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四十章 玉兔迅速返王宫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267 2020-12-01 06:06:27

  玉兔独自匆忙的直奔祈连山自己的王宫赶去,一路上即不休息也不寻食,只是一味的脚踩云头一路狂奔。

  在路上,边走脑子里边琢磨着,返回王宫之后,将如何寻得几味药,尽快的配制出她所需要的迷魂汤来,好控制属于自己的世界。

  她由早晨出发,到了晚上才赶回祈连山,借着月色她看到脚下以到自己的王宫前,这才急按云头缓缓的降落下来。

  一回到自己的地盘,她马上更加精神了起来,缓步慢悠悠的先朝着老牛犊子家里赶去,看着老牛犊子的家人,正因为失去老牛犊子而痛心呢。

  她站在门前忍不住冷笑一声,缓缓的飘到了床前边,自己的驱体前,她先是冷静的朝四处观察了一下,见有几个仆人守在屋子里。

  看样子闲来无事,正围着一个桌子前边,探着头在那里赌呢,没有一个人去理会,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好象睡觉的玉兔身体。

  玉兔不去理会他们,身子一飘到屋子里,她猛的朝着安静躺在那里的自己驱壳,猛的扑了过去,略微过了一会之后。

  玉兔才好象从梦中惊醒一般,使劲的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缓缓的坐起来,在旁边正玩的很欢的几个仆人,听到玉兔醒来的声音。

  都不由的惊异的扔下手中的东西,瞪着眼睛扭着头朝着床前看去,守在旁边的丫环,听到玉兔醒来的声音,忙站起来急切的探着头询问道:

  “大王沉睡以多日,众人焦急乱纷纷,好算盼你醒过来,是要食物还是水。”

  玉兔用力的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此刻虽说她是又乏又累,又肌又渴,而她最关心的就是,她从孟婆那里讨来的孟婆泪。

  这么想着,她并没有急着去回答,仆人询问自己的话,而是向怀中快速的摸去,当她感觉到,那费尽了心血,使尽力心思,讨来的孟婆泪还在。

  这让玉兔不由的暗自高兴起来,当她在没有什么心思的时候,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响起来,是在告诉她肚子里缺食了。

  同时她的嗓子也是渴的令她难以忍受,她从地府处一路狂奔,就渴的难以忍受,好算的盼着赶到了孟庄,嗓子以渴的如同冒火一般。

  而那个时候,她强力的控制着自己,时刻的让自己的头脑保持着清醒,并没有喝一口迷魂汤,在返回来的路上,她更是肌渴难捺。

  苦于急于赶路,她又一次紧咬着牙关,返回牛府,现在看没有什么需要自己所牵挂的了,坐在那里忙吩咐仆人快点端些食物过来。

  几个仆人站在那里瞪着眼睛,朝玉兔看着,见她坐在那里朝着怀中摸去,半天不言语,还以为玉兔突然醒来,往自己胸前摸着。

  肯定是因为喘不上气来,在那里缓缓气呢,突然听她嚷着要食物,几个仆人匆忙忙的,扭身出去开始张罗起来,将牛犊府中上等食物端来。

  小牛犊子听说玉兔醒来,乐的跳着脚急奔玉兔面前赶来,边走边嚷道:

  “大王总算醒过来,把我吓的无法眠,眼睛现在红又肿,眼泪流的如溪水,总算盼着你无事,我的心里好得劲,想要吃啥尽管言,全部摆在你面前。”

  玉兔坐在那里用力的伸着懒腰,看着小牛犊子那慌慌张张的样子,坐在那里淡淡一笑,这功夫男仆以将桌子给玉兔腾了出来。

  她迈步很有身份的坐在桌子前,缓缓的仰着头坐了下来,用力的咳嗽了两声,很有派头的伸出高贵的手,抓起食物,边往嘴边放着边。

  这功夫,其实她早就饿的肌不择食了,恨不得将摆在桌前的食物,一股脑的全都塞到自己的嘴里去,只是苦于自己的身份,乃是大王。

  真要是当着手下人的面,坐在那里狼吞虎咽的,谁看了都不那么雅观,也有损自己的高贵的形象来,她得装子一付并不是很饿的样子。

  慢悠悠的,把食物缓缓的放到嘴边,眼睛斜着,得到信后匆忙急奔小牛犊子扫了一眼,偷偷的猛的将放在嘴边的食物,用力的塞到嘴里。

  她连嚼都没有嚼,整个的吞到了肚子里去,这个动作只有她自己知道,旁边的仆人只顾忙着,自然也没有发现,她那狼狈的样子。

  玉兔将食物整个吞下去之后,咽的一时难以说话,而小牛犊子到了目前,又不能不理睬人家,她坐在那里缓缓的举起手来。

  好半天过去了,小牛犊子站在那里朝着她举起的手望着,见她半天不发一言,不知道其中原因,还以为多日来出现了新情况,站在那里急道:

  “大王身体定欠安,别坐此间乏身体,打发仆人扶你起,快到床上去休息。”

  小牛犊子的话一说完,旁边的几个仆人忙赶过来,伸出手去准备扶玉兔起身,然后到床上躺下休息,玉兔被刚才吞到肚子里的食物噎的。

  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看仆人过来准备将自己扶起来,急的玉兔连忙摆着手,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脸上硬挤着笑晃着头道:

  “本王身体并无碍,想起你父心悲哀,憋的半天难言语,望你忍痛来节哀。”

  小牛犊子一听,急忙向前施礼,眼泪巴叉的一边晃着头,一边伤心道:

  “多谢大王能体谅,老父离去很匆忙,好在大王来探望,牛府上下心放下,故人离去勿太伤,感恩大王倍关心,日后任凭来驱使,刀山火海也不惧。”

  玉兔此刻那有心情坐在那里和他说话,心里暗自悄悄的骂道:

  “该死家伙没眼力,没见我饿快昏迷,站在那里说没完,何时能填饱肚皮。”

  心里这么想着,她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食物,强忍着往肚子里咽着口水,得装着一付很有深沉的样子,缓声的对小牛犊子说道:

  “贤侄此刻先离去,我品食物有些累,等到闲时在攀谈,将有要事派你做。”

  玉兔克制自己的情绪,先打发小牛犊子抓紧离开,让自己稳稳当当的先把肚子吃饱了再说,此刻的小牛犊子听玉兔如此言语。

  站在那里点着头,快速的向屋子外边退去,玉兔一付高贵的样子,偷眼朝着小牛犊子扫去,见他缓缓的退出去之后,心里不由的欢喜起来。

  她低下头去,大口小口的猛吃起来,无论怎么说,这两天累的自己都有些虚脱了,面对这么合口的食物,说什么也得吃足了,吃过瘾为止。

  一通神吃之后,渐渐的,玉兔感觉好算是吃的差不多了,这才停了下来,一付高贵的样子,仰起头来含着笑朝着仆人挥了挥手。

  暗示着他们将桌上的食物端下去,当她缓缓的将要站起来时,这才发现,自己因为太饿了,吃的也有些太多,因为吃的太饱,好半天没有站起来。

  而她有方法,看自己没有站起来,那就得拿出一付高贵的样子来,间手扬起来,旁边的仆人会意,即刻赶上来,架着她缓步朝着床前走去。

  她一坐下来,微闭着眼睛,等待着食物尽可能的消化一些,略停了一会之后,这才扭过头去,朝着仆人轻声的说道:

  “王撵尽快给备好,我得返到王宫去,离开王宫有多日,天犬定会乱头绪,他的头脑笨象猪,繁杂锁事难办清,事无巨细得插手,累的我是浑身抖。”

  一边说着,一边颤抖着身子,缓缓的站起来,身边的仆人一见,马又赶过来,将她扶起来,缓缓的一步一步的朝牛府外赶去。

  听说大王准备离开,小牛犊子颠颠的奔出来,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说道:

  “大王初醒应留步,暂在府上来小住,招待不周请包涵,即刻派人备酒菜。”

  玉兔缓步朝着自己的王车上迈着步子,连头都不回的对他轻声的说道:

  “王宫还有重要事,急着奔忙赶回去,明日进宫有安排,别误时间耽误事。”

  玉兔一坐上去,便急速的朝着王宫急驰而去,她一返回王宫,天犬便接到了通知,听说玉兔在老牛犊子家里一住好几日。

  其中哮天犬也曾赶到牛府,探看了一下,听小牛犊子哭泣着介绍着说,玉兔大王担心父亲,为他的事挂念于心,就跟着赶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

  哮天犬心里清楚,玉兔肯定是去寻找迷魂汤去了,乐的他急匆匆的赶到王宫耐心的等待着玉兔返回来,并希望她此行顺利。

  当玉兔一进入王宫,哮天犬匆匆忙忙的迎了出去,一脸急切的朝着玉兔望去,眨着眼睛想知道,玉兔把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当玉兔到了宫中缓步下车的时候,哮天犬急速的奔过去,焦急的看着她,很着急的问道:

  “此行事办怎么样,真是把我急够呛,尽快进宫来休息,顺便把事谈一谈。”

  一回到王宫,玉兔很快将头仰了起来,手中紧握着那支王杖,缓缓的慢悠悠的走出车来,无论怎么说,这一路颠波也消化了食。

  她一边往车下着,一边朝着四周细心的看了看,见虎、豹、狼守在宫门前,眨着眼睛朝他们这里望着,玉兔含着笑点了点头道:

  “本王浑身本事高,轻松寻来宝药方,不须急着想知道,宫里密室来报到,随后准备加工药,定会满意全听话。”

  哮天犬听说玉兔以将迷魂汤秘方搞到手中,乐的咧着嘴边笑着,边在后面紧紧的跟随着,一路朝着宫中密室赶去。

  手下的仆人都知道,只要玉兔和哮天犬一进入密室,其他便知趣的退去,知道他们两个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商量。

  当所有的人一退下去,玉兔得意的坐在那又高又大的王椅上边,哮天犬忙在旁边给她恭敬的倒上水,然后含着笑朝她看着。

  玉兔仰着头朝着密室门前望了望,确信所有的手下都以退出去之后,这才转过头来,高兴的将手中王杖朝着地面上轻轻的一顿道:

  “此行真是太顺利,瞒过孟婆得秘方,此药配法没啥难,被我一一说出来,皆为人生八种泪,熬成药来迷人魂,为了尽快配此药,明日速速来准备。”

  哮天犬听说原来配制此药,不过是人生的八种眼泪,站在那里感觉玉兔说的如此轻松,肯定都以有了很大的把握,便问这八种泪为何泪?

  玉兔一五一十的将这八种泪,如数家珍的向哮天犬抖落了出来,哮天犬站在那里眨着眼睛使劲的听着,苦于自己对药理不通。

  对方说起清楚明白,他听的是一塌糊涂,听到玉兔讲完,他开心的站在那里连连的点着头,愉快的瞪着眼睛看着玉兔道:

  “大王果然名不虚,深通药理无人及,此方即以全知晓,盼你尽快熬出汁,日后谁敢不听话,灌入此药定听话,到时稳坐王国里,千秋万代福不尽,即便五贼来寻觅,照样将他打回去,称霸天下永天敌,想想那样多牛逼,只是其中第八味,想来怕是有问题,想要寻到孟婆泪,好象不是太容易,由此可知此味药,八味之中最重要,怕是知方难熬药,看来白跑这一趟。”

  玉兔坐在那里,仰着脖子朝着前边看着,连正眼都不看哮天犬,很显然他对哮天犬的如此短见,有些看不起。

  凭着玉兔我的本事,有什么能难倒的呢?别说搞点孟婆泪,即便别这再难的问题,到了玉兔的手中,那还是问题吗?

  看着玉兔那表情,那动作,那个举动,哮天犬即刻会意,看样子玉兔以寻到了可代替孟婆泪的药引子了,不然她不能这么骄傲。

  想到这里,哮天犬恭唯的向玉兔面前,优雅的迈了一步,然后笑眯眯的道:

  “论起本事我知道,大王想办都办到,虽然此事有些难,大王眼里算个啥,此刻定然有替代,否则不会返回来。”

  听到哮天犬的夸奖,玉兔仰着我呵呵的大笑起来,笑的是那么开心得意,感觉哮天犬就是哮天犬,不愧是神犬,对她的本事还是知道些的。

  玉兔欢喜的听完哮天犬的夸奖后,坐在那里轻轻高傲的点了点头道:

  “你猜一点都没错,难寻药引手中握,明天开始配此药,让你满意让你笑。”

  看到玉兔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胸脯,哮天犬一听,乐的站在那里愉快的点着头,特别愉快的大声说道:

  “恭喜大王灵无比,讨来神方快配出,咱们即将霸天下,看谁还敢不听话。”

  两位站在那里,再次靠近,密秘的商量着,下一步的准备情况,让小牛犊子尽快的密秘的准备其他几位药,并在此密室内准备了锅及必备之品。

  玉兔很有信心的,向哮天犬说,她将在三天之内,准备出来,足够的人间迷魂药来,让他尽管放心好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