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三十三章 仙酒娘子极有礼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31 2020-11-24 06:05:44

  老牛犊子因为准备投胎,被安排到长白山脚下,一个牛姓的村庄里去,玉兔不想呆在阎王所住的王宫里去。

  老牛犊子更不愿意留在那阴森森,感觉起来都有些害怕的地方,听说玉兔愿意离开,乐颠颠的陪着南斗使者一同朝着城内繁华地段走去。

  当他们走进最好的地上阴间客栈,南斗使者看既然到了这么好的地方留住,便开心的向认识自己的店小二,准备点吴刚桂花酒。

  此酒被公认的绝对有名气的美酒,而且吴刚所酿制的方法,也是极其独特的,他采每天都砍不倒的桂花,采用天然的无根之水。

  经过一段时间变成酒曲,采用桂花酒曲所酿制的酒,口感异常好喝,而且酒的好与坏都将取决与酒曲,来带动着桂花来发酵。

  一杯桂花美酒,得需要采多少桂花来酿制可想而知了,正是因为他的可贵,酿制的难度,才称得上天下第一美酒。

  当店小二告诉南斗使者,他们今天投放的桂花酒,全部售完,令他特别失望,感叹着来晚了,没有喝到如此美妙的好酒。

  老牛犊子不知道这桂花酒到底有多好,站在那里斜着眼睛朝玉兔看去,见她向后退去,这让他忍不住又憋不住想说话了,他将眼睛一瞪,不满的说道:

  “小二有点二皮脸,还怕银子付不起,暂放桌上一大块,桂花美酒必须有,此酒要是不搬出,老牛发火你应懂,砸了酒桌毁了店,别说老爷不给面,虽说生前不作恶,今要作恶很可怕。”

  看着老牛犊子突然瞪起眼睛来,店小二不知道老牛犊子是何等身份,站在那里赶愁眉苦脸的,看有南斗使者连声的求道:

  “南斗老爷你清楚,此酒并非天天有,据说天界有点事,各个道路被封锁,此位老爷休发怒,可请主人讲清楚。”

  玉兔听说店小二准备请店里这人,这让她不由的心头一惊,忙对老牛犊道:

  “虽说桂酒以没有,老牛犊子别发火,咱也可以换换样,别老难为店小二,日后抽空整二斤,定送南斗家中去。”

  老牛犊子听到玉兔发话了,赶紧朝着店小二摆了摆手,转动着眼珠子道:

  “时间宝贵别浪费,快点下去给准备,桂花美酒即没有,银子打折少给你,如要不满可随意,去把店住喊到位,看我如何把他训,让你知道我多棍。”

  玉兔听老牛犊子要店小二,住备把店主人请来,急的站在那里连挥着手道:

  “快去备好酒和菜,他说笑话别见怪,谁都不挑也不怪,只想吃完早点睡。”

  店小二看玉兔性格最好,温和可亲,站在那里急忙点头哈腰的离开,大声哟喝着让后厨抓紧把他们点的菜准备上来。

  店小二将他们引到旁边一坐位上,担心老牛犊子这个面容可怖的家伙,再跟自己发火,陪着笑脸应付两句之后,扭头便走了。

  几位因为没有喝到理想的美酒,坐在那里边闲谈着,边快速的草草的吃一顿饭,然后各自到自己的房间里躺下休息去了。

  玉兔在吃饭的时候,速度是最快的,也是最心神不定的,她总是转动的眼珠子,朝着后面的房间里扫视着,担心仙酒娘子跑出来。

  她心里很清楚,仙酒娘子既然能专贡天下第一美酒,桂花酒,说明他和吴刚两个人的关系非同小可,仙酒娘子要是认出自己。

  在去接吴刚送来的酒时,那嘴要是一漏神,将自己曾经到此处的事情说出去,天界自然也就发现她的踪迹了。

  这是对她很不利的,所以吃饭的过程中,她觉得自己有必要低调一点,速战速决,尽快的吃完,然后转身跑到房间里休息。

  好在仙酒娘子看样子这旅店最大了,老板架子十足的,他们坐在那里酒足饭饱之后,也没有见到仙酒娘子的面。

  不过,玉兔心里清楚着,等到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起了吃饭的时候,这仙酒娘子没准就会露面,被她看到同样对自己不利。

  睡觉时玉兔反复的,再三的在自己的房间里琢磨了起来,当她考虑成熟之后,她将自己特意打扮了一下,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少妇。

  等到时间差不多,店里准备赶路的人,都爬起来开始忙碌的时候,玉兔第一个从床上爬起来,飞快的将自己收拾利落,这才缓缓走出房间。

  这功夫,南斗使者和老牛犊子早就在吃饭的位置坐好,仰着头急切的盼着玉兔尽快的到来,南斗使者担心老牛犊子投胎误了时辰。

  就在南斗使者坐在那里仰着头,朝着玉兔休息的房间仰头着急的时候,玉兔穿戴整齐,缓缓的,慢慢的一付大家闺秀的样子,从房间走出来。

  三位坐在那里谁都不说话,低着头巴叽巴叽的快速吃着,这时只听到饭厅里面,有一位女子,轻声而又带着歉意的问店小二道:

  “昨日贵客来很多,慕名前来品美酒,不巧近日货奇缺,那位没喝说一说。”

  店小二站在那里,点头哈腰的看着仙酒娘子,指着南斗使者的桌子悄声的,又特别不好意的比划了两下说道:

  “南斗平日特别忙,昨晚赶来酒卖完,心中失望连感叹,实在没法说抱歉。”

  店小二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着正在低着头,快速吃着早餐,好抓紧赶路的三位,仙酒娘子一听,迈着优雅的,高贵的,富气十占的脚步。

  慢悠悠的,款款的来到南斗使者的桌前,脸上带着歉意很有礼貌的说道:

  “南斗使者工作忙,平日很少店中来,偶来一次酒售空,让你白来太怠慢,特意向你来道歉,早餐这顿由我请,他日再来提前约,我定准备上等酒,让你好好来品尝,免费送你由我请。”

  老牛犊子坐在那里,眨着眼睛朝着如花似玉,美貌娇艳的仙酒娘子,一个劲的偷偷的扫视着,他不知道眼前这位是何许人也。

  只是听说只要南斗前来,一切都免费,乐的赶紧探着头看着南斗急道:

  “南斗使者太有面,此店老板免费送,不如咱们商量好,延迟投胎好不好,反正这事你说算,多住一天算个屁,让我跟着品好酒,投胎路上有杂物,不向阎王来投述,万事保你全无事,瞪着眼睛犹豫屁。”

  南斗看到仙酒娘子前来道歉,他深知自己在丰都城,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使者,而此家酒店的老板娘,仙酒娘子对自己这番客气。

  让他瞪着眼睛脸上笑着,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老牛犊子听说此店有天下第一美酒,巴望着能品尝一下,即便晚投胎一会,他觉得也无所谓。

  而对于南斗来说,此事非同小可,老牛犊子真要晚投胎,那生辰八字,及寿命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将被篡改,这种大事南斗使者可不改乱做。

  看到老牛犊子胡乱说,他坐在那里含着笑刚要说话,仙酒娘子笑呵呵的站在那里,点着头,愉快的连声说道:

  “此位客官言有理,再忙不差这一日,就请南斗留在此,说啥让你品好酒。”

  南斗使者一听,坐在那里连连的向仙酒娘子,连连的摆着手晃着头含笑道:

  “感激老板热心肠,好酒日后再品尝,投胎大事谁敢误,砸了饭碗获重罪,如有好酒先备好,他日闲时定来讨。”

  仙酒娘子站在那里,有礼貌的和南斗使者交流着,玉兔端坐在那里,只是默默的吃着,一句话也不敢说,很担心自己暴露了身份。

  老牛犊子瞪着眼睛朝着南斗使者看着,心里极为不满意,觉得他办事有些太死板了,不象阎王那么好说话,那么有人情味。

  反正自己时辰,八字,所住地方都完全的写在生死薄上了,早一会晚一会有啥问题呢,再说了,自己即便在投胎途中。

  被杂乱物撞的难受巴叽的,也不会到阎王爷那里投述的,又何必这么认真呢,看坐在旁边的玉兔不言,老牛犊子急的探着头瞪着眼睛小声道:

  “南斗使者太死板,投胎何怕早与晚,好好商量住一日,品尝美酒多带劲,此处难得纯正酒,离开此处绝没有,我都不急你急啥,错过机会多后悔。”

  坐在旁边的玉兔,看老牛犊子为了喝到纯正的吴刚的桂花酒,对于吴刚所酿的此酒,她曾经品尝过,可谓是喊了这口想下口,喝完这碗想下碗。

  那种感觉就慌不得坐在桂花酒旁,那怕是喝死酒坛边,也心满意足了,真是酒入腹中香飘异,千肠百转沁心脾,即便醉死也情愿,只因此酒世少有。

  虽然玉兔和吴刚为邻居,想要喝桂花酒,只要厚着脸皮去讨点,是不成问题的,而此刻坐在这里,真要是喝多了将实情讲出来。

  自己的身份不就完全曝露了,就南斗使者那个损样子,板板的,还不跳着高跑到阎王那里告自己一状,到时可就有自己好看的了。

  玉兔为了慎重起见,坐在那里低着头,不满意的小声对老牛犊子悄声说道:

  “南斗公务以在身,那能陪你端酒杯,费话不需太多言,低头吃饱路好赶,此过时辰不好办,南斗受罚怎么办?如此贪杯好误事,为你真是操碎心。”

  看到坐在旁边的一美女,不太满意的劝老牛犊子尽量少说话,仙酒娘子见多识广,一见老牛犊子那个样子,就知道是赶着投胎的主。

  只是她头一次看到这么特殊投胎者,即有人相陪,还能住在丰都城中的旅店里,由此就能看出来,这老牛犊子是特别有面子的。

  而目前桌上,三位有两位反对的,仙酒娘子自然是象着,南斗和玉兔说话了,她站在那里含着笑轻声而有礼貌的说道:

  “众位有事不打扰,他日闲时莫要忘,赶到此处歇歇脚,定备好酒来品尝,一会生来两回熟,此刻咱们是朋友,如要有缘别错过,桂花美酒摆桌面,只要事先打招呼,定留三坛喝个够。”

  老牛犊子心里有数,南斗使者就住在本城,想要喝此酒,随时随地抽空就有机会喝到,玉兔大王想喝什么样的酒,凭着她那至高无上的身份。

  想喝酒也是很随意的事情,只有自己有些太亏了,这么好的美酒,而且是人家免费赠送,此行投胎之后,再想喝到这么美的酒,怕是难上加难了。

  只是玉兔大王发话了,自己不好再多言,要是惹恼了大王,很显然是不明智的,令人家一生气,再不陪自己了。

  南斗使者看仙酒娘子真是太会说话了,坐在那里被她说的,开心笑着说道:

  “难怪老板生意火,事情办的真是妥,尽管桂酒没喝到,比喝美酒还敞亮,他日空闲定来坐,美酒说啥喝个够。”

  这一刻里南斗使者脸上微笑着,一个劲的感谢着仙酒娘子,感谢的仙酒娘子还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连连的点着头站在那里说道:

  “南斗不须太客气,本店照顾有歉意,只因酒好又太少,有些失礼对不起,客官既然能理解,他日惹来我安排,决对不会有二话,还请客官多原谅!”

  目前客人不能留在店里再喝,仙酒娘子感觉说的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边道歉边缓缓的扭头返回自己房间。

  老牛犊子因为投胎无法喝到桂花酒,心里特别憋气,坐在那里小声嘀咕道:

  “假情假义不实惠,酒没喝成还道谢,此店老板太滑头,经商定是老油子,此情此景心有火,水足饭饱等着走。”

  南斗使者看老牛犊子那态度,坐在那里晃着头笑了笑,看着玉兔的面子,他不好意思瞪着眼睛说老牛犊子两句。

  而这一刻里,见玉兔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一味的吃着,南斗使者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暗道:

  “这是咋的了,今天玉兔怎么这么低调呢,按照玉兔的性格,她应该坐在那里,笑眯眯的说两句的。”

  这么想着,他抬起头来,看着玉兔乐呵呵的说道:

  “玉兔心情有点糟,此刻闲谈你沉默,是否还有难言语,说说其实也可以。”

  玉兔坐在那里,斜着眼睛扫视着仙酒娘子,见她扭头含着笑,慢悠悠的离开,这才让她长出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头来悄声的说道:

  “仙酒娘子很熟悉,要被认出难启齿,他和吴刚有点事,说说肯定笑死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