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二十九章 玉兔借魂地府行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300 2020-11-20 06:12:20

  玉兔和哮天犬在密室之中,商量着,当谈到有人潜入自己的卧室,准备盗得宝物的时候,这让玉兔特别镇惊,便准备想出一个极损的法子。

  因为玉兔精通草药,天犬提醒玉兔能否配制一种,好象孟婆汤的迷魂汤,有了这种草药之后,便可号令众手下,再不会有谁敢打偷宝的主意了。

  对于天犬的提议,确实点醒了玉兔,而她是专职硬究草药的,她深知孟婆的迷魂汤,在地府之中,是她一家独有,绝不外传。

  而要想获得迷魂汤的配制方法,那就得需要想法子靠近孟婆,通过玉兔的手段和聪明,她觉得自己肯定配制出孟婆的迷魂汤来。

  他们商量好之后,在天犬的催促之下,玉兔独自手中紧握着捣药的王仗,很有威严的走出王宫,默默的考虑着,如何赶往地府盗取迷魂汤呢?

  玉兔正琢磨有呢,突然跑进来一个小牛犊子,匆忙忙的直奔玉兔而来,远远的看着这位惊慌失措的牛犊子,玉兔不解起来。

  因为此牛犊子的父亲,有些本事,在动物王国身居要职,玉兔当了国王之后,也特别喜欢其父,玉兔觉得其父牛老犊忠厚诚实。

  在动物王国里特别受到动物界的认可,算得上是德高望重,玉兔不喜欢虎豹狼这些动物,借着这个时间,凭着牛老犊子的地位。

  借着这个机会,玉兔提拔老牛犊为身边的重臣,此刻见小牛犊子,匆忙朝着自己赶来,不知何故玉兔便板着脸轻声道:

  “何事惊慌脚步乱,极不深沉不稳健,日后在于宫中走,一定稳妥象点样。”

  小牛犊子听到玉兔的训斥,一边朝她迎面赶来,一边哭哭滴滴的说道:

  “大王训斥定牢记,家父染病以多日,各种妙药全用尽,早晨突然药不进,惊慌赶来报大王,盼望讨得灵丹药,救父回阳好好活,感激不尽谢大王。”

  玉兔一听,不由的一下子欢喜起来,此刻玉兔正盼望着,自己想什么方法,到阴间去,好讨得孟婆的迷魂汤呢。

  听到小牛犊子的汇报,让她暗自欢喜起来,站在那里眨着眼睛歪着头,看着天空一付考虑问题的样子,悄悄的想:

  “真是东岳心地善,心中所想就帮忙,老牛犊子命要完,可借此魂赶阴间,借此讨得迷魂汤,端在手中细端详,返回定能制治出,降服手下不需忙。”

  看着玉兔站在那里不说话,急得小牛犊子正要开口说话,玉兔严肃的猛的低下头来看着小牛犊子,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老牛犊子要玩完,不须惊慌把心担,快点前边来引路,我到府中观一观,如果灵丹能救命,本王出手来帮忙,此刻不能让他走,不能失去一助手。”

  玉兔嘴里一边说着,一边随着小牛犊子匆忙忙的朝着牛府赶去,边走玉兔别暗自欢喜的琢磨着:

  此乃天意巧安排,想入阴府牛犊完,借魂赶往阴府去,想得迷汤在眼前,迷汤到手万事吉,制服手下令统一。

  玉兔这一刻里,为了完成自己的事情,完全忘了自己是动物王国的大王了,一点架子都没有,急匆匆的朝牛府赶去。

  看到玉兔如此关切老牛犊子,小牛犊子感激的在后面紧随着,并连声道:

  “多谢大王此厚爱,屈尊奔府把父看,难怪家父把你盼,深知大王慈心在,他日忠心报大王,誓死随王保国安。”

  玉兔迈步急走,一付着急的样子,边走边摆着手,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他们走出王宫,虎豹狼守在那里急向玉兔请安。

  玉兔装着没有看到的样子,简单的摆了摆手,一到街面急转弯奔向牛府中赶去,虎将军站在那里一付热心肠的样子喊道:

  “我王匆忙为那般,独自离宫需保安,独自迈步离宫殿,众将担心有危险。”

  玉兔边走着,连头都没有回,朝他们摆了摆手,很自信的大声道:

  “我当国王民安顺,那有盗贼匪乱窜,尽管放心守宫门,探望老牛去就回。”

  他们在路上三转两转的,在小牛犊子的引路下,很快就赶到了老牛犊子的府中,玉兔还没有到府中呢,就见府中一片慌乱。

  很显然,牛家所有族人,都因为老牛犊子的病重,感到一片的慌乱,当听到小牛犊子在后面高一声,矮一声的急喊道:

  “众位快点来迎见,玉兔大王府中显,跪迎大王急见父,闭嘴安静休吵闹。”

  牛府中所有的家人们,听说玉兔大王亲临府中,一群牛家族人,纷纷赶过来,拜迎玉兔大王,整个牛家最感激玉兔大王的厚爱。

  从玉兔大王坐上了动物王国的宝座之后,牛家深受王恩,地位一下子蹿了起来,成为动物王国中的一大贵族,那一个不感激玉兔大王呢?

  玉兔耽记着她那点破事,那有心情去看这些下人的举动呢,玉兔仰着头手中紧握着捣药棒,大步流星的急奔老牛犊子所住地方赶去。

  她一迈进老牛犊子的休息地方,急朝着老牛犊子脸上细心的观察了一下,见他只有一口气躺那个呼哒呢,玉兔又瞪眼朝四处观望了一下。

  此刻她看到牛头马面手中紧握着铁链子,站在那里正准备带老牛犊子离开呢,玉兔扭头朝着小牛犊子轻声而又关切的说道:

  “你父病危很难治,你先下去我有事,发现我躺你父侧,不要惊慌守住我,我随你父入地府,岂求阎王赐富贵,以报你父忠诚心,再渡你父入天道。”

  小牛犊子一听,感激的匆忙跪在那里,说一定按照大王的吩咐去做,绝不会让大王受到一点的委屈,请大王尽管放心。

  玉兔站在那里,朝着躲在一侧,耐心等待老牛犊子最后一口气,然后将其带走,玉兔无论怎么说,也是天界神仙,她装着没有看到牛头马面的样子。

  缓缓的合衣躺在老牛犊子的旁边,嘴里念着咒语,慢慢的将眼睛合上:

  “本王乃是天界神,世界随我任飘游,那有身驱和肉体,拖着行走沉无比,而今地府走一趟,速速离体快出壳,让我灵魂附牛身,赶到地府健健身。”

  玉兔躺那里,嘴里念动着,不知不觉间,玉兔就感觉自己渐渐入睡一般,紧随着身子猛的一震,浑身出现异样的痛疼感。

  就是痛疼感最猛烈的一瞬间里,玉兔看到自己的灵魂,从自己的身子里挣脱了出来,而就在这时,他看到老牛犊子的灵魂也从驱壳里钻了出来。

  玉兔扭头一看,见牛头马面朝着他们直奔过来是瞬间里,玉兔猛的将自己的灵魂扑到了老牛犊子的身上,然后乐颠颠的含着笑悄声对老牛犊子道:

  “此刻万万别出声,本王地府走一圈,因为不识此处路,勾魂使者来引来,到了地府见阎王,让你投胎富家人。”

  老牛犊子听到大王如此厚待自己,为了能让自己有一个好的归宿,竟然不顾一切的跟着自己到地府里,感动的朝有玉兔一味的点着头。

  牛头,马面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上前将一铁链子套在了老牛犊子的脖子上,因为突然感觉到一个很陌生的地方,老牛犊子本能是将身子朝后退去。

  他的动作令牛头马面很不开心,站在左手边的牛头,抖了抖铁链子道:

  “老弟何须太紧张,此刻以到另一方,那里有哥照着你,让你投胎到阳间,喜欢出力事好办,村中有个庄家汉,你到他家重投胎,低着头来把活干,要想投到富人家,哥我同样能办到,村中有位老财主,正缺儿子盼白了头,别再犹豫跟我走,好事就在你前头。”

  玉兔扑到老牛犊子的魂上,听到牛头说的跟花似的,知道他是在骗老牛犊子别在犹豫了,尽快的跟他走,因为老牛犊子的脾气,牛头心里清楚。

  他真要是上来倔劲了,凭着牛头和马面的力气,还真就得需要费点时间,而赶往阎王殿的时间是有规定的,他们耽心误了时辰。

  听到牛头这两句贴心的话,老牛犊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所面对的这个新的世间,虽然看着四周围长满了美丽的鲜花,世间异常美丽。

  而和他所居住的森林,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此时他将赶到阎王殿里报道,虽说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而他知道,自己一生勤劳肯干。

  别说到阎王殿去见阎王了,就是赶到天宫见东岳大帝,他觉得自己也是问心无愧的,只是他心里很清楚,凭着他的能力和本事。

  根本就没有能力和资格到天界去,而这一刻里,是由不得用作主的,既然牛头和马面催促自己,快点赶路,那也只能听从命令了。

  老牛犊子紧跟着牛头、马面,轻飘飘的极速的朝着地府赶去,这一刻里,虽然看不到十足的阳光,而这里确一点都不那么黑暗。

  如其说阳间分白天黑夜的话,而这里好象全都是白天一般,虽说也有高山,平川,河流,湖泊,而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绿色的世界,花的海洋。

  世间如此的美,如此的宁静,往前每走出一段距离,就能看到有不少耕种的村民,在地头慢悠悠的忙碌着,播种着。

  当走过河流,湖泊的时候,就能看到鱼面站在那里说有笑话,撒着网打着鱼,还不时传来听不太懂的,轻松的歌声。

  在牛头、马面的引路下,他们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远远的看到一个村庄,村庄里特别宁静,是用木制的边木头拌子夹起的,不高的围墙。

  牛头探着脑瓜子好奇的朝着那村庄里张望着,不知道这里是何去处,牛头看着他那好奇的样子,就含着笑开心的对老牛犊子道:

  “不用好奇别乱看,投胎这里是一站,前边挂着一牌扁,清楚写着是孟庄,跟我赶到阎王那,功过审定事一完,我将送你到此来,喝上一碗解解谗,忘掉前世恩与仇,抖落情感入凡尘。”

  玉兔一听这话,趁着牛头、马面往前赶路,不留神的功夫,脱离老牛犊子的身子,跳到他的头上朝着孟庄里面张望着。

  此次她附在老牛灵魂上,目的就是为了好好察看一下孟庄,然后讨碗孟婆汤,好好看明白了,这孟婆汤到底是怎么配制出来的。

  凭着玉兔的本事,只要这药汤在嘴里轻轻的沾一下嘴唇,略微品一下,他就能断定了,这药汤里面到底是怎么配制而成的。

  这也是千年来,玉兔在月宫里捣药,所掌握的一种特别的本领,她担心牛头、马面看到自己,所以动作极快的一探头,便又藏了起来。

  老牛犊子被牵着往前走着,听说这里是将来投胎之后,返回来的一站,他不知道这一站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停下脚来仰着头朝里面望去,嘴里道:

  “两位神差请慢行,我闻庄里飘异香,眼下赶路腿发肿,能否庄里歇歇脚,我请两位喝口水,随后前行有精神。”

  马面一听将眼睛一瞪,不屑的瞪了老牛犊们一眼,用鼻子哼了一下道:

  “我等日行千里远,往来随意地下飞,此水专供投胎喝,快行还是少啰嗦。”

  老牛犊子此刻独自一人,被地府官差押解着,那敢有半个屁可放,要是在动物王国,他觉得凭着自己的身价地位,肯定会痛骂他们一顿。

  老牛犊子没法,只好再不敢言语,低着头飞速的,紧跟着两位官差飞速前行着,在他们经过一片平坦的地面时。

  见有一牛低着头,该一村夫赶着,缓缓的朝前边慢行着,此刻正耕地的牛想偷懒,走两步,仰起头来朝着四处望上两眼。

  老牛犊子有些看不下眼了,又停下来,瞪着眼睛对两位官差,悄声道:

  “你看地里那耕牛,干点屁活懒不行,磨磨蹭蹭不迈步,真给牛族丢尽脸。”

  马面看他自己不好好的赶路,确停下来评价着,正在耕地的那干活的牛儿,气的他再次将眼睛瞪起来,朝老牛犊子没好气道:

  “闲来无事尽吹牛,不知底细勿评论,此牛前世乃富豪,享尽荣华太悠闲,为了品尝新生活,愿留阴间来耕田,凭你目前此身份,不下地狱谢天地。”

  老牛犊子当然知道,这下地狱是什么意思,十八般的酷行让你品尝个够,吓的他脸都变了色,赶紧带着哀求的口气对两位官差道:

  “生前好事做不少,王爷面前要言好,来世不忘两位恩,定立牌位供香火。”

  玉兔看着吓的浑身都在发抖的老牛德子,心里不由的暗自好笑起来,她深知凭着老牛犊子,在动物界的地位,到了阎王殿是不会吃苦头的。

  趁两位官差不留神的时候,悄悄的在老牛犊子耳边,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

  “大胆迈步往前走,不需害怕身子抖,阎王殿里审功过,最次投胎把人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