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三十章 丰都城中见阎罗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356 2020-11-21 06:16:27

  玉兔附在老牛犊子的身上,被牛头、马面用铁链子牵着在地府里,一路狂行,老牛犊子害怕,每遇到一景都要借机停下来说两句。

  当他们路过孟庄时,看到这里幽静,奇美,便停下脚来主动和默默前行的牛头、马面交流着,问此处是何地方。

  牛头、马面特别不耐烦,催他快行,当遇到前方地里耕种的农夫和一只耕牛时,触景生情,老牛犊子再次嘀咕着,说此牛太懒了。

  在地里干活,怎么能慢悠悠的,行动那么慢呢,一个偷懒的牛是不应该留在地府的,看着磨磨叽叽的样子,两官差更加生气。

  玉兔知道老牛犊子心里畏惧,趁两官差不留神的时候,偷偷的告诉老牛犊子,不需要有什么害怕的,尽管大着胆子往前行也就是了。

  老牛犊子没法,只好点头应着,紧随着两位官差迈步急行,这一路行来,难免肌渴,走了一段时间之后,老牛犊子又道:

  “两位急行定辛苦,不如坐下喝口水,解开铁链我去寻,喝好吃饱在前行。”

  两位官差对此地熟的不能再熟了,一天不知道跑多少趟呢,他们两个停下脚来,扬着头看着满山遍野的花草,树木,忍不住停下脚来。

  牛头感觉老牛犊子和自己,无论怎么说都有点面相接近,含着笑晃了晃头,一言不发,马面不痛快,瞪着眼睛看着老牛犊子道:

  “喜欢此处山景美,也得快步速前行,愿留地府莫着急,阎王殿里审功过,生前要是没作恶,留在地府不为过,要是作恶事太多,进入地狱定好过。”

  老牛犊子巴叽了一下嘴,知道马面在嘲笑自己,很不情愿的又迈着步子往前急行,不知不觉间,远远的看到了一城池。

  这一刻里,通往此城的人很多,有的挑担的,有的肩扛的,一路朝着城池赶去,当他们看到被押解的老牛犊子时,一点都不惊奇。

  好象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连看都不看一眼,也有熟悉牛头、马面的人,看他们来到面前,便停下脚来,含着笑向他们说道:

  “两位平日真是忙,脚不停留不着闲,看我肩头有甜瓜,坐下砍开尝一尝,算我请客莫问价,眼见进城急个啥。”

  马面含着笑朝这位乡民摆了摆手,他们脚步并没有停下来,边走边应道:

  “看瓜口渴嗓子谗,地府规矩有些严,真要品尝你的瓜,阎王那里难交差,打板定罪先不论,怕是要丢此官差,感谢好意得急行,趁早交差把脚歇。”

  老牛犊子看到旁边晃悠悠进城的村民,停下来让他们歇歇脚,吃个甜瓜,马面不敢坐下来吃,他马上瞪着眼睛急道:

  “急行猛奔身子乏,停下吃瓜很正常,口袋要是没银两,我来请客把瓜尝,此刻太累挺不住,嗓子冒烟腿无力,愿走你们先前行,我得坐下把瓜尝。”

  马面本来是笑眯眯的和行人说话的,当看到老牛犊子突然想吃瓜,不走了,气的他用力的一抖铁链子,不满意的说道:

  “地府城门在眼前,跟我耍懒不愿前,再要抗触强行走,拖着也得到地府。”

  老牛犊子看实在没法,只好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迈步朝前边走去,随着人流到城门前,他抬起头来瞪着眼睛细心的看了看,只见上方写道:

  幽都城,几个大字,在旁边可能是怕别人不知道,还小了几个小字:冥地府鬼门关。

  老牛犊子心里不由的怕了起来,抖着腿,小声的向板着脸的马面问道:

  “一路景色极美丽,到了城里不对劲,四处发暗阴森森,感觉凉气往外喷,还是不到阎王殿,能否商量来改变,放我返回动物国,我定感谢永不忘。”

  马面瞪着眼睛再次用力的抖了一下铁链子,二话不说,迈着大步朝着城门赶去,看样子生气了,一句话都不说,牛头小声的对他道:

  “闲话还是不要说,生死薄上以勾过,你的阳寿以全尽,咋能让你返回去,见了阎王莫胡言,惹恼王爷不好玩,真要打入地狱中,万般痛苦你品偿。”

  老牛犊子一听,巴叽了一下嘴巴子,再不敢言语,匆忙忙的紧随两位,迈步进城,城门前的两位兵士,含着笑看了看老牛犊子并逗着笑话道:

  “今天跑了第几趟,晚了城门要关上,王爷坐殿很着急,再审一批要休息,赶上王爷心发烦,这牛犊子要完玩。”

  老牛犊子一听这话,猛的将眼睛瞪起来,朝着牛头、马面两个看去,见他们两个笑眯眯的朝着城前的兵士挥了挥手道:

  “看好城门勿乱言,时辰没过还提前,往来奔派十余趟,今天算是很悠闲,抓紧交差不多言,闲时到府再闲谈,家中备有上等酒,犊子去时别空手。”

  他们两个边说着,边笑眯眯的牵着老牛犊子朝前边赶去,这铁链子勒的老牛犊子脖子有些痛,听说两位喜欢喝酒,他猛的乐起来,急道:

  “两位官差喜喝酒,一看咱们是酒友,进城定有好酒家,一同进去来比划,我喝三斤垫垫底,两位说说量多大,目前从未逢对手,咱们店里端端酒,要上能比我酒量大,阎王殿里别去啦,酒量要是比我小,放我回去练酒量。”

  牛头、马面是和城门兵士闲聊,不想老牛犊子又跟着抽空搭言,气的马面再次用力抖了抖手中铁链子,没好气的朝他说道:

  “废话说的有些多,总想插话说屁磕,是想磨叽拖时间,见到阎王说一说,先过板子再上堂,诸般痛苦尝一尝。”

  老牛犊子一听,再次使劲的咽了咽口水,不敢在言,他知道,这牛头、马面真这么说了,肯定不会跟自己客气。

  因为多嘴再挨了板子,有些不划算,只好沉默下来,瞪着眼睛朝着城中四处观望着,看到街面上,人真是不少,很多小商贩在那里叫卖着。

  老牛犊子看马面急着让他快点前行,不敢再胡言拖延时间,迈着步子飞快的前行着,他们在闹市前转拐又绕的,好算是来到阎王殿。

  到了门前,见有两个蹲守在那里的石狮子,瞪着眼睛朝着他们观望着,那气派是特别的吓人,老牛犊子不由的停下脚来迟疑起来。

  马面看样子真有些着急了,扯着他不由分说,飞快的朝着阎王殿里赶去,守在门前的两位看着他们两个,急步走进来便笑着问道:

  “两位今天真太忙,往来奔跑好多趟,一会休息家中来,我有好酒请品尝,此位犯的是何罪,拘来定让他受罪。”

  老牛犊子一听,忙将眼睛瞪起来,一付委曲的样子,赶紧向那说话应道:

  “官爷万万别乱说,阳间好事做很多,王爷知我心地善,没准请我来作客。”

  看着老你牛犊子嘴这么贫,气的马面用力的又抖了抖铁链子,朝着阴森森大殿迈步而去,老牛犊子看马面发怒,不敢再言,瞪着眼睛紧随而行。

  老牛犊子用心的朝殿上一看,两侧站着的一些衙役,手中拿着各种施刑的工具,瞪着眼睛特别威武,当老牛犊子一迈进来。

  里面众衙役站在那里,瞪着眼睛高喊一声,把他吓了一跳,两条腿都紧跟着抖了起来,玉兔附在他的身上,悄声的对他说道:

  “此刻不需有何怕,上堂全都是这套,判官讲述生前事,阎王审过就完事。”

  老牛犊子一听,这胆子不由的壮了起来,只是在他前边还有两个,他只能耐心的等着旁边,等着阎王爷是如何审理的。

  在他前面那两位,一个是普通的百姓,虽然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只是他生前对父亲不孝,判官讲完这些之后,阎王爷坐在那里判他投世为牛。

  老牛犊子站在那里一听,羡慕的巴叽了一下嘴巴子,小声的嘀咕道:

  “阎王判的有些轻,这位点气真太好,不孝父亲去投胎,竟能做牛投世间。”

  他不敢再多言,瞪着眼睛朝上方看着,另外一位生前是一财主,只因为贪财好色,判官坐在那里,一件一件的将他所做事情数落出来。

  阎王爷坐在那里细心的听着,看都讲述完了,阎王爷坐在那里将眼睛一瞪,说此财主为富不仁,理应打入地狱,走一圈,好好吃点苦头。

  不过,这么做,让他吃点苦头,也只是一时之痛,还是无法改变他内心的思想,便让他到阳世间投胎,做一个雌猪好了。

  看样子阎王对这些事情,每天见的太多,判的也特别快,很快就轮到了老牛犊子,判官在旁边将老牛犊子生前,在动物界身居高位的事说了一下。

  当听到自己在动物界的地位时,老牛犊觉得这是一件值得自己骄傲的事情,所以得意的将身子板用力的挺了挺。

  阎王坐在那里,瞪着眼睛朝着老牛犊子脸上看了又看,突然不满意的说道:

  “玉兔如此不太好,即到此处礼不少,咋好附在老牛身,悄悄摸摸往这跑,你是天界一灵物,还请现身好不好,即便前来是密访,让人看了也烦恼。”

  本来玉兔此行,是偷偷前来,自然是不希望更多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和自己的目的,当在这么多的衙役面,点破了此事。

  她不好意思再藏于老牛犊子的灵魂里,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猛的跃出来,她一出现,所有的衙役及牛头、马面都惊的瞪着眼睛朝玉兔看去。

  马面反应快,赶紧向阎王爷施礼并瞪着眼睛,认真的向王爷说道:

  “此行只索牛犊子,并没附带兔子归,不知此物太神密,咋藏老牛犊子身。”

  阎王爷朝着他们两个含着笑,摆了摆手,一点都不怪罪的说道:

  “两位不需太吃惊,玉兔乃是天界仙,你们要是能发现,谁还知道她灵通。”

  玉兔一现身,忙含着笑,朝着阎王点着头,一付很抱歉的样子,对阎王道:

  “不瞒阎王来嘲笑,此事我做有些过,老牛犊子是家亲,怕他入府把罪遭,为此一路紧跟来,盼着阎王轻点罚,那知阎王眼太毒,根本不藏一点沙,即是这样便退去,还望王爷别怪罪。”

  阎王爷坐在那里,并没有深究此事,因为玉兔乃是天界神,突然赶往地界,那是犯了天规的,而为了老牛犊子,竟然跑到地府来。

  这更是犯了大忌,只是不看僧面,看佛面,无论怎么说,每次阎王到天界述职的时候,曾和嫦娥有几面之缘,玉兔也没有犯了什么过格大事。

  只是因为牵着他的亲戚,陪着赶到地府来,说太多很显然是不给嫦娥的面子,这么想着,阎王爷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应道:

  “玉兔慈面心地善,为一亲友地府见,既然前来莫急走,府后准备一顿饭,这就速判老牛犊,你再陪他返阳间,只是好言来相劝,触犯天条不好办,本王只装没看见,离开地府回天宫。”

  玉兔站在那里听到阎王如此一说,她脸都变了色,她当然知道触犯天条,当处以何种处罚,即便是这样,在天界也没有在世间当一个大王好。

  受到众百兽的追捧,一个个听从自己的命令,规规矩矩的,而自己高高在上,那地位,和权力比阎王爷来说,只能更高一筹。

  阎王爷不过是一城之主,而我玉兔现在乃时整个动物界的王爷,如此高的地位,玉兔可不愿意一下子就失去了,而又不敢表露出来。

  她要是将目前自己的情况,实打实的一讲出来,阎王肯定不会轻意的放她离开这里,定然想法子留住他,然后急奔天庭而去。

  盗走了禄神的如意,可非同小事,所有的禄位都是遵循着,各种条件而来的,并不会象他玉兔这样,只要自己开心高兴,随便乱点的。

  这么做那是乱了法度,触犯了天条,另外,玉兔不老实的呆在月宫里,跑地森林坐起了国王,自然会引起,天界,阳间的轩然大波。

  玉兔那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她不敢太高调了,站在那里一口一个感谢的话,一味的替老牛犊子求情,一付确是为亲戚而来的样子说道:

  “阎王见多识的广,所训让我在成长,句句在理字字真,我当用心牢记心,办完老牛犊子事,马上返到天庭去,不给阎王添麻烦,不给自己寻借口,触犯天条罪不轻,我当永记在心中。”

  阎王爷看玉兔,一点都没有摆出天神的架子来,而且说话也特别恭敬,请到后府中一叙,对方也一再推辞,不肯留下来。

  阎王并没有多想,坐在那里用心的听了判官,宣读了,老牛犊子在阳世间的情况,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玉兔道:

  “老牛犊子还不错,阳间并没作啥恶,即便此次你不来,也会投胎人世间,老牛生前所做事,投胎普通人家去,既然玉兔跟过来,便投村中老财家。”

  老牛犊子站在那里听说,自己不仅一点苦不需要吃,还投胎到阳世间一位财主的家中,乐的咧着嘴欢喜的笑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