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二十七章 瞎嘎巧得四品参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086 2020-11-18 06:09:28

  蝼蛄精和刀刀雀在探听宝物消息的时候相遇,当得知参国盗宝时间之后,刀刀雀以为蝼蛄精本事肯定差劲。

  便在参兵探马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抽刀偷袭,被正端着酒仰脖的蝼蛄精发现,两个人大打出手,最后刀刀雀不敌被蝼蛄精铁钳所夹,极其危险。

  面对生死的关键时刻,刀刀雀突然使出绝招,用自己的利嘴击伤蝼蛄精,独自逃生,迫使蝼蛄精只好负伤赶到同伴那里。

  受了伤的蝼蛄精看众人都急着想知道,他探来的密秘,而他以身子受伤,得需要静养及吃人参补身子为由,不肯说出密秘。

  瞎嘎着最后答应,原意为他寻一人参来补充身体,让他尽快恢复身体,乐的蝼蛄精这才将密秘说了出来,乐的水族众兄弟们。

  坐在那里齐声欢呼,感觉宝物的事情,很快就要到手了,真是一件令人兴奋而又无法入睡的事情,而对于获取人参之事。

  被瞎嘎子大包大揽起来,众人不知他将采用什么方法,才能获取人参,对于成了精的宝参,大家都知道,凭借着瞎嘎子的本事,根本就无法得到。

  不过,补身子,寻个几品叶的人参,或是甲子参,吃到嘴里到也能滋补身子,补充血液,只是瞎嘎精如何才能获取呢。

  众人在高兴之余,都有些不太相信,瞎嘎精能得到普通人参,乌龟当众人高兴开心,蝼蛄精退去休息的时候,这才平静的问道:

  “瞎嘎老弟本事高,如何采参补身子,蝼蛄老弟可当真,你得尽快取人参。”

  瞎嘎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瞪着眼睛,一付着急的样子,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摆着手,不屑的说道:

  “此事交我来处理,众位不需来担心,我以考虑很成熟,三天把参送上门。”

  几位看他说的很有把握,便不再问,坐在一起又开心的高兴了一阵之后,这才相约,赶到蝼蛄精府上探看,并等待瞎嘎精取人参来。

  瞎嘎精离开众人之后,并没有返回家中,而是赶到森林之中,用心的观察着林中的情况,他知道在这山下有一部落。

  专门人靠山生活,什么季节采什么样的山货,然后拿到城中贩卖来换生活费用,而这个部落里的族人,最喜欢的就是能采到山参。

  只要采到够品的山参,都能卖一个好价钱,瞎嘎子知道,自己没有那本事,这没有成精的山参,极难寻找,而成了精的山参,凭自己本事又打不过。

  而瞎嘎子有他的方法,他可不愿意,象部落里的村民那样,瞪着眼睛在林间四处寻找,采用这个方法,即便寻上几年怕也难以遇到。

  他赶到山里之后,隐身藏于林中,乐颠颠的尾随着这些攀山的村民,因为他知道,山参是有灵性的,无论是那个采到山参的人。

  要是遇到山参之后,不将其头上系一红绳,这山参肯定采用奇异方法,从采到自己的村民中逃脱,而精通此道的瞎嘎精。

  就准备离用这个方法,只要遇到采到人参的村民,如果系上红绳,他呢,就离开,不能让自己现身,硬抢。

  他也担心部落里有本事高强的巫师,听说自己从水里跑出来现身,肯定会想法子将自己抓到,那可就太危险了。

  而要是将他们挖出来的山参神不知鬼不家的偷走,那就不会引起部里山民的治意,所以他尾随着的这些山民中。

  基本上,都不是那些长年跑山的职业挖参人,而是那些采山货的普通村民,他们在跑山的时候,巧遇山参后,因为手中没更多的准备。

  必然会随手将山参挖出来,然后寻一片林中的叶片包好,然后开开心心的下山,这样的话,他就有机会,从这些人手中盗取山参。

  瞎嘎精按照这个思路,独自钻入林中,避开更多的敌人,藏于山民通往林中的路上,悠闲的躺在那里休息,转动着小眼珠子用心观察往来山民。

  因为这个季节,抱着发财梦想准备挖到宝参的人真是太多了,他们三一群,两一伙,朝着无边无际的大森林穿梭着。

  虽说挖参是一个很危险的职业,并不是所有进山挖参人,都能满载而归的,挖到了,那就一夜之间暴富起来,挖不到,那就继续受穷。

  也有的可能会因此成为百兽们的口中餐,因为这些挖参的人,进入了百兽的领地,百兽们自然不喜欢,得想法子将他们驱赶出去。

  瞎嘎精之所以喜欢尾随这些进山的族人,因为这些挖山的人,凡是遇到山参,都有一个过同的特点,那就是大声喊上一句,“棒槌”。

  只要挖参的人这么一喊,山参突然受到惊吓,魂就被吓跑了,然后在摸出红线绳,将看到的参露头上系一红线,便可以蹲下来慢悠悠的挖参了。

  要是这突然这么大喊一声,再没有红线绳系在山参的头上,即便你挖到了山参,即便没有成精,也都会让被挖出的参寻机逃掉的。

  瞎嘎精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愉快的尾随着这些跑山的村民后面,耐心的寻找着机会,只要有人看到并大喊一声。

  他就可以凑上前去,想法将挖出的参,在村民没有带下山之前,偷走,这种方法即省便,又省时,又神不知鬼不觉。

  瞎嘎着蹲守在山林中,正用心的观察着,看有几个部落的妇女,边说着笑着,边朝山林中赶来,他暗自高兴起来,紧随着身后赶了过去。

  这些女人低着头用心的采摘着林中的山货,瞎嘎精蹲守在树上方,悠闲的休息着,因为普通山参长的奇特,谁都不敢肯定,他们会藏在何处。

  瞎嘎精也知道,这些普通的山参,隐藏特别深,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寻到的,所以他悠闲的躺在树枝上,安静的休息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眼看着就太阳朝着西边落去,林子中也渐渐的开始要放黑影子了,瞎嘎精这时心里有些着急了起来。

  心中暗骂着这些跑山的族人,也太笨了,都这么久了,愣是没有发现一个带着品的山参,他到是巴不得,这些山民,最好把山里的所有山参都挖出来。

  最好把那些成了精的山参也都挖出来,那样的话,参兵参将在盗宝的路上,就少了一个对手,到时水族可以寻找别的方法,从哮天犬手中盗来宝物。

  当然,瞎嘎精心里特别清楚,这些山民们,永远别想挖到成精的山参的,他们平日里休息在林中,只要一闻到异味,早就逃得没有踪迹了。

  而那些上品的山参,虽然也有异能,确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在被喊道棒槌的时候,再想逃走,几乎是没有可能性的。

  所以他紧随着一个挖山参的村民,乐颠颠的紧跟在他们身后,悠闲的等待着时机,在山林之中,转悠一天了。

  瞎嘎精还是没有听到,这几个跑山的村民叫喊声,渐渐的有些失望了,后悔自己跟这几个家伙,是跟错了,应该到另外一处去,再用心观察。

  就在瞎嘎精懒洋洋的,朝着几个村民扫视了两眼,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听到一个女人,开心而又愉快的尖叫道:

  “棒槌!棒槌!”

  这一声开心的大家,不仅跟着同行的几个跑山的村民,吓了一跳,就是准备离开的瞎嘎精,也惊的急忙探着头朝着这几个人望去。

  看样子,这几个进山采山货的村民,根本就没有抱着挖到山参的想法,一时之间,手上并没有红线,也没有装参的东西。

  那位村民在瞪着眼睛愉快的喊完之后,喜滋滋的,蹲下来细心的挖起来,挖的特别小心,很怕划破了山参的身子。

  紧随而来的其他几个,也都赶到他面前,蹲在那里用心的观察着,发现是一个四品叶的山参,乐的他们也开心的帮忙挖着。

  瞎嘎精蹲守在那里,很愉快而又开心的看着,同时庆幸着自己算是跟对了这几个人,总算发现了人参,而且他们又是很不专业的。

  即便挖到了参,怕也无法将这参留在手上,所以他蹲守着那里愉快的看着,那几个村民,蹲在那里挖了很长时间,总算是挖出了山参。

  随后,挖到山参的这个女人,小心翼翼的将挖到的参,用心的张来一个大的树叶片,用心的将四品叶的人参精心包好,便有说有笑的朝山下赶去。

  看着他们那几个动作,及包人参的样子,瞎嘎精躲在暗处看的明明白白的,便悄悄的紧随着几位朝着走去,他一路小心紧随着几位下山的村民。

  还没有跟出多远呢,就看到被包裹在树叶,装在筐子里的人参,笑眯眯的探出头来朝着外边张望着,对于这种情况。

  单纯靠肉眼是很难观察到的,而凭着瞎嘎精的这么多年的修练,看的是一清二楚,他乐呵呵的守在外边,耐心的观察着。

  那被挖出来的四品参,探着头在筐里用心的观察了一会之后,见将他挖出来裹在树叶之中,放在筐里的的几个村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情况。

  乐的四品参探出头来,瞪着眼睛朝着几个乐颠颠在林中穿行的村民用力的吐了一口,并轻声而又恼火的骂道:

  “本来呆着很悠闲,正仰脖子闲着玩,几个贼人突然至,大声一喊把我吓,还没等我返回神,除邪红绳挂脖头,手段虽辣方法狠,不知本参道法深。”

  他一边小声的嘀咕着,一边反复的细心的观察了一下之后,开心的扒到筐沿边上,朝着地面看去,他缓缓的,慢慢的动着。

  当四品参探着头,愉快的想着,只要自己一落到地面上,即刻借着地气逃的没有了踪影,接下来,他将在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安家了。

  而就是他高兴的朝地上一落的时候,那曾想到,瞎嘎精早就看到了他的一举一动,死死的盯着,也暗向开心欢喜的想道:

  “人参个个该杀头,四品犊子这么邪,竟然脱壳能逃走,可见人参多鬼头,不过遇到瞎嘎精,想逃出我手决不可。”

  就在探出筐里的人参,感觉自己不会有啥危险,猛的从村民的筐中,飞身一跃,准备坠到地面上时,突然被探过来的一只手,稳稳的抓住了。

  抓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瞎嘎精,他将四品参一抓到手中,急速的朝着林中蹿去,边走边愉快的对四品人参欢喜的说道:

  “混蛋东西很滑头,逃出筐子有活头,如此想法很错误,我要抓你很轻松,也该小命被报废,你遇对手太无敌。”

  四品参虽然多年来的修练,有些道行,而要跟这千年修为的瞎嘎精比起来,自然差的太远了,当四品参看到自己逃出魔掌,又入鬼手之后。

  气的浑身都猛的抖了起来,用力的仰起头来,指着瞎嘎精恶狠狠的骂道:

  “妖孽找死不想活,你抓本爷命到头,如被参王知此事,水族从此无宁日,定会发兵攻水族,也会告到龙王处,聪明快点放我走,不然小命定没有。”

  瞎嘎精一边将四品参抓在手中,一边得意的朝着他满意而又愉快的笑道:

  “四品小参如此狂,大话说的叮当响,瞎嘎要是没手段,咋能将你给擒下,现在抓你来行善,兄弟受伤很难看,需要请你把身补,说啥废话都完蛋。”

  瞎嘎精在那里和四品参小声嘀咕着的时候,就听到以走很远的几个村民,突然传来了惊异呼喊之声:

  “天呢山参咋不见,只留薄皮筐中显,此货如何脱的身,真是神奇又古怪。”

  旁边的一位村民,探着头朝着那叫嚷的村妇筐中看了看,也晃头叹息道:

  “看来没有得宝命,挖到筐中宝不见,好好山参捆红线,啥时红线已不见。”

  站在旁边的瞎嘎着呵呵的笑着,伸手被抓在手中的四品参,欢喜的说道:

  “贼子滑头招法多,金蝉脱壳想逃脱,遇到老神休想走,炖入锅中来入口,蝼蛄老弟有口福,喝了参汤气血补。”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四品参牢牢的抓在手中,担心四品参乘自己不留神逃脱了,瞎嘎精用手紧抓着不放,一路风狂朝着蝼蛄精家中赶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