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二十五章 蝼蛄刀雀苦交战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47 2020-11-16 05:45:06

  刀刀雀和蝼蛄精两个扮成参兵的模样,半路将参兵探马拦住,左劝右劝的总算是让对方留了下来,并将他灌的晕晕道道的。

  正因为一路狂奔,肌饿难忍的参兵探马,当酒一下肚,喝的满心欢喜心中高兴,手中端着酒碗,嘴没有了遮拦。

  再被刀刀雀及蝼蛄精一左一右的,连捧在吹的,更让他得意非凡,不知不觉间,就将他此行的密秘,毫无保留的告诉了,眼前的两位。

  得到密秘的刀刀雀,乐的看参兵探马急着离开,因为密秘以知道,他巴不得对方赶紧滚蛋,他好返回鸟族,向几位朋友交待一下。

  而喝的毫无自控的蝼蛄精,因为得到了密秘,心中也跟着高兴起来,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劝参兵探马在留下来,陪大家好好的开心一下。

  气的刀刀雀心里暗自骂着蝼蛄精,这酒一进肚子里,怎么竟然忘了自己的使命,你等着,等到参兵离开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刀刀雀心里盘算着,站在那里陪着笑脸,恭送着参兵醉熏熏的,欢天喜地的离开之后,刀刀雀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

  觉得目前只有他和蝼蛄精两个在此地,他要是突然袭击,将蝼蛄精处理掉,那么密秘也只有鸟族知道了,在盗宝的路上,自然也就少一个对手。

  这么想着,刀刀雀趁蝼蛄精坐在那里,丝毫准备没有的情况下,突然挥刀朝着蝼蛄精砍去,想来个用招制敌,迅速获胜。

  喝的虽醉熏熏的蝼蛄精,低着头端着酒,突然仰起头来正要喝时,见刀风突至,把蝼蛄精搞的措手不及,不知眼前孩他二叔为何突然翻脸。

  他忙来一个懒驴打滚,避开刀刀雀突然一刀,快速的从地上跃起来,还以为自己酒喝多了,突然又转变成蝼蛄的模样来。

  他抽刀一边挡着,一边朝自己身上看去,发现自己一点没有变化,还是参兵,急的蝼蛄精不满意的瞪着眼睛,把兵器一摆急切的嚷道:

  “孩他二叔暂息怒,我酒是不有些冲,喝的太多人以醉,挥刀猛砍谁不认,赶紧醒醒认真看,咱两可是好朋友,刚才端酒友情深,突然咋就变仇人,为何突然把脸翻,挥刀猛砍不留情。”

  刀刀雀手中挥着大刀,看着蝼蛄精那神色慌张而又不解的样子,瞪着眼睛挥着大刀,直奔其头,欢喜的高声喊道:

  “笨头笨脑不如猪,谁曾和你是朋友,睁开狗眼来看清,我乃鸟族一神兵,刚才忍你骗参兵,死到临天浑不知,可见水族个个蠢,今天斩你有何说。”

  刀刀雀在朝着蝼蛄精直扑过来的时候,手中挥着刀子,即刻现出原形来,瞪着眼睛,挥着刀子,一付非要索了蝼蛄精性命的样子。

  受到惊吓的蝼蛄精,当发现眼前挥刀砍来的,原来是刀刀雀,这酒即刻也醒了几份,慌忙摆着大刀朝着刀刀去迎去,气的朝他怒声的吼道:

  “刀刀鸟贼休要狂,把我骗的好凄凉,被你戏弄太气人,还想挥刀来砍人,今日要不索你命,谁知蝼蛄艺过人,请看此招世间无,分水踩水直砍头,几个见了不害怕,你这混蛋算个球。”

  蝼蛄精嘴里嚷着,挥着大刀迎着刀刀全直扑过来,将身子一抖,也现了原形,两个在林中下方,挥着大刀拼命的砍杀起来。

  刀刀雀本来是想偷袭,没有想到蝼蛄精确实有些本事,被他转眼之间化解,气的刀刀雀朝空中直蹿为上,避开对方迎头一刀。

  紧跟着刀刀雀在半空之中,突然来了一个急转身,挥着刀子由上而下,直奔蝼蛄精猛砍下来,并高兴声的朝他嚷道:

  “猛龙入海人人惊,专灭你这蝼蛄精,一刀索向你的头,扔入水里喂泥鳅,二刀砍下你的爪,扔入林中喂老鼠,蝼蛄犊子你听好,遇到本鸟休想跑。”

  蝼蛄精挥刀朝着刀刀雀砍去,见他嗖的一下子,直蹿入空中,以为他被自己打跑了呢,得意的挥着刀子,指着空中刀刀雀嚷道:

  “算你聪明逃的快,不然刀下定完蛋,刚才配合挺默契,留你一命是客气,再要臭美往上冲,一刀斩头不走空,水不知道蝼蛄艺,和我交手找没趣。”

  蝼蛄精正带着醉意,手中握着大刀,站在那里比比划划的,正开心呢,突然听到刀刀雀在空中一声猛喝,挥着刀子直扑而来。

  气的蝼蛄精摆刀仰头朝着空中望去,这一刻里,刀刀雀就想索了蝼蛄的性命,由上而下直扑而来,大刀在阳光下闪动着冷森森的寒光。

  蝼蛄精看刀刀雀在空中突然调转头,又朝着自己猛扑而来,气的抖着大刀身子也紧跟着跃起来,朝着刀刀雀怒声的喊道:

  “鸟贼既然想找死,今天我就成全呢,举火烧天往上冲,定索你命不留情,让你知道我的艺,免的跟我直扑愣。”

  蝼蛄精抖着大刀仰着头,朝着扑来的刀刀雀又挡又拔的,好算是避开了对方的猛攻,本想挥刀朝着对方砍去,当他还击的时候。

  刀刀雀嗖的一下子,又蹿入空中摆刀朝着看着,想寻机向蝼蛄精偷袭,为了气蝼蛄精,他一摆晃着手中大刀一边得意的喊道:

  “蝼蛄损贼你听好,今天休想再逃跑,水族多你这败类,差点把宝给整跑,今天不索你狗命,绝不收刀转身走。”

  蝼蛄精看刀刀雀缠上了自己,也恨自己有些太大意了,自己被刀刀雀给耍了,还不知道,一想到自己撞树的动作,就觉得没有面子。

  这事要是传出去,不仅老鲤会朝笑自己,就是整个水族也会成为笑谈,气的蝼蛄精也想除掉刀刀雀,手中紧握着大刀咬着牙,瞪着眼睛。

  朝着空中观望着,希望能寻机废掉刀刀雀,瞪着眼睛细心的朝着的空中看去,见刀刀雀在空中转悠一圈之后,又挥刀砍来。

  蝼蛄精手提大刀,仰着头迎着刀刀而上,一个空中一个地面,挥着大刀在那里战了起来,刀刀雀为了尽快的除掉蝼蛄精,嘴里嚷着。

  一会力劈华山废蝼蛄,一会风中展翅斩蝼蛄,一会鹰击长空吃蝼蛄,刀刀雀悬于空中,挥着大刀奔着蝼蛄精的头,左右砍来,刀刀致命。

  蝼蛄精气的瞪着眼睛,仰着头,也不的气的跳着脚朝着刀刀雀砍去,为了给自己壮大声威,嘴里也不停的怒嚷道:

  “飞贼招活还挺多,和我相比差许多,看我恶鹰抗天起,斩断你腿斩你嘴,刚才混蛋把我骗,还想偷袭要我命,蝼蛄江湖玩多年,和我过招在找死。”

  刀刀雀遇上而下,虽然占了很多的优势,招招奔蝼蛄精的头砍来,当他们一交手,刀刀雀发现,蝼蛄精确实有些本事。

  手中大刀招法灵活,闪躲极快,一时半刻无法取了对方的性命,气的刀刀雀手中大刀,奔向蝼蛄精越使越快,想尽快降服对方,也着急的喊道:

  “蝼蛄混蛋你听好,密秘知道不太好,今天拼力索你命,看我招招奔你脑,一招跟着紧一招,绵绵缠缠永不倒,变化无穷招招新,好象浓云盘岭间,还有一招你不知,暴雨倾盆往下喷,看你还有啥绝技,定索你命直归西。”

  刀刀雀手中大刀奔蝼蛄精的头,连续的猛砍而下,围着蝼蛄精的头一个劲的出招,逼的蝼蛄精挥着手中大刀,只好拼力抵挡。

  这一上一下的,两个人打了小半天时间,渐渐的令蝼蛄精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无论怎么说,对方由上而下,占有绝对性得优势。

  有好几下,刀刀雀出招奋力的砍下,击的蝼蛄精连续后退,什么举火烧天,什么力顶千斤,都没有好使,差一点被劈的倒在地上。

  被刀刀雀急攻之下的蝼蛄精,看自己险象环生,危险重重,气的脸突然一下子变了色,瞪着眼睛奋力的猛挡刀刀雀,一刀风雨同舟来破浪。

  紧跟着瞪着眼睛,愤怒的挥刀指着刀刀雀,没好脸上的大声叫骂道:

  “飞贼是想索我命,此招敢向我来用,我要不使绝招出,你当蝼蛄好欺负,猛龙腾空来布云,挥刀索了你命门。”

  蝼蛄精嘴里喊着,猛的来一个凌空踏步,挥着大刀脚踩祥云腾空而起,挥着大刀,朝着刀刀雀的直击而来,想拼命将刀刀雀击败。

  刀刀雀最初看自己占有绝对性的优势,朝着蝼蛄精是越攻越猛,突然看到蝼蛄精在地面上突然跃起来,奔自己而来。

  也不由的暗自吃惊,感觉这蝼蛄精没有想到,还真有两下子,竟然能从地面上跃起来,踩着祥云和自己过招,这让刀刀雀真不敢大意。

  身子一腾空而起,蝼蛄精手中挥着大刀,得意而又开心的朝刀刀雀砍去,将手中刀舞动起来,挽着刀花凶凶巴巴的喊道:

  “你当蝼蛄艺不精,身子不会来腾空,非要逼我露绝招,那就别想再逃跑,横渡长空你瞧好,此招名叫龙摆尾,不索你头也索尾,蝼蛄最烦刀刀雀,才在水下空中跃,只要将你索了头,看谁还敢再张狂。”

  刀刀雀看蝼蛄精的招法挺刁蛮的,带着风声朝着自己的,直砍而来,气的他只好将身们朝旁边奋力一展,避开迎头一击。

  为了给好好的教训一下蝼蛄精,刀刀雀身子闪过之后,猛的挥刀朝对方的身边靠去,并挥着刀子,朝着蝼蛄精直击而来,并怒喊道:

  “蝼蛄犊子有绝招,还能腾空来过招,即便这样休得意,横空闪电猛劈去,雷公都服这招绝,你这犊子算个屁,今日要不索你命,阎王看了都生气。”

  看到刀刀雀手中挥刀,避开自己的一击之后,横空摆刀直击而来,蝼蛄精瞪着眼睛,紧握大刀用心观瞧,看对方招数如此之快。

  在调转头的功夫,突然在空中一个急转身,朝着自己挥刀直刺而来,只好快速的朝旁边移步闪避,并本能的朝着刀刀雀下腹部挥刀砍来。

  刀刀雀看自己眼看就要冲到对方面前,被蝼蛄精快速闪开,同时蹲下身子由下而上,挥刀朝着自己的肚子扫来。

  刀刀雀一看急忙在半空之中,急展身形,侧着身子在空中一个急转,朝着蝼蛄精的身后躲去,并生气的再次喊道:

  “本鸟奇招有很多,看你如何能逃脱,骡子踢腿绝不绝,专门踢向你脑壳,不服你来硬接招,穿过铁甲刺你腰,快点服软能饶命,硬挺也只一小会。”

  蝼蛄精看刀刀雀展翅避开从后面,挥刀朝自己砍来,只好抽刀换式,踩着云头一个翻转身,朝着刀刀雀的翅膀砍来,气的也瞪眼骂道:

  “我和阎罗关系好,地府密秘知不少,端杯喝酒闲聊天,生死薄上看半天,上边刀雀大限止,今天就送你过去。”

  蝼蛄精看刀刀雀挥着大刀,朝着自己扑来,围着自己满天乱飞就想索了自己的性命,气的他嘴里一边骂着。

  大刀舞动起来,也想尽快索刀刀雀性命,他瞪着小眼睛,连砍几下,都被刀刀雀闪了过去,只好再改换方式,脚踩云头朝对方扑去,并狠狠骂道:

  “犊子身子挺灵活,连砍数刀被闪过,看我神夹力无边,向前猛挥夹脑瓜,今天小子命不好,扬腿猛踢休想跑。”

  蝼蛄精看样子真是发怒了,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力气,自己的夹有些力气,就这力道,只要夹到对方,定会被夹的粉碎。

  蝼蛄精一会挥刀猛出,一会踢腿挥夹,招招也想致刀刀雀于死地,蝼蛄精心里很清楚,要想索了对方性命,那就得近身相搏。

  所以他刀快,夹快,腿踢的也不含糊,舞动起来,直逼刀刀雀身边而来,在猛冲猛杀的过程中,蝼蛄精一个刀里藏夹。

  他那力大无比的夹子,一下子就夹住了刀刀雀的翅膀,看自己得手,乐的蝼蛄精欢喜的高声叫嚷着道:

  “犊子以被我夹住,看我抽刀斩头颅,别怪蝼蛄心不善,阎王请你去伺候。”

  感觉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的蝼蛄精,飞快的抽刀朝着刀刀雀的头上,猛的砍杀过来,想尽快的解决战斗,然后按下云头离开。

  就在蝼蛄精感觉刀刀雀以成为自己的刀下肉时,乐的太仰头大笑着,挥刀猛的朝着刀刀雀头上砍去,就是蝼蛄精的刀眼看就要砍到刀刀雀时。

  突然,空中传来了,杀猪般的,蝼蛄精的狂叫之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