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三十二章 地府客栈有熟人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77 2020-11-23 06:03:57

  玉兔陪着老牛犊子,站在阎王殿上,装着央求着阎王尽快的,审查一下老牛犊子的功过是非,看他目前应该走那道程序。

  当得知老牛犊子,生前没有做过什么可恶的事情,只是不留神踩死过几只蚂蚁,吃草时,将几个草耙混在草中吃的肚子里去。

  阎王念他不知者不怪,从轻发落,按照阴曹地府的规定,让他到返到人间投胎做人,听到这个安排之后,乐的玉兔站在那里替老牛犊子再三感谢阎王。

  玉兔听了很高兴,而老牛犊子确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觉得到阳世间做人,到不如自己在阳世间为牛更轻松,更自在,更随意一些。

  玉兔不去理会老牛犊子的个人想法,再三向阎王表示谢意,并要求阎王能答应下来,让他陪伴着老牛犊子,丰都城的旅店里住上一夜。

  这么一来,出于实在亲戚的关系,能更好的陪陪老牛犊子,阎王坐在那里用心想了想,觉得玉兔如此要求也不是很过份,也是人之常情。

  便答应下来,只是地府有规定,犯是没有定下来留在地府里,过着正常地府普通人生活的阴民,其他一切准备返回阳间的鬼魂。

  都得留在阎王留在阎王殿里,多则要过十关,少则也得过三五关,看在玉兔的面子,阎王和判官两个特赦了老牛犊子。

  让他陪着玉兔在丰都府旅店中留宿,不过,那得让南斗使者相伴,阎王及判官考虑的也相当周到,要是将老牛犊子私自放离此处。

  他独自在丰都城中四处闲逛,真要是迷了路难以返回住处,日后变成鬼魂野鬼,游荡在丰都城中,地无一亩,房无一间,成了游荡鬼。

  不仅给丰都城带来危害,也是对老牛犊子本人,太不负责任,出于种种考虑,得让南斗使者相陪着,才可以留在丰都城旅店中住上一夜。

  玉兔看阎王同意,乐的赶紧领着他们,并当场答应,几个回去之后,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痛痛快快的和老牛犊子喝一回离别酒。

  当他们一行三位,慢悠悠的从阎王殿里走出来,南斗使者脸上含着笑,特别愉快的对走在身边的老牛犊子,连声的感叹着说道:

  “老牛犊子真有面,玉兔天神来相伴,到了旅店别贪杯,填饱肚子就休息。”

  老牛德子这功夫,对于自己投胎为人,并没有什么更深刻的认识,他一边走着,一边带着疑惑的,而且很担心的口气对南斗使者道:

  “南斗本事非一般,求你帮忙观一观,投胎通道是否畅,真要刮拉不好办,看我细皮又嫩肉,撞了杂物可咋办,即便返回来述苦,伤后痛疼难以忍。”

  南斗使者看着他那一付怕死的样子,站在那里比比划划的,特别开心得意的对老牛犊子,再三的表示着说道:

  “我说可以就可以,咋还连我都不信,通道杂物以全无,顶多乱扔几根木,此刻基本都休息,到那寻找干活人,不要担心少要怕,我说这事定可靠,投胎之时看的准,定保安全难撞身。”

  玉兔站在旁边缓缓的紧随着他们往前边行走着,仰着脸用心的观察着,街面上那些标字牌,看到远处清楚的写着几行字:

  “幽州地上阴间客栈”几个字,为了更显然一些,那上边的字不知道采用什么手法,特意涂上了反着光的材料。

  远远的望去,不停的闪动着光亮,玉兔边走边用手指着,那闪着金光的客栈高兴的扭头对着,正交流的南斗使者及老牛犊子道:

  “南斗办事很可靠,老牛犊子不要闹,匆忙赶路身子乏,又肌又饿把肚填,时辰不早快进店,天亮早起投胎去,如果实在难放心,六道桥前真细观。”

  南斗使者听玉兔这么通情达理,长出一口气来,他到不是担心什么,无论怎么说,玉兔连阎王都给几分薄面。

  自己不过是地府使者,自然不能得罪了玉兔,这眼前这该死的老牛犊子,仗着玉兔给撑腰,看把他得瑟的,连自己的工作都不相信了。

  这要是换了别人这么指责自己的工作情况,南斗使者觉得,有必要训他一顿,来证明自己的工作,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失误的。

  想到这里,南斗使者马上笑呵呵的点着头,朝着老牛犊子扫了一眼道:

  “玉兔眼界就是宽,不为小事缠脚面,刚才所言有道理,老牛犊子放安心,投胎之前用心观,如有杂乱用心清,确保投胎无障碍,稳妥将到人世间。”

  老牛犊子看到南斗使者再三向自己保证,此次投胎绝对不会让老牛犊子遇到困难,心里不由的开心起来,边走边愉快的连声道:

  “南斗使者心地善,知我皮嫩怕刮肉,感谢辛苦来工作,快到店中坐一坐,我和大王喜吃素,你喜吃肉咱多定,绝对让你吃的饱,明天工作精神好。”

  玉兔一听,不由的脸上突变,因为老牛犊子心里高兴,一下子说漏了嘴,惊的她边往前走着边快速的接过话头,连声的道:

  “老牛犊子喜玩笑,走路嘴里直唠叨,我本天界一凡仙,胡言乱说嘴无边,快向南斗来道歉,被人误会多难看。”

  老牛犊子眨着眼睛,使劲的想了想,猛的想起刚才确实把玉兔的身份说了出来,看对方不同意自己这么说,他马上含着笑急道:

  “别人眼里你是神,天宫里面忙不完,在我眼里你是王,对待亲戚情意长,往来相伴无怨言,感激的我泪连连。”

  老牛犊子把话说到这里时,装着擦泪的样子,抬起手来,低着头象征性的在脸上反复的擦了又擦,好象真的有泪流出来似的。

  南斗使者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里说什么,自然也不会往心里去,再看老牛犊子那个样子,便好言的劝道:

  “即是亲戚莫悲伤,玉兔心善来相帮,时辰以晚早休息,来日赶路需奔忙,老牛犊子要牢记,玉兔重恩又重义,他日玉兔有困难,别忘相帮回情义。”

  老牛犊子瞪着眼睛朝着南斗使者看了一眼,使劲的挺了挺腰板,得意道:

  “南斗所言不为过,老牛犊子早记住,玉兔长途随我来,奔波吃苦太艰难,他日玉兔有所需,老牛犊子定挺身,宁死来报玉兔恩,那是老牛一片心。”

  玉兔看老牛犊子将说漏嘴的话给圆了回来,心里高兴起来,往前迈着步子,高兴的摆了摆手,一付很不在意的样子说道:

  “咱们世代友情深,帮个小忙别叫真,南斗肚子肯定饿,别在唠叨快进店,南斗使者想吃啥,不要顾忌点上来,今夜举杯来欢饮,畅谈一会好休息。”

  三个因为谈的投机,有说有笑的直奔幽州地上人间客栈,几个人迈着步子往里面一走,老牛犊子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来。

  看到这里面所有装饰的样子,都跟地上酒家没有两样,有些地方还特意用泥巴抹几下,来证明此处就是人间的模样。

  店小二远远的看到三位客人,说说笑笑的直奔他们这里赶来,乐掂掂的迎了出来,并不解的瞪着眼睛朝着他们三位脸上扫去。

  南斗使者看样子店小二很熟,先和他打了声招呼,再看其他两位面生,也不多言,挥着手让他们进快的到店里歇脚。

  店小二一边迎着,一边朝着老牛犊子脸上扫去,心中暗自感叹着,这老牛犊子太有面子了,凡到阴间来的,几乎都是独行。

  而这位竟然有伴相陪,可见面子有多大,看着他那不解而又发愣的样子,南斗使者含着笑朝店小二轻声的交待道:

  “夜里赶路太匆忙,缓步入店来歇脚,别在发愣瞪眼看,快点端酒端点菜,两位喜素不吃肉,白菜罗卜端桌面,吴刚白酒是否有,如有整坛摆眼前。”

  店小二听南斗使者,向他询要吴刚桂花酒,站在那里一付很委屈的样子,确着南斗使者苦笑着,半天一句话都不说。

  吴刚桂花酒,白兔太知道了,他和吴刚论起来,即算是邻居,当年吴刚因为喜欢嫦娥,在修练为仙的时候,常跑到月宫之中,和嫦娥私下相会。

  这件事情被东岳大帝知道,无论怎么说,吴刚是触犯了天条,传扬出去,有损天庭的颜面,不严格惩罚,怕日后会有人再效仿此事。

  东岳大帝反复的考虑了再三之后,让吴刚将月亮上方的一棵桂花树砍倒了,而且向吴刚板着脸认真的说道:

  “假如你砍倒了桂花树,我就答应你跟嫦娥往来,如果连棵树都砍不倒,就不要在做这些枉然的事情,也不要在和嫦娥见面。”

  吴刚听东岳大帝惩罚自己的条件,不过是到月宫上去砍一棵桂花树,乐的站在那里咧着嘴笑着,以为这是东岳大帝有人给他和嫦娥创造机会呢。

  无论任何人心里都很清楚,别说砍一棵树了,就是砍两棵树也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别说这棵树有五百丈高,就是有一千丈高。

  只要自己手中握着斧子不停的砍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将这棵桂花树砍倒的,乐的吴刚不仅没有感到窝火,还特别愉快的接受了这个惩罚。

  等着满怀信心的吴刚手中拿着一把巨斧,赶到月宫上,瞪着眼睛挥着斧子一通猛砍之后,才让他猛然发现。

  这棵桂花树,虽然仅有五百米高,而要是让他这么砍下去,别说砍倒了,就是砍上几千年,这棵树也永于都不会倒的。

  因为每当他使出浑身力气,将手中巨斧砍向桂花树之后,明明看到斧子以砍的特别深了,而当自己收回斧子的时候。

  这棵树缓缓的,慢慢的,不知不觉间,很快将被砍的位置自动复合了,和原来一模一样,似毫看不出有被砍的痕迹来。

  这一刻里,吴刚才知道,东岳大帝对他的惩罚有多么重了,看着这么又高又大的桂花树,吴刚日复一日,最后发明了桂花酒。

  桂花酒在天界有了名气,那桂花子也在人间传播了起来,每当有即将有新生孩子来到世间,村中百姓都要寻些桂子回来,预示着孩子将来是“贵子”。

  也同样还有另外一个预意,那就是归子,一个游走他乡的儿子,当老人盼着孩子归来的时候,便在家中挂上一窜桂子,盼着孩子者归家门。

  南斗使者对桂花酒特别喜欢,而此酒也是本店的招牌酒,从酒的来源之中,就能断定出来,店家主人,肯定和月宫的吴刚有些关系。

  玉兔瞪着眼睛朝着店小二看了看,见他迟疑着就知道,他可能手中今天没有这桂花酒来,便含着笑看着发愣的店小二道:

  “店家小二眼发愣,便知此酒以售空,不知主人名和姓,能卖此酒真挺硬。”

  店小二看一位长相奇怪的兔子,站在那里和自己说话,南斗使者对她特别客气,知道对方看样子有些身份,调过头来含着笑道:

  “客官不敢来相瞒,主人名叫仙酒娘,只因心善做好事,昔年厚得吴刚赐,美酒配方吴刚赠,酒味飘香无差距,只因此处乃名城,主人开店来卖酒,每日售出吴刚酒,多的简直无法数,只因众位来太晚,此酒一滴都没有。”

  南斗使者一听,感到特别失望,巴叽了一下嘴巴子,很失望的晃头笑道:

  “早闻此间有美酒,今日到来以售空,感叹没有那口福,再有机会定早来。”

  玉兔瞪着眼睛站在那里,朝着南斗使者脸上扫去,见他一付很失望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股,非要让南斗使者喝上此酒的想法来。

  她觉得自己只要将老板娘叫到面前,将自己的身份一报出来,那仙酒娘子无论从那一方面,都应该给自己这个面子,想法将吴刚酒摆出来。

  只是她将要开口,突然又将嘴巴闭上了,无论怎么说,自己是偷了宝物偷到此处的,太过于张扬了,这仙酒娘子将自己来此处的事情,告知吴刚。

  吴刚再勤不着懒不着的,将这件事情告之嫦娥,自己失踪了这么久,他们突然探听到自己所在地方,还不很快就会派来天兵捉拿自己。

  为了别给自己意外添麻烦,玉兔悄悄的将身子,朝后退了退,隐于南斗使者和老牛犊子的身侧,低着头一言不发了。

  当然对于吴刚和这仙酒娘子,两个人那点破事,玉兔比谁都清楚,她觉得等到休息的时候,有必要和南斗使者当个笑话讲讲。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