,此话纯是在放屁,不狠揍他气难顺,三言两语话谈崩,彼此愤怒用脚蹬,虽然老虎拳头大,我拳虽小不害怕,转眼扭打在一起,我要发怒你清楚,扬起铁拳猛向前,上击其头不算完,大骂简直胡乱说,打的老虎哇哇哭,连连求饶才算完,就这本事需帮手,我的威名有没有,底细我以讲清楚,何去何从以清楚。”

  乌龟坐在那里眯着眼睛,品尝着美酒,乐呵呵的听着,当乌龟一讲完,他忍不住呵呵的大笑起来,边笑边晃着头愉快的说道:

  “老弟本事我清楚,尽管有些不如我,功底还是有一些,即便这样也不行,盗宝对手有很多,鸟族密秘来布兵,参将悄悄向前行,咱们两个力单薄,真要前往定吃亏,听我一言寻帮手,齐心协力同动手,不然宝物即到手,怕也要被敌抢走。”

  瞎嘎精坐在那里用心的听着乌龟之言,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参兵都介入到这里来了,鸟族也没有闲的,让他不由的大吃一惊。

  也让他一下子感到,这宝物非同凡响,瞪着眼睛朝着乌龟上下的打量着,好半天都没有回过味来,惊的端起酒来,猛的喝了一口悄声道:

  “龟哥所言是否真,我咋感觉有点虚,什么宝贝太神密,惊动天使和参兵,快点跟我详细谈,让我用心搞清楚,不然和敌来交手,难知采用何招术。”

  乌龟看瞎嘎精突然之间,变得冷静了下来,瞪着眼睛朝他看着,就想知道,是什么宝物,竟然有如此的魅力呢。

  他神密的坐在那里,看着瞎嘎精缓缓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向下巴摸了一下,当感觉自己下巴并没有胡子的时候,不由的笑道:

  “老弟即然来相问,那就向你谈清楚,此宝名叫意如意,乃是禄神手中器,点到谁头禄位置,神奇无比世难寻,火龙盛会众神聚,禄神喝多宝丢失,我听八哥来叫喊,天犬盗走来世间,赶往百兽森林中,倒颠禄位率兵出,想霸参国献供品,结果不敌被打跑,听说森林有宝物,各路纷纷齐相聚,如果咱两赶过去,结果不说你也知。”

  瞎嘎精一听这话,感觉乌龟这话说的有道理,无论怎么说还是人多力量大,既然宝物这么值钱,那为什么多寻些帮手,做好精密准备呢。

  想到这里,瞎嘎精连连点着头,高兴的大笑着,指着乌龟愉快的说道:

  “此宝看来真是好,众多英雄齐寻找,即是这样别落后,多找帮手确实好,凭着你我的本领,随便一喊来不少,就凭参兵那两下,和咱相遇纯找死,鸟族更是不需说,那个本事有咱多,龟哥坐此慢慢喝,我找帮手想计策,既然宝物这么好,说啥不能让它跑。”

  瞎嘎精乐的,那还有心情陪着乌龟大哥,坐在那里品酒闲聊了,这男人就应该干点大事情,这大事情平日里没有。

  现在既然有了,既然来了,那就不能让他错过了,让他溜掉了,得想法子尽可能的抢在参兵,鸟族之前,将宝物盗入手中。

  那样,即证明了,水族的勇敢,也证明了,水族的强,更证明了,水族是任何一个敌人都无法战胜。

  这么想着,瞎嘎精站起来扭头朝着洞外奔去,乌龟这功夫,看小事情由瞎嘎精来代劳了,就不需要自己操更多心,乐的悠然的坐在那里喝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