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四十二章 接到请贴的反应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296 2020-12-03 06:07:48

  玉兔和哮天犬盗得禄神宝物,乐颠颠的直奔阳间而去,因为担心禄神追赶,匆忙忙的一路狂奔,因为慌不择路,当他们一到凡间细心观察。

  原来他们赶到了祈连山森林,绝过两个人联手巧妙的征服了虎王,顺利的登上了动物王国的宝座,为了使手下臣民听从自己的命令。

  玉兔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寻得迷魂汤配制密方,又骗来药引子,孟婆泪匆忙的从阴间逃回自己的王宫,开始密秘的研制阳间迷魂汤。

  经过七七十九天的反复实验终获成功,有了迷魂汤之后,便和哮天犬密秘商量着,借着玉兔生日这天,招揽各路精英赶到王宫。

  借着这个机会,让所有不服的手下及敌国,都将服用此药,听从自己的命令,报着这个天大密秘,开始精心的准备起来。

  玉兔知道,禄神丢了如意,肯定不会算完,她和哮天犬如此精心准备,目的就是借用手下,有朝一日拦截前来追宝的敌人。

  只有挡住了追宝,他们就可以高忱无忧的,欢天喜地的,开开心心的在此地称王称霸,为所欲为了,所以玉兔那可是下了大本钱的。

  为了骗取参国的友好,国师哮天犬派人送去了请贴,告之玉兔的生日,希望借此机会两个从修于好,和睦相处友好往来。

  参国看到请贴不知该如何处理,参将坐在那里,眨着眼睛含着笑,也同样看完了其中的内容后,因为他知道玉兔有一宝物,想得到手中。

  手下返回来之后,以祥细的向他汇报了经过,同样也知道,虎、豹、狼将愿意配合他们行动,寻机盗得宝物到手。

  如此大好机会,参将军觉得不应该错过了,既然等不到东岳生日欢庆之时,也可以借着动物王国国王庆生日的时候,寻机盗宝了。

  参将觉得这是一个特好的时机,便坐在那里反复的考虑了一下,提起笔来,眨着眼睛,一脸欢喜的在那里用心的写道:

  “参国和睦处四邻,善待邻国增友谊,多年不曾动兵马,无意彼此成敌人,既然国王有此心,愿意结盟促友谊,接到请贴去庆祝,握手言和关系到。”

  参将一边打发探马,急速的将写好的信送往去,告诉国师他们愿意和动物王国友好相处,世代交好,绝对不会再有相斗之心。

  而私下里,参将高兴的开始密秘的挑选,本事高强,武艺超群的高手,盼望着,能在玉兔举国欢庆的日子里,偷偷盗得宝物归来。

  于此同时,水族同样也接到了请贴,位居水族宰相的乌龟精,看到信之后,乐的张着嘴半天没有闭上,感觉这该死的玉兔是自找没趣。

  可算是手中有宝物了,敢这么张张罗罗的大摆生日宴会,等到众人施展身手,盗得宝物之后,他可能哭的机会都没有了。

  乌龟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即刻将瞎嘎精,鲤鱼精,喇咕精几位得力助手,在第一时间里叫到面前,咧着嘴满心欢喜的,看着他们笑着。

  瞎嘎精赶到乌龟府中,见他笑眯眯的不说话,心里不开心的瞪着眼睛道:

  “难得休息忙碌中,喊来何事不说清,神神密密挺着急,别误我事太烦人,目前正在练眼力,千米之外能识人,误了正事赔不起,眼力练的以可以。”

  瞎嘎精晃悠悠的,很不满意的朝着乌龟家里,旁边的座位猛的坐下来,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喇咕精紧随其后也晃悠悠的赶了进来,看他说完了,感觉自己也应该表达一下,他觉得论起忙来,谁又不忙呢?这么想着紧跟着说道:

  “四品人参把身补,力大无穷身子强,正在挥臂练铁掌,海啸浪起地乱抖,是我运气来发功,练的兴起正来劲,把我喊来为何事。”

  鲤鱼老兄看他们两个晃悠悠那牛哄哄的样子,在后面斜着眼睛朝他们扫视了一下,没好气的瞪着眼睛对他们嚷道:

  “龙王约我来酒端,桂花美酒刚入口,龟兄喊我即刻到,我是从来无二话,本人功得以圆满,化身成龙都知道,不需下力再苦练,悠悠闲闲多自在,本事不济才苦练,谁在苦练谁混蛋。”

  喇咕精和瞎嘎精此刻以都坐了下来,听到鲤鱼精如此一说,两个人气的肚子鼓鼓的,感觉如此一比,和鲤鱼咋差了一个级别呢?

  想到这里,瞎嘎着赶紧改口,脸上含着笑愉快,而又一付悠闲的样子说道:

  “为啥没事把功练,那是闲的没事干,抻抻胳膊扔扔腿,桂花小酒我当水,眼力虽说练千米,计划万里也可以,目标定的有些低,当众羞愧来谈起,东岳宫中我常客,火龙小果烧心肺,如此优越还想啥,天宫旁边盖偏厦。”

  喇咕精坐在那里斜着眼睛,听瞎嘎子突然话锋一转,把自己给盖住了,心里很不是味道,急忙仰着呵呵大笑着,边笑边轻声的说道:

  “老弟想法太超前,我也闲着放屁玩,臂力太强无对手,自己左手打右手,练的浑身全是汗,桂花酒池洗个遍,酒泡身子好舒服,舒筋活血很通泰。”

  鲤鱼自己整了两句,以为这两位肯定连屁都不会再放出来了,那曾想,两位转而一说,比自己厉害了,气的他眨着眼睛憋着嘴半天才道:

  “刚才不过在说笑,两位兄台真霸道,论艺较武虽然强,从不张扬来显白,龟哥有事尽管谈,闲着无事把嗑唠,交流感情说说话,从来不喜说大话,我很多调都知道。”

  瞎嘎精两位一听鲤鱼又要把他们比下去,瞪着眼睛当然不服气,往前探了探身子,刚要说话,乌龟坐在那里晃头晃脑得意的说道:

  “几位本事个个高,所以请来把事交,动物王国下请贴,国王生日来相邀,此乃盗宝好时机,谁不愿去请退出,龟哥做事不免强,好象是我一言堂。”

  几位一听,急忙都将眼睛瞪了起来,齐刷的朝着乌龟看去,个个心里骂着:

  老鳖乌龟王八蛋,眨眼缩脖太混蛋,我等费了很多劲,宝要到手谁能退,众位联手加把劲,盗得宝物那多棍,此刻尽来说废话,盗得宝物定揍他。

  看到众人坐在那里听说动物王国,邀请众人前去赴宴,个个乐的瞪着眼睛咧着嘴笑着,没有一个提出反对意见。

  这让乌龟更加得意起来,他移动了一下身子,一边挺着胸,一边挺着头,拿出一付很有威严的样子,用力的咳嗽了两声又道:

  “几位既然无二话,此事那就来定下,全都跟我去赴宴,寻机盗宝别露陷,我的本事特别高,想要抓我办不到,感觉本事有些差,此刻退出请说话。”

  都在这个节骨眼了,谁能说自己的本事差劲呢,几位瞪着眼睛相互望了一下,猛的都将脖子挺的高高的,来证明自己的本事很了得。

  而又怕一时说漏了嘴,再被误会本事不行,被撵出队伍,都尽可能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谁都不敢私自乱言,都挺在那里。

  乌龟看大家都沉默无语,高兴的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很有派头的朝众位扫视一眼,随后又轻声的再次说道:

  “龟哥做事有份量,好事众人来分享,赶到王宫莫乱来,听从命令齐行动,争取盗得宝物归,开开心心端酒杯。”

  随后,乌龟便接他的想法,祥细的介绍了一下,说到了动物王国之后,瞎嘎精因为眼力极佳,负责担任观察任务,遇到什么变化随时汇报。

  喇嘎精因为臂力过人,艺高胆大,担任接应和撤退的任务,来掩护同伴安全撤离,鲤鱼是负责外应的,宝物一到手,由他挥着兵器压后阵。

  遇到追撵而来的敌人时,好奋力将敌人挡在外边,让大家安全的撤离动物王国,乌龟将整个行动,都作了更好的细详的安排。

  而他们那里知道,此刻的动物王国,正悄悄的撒出了一个网,耐心等着他们钻进来呢,一个个坐在那里听了乌龟的分配。

  都在擦拳磨掌,盼望着能赶到动物王国,大展身手,盗得宝物安全归来,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都向乌龟讲述着自己的本事。

  对于他们这几位的本事,乌龟再了解不过了,坐在那里含着笑用心的听着,不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并连连的点着头,表示对他们本事的认可。

  几位经过一通密秘的协商,便将这件事情定下来,一个个积极的准备着,盼望着能,有机会得到动物王国国师的宝物。

  那是乌龟这些日子里,一直巴望的事情,无论怎么说,机会总算是来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用心的安排一下,好顺利的将宝物得到手。

  他们这里紧张的忙碌了起来,盼望着能顺手牵羊,得到宝物,而鸟族本来在林中,聚集在一起,正商量着别的事情呢。

  站在高处,一直都觉得高高在上的刀刀雀,突然看到动物王国的信使,刺猥先生,一路狂奔急跑的朝着鸟族赶来。

  当他一到了鸟族的地界,担心出现误会,手中举着信件,一边用力的晃动着一边嘴跟高声,来提醒鸟族不要搞误会了。

  “刺猥特使来送信,大王准备庆生日,为表两国友谊在,派我前来递递信,守将不要乱射箭,兵士不要乱刀砍,信件递到即刻走,不给鸟族来添堵。”

  刀刀雀自从巧胜了喇咕精在朝着鸟国急赶的路上,乐的一会直窜入空中,一会直坠入林中,在林中还不停的翻转着身子,来表达自己的强大。

  这一开心起来,自然免不了心情高兴,心情高兴了,自然就要唱上两句,刀刀雀一边展动着翅膀,一边开心的唱起来:

  “灿烂的阳光照头上,照的头上暖洋洋,本事太高艺太强,打的敌人急逃亡,啊!急逃亡!美丽的森林知我强,个个含笑把手拍,啊!把手拍,迎着风儿,迎着光,展翅高飞回家乡,同伴知道我胜利,欢歌笑语齐欢唱呀!齐欢唱……”

  刀刀雀几个空中飞转,便返回了正在守候在那里,眨着眼睛盼他返回来的同伴们面前,看着他那愉快的样子,乌鸦眨着眼睛,歪着头朝他看着。

  看着乌鸦那个样子,是刀刀雀最不喜欢的动作,这动作令他反感,令他看着不顺眼,看着不顺眼,刀刀雀觉得就应该给他两句。

  这么想着刀刀雀嗖的一下子,飞到了乌鸦的头上,用力的跺着脚,看着他那得意而又自豪的样子,八哥忍不住仰着头问道:

  “老弟今天真威风,飞奔而来狂风吼,是否与敌来相逢,消息是否截到手。”

  刀刀雀站在那里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话,而是再次用力的使劲的踩了两下乌鸦头上的那棵树枝,然后才得意的斜着眼睛看着乌鸦说道:

  “刀雀本事谁不知,打听消息水平低,即要嘲弄咱对手,还要痛击难还手,平日某位喜欢吹,关键时刻见高低,喇咕精明又咋地,被我耍的头撞树,嘴里嚷着我牛逼,随后交手拼兵器,不知深浅找没趣,被我一刀悬索命,哭着喊着急逃离,目前本事谁不服,可以施展较高低。”

  众位都瞪着眼睛看着刀刀雀,站在那里得意洋洋的讲着刚才的经历,听说刀刀雀和喇咕精交手大获全胜,一时之间都开始庆祝起来。

  他们围着刀刀雀跳笑着,吵闹着,通过这种形式来表达,他们的愉快和开心,并同时不时时及的唱着,来赞美刀刀雀道:

  “我们是勇敢的空中神,打起仗来怕过谁,本事高强艺胆大,和谁拼来都不怕,即便水族龙王来,想斗鸟族也太难,啊!有些难,上天蛟龙让三分,入地老虎靠边走,坚强无比的鸟族国,称霸森林没的说,啊!没的说……”

  赞美完刀刀雀之后,一直都保持沉默的乌鸦歪着头,有所不解的瞪着眼睛朝着刀刀雀看了一眼,紧跟着问道:

  “刀刀将军请回答,喇咕神夹很难抵,你靠什么取的胜,自吹自擂好没趣,怕你骄傲怕你装,冷静想想好不好。”

  刀刀雀看乌鸦直接就提到了,他是如何打败喇咕精那铁夹的,看的出来,想战胜喇咕精的铁夹,很显然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看对乌鸦的提问,刀刀雀那里能看的起他那个样子呢,大家高兴完之后,他一抖翅膀,又一次落在乌鸦的头上,得意的说道:

  “刀雀本事怕过谁,铁夹见我软无力,朝我身上猛将夹,被我神嘴猛砍去,为了给他留一命,喇咕脖子被抹去。”

  说到这里,刀刀雀猛的将自己那嘴,朝着天空扬去,那得意开心的样子,令所有的众鸟族们,都齐声的夸道:

  “刀雀果然非一般,神嘴斗敌胜斧神,差点要了敌人命,水族闻之胆以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