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三十一章 南斗使者话实在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77 2020-11-22 06:07:44

  玉兔附在老牛犊子身上,跟着牛头、马面匆忙在地府中急行,他们一到地府之后,并看不出白天与黑夜来。

  虽然没有刺目的阳光,可也明亮如昼,亮堂堂的看物特别清楚,另外在此地的世界里,同样是锦花四现,景美如画,幽静安详之处。

  即便是这样,老牛犊子在阳世间习惯了,被两位官差索着脖子急促赶路,心里也有几分怵意,极不情愿的直奔地府而去。

  两位官差急着交差,行走速度极快,老牛犊子不情愿,一会要求休息一会,一会要求坐下来喝口水解解渴,说嗓子眼这时都在冒火。

  看他磨磨蹭蹭的样子,气的马面一直都没有给老牛犊子好脸,并不满意的说象他这样刁蛮的家伙,要是以前的脾气,非好好教训他一顿。

  牛头感觉自己无论怎么说,和老牛犊子面上撞的很相似,自然有同情之心,就在旁边劝马面,别跟这种没有人样的东西一般见识。

  老牛犊子在经过孟庄的时候,不知此处是何地方,见里面有几个女子长得十分秀气美丽,举姿也是落落大方。

  便对两位官差嚷着说,走了这么久了,好算是遇到一个村庄大家应该停下脚来,到里面讨碗水喝,然后在休息一会。

  两位官差知道此处是什么地方,马面气的不阴不阳的对老牛犊子,嘲笑着说着,那意思,渴了想喝水,还是挺着吧。

  等到阎王那里,通过判官,审核,最后阎王定功过之后,要是再次投胎的话,不需要你主动去,到时定会让你喝个够的。

  在马面一再催促下,总算是赶到城中,在经过城里热闹地带时,老牛犊子想让两位官差停下来,说连续赶路肚中无食,应该坐下来吃点东西。

  同样被马面训了两句,在闹市的位置,老牛犊子看到有几个坐在街面上,蹲在那里小赌的几位,投着头,挤在一起一个劲的喊着押押。

  乐的老牛犊子,使劲的巴叽着嘴厚着脸皮笑着,对马面说,此地真是太热闹,往来生日人不少,街面还有小赌徒,又叫又嚷真是好,咱们不妨赶过去,蹲在那里押几把,要是点好赢了钱,全归两位我不要。

  马面气的实在是忍不住,回头看着老牛犊子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两脚,板着脸没好气的瞪着眼睛对老牛犊子嚷道:

  “该死东西不要脸,都这逼样还想耍,废话少说快点走,见到阎王有你好,二话不说先打板,看你还敢胡乱语。”

  老牛犊子一见马面发怒,只好再不敢作声,默默的紧跟着朝着阎王殿里赶去,到了里面,好在阎王一见到老牛犊子。

  并不象马面那样,对自己吹胡子瞪眼的,而是一付慈眉善目的样子,温和的坐在那里看着他,用心听只判官将他在阳世间的所作。

  当着堂上衙役及众人的面,一五一十讲的清清楚楚,当判官讲完了老牛犊子的阳世经历之后,阎王突然含着笑对老牛犊子讲着。

  说玉兔乃位列天神,怎么好隐身到地府里来呢,是密访呢,还是暗察,阎王眼睛毒着呢,一下子就看穿了玉兔藏在牛犊子身上。

  看事情不好再隐瞒下去,玉兔只好红着脸现出原形,生前老牛犊子是自己的一个远方亲戚,交情很深,担心到地府吃苦受罪,只好陪着前来。

  阎王坐在那里并没有深疚,即是这样,不看僧面看佛面,凭着老牛犊子生前的所为,按理应该投胎到阳世间,一个普通人家里即刻。

  而今有玉兔跟着前来,阎王爷对玉兔说,对于老牛的投胎问题,大格自己不敢私自作主,胡乱修改。

  而要是改变一下小的格局,自己还是有这个权力的,当然,这也是东岳大帝赐给自己的这个特殊的权力。

  为了让老牛犊子在这次投胎作人时,能落一个好人家,经过玉兔的要求,让他到东边有一个牛家村里降生,并成为牛家村财主的儿子。

  玉兔心里清楚,牛家村在长白山脚下的一个村庄里,村中的财主特别有钱有势,也特别的霸道,而且还养了几个家将。

  玉兔之所以知道这户人家,那是有一年,玉兔在跑到长白山寻药时,对这户人家有所了解,将他投胎到那里,玉兔有自己的打算。

  至于为什么,阎王自然不方便多问,既然以答应下来,让老牛犊子投胎作人,降生在何处,对阎王了说,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老牛犊子听说自己投胎作人,而且是一个极有钱的富户人家,乐的扭头看了看玉兔万分的感激,说自己在动物王国,没白给玉兔大王出力。

  他能为了自己,相陪着,跑到这么到地府里来,求阎王投一个好人家,老牛犊子那能不开心呢,乐的咧着嘴一个劲的笑着。

  看老牛犊子那满意的样子,玉兔忙向阎王恭了恭手,含着笑愉快的说道:

  “阎王公平不徇私,公平合理人人知,今日一见果如此,暗叹地府晴万理,他日返回天庭去,定向大帝说此事,神界如有重要位,定推阎王换换位,此事即以很圆满,能否应我一件事,请牛犊子跟我走,丰都府城住一宿。”

  阎王坐在那里皱着眉头,想了想,又朝着身边的几位衙役看了看,这件事从来都没有这样的特例,犯到地府中来,虽然前世并没有作恶。

  那也得留在地府里,简单的住上一夜,然后再由南斗使者,押解着赶往抬胎的路上,虽说有玉兔的面子,对于治销地府鬼籍这件事情。

  是很容易办的,阎王坐在那里交待判官简单的处理一下,然后将老牛犊子的投胎日子,在那里按照顺序排一下也就是了。

  另外,既然准备让老牛犊子投胎为人,那生辰八字得安排明白了,到时牛头、马面得按照八字,来断定此人的出贫富,寿尽日子。

  对样这些,当然也难为不住判官,他会在短时间里,很快就能将这些编排完成,并将这些写到生死薄上作为,他日阳寿尽时的依据。

  只是按照玉兔的意思,就得早的安排有关老牛犊子的投胎,阎王坐在那里,脸上含着笑,长出着气对玉兔温和的说道:

  “玉兔大神有先急,暂缓两日可否行,老牛犊子日子短,匆忙投胎知识浅,地府此刻多道关,让他转转记心间,他日投胎来为人,多作善事积善德。”

  玉兔看阎王不想让老牛犊子,这功夫跟着他到丰都城中的旅店休息,也不打算让他尽快的投胎回到阳间去,只好含着笑求道:

  “地府条款真不少,好象天庭规矩多,玉兔不敢来勉强,早晚投胎没两样,老牛犊子是近亲,关系要好想亲近,还望阎王帮个忙,高抬贵手赏个面。”

  阎王坐在那里有些不太好意思,再拒绝如此温柔相求的玉兔,坐在那里只好点了点头,看着判官轻声的点头说道:

  “玉兔天庭也很忙,跑咱地府来帮忙,再要拒绝理不过,烦请判官帮帮忙,八字尽快入薄中,寿命早早定下来,住在何处无所畏,通知南斗使者陪,到了投胎那一刻,由他领着奔六桥,判官是否在为难,可当玉兔来直言。”

  判官站在那里,手中紧握着生死铁笔,一会朝着玉兔看一眼,一会朝着阎王看一眼,他心里很清楚,这其实并不是违返什么大规定。

  目前老牛犊子投等地也定下来了,何时投胎也没有说的,八字自己只要低下头在生死薄上,啪啪抖两笔,也就完事大吉了。

  阎王目前问自己,就这么点小事,判官觉得,要是铁着脸不同意,有点不尽人情了,虽说这里不是讲人情的地方。

  面对玉兔这天界的身份,总得需要给点薄面吧,日后判官到天界出差,难免双方总是要见面的,为这点破事要是给挡了回去。

  日后见面怎么看多少都有些尴尬了不是,阎王之所以将这件事情,让自己来作决定,就是因为阎王确实不好,以下命令的口气,让他这个判官了执行。

  因为阎王也不知道,这其中,判官有没有可能让他为难的地方,如果判官晃着头不同意,阎王肯定合按照判官的决定来处理。

  判官站在那里眨着眼睛,将在场所有人都扫视了一圈之后,含着笑轻声道:

  “玉兔心急能理解,为了亲友到地府,并非什么太难事,这点薄面应该给,即刻通知南斗官,明天领着去投胎,只要时辰别耽误,一切全由玉兔定。”

  有面子,给足了面子,玉兔瞪着眼睛朝着判官脸上看着,以为这家伙脸黑黑的,可能是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的。

  没有想到,他到也通情达理,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便欢喜的应道:

  “多谢判官和阎王,破了规矩很为难,时间不会有多长,明天南斗去帮忙,只盼投胎路上顺,可别堆放杂乱物,速度太快划了头,让谁看了都心痛。”

  阎王坐在那里听玉兔那关心老牛犊子的表情,及言谈,不由坐在那里笑起来,连连的点着头,向玉兔笑眯眯的表示道:

  “此事玉兔请放心,投胎通道时常清,南斗使者可到位,快来讲讲通道情。”

  南斗使者每天这个时辰都有投胎的,早就站在外边耐心等待着,当听到阎王说的话,急忙从外边嘴里应着,并朝殿赶过来向众人忙说道:

  “阎王唤我有事情,所言通道早以清,上次有位投胎客,划脸半途就夭折,急速返回吵又闹,说我办事不牢靠,上次大意有失误,近日通道清理到。”

  阎王坐在那里一听,满意的仰着头看着玉兔,欢喜的点着头笑着比划着道:

  “玉兔不需太担心,南斗工作很认真,失误以改很稳妥,犊子投胎不会错,真要失误不会让,返回定当来重罚。”

  看到几位办事这么认真,投胎通道以全部清理到位,玉兔心里特别开心,站在那里笑眯眯的点着头,愉快的说道:

  “南斗办事我放心,出错不过万中一,如此一说心放下,明天帮忙把事办,老牛犊子人太骄,一有磕碰就吵闹,我怕阎王罚南斗,事前把事问清楚,即是这样就定下,同归城中店中住。”

  玉兔精明着呢,她站在那里一个劲的推出各种问题,不过是转移阎王的思路,别让他猛的想起来,问自己和老牛犊子为何有这种可靠的关系。

  她呢,当然是不能将哮天犬,盗禄神如意的事情,当着众人面前讲出来,这一讲出来,所有的站在这里的,地府官差还不都炸了锅。

  那如意被他们盗走,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阎王和判官们可能瞬间里,马上将脸变了,定会传令将她先擒了再说。

  是不可能含着笑脸跟自己客客气气的,不过,玉兔精明着,她再三强调自己和老牛犊子是亲戚,再三替他求情,此事办的圆满,她就想尽快离开。

  南斗使者看玉兔邀请他跟着,同到丰都城中店里住下来,这是他的职责,此刻老牛犊子要投胎了,他真就得跟着,别将他半途丢失了。

  受到邀请的南斗使者,站在那里含着笑,愉快的点着头,看了眼阎王说道:

  “既然阎王以允许,相陪店里也可以,这就取些小碎银,紧随几位到店里。”

  玉兔一听,自知跟阎王也不需要太客气了,站在那里愉快的笑着连声道:

  “南斗使者太见外,城中住店我出钱,快点紧随向外走,晚上坐下好喝酒,阎王判官有公务,就不请去来端酒,他日天庭再相会,火龙神果由我请。”

  阎王和判官坐在那里眨着眼睛,乐的相互看着,他们两个当然知道,这火龙果的金贵,真要是吃上一个,不说位列仙般,那也是寿可齐天。

  乐的两个人口水都流了出来,眨着眼睛,欢喜的朝着南斗使者连声道:

  “玉兔即请别客气,人家诚心别辜负,快点跟着店中去,酒要少喝别误事。”

  看到阎王当即答应下来,玉兔扭头朝外阎王殿外走去,他得略微装着,自己天上使者,有点地位和身份。

  玉兔往殿外一走,老牛犊子带着轻铁链子,也笑呵呵的朝着阎王点着头,慢悠悠的朝着殿外走去,边走边对南斗使者道:

  “王爷应下还等啥,快点回去把酒端,六菜一汤定够用,别太浪费被倒掉,最近饭量有些小,人参总是吃不饱,此处饭菜不合口,简单对付吃两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