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三十八章 迷魂汤的配比法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209 2020-11-29 06:16:26

  玉兔和南斗使者及老牛犊子三位,直奔孟庄而来,此处离六桥不远,因为一路急行,老牛犊子口渴难耐,嚷着最好停下来寻水来喝。

  就在老牛犊子渴是无法忍受的时候,他们一行三位,好算是来到了孟庄,乐的老牛犊子也顾不得左顾右看,急步往院子里赶去。

  迎接他们的是一位老婆子,等他们走进屋子里,里面布置的真是窗明几净,朴实亮丽无比,几位一迈进屋子里,就感觉到心怡神宁的感觉。

  在老太婆三位长得异常漂亮的女儿招呼下,老牛犊子因为渴,又因为面对如此美女,脑子里完全处在高烧状态。

  当带着诱惑的异香茶水一端上来,他二话没说,一口倒进了肚子里,即便这样,他还有点不解渴的感觉。

  伸出杯去,盼望着站在旁边的孟戈,再给倒满手中喝干了的杯子,巴望着再来一碗,好痛痛快快的解解渴再说。

  这一刻里,老牛犊子感觉到了,肌渴难耐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老牛犊子处在毫无防备的情况,而玉兔心虽说口中肌渴,头脑还是异常清醒的。

  即便这里名叫孟庄,那就说明此处的主人,应该便是人们常常提起的孟婆,即是孟婆,那她端给大家的茶水,应该就是迷魂汤了。

  玉兔端在手中,将茶只在嘴边象征性的沾了沾嘴唇,然后使劲的品着,这茶水里面,都有什么样的成份,到底是否是迷魂汤。

  而就是老牛犊子,将茶水喝完之后,她猛然的醒悟,不能让老牛犊子完全失去了往日的记忆,他投胎到阳间,得为自己办点事情才行。

  这么想着,她忙将老牛犊子端在手中,伸出去还准备讨要茶水的杯子,急忙接在手中,看着他脸上含着笑,提醒他想上厕所,最好抓紧别尿了裤子。

  对于玉兔的提醒,老牛犊子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瞪着眼睛还想在反驳什么,玉兔在旁边急忙站起来,暗示着他快点出去。

  老牛犊子没法,只好顺着他所说的话,一付大咧咧的样子急笑着嚷道:

  “突然尿急憋不住,我得出去来放松,谁都别跟往外走,我喜自己独相处。”

  玉兔坐在那里一听,忍不住想笑,她装着板着脸的样子,随后站起来朝着旁边的几位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老牛生前有怪病,只有我能来医治,相伴离开一小会,回来再品茶啥味。”

  玉兔说着,朝着南斗使者扫了一眼,见他坐在那里,手中端着茶水,慢悠悠的品尝着,装着啥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老太婆和三位漂亮异常的女儿,也含着笑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装着啥都没有看到的样子,任由他们一前一后朝外边走去。

  一到外边略微避人的地方,玉兔急忙对老牛犊子身边靠去,嘴里连声的道:

  “所喝之物快吐出,此乃迷汤非好物,要是留在肚子里,前世今生难记住。”

  老牛犊子猛然间醒悟了过来,他眨着眼睛感觉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肚子里有什么异常,可还是很听话的按照玉兔的交待,急忙蹲下用力吐起来。

  玉兔蹲在那里瞪着眼睛细心的观察着,老牛犊子从嘴里吐出来的东西,为了不让他吐出的东西全部浸入地里面。

  玉兔还特意寻从身上拿出一个特明的东西来,将老牛犊子吐出来的东西,略微装了一点进去,然后不再理会他,站在那里对着亮处用心观察起来。

  老牛犊子蹲在那里用力的朝外边吐着,玉兔也不去理会他,而是用心的观察着盛着他吐出的东西,一会用鼻子闻着,一会瞪着眼睛细观。

  好长时间过去了,玉兔脸上缓缓的露出了愉快的微笑来,因为她以观察出来,这迷魂汤中,所含有的一些成份了。

  玉兔常年经营着天上,人间的各种草药,对药物是特别敏感的,无论什么药物,只要经过她的鼻子一闻,凭借着其中的味道。

  就能断定出来是什么药,在她的眼里,草药成份很简单,甘味入鼻有微甜,苦闻飘过便能识,辛味淡淡很好辨,酸味更是好识别,好象脚丫有异味,咸味也无啥难处,舌尖一点皆感知。

  玉兔细心来辨别,便知其中混合物,咸中有苦淡雅香,定是眼泪熬成汤,此汤混合有八种,八种味道各不同,只要细心来辨别,肯定八种都辨出。

  玉兔这么想着,将老牛犊子吐子的水,细心的在手中轻轻的晃动着,一会扬起来细心的观察一下,一会低下头来,用心的放到鼻间细品。

  经过几次的操作之后,玉兔眼睛前突然感觉到一亮,暗叹着孟婆本事的高明,也暗叹着孟婆此药的深刻的内含和意义了。

  她经过细心的反复品尝和试验后,最初她感觉到这里面,根本就没有草药的成份,按照玉兔的最初想法,只要含有草药成份。

  肯定带有一股难以清除的药物味来,而这种草药味,无论混杂什么药引子,都能清晰的辨别出来,这是玉兔自身所特有的本领。

  而孟婆汤经过玉兔细心的辨别之后,深深的感觉到,这里面里竟然并没有含有她所猜想的,任何草药的成份来。

  由此玉兔断定,迷魂汤基本上是完全由泪综合而成的,而到底都采用什么样的泪配制而成呢,而且通过茶香的味道,将其中咸,苦之味清除掉呢?

  一个很难解开的迷,摆在了玉兔的面前,让她瞪着眼睛飞快的在头脑之中,分析着,感觉着,因为时间太紧了,她不能耽误的时间太久。

  目前她感觉到很欣慰的是,无论怎么说,她以断定出了,此药所含的主要成份,只要知道了,她按照其中的主要成份,一点点推理。

  玉兔觉得,凭借着她的聪明,基本上是无法难住自己,为了别拖延时间,别让孟婆感觉出其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玉兔倒掉手中残物对老牛犊道:

  “肚里杂物以吐出,返回再渴要忍住,投胎离去脑袋清,如此能识前世身。”

  老牛犊子当将肚子里的东西吐出一些之后,经玉兔点拔,让他有所醒悟,虽说到现在他还渴的难以忍受,当一想到此水乃是迷魂汤的时候。

  他觉得自己是应该克制一下,只有这样,才能多多少少的记起一些眼前及前世的情况,要是太贪嘴了,怕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老牛犊子缓缓的从蹲着地方站起来,扭头看着玉兔悄悄的小声的说道:

  “恩人提醒太及时,让我差点路迷离,此刻回去说喝好,赶紧投胎快点跑。”

  玉兔朝他点了点头,不在去理睬他,而是用心的再次巴叽着嘴,去用心的品味着,她点到嘴里的那药汤的味道,想分析一下其中的成份。

  她一边领着老牛犊子再次返身往屋子里走着,边用心的分析着嘴里的味道,当她感觉自己分析的差不多了,这才和老牛犊子迈步进屋。

  这时的老太婆子还在脸含微笑的朝着他们两个看着,而南斗使者坐在那里,微闭着双眼,在用心的品尝着放在手边茶的味道。

  很明显,南斗使者喝完这迷魂汤之后,是没有什么效果的,这就能看出来,南斗使者在喝了这奇香茶之后,定会有醒汤药。

  凭着老太婆的手段,足可以将配制出这种醒魂汤的,这么想着,玉兔在三位美丽女子的扔呼下,再次坐到那透剔的玉桌旁脸上含着笑。

  她先朝着南斗使者看了一眼,然后向他挤了挤眼神,是想让提醒他,自己在说话的时候,让他尽量不要吱声。

  南斗使者朝玉兔扫了一眼,随后又半闭着眼睛,慢悠悠的坐在那里品着茶香,对于玉兔和老牛犊子他们做什么,他只当不知道。

  玉兔缓缓的坐下之后,扭头看着老太婆子,悄声而又特别有礼貌的说道:

  “此茶真是世少人,配制此茶定高手,虽有淡淡苦涩味,经过处理香无比,我猜一下是否准,还请老婆来指引,里面多含泪水制,一一让我道清楚,一滴生泪降世间,告之将在阳世走,从生到死极艰苦,步步艰辛苦为乐;二钱老泪盼儿孙,期盼平安渡人生,望子成龙女为凤,坦坦平平过一生;三分苦泪不屑说,为男耕种在奔波,为女浑身不轻松,养儿养老背累弯,仰头长叹岁蹉跎;四克悔泪人皆知,冲动总做糊涂事,明知再无回头路,吞进悔泪负重行;五两相思泪满杯,相爱之人难同屋,孤夜难眠望明月,长叹人生真好累;六杯乃是病中泪,浑身痛疼钻心肺,举步维艰好辛苦,拖着病身泪满襟;七盅混有离别泪,此泪流的很珍贵,年少父母如双亡,此泪吞下特迷茫,中年丧妻泪打襟,肝肠寸断无处伸,老年白发送黑发,捶胸顿足泪雨下,相爱难以来相守,此生泪流肚里走,人生七泪茶中有,品尝一口味特浓。”

  站在那里本来脸上含着微笑的老太婆子,站在那里一脸慈祥的听着玉兔,坐在那里如数家珍般的,将她茶中几位配方一一道出。

  惊的她脸酒的由微笑收起来,眼睛忍不住朝着玉兔脚下头上,一个劲的打量着,她实在不知道,眼前这位到底是何许人也。

  听完了玉兔的讲解之后,老太婆子脸上含着笑,微微点了点头,向她问道:

  “此女学识果然深,一品便知药配制,不知生前做何事,能否告诉老婆子。”

  玉兔当着孟婆的面,自然是不能和她讲出实情的,坐在那里也含着笑道:

  “实不相瞒说实话,我乃时珍的后代,品尝百草家中传,略懂草药配制丸,耳熏目染时日久,舌点药汤知配方,看样说的完全对,看来学的来子对。”

  老太婆子站在那里微微点了点头,收起脸上的笑容,向玉兔靠近一步道:

  “聪明灵巧非一般,品汤能知药中方,只是还缺一味药,想问知道不知道?”

  玉兔听到老太婆的相询,来到自己的位置上,缓缓的坐下来,手中摆弄着,还冒着热气的茶杯,含着笑慢声细语的说道:

  “此茶只有孟婆有,世间绝无另外方,说起孟婆人皆知,前世应是孟姜女,千里寻夫到长城,闻知其夫早累死,此女跪地仰头哭,感动天地长城毁,尸骸无数难辨夫,难忘失亲伤心痛,熬制此药挽灵魂,上天知其心极善,免去轮回到阴间,此药忘记前世情,解除无数生灵苦,此功唯独孟婆有,八味该是孟婆泪,作为药引成迷魂,经过孟婆天工手,苦涩替去变良汁,留下芬芳飘四方,喝者只品其甘味,不知以忘前世因。”

  孟婆站在那里,最初脸上的那点笑意荡然无存,脸上即刻现出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来,南斗使者朝孟婆扫了一眼,坐在那里轻声道:

  “莫提往事涌心头,内心惆怅还发烦,不如交流把心谈,慢品茶味乐然然,时辰看样也快到,咱们还是奔外头。”

  玉兔因为坐在那里也偷偷的,观察着孟婆脸上的变化,见自己以完整的说的一清二楚,绝对正确,这是她最希望看到的,能不开心吗?

  听了南斗使者所言,她缓缓的站起来,乐的玉兔欢喜的想着,自己前来的目的以达到了,不如随手,从孟婆这里,讨点第八味最后一味孟婆伤心泪。

  因为最后这付除了孟婆,怕是讨来效果也不可能这么好,而直接要又担心对方拒绝,玉兔一边缓缓起身,一边带着一付很难过的样子说道:

  “孟婆失夫伤欲绝,枯树歪斜风吹折,中年丧夫泪难止,眼喷如泉感天地,时珍女儿心中痛,愿讨泪水永留念,时刻铭记于心间,用力警世劝人善,遇到悲伤痛苦时,万事想开要心宽。”

  看到玉兔如此真诚,特别实在的孟婆,那里会想到,面前的所谓的李时珍的女儿,竟然是玉兔的化身呢。

  另外看她说的如此诚恳,而且所要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就是自己生前,存下来的那思夫的思心泪吗?

  这么想着,孟婆扭头朝着孟庸脸上扫视了一下,含着笑轻声的说道:

  “有缘相会讨眼泪,拒绝自然不太对,此种心情可理解,送上半瓶警世人,他日有缘再相见,盼望贵客脸常笑,闲时最服时珍艺,救苦救难救世人,能遇其女侠义胆,愿赠泪水换真心。”

  孟庸一下子会意了,孟婆所说的含义,扭头快速的赶到屋子的后间,没有多长时间,便带着一瓶透明的瓶子,赶了出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