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十八章 瞎嘎含笑点酒菜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001 2020-11-09 05:52:52

  乌龟得知了宝物的神奇之后,心中起了贪念,想尽办法帝盗入手中,而他知道单靠他的本领,想和这么多想得到宝物的对手竟争。

  很显然,是不可能得到宝物的,而要想得到宝物,那就得多寻一些同伴,跟自己联起手来,同时对付想得到宝物的对手。

  找谁呢,他犹豫了起来,边在水中游荡着,边用心的琢磨起来,因为太过于投入,对迎面而来的瞎嘎精并没有留神。

  瞎嘎的精对自己的长相绝对有信心,自己长得如此英俊洒脱,又光彩夺目,乌龟迎面而来,竟然视而不见,是不是有点不尊重自己了呢。

  乌龟这么做,是因为自己太帅气了,嫉妒,生气,不说别的,就这身材,苗条的可以令众多水族的异性们,一见之下,眼睛大放异彩。

  再看乌龟那付损样子,长得三扁四不圆的那个缺得的劲,谁见了不想揍他一顿,看到他,眼睛不仅没有发出一点的光彩来。

  即污了看到人的眼睛,还想拿他出气,狠揍他一顿,这世间真是奇怪了,怎么能有这种长相的混蛋,飘飘悠悠的在水中飘动呢。

  瞎嘎精为此迎着乌龟直撞而去,把乌龟吓了一跳,眨着眼睛和他闹了一会,猛的想起自己应该寻找同伴加强力量,一起盗宝。

  为了骗瞎嘎精安排自己喝酒,乌龟泄露了有关宝物之后,为了调一下瞎嘎精的口味,装着忘了的样子,晃动着脑瓜子扭扭哒哒的准备离开。

  瞎嘎精听说乌龟知道宝物的事情,眼睛突然大发异彩,再三挽留家中一叙,并将多年陈酿招待好友,以表示瞎嘎精是有诚意的。

  当他们坐下来,瞎嘎精急于知道,有关宝物的事情,看乌龟是不是骗自己,当他得知,不仅有宝物,而且这宝物还特别神奇。

  同时想得到这宝物的,不仅是他们两个,参兵都参于了进来,鸟类也在积极的准备,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把瞎嘎子搞的心中没有底气。

  感觉是应该多寻些帮手前来,一同赶往动物国宫里去,只有那样才有机会盗得宝物,想到这些瞎嘎精便让乌龟独向喝着酒。

  他愿意出去多寻些帮手前来,瞎嘎精离开家中,匆忙忙的赶出来边走边琢磨着,找谁呢,他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在水中正游荡着呢,鲤鱼精正和蝼蛄精站在那里闲聊呢,说上游岸上咋回事,又是战鼓又是呐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太没有礼貌了。

  蝼蛄精挥着手,也特别生气的瞪着眼睛,仰着头看着鲤鱼精气愤的看着他,不满意的挥动着手膊,高声而又很有气势的嚷道:

  “本来闭眼刚入睡,战鼓猛响把我震,气的心头火燃气,跃出水面查仔细,原来参兵来吵闹,真是把我气够呛,刚要瞪眼来相骂,参兵看我全不见,虽说本人艺高强,与世无争很悠闲,而要有犯我水族,蝼蛄大王决不让。”

  鲤鱼精摆到了一下尾巴,又缓缓的摸了一下胡须,转动着眼睛呵呵的笑着,指着岸上的方向,也温和而又理智的说道:

  “蝼蛄老弟休动怒,参兵撤离就完事,并非老弟来露面,敌人逃跑你有面,是我探头来瞪眼,参将害怕急逃窜,论起本事要有数,看我眼睛就知道,东岳大帝很有善,赐我火眼寻水下,你要瞪眼谁害怕,好象流氓说瞎话。”

  蝼蛄精一听鲤鱼精骂他,气的把手举起来,指着他生气而又恼火的嚷道:

  “鲤鱼犊子你听好,我有涵养不想恼,不要以为个头大,和我说话没礼貌,看在祖上世代好,不然挖眼打水泡,听话抓紧来道歉,就不出招让你看,要是惹的我心烦,不索你命绝没完。”

  鲤鱼精站在他面前,晃动着大脑瓜子,根本就不去看蝼蛄精,而是看自己把蝼蛄精给臭骂了,得意的在那里仰头朝向水面,还故意的晃头笑着。

  看蝼蛄精被他激的有些恼了,指着他大骂起来,他也不生气,将身子缓缓的向蝼蛄精身边靠了靠,很看不起的嘲笑,比划着说道:

  “哥我脾气你知道,跟我叫骂不害臊,我的身份谁不知,水族龙王是近亲,最近就想展身手,龙门前边走一走,龙门一跃你该懂,天上地下随便走,昨日接到一请贴,落款不想跟你说,东岳大帝几个字,金光闪闪真带劲,内容不想跟你说,好象显摆身份高,大帝邀我去喝酒,三月二八别错过,我的记性有点差,说出帮忙给记下,那日请你提醒我,我好去偷火龙果,你的脾气我知道,三言两句想打架,如此野蛮不屑说,低等身份脾气暴,要想跟我来动手,尾巴一甩命没有,定海神针你听说,尾巴扫去削断头,要是扫到你身上,看看小命有没有,日后脾气别太暴,你的样子太好笑。”

  蝼蛄精看到鲤鱼精看不起自己,气的瞪起眼睛挥着手,朝着鲤鱼就冲了过去,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教训一下眼前的狂徒,边往前冲边嚷道:

  “蝼蛄身子坚如铁,与敌交战无对手,你敢前来轻视我,我得狠狠把你揍,东岳请贴我也有,怎么可能递你手,凭你那点小本事,口出狂言尽胡说,龙门你跃好几次,那次不是脸摔肿,定海神针是扫过,不然尾巴咋缺口,先拔胡须变泥鳅,再斩尾巴变秃狗,他日水中再游走,见我最好躲一躲……”

  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瞪眼扮皮的,又是瞪眼,又是挺胸的或不相让,愤怒的表情,以到了脸对脸,嘴对嘴的程度了。

  瞎嘎精远远的赶过来,欢喜起来,觉得让他们两个入活盗宝,不就可以增加力量了吗?当看到他们两个表情,知道相互不服气,准备斗起来了。

  瞎嘎精装着啥都没有看到的样子,朝着他们两个紧挨着嘴的位置,瞪着眼睛扬着头,猛的拥力的撞了过去。

  正在叫劲的蝼蛄精和鲤精,看到突然有人朝他们冲杀过来,扭头一看,见瞎嘎精仰着头直撞过来,两个同时发起怒来,蝼蛄精朝后一闪嚷道:

  “瞎的哄的胡乱撞,没见眼前有大将,真要失手索你命,你妈找来可咋办,身上铁甲闪金光,老远把你闪瞎眼,再要如此不提醒,斩下你头来下酒。”

  鲤精本来正和蝼蛄精叫劲呢,看到瞎嘎的如此无礼,也将怒火朝瞎嘎着使过来,瞪有眼睛用尾巴指着他,也愤怒的嚷道:

  “蝼蛄刚才把我气,愤怒之火再燃起,风狂激战要展开,力斩蝼蛄竖神威,既然没趣来找死,鲤鱼可就不客气。”

  瞎嘎精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站在那里掐着腰,自言自语的轻声的嘀咕着:

  “宝物即是这么妙,自己独吞好不好,只是本人不贪财,遇到好友应直言。”

  蝼蛄精和鲤鱼朝瞎嘎着骂去,见他根本就不理睬他们,还是装着啥都没有看到的样子,独自嘀咕着宝贝的事情。

  这让他们两个由愤怒突然转为好奇,都突然安静下来,鲤鱼和蝼蛄两个相对一笑,感觉发财的机会来了,这瞎嘎着有什么宝贝呢。

  一种强大的好奇心,牵引着他们两个齐刷刷的朝着瞎嘎子看着,见他眯着眼睛一付很投入的样们,摸着自己的头在沉思之中。

  蝼蛄多精明呀,他反应特别快,瞎嘎子既然有宝要告诉朋友,在水族之中,除了我是他的朋友,别人够格吗?别人称职吗?

  想到这里,蝼蛄猛的朝着瞎嘎子身上,轻轻而又友好的拍了拍,提醒着道:

  “老弟最近很繁忙,哥我在此没看着,都是朋友不计较,只想知道有啥宝,如此投入深思考,我来帮忙好不好,咱们借步向前走,此处贼多别乱说。”

  蝼蛄把这话说完,不屑的瞪了鲤鱼一眼,想劝瞎嘎子最好离鲤鱼远一点,对方即有宝物,这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道理蝼蛄觉得自己很懂。

  鲤鱼看蝼蛄和瞎嘎精套起近乎来,他有些不开心起来了,这宝物既然自己也知道了,这知道就得分一半,怎么能让你们两个独吞呢。

  这么好的事情,把鲤鱼我推到一边,显然是不太够意思,想到这里,他急忙朝着瞎嘎精身边靠了靠,冷眼撇了蝼蛄一下,笑呵呵的一付大度的说道:

  “老弟涵养真太深,够我学习一辈子,我们见你一通夸,脸上不笑不骄傲,谈吐不凡能看到,句句珠玑论到宝,即是这样请明言,请把宝物摆出来,朋友之中你我近,别人和咱无法比,家中有酒别再走,菜在锅里直招手,如此盛情得留步,族人排队来恭候,这次必须都喝醉,我很实诚不玩嘴。”

  瞎嘎精看到两个人的态度,突然之间即刻转变,都脸含笑意,让他说出宝物来,边说着话,口水边在嘴角向外流着。

  这让他一下子想起了乌龟跟自己,装模作样的表情来,他也仰着头,慢悠悠的往前走着,用眼睛的余光一边朝他们两个飘着,一边板着脸说道:

  “刚才说啥没听到,考虑问题大深奥,说出你们也不懂,还是让我快点走,我得抓紧寻朋友,一同密谈把宝盗,身手过硬艺要高,本领必须很霸道,所遇对手太强大,没有两下办不到。”

  听到瞎嘎精要寻找本事高强的朋友,蝼蛄和鲤鱼同时不满意的瞪着他,性急的蝼蛄精向他凑了凑,瞪着圆圆的眼睛厉声道:

  “大哥说话不害臊,我的武艺你知道,有我在此还寻啥,时间宝贵太浪费,我们在此在干啥,不说你是不知道,实话直言不拐弯,水族论艺站顶尖,老鲤说他艺很高,刚跃龙门才返回,我的武艺不太精,赶到龙门来压腿,因为力气有些大,龙门被我压爬下,水族纷纷来遣责,说我有些不厚道,是跟水族来为敌,限我三天休龙门,不然翻脸不认人,如此本事哥看好,看谁能比我更好。”

  鲤鱼一听这话,气的瞪着眼睛朝蝼蛄身边靠去,想狠狠的揍他一顿,见鲤鱼那愤怒的样子,蝼蛄赶紧向他挤古眼睛。

  鲤鱼一见他那个样子,将愤怒强行的压在心中,看得出来,对方是暗示着自己不要发火,不要动气。

  这么说还不是为了争取,让瞎嘎着答应他们参加盗宝吗?鲤鱼头脑这么好使,要是看不出来,是不是有点发傻呢。

  这么想着鲤鱼赶紧凑前一步,由怒改笑,一脸欢喜的对眯着眼睛的瞎嘎道:

  “老弟聪明心里清,水族论艺我最硬,跃过龙门刚上天,就和大帝把酒端,同时悄悄对我言,水族目前缺龙王,王位要是由我坐,别找蝼蛄翻旧账,龙门被毁不要紧,捎根龙针重支起,镇海龙针有四枚,三根由我以捎回,尽管扛着有些沉,龙门一做真挺哏,我在上边连续翻,跃来跃去挺有趣,就这本事你来看,不找我两损失大。”

  蝼蛄精站在那里,瞪着眼睛看着鲤鱼,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不再跟自己发怒,心里特别高兴,伸出手向他连连的晃动着。

  不用说,怎么比划都是一个“叶”,那是再赞美自己呢,鲤鱼更开心了,为了劝说瞎嘎精答应他们,解决宝物的事情。

  鲤鱼精说的有板有眼的,声情并茂,瞎嘎精站在那里忍不住偷偷的乐着,暗道,即便你们不吹,缺人手,也能让你们去的。

  不过,刚才对我有些不太总尊敬,我得掉掉你们的胃口,这么想着,巴叽了一下嘴,晃头晃脑的朝着他们说道:

  “即想得宝事好办,家中缺酒没有菜,两位要是有此心,我返家里来等待,酒要天庭檐水酿,喝了以后身体壮,菜要火龙果下种,食后千年脸无皱,要没这般小本事,两位还是脚留步。”

  瞎嘎精知道他们两个根本就办不到,讲完之后,晃悠悠的头都不抬,朝着自家里赶去,嘴里欢喜的哼起小曲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