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四十一章 玉兔研制迷魂药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027 2020-12-02 06:10:37

  玉兔从小牛犊家醒来,饿的是昏头昏脑的,好在小牛犊子到也懂事,命令手下,忙忙活活的给玉兔准备了一顿合口的饭菜。

  原就肌饿,在遇到这么合口味的美味之后,玉兔是敞开了大嘴一通神吃,吃好之后,知道哮天犬在等着她,是否寻到了迷魂汤药方。

  便坐在自己的车子晃悠悠,一路欢喜的直奔王宫而去,哮天犬听说玉兔大王返回来,开心的也颠颠的迎出来。

  两个到了密室之中,玉兔毫无保留的将她得到迷魂汤的过程,简单的陈述了一遍,听到哮天犬暗自欢喜,感觉玉兔真是精明。

  他们密秘的商量完之后,便开始行动起来,玉兔令手下传小牛犊子进宫,命令他赶紧搜寻七味药中的位味药。

  当打发他离开之后,又派人家来骡先生到来,命令他寻找余下的几位药,玉兔担心这些让一人去完成,怕有人知道其中的内幕。

  而要是将药中几味分开来,派人去搜寻事情就简单多了,即便他们知道这里面的整味药的情况,同样也难以配制成药来。

  经过一段时间紧擂密鼓的准备,两个玉兔得力的手下,很快就将这几味药齐刷刷的寻来,每一种泪都足有十余斤之多。

  看着他们扛着满满的药摆在玉兔面前,乐的玉兔嘴都合不上了,她独自一个人围着这些药,转来转去的,怎么看都看不够。

  当所有手下都退出去之后,玉兔开始独自在密室内,用心的配比着,并蹲在那里细心的熬制起来,她心里清楚着呢。

  虽然都用同样的药物,而因为配比的不同,火候的不同,熬制出来的约的效力都样也不同。

  可她觉得凭借自己的聪明,一定能熬出和孟婆同样的迷魂药出来的,所以她守在那里,瞪着眼睛精力特别集中的熬制着。

  在她熬制的这些日子里,哮天犬曾来过几次,每次来,瞪着眼睛先细心的朝着玉兔所熬制的药观察一会,然后笑着问道:

  “多日熬制药咋样,熬好我得品两下,效果真要赛孟婆,不负月宫捣药师,从此威名传天下,谁见大王不害怕。”

  玉兔站在那里听到哮天犬的夸奖,乐的嘴都合不上了,得意的围着她所熬制的药,往来的走动着,当听说他要品尝此药的时候,她含着笑道:

  “此药熬制虽说难,成功即刻在眼前,熬成谁尝都可以,唯独不能让你尝,如果药烈难克制,忘掉一切很难办,我可没有醒药方,不能胡乱来品尝,虽说此药水不同,熬制方法有异样,熬出效果药不烈,喝到肚里也见忘。”

  哮天犬一听,眨着眼睛好奇的,朝着摆在那里的药反复的看了又看,感觉玉兔所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忍不住问道:

  “如此妙药手中有,解药能否可配出,能迷能解手段高,谁敢和咱来教量。”

  玉兔站在那里看着哮天犬的异想,晃了晃头,一付沉思的样子,好半天道:

  “配制解药更加难,我也曾经这么想过,苦于孟婆如此厉害,尚无解药,怕是很难配制,我可不愿再动那脑筋了。”

  哮天犬站在那里一听,听了玉兔之言,知道她所说的一点没错,想要研制出解药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便含着笑不在言语。

  经过七七十九天的努力,玉兔总算是在密室内,经过多次的实验大获成功,为了证明自己所研制的药,确实有极其好的效果。

  一日,玉兔悄悄对赶过来,看玉兔熬制的如何,他刚刚踏入门里,便看到玉兔坐在那里,高兴的看着他兴奋的说道:

  “迷魂汤药以研出,不知效果有多好,再过几天我生日,可请众将来做客,偷偷将药藏酒间,劝其喝下观其变,万事皆忘听指挥,大功告成称天下。”

  哮天犬站在那里听玉兔开心的,向她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乐的他站在那里,一边俯下腰去,细心的观察着,玉兔精心摆放在那里的熬制好的药。

  一边皱着眉头,用心的伸着鼻子来品着味道,一边感受着,此药到底是什么味道呢,他感觉自己的鼻子,以是灵敏的根本就没有对手了。

  就凭着这种本事,他用心的站在那里,反复的品了又品,还是没有品出其中有什么不同,看着他那好奇而又欢喜的样子,玉兔含着笑道:

  “此药难以嗅出味,还是不要太费劲,所言是否记的牢,用心准备别泄密。”

  看到玉兔反复的强调着,哮天犬站在那里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点头道:

  “大王还请放宽心,生日宴会我准备,请来众将列于旁,开心品尝迷魂汤,保准个个灌个够,喝完乖乖来听令。”

  玉兔看到哮天犬向自己,吹胡子瞪眼的下了保证,高兴的坐在那里点着头满意的笑了笑,用手指着她所熬制的迷药道:

  “好此一说特放心,我来介绍让你知,此药无味也无色,喝到肚里啥都忘,没有征服人参国,越想心里越烦燥,如能降住该国王,快乐日子定来到。”

  看到玉兔念念不忘征服人参国,又一想到他们率兵败的那么惨,为此事常常被手下耻笑的目光,哮天犬也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而今有了这神密的迷魂汤,哮天犬觉得有这必要,再次向人参国进兵,报以前的兵败之耻,这么想着,玉兔欢喜的说道:

  “大王此言中我意,打败参兵是我志,盼望此药有神效,征服参国多霸道。”

  哮天犬站在那里,话一说完,忍不住欢喜的大笑起来,双方商量好了,准备寻个机会,想法子将手下的几位将领,好好的品尝一下此种神药。

  紧跟着这段时间里,哮天犬和几个得力的手下,开始紧锣密鼓的张罗起来,准备给玉兔大王庆祝生日,为了让玉兔大王高兴。

  最初哮天犬将手下叫到面前,商量着,在宫中搞一场隆重的庆祝,这么一来,动物王国的城面上的人物自然全部到场。

  哮天犬便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趁机给他们好好的喝一通迷魂汤,小牛犊子因为特别感激大王的知遇之恩,接替其父位置。

  当着众头领的面,当哮天犬在征求他的意见的时候,小牛犊子将眼睛一瞪,很认真的看着国师,急切的说道:

  “轮到我说就直言,玉兔大王功无边,既然生日要庆祝,理应全国同齐欢,凭着咱王的本事,可和东岳比高低,为了强大动物国,呕心沥血谁不知,单纯宫中搞庆祝,有点埋没咱王恩。”

  哮天犬听小牛犊子准备搞一场,整个动物王国的庆祝活动,坐在那里眨着眼睛一时无语,坐在旁边的豹将军心有不爽,急忙提议道:

  “牛将所言不太妥,咱王初立太张扬,生日庆典宫中搞,即以同乐就很好,要是举国同庆祝,派场过大不太好。”

  哮天犬坐在那里听了豹将军的发言之后,瞪着眼睛朝他转悠着,硬是憋着没有说话,当豹将军发完言,狼将军也插话道:

  “国王生日大好事,搞的隆重就不对,宫中热闹以挺好,何必举国来闹腾。”

  狼将军说完,虎将军正要开口,感觉此处气氛有此不太对劲,坐在那里眨着眼睛巴叽了一下嘴之后,即刻闭上。

  哮天犬眨着眼睛朝他们两个反复的看了看,心里真是顶不服气了,按照各自前辈的正常排列,他们犬家族本应该在前边的。

  也不知道是那个没有水准的家伙,竟然把犬排到后面去了,发自内心而言,凭借着犬的本领,排在前边的虎家族,豹家族及狼家族。

  怎么可能斗得过犬家族呢?以前的坐次排定自己没有参与,也就算了,今天他坐为动物王国的国师,地位在此,位置在此。

  现在怎么样,虎家族,狼家族,豹家族不同样得听命于自己的吗?他们要是不提出反对意见,我哮天犬没准还真就准备搞一个。

  宫中庆祝玉兔大王的生日了,今天既然他们几大家族都反对,那不行,他们反对的就是我认为对的,得让他们听从自己的才对。

  想到这里,哮天犬用力的咳嗽了两声,然后笑微微的,一付很歉虚的样子,将身子朝前移动了一下,乐呵呵的说道:

  “两位将军说的对,举国同庆太浪费,不过咱王本事高,如此庆祝不过份,此事即刻定下来,三日全国欢起来,同时邀请水族来,参国咱也别忘怀,虽然交手有误会,可以建交慢慢谈,鸟族一直很友好,送给请帖就拉倒,听闻大王庆生日,他们跑来肯定早。”

  小牛犊子听说国师同意了自己的建议,乐的坐在那里斜着眼睛看着,虎将、豹将、及狼将,独自咧着嘴愉快的笑着。

  以外虽说小牛犊子并不在乎他们,而无论怎么说,想和他们较力到是不怕的,而要和他们打持久战,他深知远远不是对手的。

  这些虎将、狼将、豹将们,有些独道的本事,能出奇不意,偷袭他们,令人们防不胜防,而且本事也是很奇特的。

  所以,在虎将军为虎的日子里,老牛犊子及整个家族并没有,在动物王国里展示出更明显高贵来,从玉兔到来之后,一切都有了改变。

  现在国师当着大家的面,即刻宣布了他的想法,其他反对也是无效的,众将军只好纷纷的站起来离开坐位各自散去。

  当众个会场之中,只剩下国师及小牛犊子时,哮天犬眨着眼睛朝着离开的这些将军们的背影看着,小声的对小牛犊子道:

  “虎豹狼将不太服,摇头晃尾牛哄哄,日后好好来盯紧,小心叛乱有反心。”

  小牛犊子坐在那里,愉快的点了点头,很有信心的看着国师点头道:

  “出兵参国来交战,几个混蛋有点怪,里面肯定会有诈,时常防备没有变,他日如有逆反心,定要好好来下牢里。”

  国师听到小牛犊子那几句话,坐在那里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得意的站起来,缓缓的向小牛犊子身边靠了两步。

  他可能担心自己所说的话,被离开的几位将军听到,又朝门前扫了两眼,看没有什么情况了,这才开心的轻声说道:

  “不需紧张不需怕,对付几位招以下,到时用心听安排,个个乖乖都听话。”

  小牛犊子仰着脸朝着国师脸上望去,不知道国师说的话是真是假,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高兴的连连的点着头高兴的说道:

  “国师此言我放心,打击虎狼有决心,只要老实又听话,日后啥都不需怕,服从命令听安排,动物王国咱说算。”

  当国师和小牛犊子把玉兔等日,定为全国同庆之后,命令即刻传达了下去,国师为了不暴露玉兔的踪迹,字里行间里,只提国王两字。

  而他只称号国师,这么一来,对于动物王国的属下们,自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个个都积极的准备起来,为国王生日作着准备。

  王宫内也是如此,很快由小牛犊子草拟了很多请贴子,打发手下纷纷各往处通知,让水族,鸟族及人参国前来庆祝。

  当其他三国接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都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们一直都想将盗宝行动,定在东岳大帝生日那天来完成。

  怎么都没有料想到,突然动物王国会来这么一手,尤其是参国将军,在接到了请贴后,用心的观看了一遍,只见上方写道:

  “两国友好数百年,相亲相爱不侵犯,前段时间王犯浑,率兵闯入国境线,此刻我王猛醒悟,咋能刀枪来相见,借着生日来欢庆,不计前嫌好如前,来时不需何礼物,我王爱喜小品参,前来进贡也可以,定当儿孙来爱惜。”

  参王坐在那里一时无语,国王知道,平日里动物王国是得罪不起的,他们整天低着头闯荡于森林间,对其子民存有很大危胁。

  既然他们愿意和睦相处,也是参国所盼望之事,想到此,便扭头朝着参将看去,想知道他此刻是何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