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二十八章 为守宝物想奇法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3966 2020-11-19 06:11:36

  瞎嘎精紧跟着山外的部落里的村民,总算是获取了四品人参,匆匆忙忙的带回到来,交给蝼蛄精休养身体。

  众水族几位兄弟,得到了蝼蛄精准确的消息之后,每天乐呵呵的开始着手准备着,想在赶往动物王国的参将,在获取了宝物之后。

  他们好乘机下手,在从参将那里获得宝物,他们积极的准备着,鸟族也没有闲着,在得到了刀刀雀赶回来汇报之后。

  八哥也和几位兄弟们聚集在一起商量起来,他们有几种选择,一时借水族从参兵那里获取宝物之后,他们在随后下手,从水族那里盗取。

  目前他们也知道了,水族的缺德想法,可以赶在水族下手之前,从参兵那里得到宝物,这么一来,就不需要在给水族之手了。

  将采用什么方法盗宝,鸟族的几位兄弟们,展开了热烈的议论,最后几位决定,将这两种方法都准备好,然后在面临突发情况之后,再作决定。

  参国,水族,鸟族都在精心的准备着,在三月二十八日这天,乘动物王国庆祝东岳生日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展开盗宝活动。

  而动物王国里,玉兔和哮天犬他们两个,以是多年的神仙,自然也不是那么笨,玉兔为了能每天享受吃人参的待遇。

  领着动物王国的众神兵勇将们,浩浩荡荡的直奔参国而去,最后因为低估了人参王国的参兵参将们,让他们遭到了参兵的伏进,大败而归。

  败逃回来的玉兔在动物王国的王里,和哮天犬商量起来,说此次出征本以为会顺利获胜,那曾想参兵太强大了,仅仅一战就将我们击败。

  哮天犬坐在那里支愣着眼睛,仰有头朝着宫外张望着,好半天才巴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子,有些不太服气的瞪了瞪眼睛道:

  “猛兽感觉本事强,不太服咱来坐王,此次出征不尽力,让咱败的很苍茫,如何治服众手下,大王应该显异能,孟婆神汤有秘方,不知能否配成汤,偷偷灌给猛兽喝,到时肯定听指挥,手中之宝因得意,欢喜张扬传出去,世间知道定不少,想要盗宝有很多,咱们理应加小心,宝被盗走危险多。”

  玉兔坐在那里威严的,朝着下方众手下观望了两眼,听到哮天犬的建议,她的脸不由的突然生变,扭头朝着他看了两眼,然后小声道:

  “天犬一提心头惊,我咋没想那么多,快点跟我密室谈,此事机密别乱说。”

  玉兔一边说着,一边慢忙站起来,朝着密室赶去,哮天犬一见,知道自己头脑太简单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当着众手下直言而出呢。

  这么想着,他慌里慌张的站起来,暗自朝着自己的嘴用力的拍了一下,独自紧跟着玉兔边朝密室赶去,边轻声的嘀咕着:

  “头脑平滑想的少,如此要事当众讲,真是罪过不可饶,晚上罚酒不能少,玉兔不知有何谋,最好快快跟我讲,定要治服众手下,个个才能更听话。”

  哮天犬这么想着,三两步紧随着玉兔来的密室,当只剩下他们两个时,玉兔瞪着眼睛很不满意的悄悄声对哮天犬道:

  “此次兵败众人慌,定觉我两艺不高,如要造反事难办,咱两无法来抵挡,所提孟婆迷魂汤,绝乃妙计是良方,灌给手下无智商,绝对听咱来指挥,五神知道宝丢失,定会追撵四处寻,到时咱们布兵出,躲在深宫享清福。”

  哮天犬紧跟着玉兔进入密室,他屁股还没有坐下来呢,一听玉兔这话,感觉他肯定有神奇的方法,配制迷魂汤,乐的连连点头道:

  “就知我王方法高,配制奇药定有招,太上老君炼仙丹,你配迷魂有一套,最近兵败心生惧,总怕有贼把宝盗,我王如有孟婆汤,抓贼喝下事全忘,众位手下全听话,咱们稳当坐天下。”

  玉兔听说有人掂记着哮天犬的如意宝贝,这让他不由的暗自吃惊,瞪着眼睛朝着他扫视了两眼,然后吃惊的问道:

  “众位手下都听话,虎豹狼兽守宫外,何人胆大又包天,敢窥你宝抓手间,疑犯是否有眉目,抓住定压牢里住。”

  看到玉兔的询问,哮天犬一付苦脸,看着玉兔晃了晃头,轻声叹道:

  “有夜翻转难入眠,躺在那里很悠闲,突听外边有异响,轻破窗口放迷烟,夜里我是最机灵,深知有贼到门前,急忙躲在屋梁上,悄悄准备来细观,借着月色人影三,鬼鬼崇崇进房间,飞快赶到床头前,挥刀凶狠朝下砍,其中一位悄声语,莫把宝物砍报废,只因愤怒火生气,急跃梁下奔贼去,那料三贼反应快,听到声音急逃窜,王宫防守何其严,竟有贼人靠近前,可见手下不安份,定有胆大想宝贝,等我紧随跟出门,夜里院中空无人,最近寻来两牛将,夜里蹲守我门外,严防贼人再进入,密秘前来寻宝物。”

  玉兔坐在那里一听,大王的威风一下子展示了出来,用力的拍了一下王椅,腾的跳起来,瞪着眼睛朝着哮天犬道:

  “何方逆贼胆好大,敢到宫中寻宝物,不知是否有线索,擒住扔到牢里头。”

  哮天犬坐在那里苦笑了一下,使劲的晃了晃头,眯着眼睛叹息着道:

  “几位贼人特精明,蒙着头脸露眼睛,身上藏有异味药,灵敏鼻子难断出,只有小心多提防,死死看住如意宝,今天探出好方法,知你配药手段高,如果配出孟婆汤,大王施展手段高,只要手下灌此汤,守挥宝物定安全。”

  玉兔在摆弄药物方面,在天界是享有盛名的,除了太上老君能炼出长寿丹来之后,也就是玉兔对药有奇异本领了。

  天界虽说个个都有长生不死的本领,得病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另外,那里突然出现了妖孽,难免需要天兵和妖孽展开一场交战。

  这一打起仗来,也免不了有受了伤的天兵天将,受了伤,也免不了需要更多,更好的神药来治疗众天兵们的伤口。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太上老君和玉兔在天界,还是特别受到重伤的,也是备受众天神们的喜欢,面对众人对玉兔的喜欢。

  自然也就养成了玉兔骄傲的心里,感觉众人再怎么喜欢自己,再怎么夸奖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捣药师,也不过是一个低级的角色。

  而现在就不同了,他们下界之后,她将自己的捣药棒一倒过来,马上就具有至高无尚的权威,马上就受到众百兽们的尊敬和爱戴了。

  所有这一切的得来,全都是意如意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哮天犬的那如意,真要是被盗走了,他们就是最有本事,怕也没有今天这么威风了。

  即便他们有很高明的本事,凭着两个人的本事,也无法四处打打杀杀的征服这么多的百兽,服服帖帖的听从自己的命令的。

  所以看好如意是他们至关重大事情,而面对身边有前来偷盗的情况,这让玉兔心里不由的暗自吃惊起来,眨着眼睛琢磨起来。

  觉得哮天犬所提出的想法,确实是一个好主意,只要自己配治出迷魂汤来,偷偷的将百兽们过给灌上这些迷魂汤,日后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办事了。

  而如何配制迷魂汤,别看玉兔当着哮天犬的面,说的头头是道的,而她根本就没有配制迷魂汤的好药方。

  她这么做,不过是为了稳住哮天犬,私下里自己再用心的想想,有什么方法,能配制成这种独一无二的神药来。

  玉兔心里很清楚,配制孟婆汤可不是谁想配就能配制而成的,那得想法子赶到孟婆所住的村庄,关到孟婆的店里去,方能寻到此方。

  而如何靠近孟婆盗取孟婆汤呢,这是一件很关键的问题,虽说他们成功的盗取了如意跑到这里来,而那是因为众位神仙喝的大醉。

  才让他们哮天犬得手,盗得此宝,并匆忙忙的逃到这里来,躲入森林平中,逃避五神的追撵,而想盗孟婆汤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不过,玉兔到是很有信心,她对草药配制的方法,是特别精通的,只要知道其中主要成份,凭着玉兔的聪明和本领。

  她觉得自己一定能配制出孟婆汤来,只要配出孟婆汤,他们就可以自由的掌控着百兽的头脑,听从自己的命令。

  哮天犬将自己的想法一说出来,看到玉兔坐在那里含着笑,一个劲的眨着眼睛,他带着讨好的模样看着玉兔问道:

  “提及此药王欢喜,定有妙计在这里,烦请大王讲一讲,如何配制好处理,真有这种奇异药,百兽谁敢来反抗,那时称霸祈连山,万物生灵谁不怕。”

  玉兔坐在那里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缓缓的站起来,看着哮天犬想了想道:

  “此药配方不简单,地府孟婆独自专,你来镇守咱王宫,我到孟庄走一趟,等我寻来此药方,定让生灵变木桩。”

  哮天犬听玉兔准备到地府孟庄一趟,想方法从那里套取孟婆汤,心里不由的欢喜起来,急忙站起来向玉兔恭喜的说道:

  “此事机密很重要,大王尽快走一趟,只要盗得孟婆汤,咱们稳坐宫殿上,无论鸟类和水族,见到咱们都听话,即便参国难对付,灌了此汤也迷糊,即没头脑也见忘,定会训服听咱话。”

  看到哮天犬催促自己,尽快赶往地府讨得迷魂汤来,玉兔心里很清楚,天犬担心自己的宝物被盗,盼着她尽快的完成。

  玉兔心里很清楚,想要盗得的迷魂汤可不是简单的事,她得需要精心的准备,想法子骗过孟婆,并探听到此药的配制方法才可。

  而如何才能赶到地府,获取孟婆的相信呢?这让玉兔心里不免要动点心思了,她一边答应哮天犬,一边开始准备起来。

  她知道地府之中,专们负责勾魂的是牛头,马面两个使者,只有让他们两个将自己的魂勾走,他才有机会赶到地府里去。

  只有到了地府中去,她才有机会遇到孟婆,才有机会看到孟婆的那迷魂汤,她只有看到迷婆的迷魂汤,她才有机会按照孟婆的方法配制出来。

  另外玉兔在月宫的时候,就曾听说过,有关孟婆的事情,无论怎么说,人世间无论任何事务,只要是大去平后,都得喝孟婆的那碗迷魂汤。

  虽然孟婆没有什么特别的奇异本事,也不是什么位职显赫的阴朝人物,而她的特殊地位,让她在天界常常被众神所提及。

  因为玉兔喜欢各种草药,自然对孟婆的迷魂汤也特别感兴趣,想知道她的那迷魂汤是如何配制而成的,只是众神仙及少有和地府有来往的。

  自然也就很少有神仙知道孟婆汤的配制方法,玉兔虽然好奇同样也无法探听到其中的奥秘,而今,玉兔在阳间,急需要这种神药。

  有了这种神药,就可以轻意的控制着自己的属下,就可以由他们来支配,面对如此重要的东西,玉兔决定冒险赶往地府中去。

  赶到阴间孟庄去,想法靠近孟婆,从她那里寻碗迷魂汤,并从中寻到配制的方法来,有了这迷魂汤,控制了森林中的一切。

  那她们就有方法,指挥着这些水族,鸟族,参国及动物国王的所有神兵勇将们,听从他们的指挥,假如有一天。

  得知宝被盗走之后,禄神不可能无动于衷,定然会下界寻来,而有了这些手下的拦截,他们守在动物王宫的宫殿里,自然也就高枕无忧了。

  面对如此优越的王宫生活,玉兔和哮天犬自然不舍得离开,他们得想尽一切方法,留在这里,称王称霸。

  玉兔这么想着,缓缓得从王宫里向外走去,手中紧握着那把至高无尚的,倒着拿着的捣药棒,一个象征着王权的东西,边走边琢磨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