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二十六章 蝼蛄受伤要补身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76 2020-11-17 05:45:15

  当参兵一离开刀刀雀和蝼蛄精之后,看到傻了巴叽的蝼蛄精,刀刀雀就起了杀掉或者治服蝼蛄精的想法,趁其不备突然挥刀朝蝼蛄精砍去。

  因为得到了参兵探马说出的密秘,心中很愉快的蝼蛄精,坐在那里准备再和刀刀雀两个人重新再端着酒碗,好好的痛快喝一会,然后就此别过。

  好尽快的将得到的密秘,告知水族同伴,精心准备,伺机紧随参将这群盗宝人马,尾顺而去,寻找最佳时机,将参兵到手的如意夺到自己的手中。

  就在蝼蛄精端酒抬头的功夫,突见刀刀雀手中多了一把刀,朝着自己的砍来,这让蝼蛄精不由暗自吃惊,急忙就地滚开,也抽刀来抵挡。

  在得知,刀刀雀原来也是假扮而来盗取密秘的,蝼蛄精也不由的心头火起,拼尽全力撕打起来,尤其是一想到自己被刀刀雀戏弄。

  更让蝼蛄精使出吃奶力气,想制服刀刀雀,最初刀刀雀挥刀于空中,占有优势,打急眼的蝼蛄精,只好施展绝技,踩着祥云远空中绝战刀刀雀。

  拼尽全力的蝼蛄精,手中挥舞着大刀,施展出全身的解数,一刀快似一刀,直逼刀刀雀,在两个身体靠近,拼命相搏的时候。

  蝼蛄精挥着大刀,连使几个花样,刀刀雀看自己被罩在,蝼蛄精刀光剑影之中,知道在斗下去,自己根本就占不到任何便宜。

  为了自保也为了尽快脱身,刀刀雀看蝼蛄精用铁夹,夹住了自己的翅膀,并愉快的,得意的开心朝着他嚷道:

  “我的武艺你不知,还敢嘲笑把刀挥,今日让你知其能,斩断你头行不行,最好别在乱扑愣,活命基本不可能。”

  蝼蛄精嘴里嚷着,腾出紧握大刀的手,朝着刀刀雀头上便狠狠的砍去,刀刀雀看自己处在危险之中,两个又离的特别近。

  自己的一个膀子被对方夹住,无法挣脱活命,只好也使出自己的绝技来,将头猛的一甩,那嘴如刀般的朝着蝼蛄精的肩头扫去。

  蝼蛄精的肩头是一层厚厚的甲,在他看来想破自己的夹,普通利器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谁知道被刀刀雀一嘴扫来,即刻将肩头划破。

  受到剧痛的蝼蛄精,忍不住大叫一声,只好将夹刀刀雀膀子的手松开,借此机会,刀刀雀挥刀朝着蝼蛄精的头上猛砍过来。

  受了伤的蝼蛄精,此刻以无心恋战,痛的撕心裂肺的,无法忍受只好夹着尾巴,飞快的朝着前方窜去,边跑边恶狠狠的骂道:

  “刀雀损贼你听好,今天心善放你跑,他日要是再相逢,最好变成人参佬,否则斩头拔掉毛,弃入水里喂鱼鳖。”

  刀刀雀看蝼蛄精被自己偷袭成功,被自己的利嘴所伤,掉头逃走的蝼蛄精,这功夫还嘴硬,气的也挥刀朝着逃窜的蝼蛄精骂道:

  “犊子点气真挺好,没有削掉你头脑,今日暂时让你跑,再要遇到可不好,即削你头又斩尾,扔入林中喂蚂蚁。”

  蝼蛄精受伤痛的钻心,无心和刀刀雀对骂,飞快的逃到了同伴那里,远远的看到乌龟和同伴们,坐在那里正闲谈着,蝼蛄精可能获取的情报。

  听到空中急速赶来的蝼蛄精,所有同伴都不解起来,凭着蝼蛄精那坚厚的甲,想要伤到他的对手,几乎不是很多,老鲤咧嘴笑着问道:

  “老弟本事很惊人,被谁伤的好狼狈,给哥说说来报仇,让敌知道老鲤能。”

  蝼蛄精看到鲤鲤那开心的样子,气的急按云头坠落下来,朝着鲤鱼没好气的瞪着眼睛,大声的嚷起来:

  “和我装啥大尾狼,谁的本事有我强,只是大意被暗算,受点小伤不算数,妈呀痛的直钻心,该死刀雀无人心,要是再被我遇到,斩头斩尾扔河里。”

  鲤鱼坐在那里,一听原来是被刀刀雀所伤,更开心了,嘲笑着说道:

  “刀刀本事很一般,和我相比差的远,单手就能索其命,原来你的艺不精,日后跟我在一起,别再吹虚本事行,咱两过招只单膊,就能打的你叫痛。”

  蝼蛄精看鲤鱼如此轻视自己,不由的火气,也忘了浑身痛疼,一边捂着还在冒血的肩头,一边瞪着眼睛愤怒的嚷道:

  “老鲤跟我扯犊子,还敢跟我来比艺,虽说身上还有伤,打你同样不需帮,好在现在没出手,快点赔礼说多嘴,真要逼我猛攻击,死亡向你直招手。”

  鲤鱼站在那里仰着头,看着天,一付爱理不理的样子,并不冷不热的说道:

  “蝼蛄大哥消消火,快点包包你伤口,真要因此病加重,阎王会请你喝酒。”

  站在旁边的乌龟,看蝼蛄精瞪着眼睛一付非要和鲤鱼交手的样子,站在那里,也含着笑向他温和的劝道:

  “蝼蛄老弟休发怒,老鲤说的挺实惠,身体受伤莫动怒,不要因此丧了命。”

  正扎扎着手,准备次上去好好教训鲤鱼的蝼蛄精,听到他人此一说,吓的脸色突然,迈着半步的动作,硬生生的挺在那里,眨着眼睛好半天道:

  “老鲤犊子招挺多,知我受伤胡乱说,要是身体没毛病,让你吃苦没处说,乌龟大哥够意思,知我是个暴脾气,及时相劝猛收招,老鲤没有被我伤,犊子快点谢龟哥,就不送你见阎罗,感谢今天朋友多,你才跟我大咧咧。”

  蝼蛄精站在那里,用手捂着被伤的位罪,瞪着眼睛朝着鲤鱼说完,见众人上前齐劝鲤鱼赶紧回避一下,蝼蛄精以受了伤,就不要再惹他生气。

  鲤鱼看大家都劝自己,只得含着笑,摇头晃尾巴的离开,到旁边休息去了,当看到鲤鱼一离开,蝼蛄精站在那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嚷道:

  “本人绝对是好汉,被敌所伤不出汗,为了咱们水族好,咬着牙关探消息,谁有灵丹和妙药,别在站着把话唠,我的刀伤要不好,密秘宁死不透露。”

  大家坐在那里,就等着他把密秘告诉大家呢,看蝼蛄精突然一下子哭起来,众人一看,这么重要的事情。

  蝼蛄精不告诉大家,大家不是白商量这么长时间里吗,白做了这么多时间的准备了吗?急的乌龟忙朝身边的瞎嘎着急道:

  “老弟站着还等啥,快点掏药给疗伤,蝼蛄老弟功劳大,说啥别让见阎王。”

  瞎嘎着瞪着眼睛听到,龟大哥让他给蝼蛄敷药,急忙从怀里摸子一个精制的小药瓶,朝着蝼蛄精面前赶来,连声的向他说道:

  “老弟咬牙要挺住,我有神药就敷上,保准药到病即出,拒绝阎罗把你收,此乃玉兔所配制,专治刀伤特别灵,重金抢购咱不卖,愿为老弟免费治,我的思想就高尚,笑我傻冒能咋样。”

  听瞎嘎精有特效药,把蝼蛄精高兴的站在那里破涕为笑,连声的夸瞎嘎道:

  “老弟厚道重情义,蝼蛄感激来落泪,谁象老鲤玩犊子,还想过招来比艺,有药不给我疗伤,还把闲话来挤兑,再有好酒咱两喝,老鲤远点滚犊子。”

  离开不远的鲤鱼一听,瞪着眼睛探着头朝着蝼蛄看去,正要开口说话,乌龟精明着呢,这功夫可不能让鲤鱼得罪了蝼蛄精。

  蝼蛄精为了给大家探听密秘,受了伤,鲤鱼要是再借这机会冲着他,这位一时想不开,瞪着眼睛一个劲的喊伤口痛,就是不说出探听的密秘。

  那不让大家坐在这里看着他,干瞪眼,干着急忙,乌龟想到这里,扭过头去看着鲤鱼,又是晃头又是挤古着眼睛说道:

  “蝼蛄老弟本事大,此行密秘定得到,那个参兵胆不小,还敢挥刀把你伤,此仇一定都记下,抽空联手齐出动,狠狠出击把他揍,不报此仇被人笑,我看伤口特别重,只有老鹰手最重。”

  蝼蛄精坐在那里,挺着胸一脸奋怒的样子,当听说龟大哥说自己是被老鹰所伤,他腾的一下子跳起来,用力的挥动了一下,那只好胳膊道:

  “老鹰本事算个屁,想伤蝼蛄得学艺,我的本事有多高,老鲤不是不知道,伤我乃是刀刀雀,本事不济有损招,本来被我追着跑,挥刀眼看见阎罗,那知此贼鬼计多,猛一扬头嘴如刀,划破铁甲伤了筋,痛的钻心扯着肉。”

  鲤鱼站在那里歪着头,朝着蝼蛄精斜着眼看着,当听说对部是被刀刀雀所伤,站在那里实在忍不住了,呵呵的笑着说道:

  “蝼蛄老弟水平臭,竟被刀刀伤了肉,跟我学艺总偷懒,与人交手总挨揍,我要交战受了伤,瞪眼不哭特坚强,看你那点小本事,哭叽尿腚象个屁。”

  蝼蛄精就不喜欢听鲤鱼说话,本来伤口就很痛狠钻心,被瞎嘎着敷了点药,渐渐的略微强一些,被他这么一说。

  让蝼蛄精实在没有面子了,气的他腾的跳起来,伸手指着鲤鱼愤怒的嚷道:

  “老鲤说话别太损,如要不服咱两比,别看现在身有伤,铁夹击出断你尾,快点道歉事好办,否则回府来修练,被你气的有些恼,这就返身往回走。”

  乌龟和瞎嘎子心里很清楚,蝼蛄精探听的密秘一个字都没有透露出来,扭头就走,这是啥意思,把大家扔在这里,这不是晒干了吗?

  乌龟赶紧瞪了鲤鱼一眼,朝他偷偷的又是晃头又是摆手,然后温和的劝道:

  “蝼蛄老弟别多心,老鲤所言别当真,两位关系特别好,说说笑笑可别恼,此行密秘请告之,我等磨刀好准备,关于密秘并未提,大家等着很着急。”

  蝼蛄精坐在那里,对鲤鱼特别有想法,感觉自己受了伤,他不仅没有替自己出头,去想法和刀刀雀交手,站在那还嘲笑着自己。

  这让蝼蛄精心里火火的不满意的时候,乌龟担心蝼蛄精将知道的密秘藏在肚子里,就劝蝼蛄精应该把知道的说出来。

  这样的话,大家就可以知道,参兵啥时候准备盗宝,在盗宝的时候,鸟族肯定会掺入到其中,鸟族一掺入到其中,大家就有机会给蝼蛄精报仇。

  而他要是不说,大家便无法知道鸟族的活动,也就无法借着这个机会,给蝼蛄精报仇了,面对如此重要的问题,蝼蛄精应该明辨是非。

  乌龟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出来,蝼蛄精伤口敷上药之后,虽说轻松了一些,痛疼也减缓了一些,因为生鲤鱼的气。

  就不打算说出其中的密秘来,当乌龟这么一解释,这让他眨着眼睛用心的琢磨了一下之后,感觉有些道理。

  这平他站在那里,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指着鲤鱼咬着牙说道:

  “老鲤犊子你听好,我不跟你来计较,我将密秘说子来,定寻刀刀把仇报,为寻宝我吃了苦,好处肯定不能少,金银财宝我不要,整个人参补补脑。”

  众人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听着蝼蛄精说话,想知道他将密秘告诉大家,肯定得需要条件的,没有想到,他的条件是要人参一棵。

  这成了精的人参,他们是无法得到,那一个修练不是几百年以上,而要是没有成精的参到那里去寻呢?一下子给大家难住了。

  瞎嘎精站在那里,眨着眼睛看着蝼蛄精,为了能尽快的得到宝物,他只好朝着众人挥了挥手,一付开心的样子,愉快的说道:

  “蝼蛄老弟想要参,这事你就请放心,抓紧说出盗宝日,人参交由我处理,三天之内参送到,让你补身特强壮。”

  蝼蛄精看瞎嘎精同意给他搞一棵人参来,高兴的眨着眼睛,扭着头看着他开心起来,也不在生鲤鱼的气了,挥着手道:

  “我冒风险探消息,差点把命搭进去,为了众人浑不怕,密秘以被我知道,参将犊子太精明,动物国中有内线,定在三月二十八,东岳生日把宝盗。”

  水族的众兄弟们,站在那里一个个乐的,最初特别安静,猛的一下子都欢喜的跳起来,手拉着手愉快的齐声嚷着:

  “蝼蛄老弟真太棒,盗宝密秘咱知道,真要获得如意来,水族国里你有面,地位大家安排好,你当国师定没跑。”

  蝼蛄精看到大家那高兴的样子,得意的即刻将头仰起来,开心的朝着天空中望着,很骄傲的开心说道:

  “这点小事又算啥,大家不需把我夸,人参之事以定好,瞎嘎老弟定办到。”

  蝼蛄精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突然安静下来,齐刷刷的朝着瞎嘎精看去,想知道他将采用什么方法,才能得到人参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