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三十九章 牛犊子投胎成功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104 2020-11-30 06:10:14

  玉兔看到老牛犊子二话不说,渴口难忍,端起诱惑难挡的茶水,猛的就倒进了嘴里,坐在旁边的玉兔心里不由着急起来。

  忙坐在旁边点化老牛犊子,即刻跟他出去,然后让他将喝到肚子里的那碗茶水,尽快的吐出来,她可能不让老牛犊子,把她所做的事给忘的一干二净。

  好在这茶水刚入口时间短,老牛犊子到也听话,蹲在那里又是搅嗓子,又是紧肚皮总算是将喝到肚子里的水,吐出来一些。

  精明的玉兔将老牛犊子吐出来的东西,细心的收藏起来,站在那里细心的反复的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她总算是分辨出,其迷魂汤的成份来。

  随后领着老牛犊子慢悠悠的,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再次进入室内安静的坐下来,轻声的讲解着,这药中的成份。

  而自称是李时珍的女儿,能对药里如此精通的人,除了李时珍的女儿,又有谁能如此准确的,判断出迷魂汤的配制成份呢。

  心中一直善良的孟婆,站在那里感觉到自己一下子遇到了知音,遇到了能理解自己的人,在玉兔张口向她索要第八味药引子时。

  在玉兔的夸奖下,孟婆连想都没有想,抬起头来,强忍着玉兔所提,孟婆丧夫是他那伤心的往事,让她更加迷失了自己我。

  让站在旁边的孟庸将她存有,迷魂汤配制第八味药引子拿出来,当孟庸手中拿着孟婆的伤心泪,优雅大方的一到众人面前。

  孟婆也没有多想,毫不犹豫的接在手中,看着玉兔感慨万千的对她说道:

  “时辰将到别延误,拿好此药作礼物,他日有缘再相见,望你破茧能化蝶。”

  玉兔站在那里一付感激万分的样子,飞快的接过那珍贵的孟婆伤心泪轻道:

  “感激孟婆善心肠,大度赐给良药引,珍藏家中当永记,世间尚有慈心人。”

  玉兔嘴里这么说着,担心孟婆发现她此来的目的,飞速的将孟婆泪收于怀中,含着笑款款的陪着南斗使者,朝着孟婆家的院子里走去。

  看到自己即将要投胎为人,老牛犊子好象将要失去了什么,站在那里迟疑着,有点不太愿意移动步子,因为他喝的迷魂汤很少。

  此刻他头脑里,并没有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南斗使者看他慢腾腾的样子,站在那里用力的推了他一把,不客气的迈步强行让他准备前行。

  老牛犊子看实在没法,只好随着他们朝屋子外边走去,这时他才用心的朝此处细心的观看了一眼,嘴里忍不住的叹道:

  “此处宁静景如画,蝶飞鸟鸣幽深处,无风无雨静无声,难得一见世外园,要是留此住几年,福如东海寿如天。”

  玉兔急于尽快的离开此处,看老牛犊子哏哏悠悠的不愿走,气的边迈着步子,边低声而不满意的对他说道:

  “此处虽好不是家,速速赶路好投胎,误了时辰走错路,阳间有罪让你受。”

  老牛犊子眨着眼睛一听,觉得有道理,低着头,毫无精神的跟着他们缓步朝着外边走去,当他们再次赶到孟庄外,朝着六桥望去。

  见坐在那里烤着玉米的几个农家人,好象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们似的,坐在那里边吃着边说着笑话,时不时的引来阵阵的欢笑声。

  在他们身后并排架着六座桥,分别为金色的桥,银色的桥,铜色桥,铁色桥竹木桥,木制桥,因为他们颜色的不同,在几个人往那里走时。

  能清楚的看到那几座桥的颜色各有所不同,每道桥都有不同的命运,而在这六道桥中,投胎做人走上最好的桥便是木制桥。

  当然,走上那座桥是由不得你作主的,而老牛犊子迷魂汤并没有喝那么多,当他看到那些金光闪闪的桥时。

  乐的老牛犊子,忍不住咧着嘴高兴的朝着金桥赶去,南斗使者知道他是什么情况,在后面猛的抓了一把,轻声的向他说道:

  “投胎为人福不浅,六桥投胎路相反,你将投到富人家,攀上木桥路在前,最好不要胡乱走,投错人家泪连连。”

  老牛犊子瞪着眼睛先是朝着,那几个说着笑着的农家汉子扫去,见他们好象看惯了这里的情况,根本就不去看他们。

  老牛犊子又扬起头来,朝着六座桥细心的扫了两眼,有些恋恋不舍的朝着木制桥的位置移动着脚步,边走边轻声的向南斗使者问道:

  “南斗使者心直爽,开口引路桥上走,虽说相处时间短,一路闲谈关系铁,求你万万别支错,感恩戴德当祖宗,真要投胎走错路,我会天天骂着你。”

  南斗使者看他那疑惑的样子,也不说话,默默的陪着他缓缓的朝着木制桥上赶去,到了桥上,老牛犊子朝那木制桥细心看了看。

  见这木制的桥,也就是普普通通的硬木,简单的架在这里,在上桥前的弓形的上方,清楚的写着几个字:

  奈何六桥,旁边还清楚的写着几个小子,此桥建于何年何月,因何而建。

  当老牛犊子一往桥上迈步的时候,南斗使者嘴里边开始和他闲聊起来,一会说刚才老牛犊子真是太精明了,那迷魂汤根本就没有喝多少。

  做为南斗使者理应盯紧了,应该让他多喝一些,不然的话,前世的事情,多多少少的,将存留在记忆之中,这是自己的失职。

  不过,南斗使者又说道,无论怎么说,老牛犊子这一路走来,和自己在闲聊的过程中,两个人以渐渐的增加可感情,少喝就少喝吧。

  是不必要,非要那么叫真的,就冲着这一点,老牛犊子就应该感激自己……

  他嘴里喋喋不休的说着,玉兔心里清楚,南斗使者突然嘴里冒出这么多话来,很显然是想将老牛犊子的思路引开。

  老牛犊子侧着身子边走着,边听着南斗使者所说话,他干巴着嘴本想接上两句,谈谈自己的想法,而南斗使者根本就不让他说。

  看老牛犊子将要说话的时候,他忙将手举起了,在他眼前胡乱的比划着,讲的老牛犊子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只能瞪着眼睛一味的听着。

  他们边说边走,不知不觉间,三位便缓缓的来到了桥的中间位置,老牛犊子迈着步子还要往前走呢,南斗使者确停了下来对他温和说道:

  “小桥挺窄桥面宽,并排三位有余闲,别看此桥很普通,往来通行皆非凡,老牛犊子富气重,日后一定要保重,多做善事多积德,来世修仙练成佛,真要如此恭喜你,位列仙般不好说。”

  老牛犊子一听是自己将来搞好了,还能位列仙般,乐的仰着头挺着胸着,一脸欢喜而又愉快的迈着大步往前走着,得意的说道:

  “位列仙般不敢说,得道成仙没的说,日后请看我修为,让你听说吓得瑟,威名将扬全天下,威震世间独一霸……”

  老牛犊子本以为自己站在那里,跟南斗使者两个吹两句,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呢,南斗使者站在他的身边,猛的将他朝下方急推而下。

  南斗使者之所以站在他的身边,含着笑一个劲的说着,不过是将他的治意力吸引开,在他措手不及毫无提防的时候,猛的推到投胎而去。

  玉兔站在那里眼睛一直飘着南斗使者,看他兴奋的和南斗使者闲聊着,知道这一刻里,南斗使者肯定要耍什么花样了。

  果然,玉兔当看到南斗使者,突然将老牛犊子朝桥下推去的时候,玉兔心里暗不满意的在心里骂道:

  “混蛋真是不厚道,催牛投胎不说话,要是将我丢在此,让我咋返回阳间。”

  她这么想着,多亏自己眼急手快,当看到老牛犊子,在惊吓之中,张大嘴巴,正要嚷嚷着时,玉兔猛的投出手去,急抓老牛的脚脖子并喊道:

  “南斗使者多保重,我将顺路回天宫,他日有缘再相聚,桂花美酒喝个够。”

  南斗使者站在那里,背着手,看他们急速的朝下方坠去,愉快的拍了拍手,开心的并朝他们摆了摆高兴的喊道:

  “就此别过别再见,仙酒娘子酒免费,半路别忘把手松,真要成了双胚胎,八字没有你的事,好心提醒勿要忘,坑了牛犊没我事。”

  说着话,南斗使者呵呵的笑着,此刻他以完成了老牛犊子的投胎任务,拍着手,高兴的哼着小曲回返交差去了。

  柔柔的光线好明亮呀,看到那里都闪光,满心欢喜上木桥,用力跺脚桥不晃,啊,桥不晃,脚踩木桥心欢喜,探头看着投胎者,个个心惊胆又跳,逗的我心里直发笑,啊直发笑……

  玉兔双手紧紧的抓着老牛犊子,急速的穿越着投胎通道,她也不知道,此刻将远飞速的穿越多长时间,才能安全着陆。

  而她心里清楚,真如南斗使者所言,别紧抓着不放,真要是掌握不好尺寸,两个人双双同时投胎,那可就成了笑话了。

  为了掌好尺度,她一听到南斗使者的话之后,猛的将紧抓着老牛犊子的脚脖子的手,急速的松开,然后闭着眼睛品味着,何时能安全着陆。

  等到玉兔刚将自己的手松开,她猛然的感觉到眼前突然刺眼般的明亮,瞬间里,她就感觉到,得,看样子转眼间以到了阳间。

  她猜想的一点不错,就在她手一瞬开的瞬间里,她和老牛犊子,直扑长白山的一个牛家村方向坠去,就在她感觉到眼前猛然间一亮的功夫。

  眼睛睁开一看,发现她们下方一个很大的牛家庄,而他们所奔的方向,是整个村子里最大的一个村庄,玉兔只好施展身形将自己定住身影。

  即便是这样,她也飞快的朝着,村中最大一户人家房上边赶来,玉兔将身子急速的控制住后,轻松的停在了此间的一个房顶上。

  当玉兔身子刚刚稳住,就听到玉兔的脚下,传来了一声哇哇的婴儿的啼哭声传了出来,玉兔站在那里满意的笑了笑。

  知道老牛犊子看样子以降生了,她正想着呢,就听到房子下面,这户人家的院子里,开始忙乱了起来,说公子降生了。

  老爷子乐的嘴都闭不上了,快点,快点让先生给写几个贴出来,抓紧请村里的乡亲们,赶到家里喝喜酒,老爷说得好好的庆祝一下。

  玉兔看自己呆在此处毫无意义,她将猛的向空中跃起,由东到西,一路狂奔而去,因为她心里太清楚了,她们森林王国住在祈连山。

  而此处可不是自己的地盘,最好不要在此处停留的太久了,得需要尽快的赶回去,只要她能将迷魂汤研制出来,一切都好办了。

  什么祈连山,什么长白山,什么三山五岳,只要她有了这种奇异的药,无论谁喝了,都将听从自己的命令的。

  这么想着,她内心一阵阵的狂喜,身子一腾空而起,就急奔一块云彩而去,飘悠悠的,一路欢歌笑语的朝着自己的王国赶去:

  都说孟婆很狡滑,想讨药方极艰难,凭着本兔浑身艺,讨个药方算个屁,阴间虽有迷魂汤,从自不会独一家,阳间有我玉兔在,同样配出盖孟婆,他日如有此项奖,唯独玉兔能得到。

  玉兔知道此处离她的住处特别远,只是心情特别好,也不急着狂奔,坐在云头上,用心的琢磨起来,如何能将另外七中药搞到手中。

  在这些药中,她觉得最好搞到的老泪很容易,只要随便找几个老的不能动弹的野兽们,手中拿着器具耐心的将一些就可以了。

  苦泪更好整了,只要让手下拿着鞭子,随便找几个不听话的混蛋,用皮鞭子抽着他们的身上,狠狠的冲一通,这时留出来的泪收起来,效果定会不错。

  最难搞到的是,离别泪,如何才能搞到这种眼离,她多少有些为难了,当他飘在云头上没有走多远,猛的想起来。

  其实这种药也特别容易整,只要将刚刚降生的野兽崽子抱子,无论其母吵闹哭叫,还是其子吵闹哭叫,这不都同样是离别泪吗?

  这么想着,玉兔感觉这些药虽然,不是那么好收集,而要是凭借着她的才能,要是用心的去做,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想到这里,玉兔站在云头上,忍不住仰头欢喜的笑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