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四十三章 刺猥脾气不好惹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447 2020-12-04 06:12:19

  刀刀雀与喇咕精交战,巧战得手,出其不意用自己的刀一般的嘴,突袭喇咕精挣脱铁夹逃脱,乐的他返回到同伴面前。

  看到乌鸦眨着眼睛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气的他将自己与敌过招的经过一讲出来,并暗示着挑战乌鸦难否和自己比比高下。

  众鸟为了鼓励他作战勇敢,都欢喜的跳跃着,夸奖刀刀雀的勇敢,在大家一通鼓励之后,八哥急于知道刀刀雀是否得到了,人参国盗宝时间。

  等到大家欢跳着,高兴着渐渐的安静下来之后,八哥眨着眼睛满意的笑道:

  “刀雀本事无人及,打的敌人急逃离,不知消息可到手,快点说出好得宝,不能只顾来开心,忘了大事宝丢失,那时难斗人参国,同样难击水族兵。”

  面对众人的夸奖,正得意万分的刀刀雀,听到八哥一脸急切想知道,人参国盗宝的情况,让刀刀雀更加得意起来。

  他仰着头斜着眼睛扫了一眼,站在自己下方的乌鸦,得意的将自己获取消息的内容一字不丢的,全部讲了出来。

  八哥听完,乐的连连点头,感觉人参国将军果然非同一般,能趁这么好的机会盗宝,果然有一颗精明的头脑。

  在接下的日子里,他们便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不在考虑盗宝的事,都憋足了劲,准备等到东岳大帝生日那天,大显神手。

  这天当刀刀雀和同伴们,正在那里忙碌着的时候,他站在树尖部看到刺猥,远远的,气喘息息的朝着他这里急速的赶来。

  平日里因为鸟族和动物王国非为同类,往来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一个喜欢在树上活动,一个喜欢在地下游走,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突然看到刺猥一路狂奔而来,便知道动物王国肯定有什么重要事情,刀刀雀忙向八哥通知道:

  “重位安静莫要吵,动物王国使者到,刺猥狂奔急驰来,肯定有事来汇报。”

  听到刀刀雀的提醒,众鸟急忙都安静下来,一个个瞪着眼睛警惕的朝着树下方观察着,远远的就听到刺猥高声喊着。

  刺猥精明着呢,他担心自己匆忙的赶到鸟国,那些不明其理,犯起糊涂的鸟兵们,突然向自己发起进攻,那就有些犯不上了。

  无论怎么说,自己不过是信使,好在两国即便交战,也不斩信使,更何况,多年来,鸟国和动物王国一直都和平相处,平安无事。

  自己前来送请贴,鸟族们听说,动物王国愿意和鸟族和睦相处,还不乐的他们狂跳乱舞起来,动物王国无论怎么说,都是很强大的。

  比喻说自己吧,随便伸出一只腿来,就能将鸟族的任何一个成员压爬下,如此强大的动物王国,鸟族们见了,能不害怕吗?敢和动物王国为敌吗?

  八哥听刀刀雀高喊着,刺猥前来,他不知道这位前来有何事情,忙展翅快速的朝着刺猥赶来的方向迎去,随后停在树上高喊着:

  “刺猥老弟请停步,你以迈进鸟国中,有事在此来汇报,莫要往前再迈步,弓箭刀斧以备好,再要向前命拉倒。”

  刺猥听到八哥的叫喊声,急忙停下脚步,仰着头欢喜的呵呵的大笑着说道:

  “八哥有点不友好,我来送贴准备好,快点前来把贴接,友谊向前没的说,我王近日庆生日,欢迎各位来捧场,双方友谊一加深,谁欺鸟族不可以,强大动物来撑腰,想骂参兵我来帮。”

  刺猥一边说着,一边挺着胸,背着手,一付威伍高大,不容侵犯的样子,另外一只手将请贴伸了出来,让八哥将请贴拿去。

  听说动物王国请他们去庆祝大王的生日,八哥乐的飞快的从树枝上飞下去,急速的在空中几个空翻,然后迅速的眨眼功夫里,就将刺猥手中信抓了过来。

  就他这个灵敏的动作,不过是演给刺猥好好的看看眼,让他知道,鸟族可不是吃素的,凭着这手难得的本事,还怕了他们不成。

  当发现自己手中的信件突然消失,以到了八哥手中,刺猥惊的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背着手站在那里点着头,夸奖着说道:

  “八哥本事在提高,和我原来有一拼,看看内容请回复,真不愿提我多高,当年虎王把我夸,说我本事太带劲,力能劈山气盖世,浑身本事全是刺,为了和平暂不言,单掌劈出让你瞧。”

  刺猥为了给八哥一个下马威,他嘴里说着话,猛的将掌挥起来,狠狠的朝着旁边的一棵小树砍去,当他的掌一落下,那小树应声而折。

  展示完之后,刺猥得意的又将手背到后面,仰着头得意的呵呵大笑着道:

  “八哥刚才可开眼,如此巨树掌劈断,不知何人脖子硬,一掌下去定没命,此来不过显显艺,告诉各位请注意,动物王国很强大,友好往来莫要怕。”

  可到刺猥想在众人面前,显本领,很显然是敲山震虎,给鸟族一个下马威,乌鸦因为刀刀雀得胜而归,特意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施展一下身手,即让刀刀雀看看,也让刺猥搞明白了,鸟族大有能人在,别在这里吹牛瞪眼的装有本事。

  这么想着,乌鸦从树枝上展动着翅膀,悬于空中对着刺猥呵呵的笑着说道:

  “刺猥本事果然高,一掌劈断大树腰,本人有点小本事,施展一下来观瞧,看你功夫和我比,细心掂量差多远,别太自卑别伤心,好好活着苦练艺。”

  乌鸦嘴里说完,瞪着眼睛头部直奔旁边一棵,略比刺猥粗一点的树上直扑过去,那树虽粗,精明的乌鸦知道,此树不过是空心树。

  他在林中生活多年来,懂得什么样的树,看似很大,而心子是空的,所以他展动着翅膀,猛的朝着那空心而又很大的树上急速的撞去。

  那巨树在乌鸦的奋力的一击之下,就听着咔嚓一声,一粗壮大树杆瞬间里,慢悠悠的,缓缓的,一点点的倒了下去。

  刺猥担心砸到自己,急忙朝旁边飞可的闪去,瞪着眼睛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到鸟族国也有厉害的角色,急忙含着笑说道:

  “有些就事没想到,乌哥能将树趴下,即使这样算平手,抻抻胳膊活动腿,并非有意显本领,好象咱们不友好,只请尽快把信复,我有要事尽快走。”

  刺猥站在那里眨着眼睛一看,得了,目前自己独自一个到此,没有必要和他们较高下,不如取了信抓紧回复好了。

  八哥看乌鸦一出手,便将刺猥吓的不在跑到鸟族国逞强,心里也暗自开心起来,站在那里瞪着眼睛细心的将信中内容看完,然后提笔道:

  “来信以阅很不错,大王祝寿鸟国到,两国友好感情深,那能缺席不到位,准时赶到请放心,欢庆队伍表真心,彼时空中队几行,浩浩荡荡盛空前。”

  八哥刷刷点点三两下写完之后,连看都不看刺猥一眼,嗖的一下子朝着他面前甩去,刺猥一见这时想见识一下自己的本领呀。

  站在那里不由的淡淡一下,身子急速的跃起来,连续几个空翻,将八哥甩过来的信,稳稳当当的接在手中,朝上朗声的说道:

  “回信收到即刻走,绝对不是显身手,本领太高难克制,不知不觉显出去,还望众位多含涵,他日如有闲暇时,相聚交流论本事,再来过招看谁高。”

  乌鸦看自己一招惊的,刺乌猥急慌慌的准备退去,站在那里嘲笑的说道:

  “你砍小树显神威,我砍巨树健健身,彼此功夫差不多,过招失手易伤筋,今天暂时算你胜,我得急回把差交,日后有空在过招,望你胜我不需教。”

  乌鸦站在那里一听,脸都气红了,明明是自己砍倒一大树,对方竟然说自己砍倒了小树,身子不由的抖了起来。

  刀刀雀站在那里,看把乌鸦气的脸变色,心狂跳,乐的欢喜的站在那里是上下跳着,愤怒中的乌鸦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急道:

  “刺猥臭美不要脸,和我较艺功夫浅,输了竟然不让账,当着众人来较量,要是能将我打败,叫你师父不耍赖。”

  刺猥此刻以将八哥抛下的回信接在手中,看到乌鸦怒了起来,急忙将身子缩了起来,愉快的大声嘲笑着嚷道:

  “最近太忙把信回,有空交量我在陪,改日有空来相见,猛打你腚让你败。”

  乌鸦感觉此刻根本就没有面子了,气的他猛的朝着刺猥攻去,想狠狠的教训他一顿,然后再让他离开,否则他眼里真没有大小了。

  当他站在树上方,猛的直击而下的时候,见刺猥身子早就缩着一团,飞快的朝着山坡下方飞速的逃去,乌鸦那里肯放过他。

  在后面急追而下,一边抖动着翅膀一边瞪着眼睛,嘴里狠狠的嚷道:

  “混蛋东西不象话,艺差还敢胡说话,先接我招来比量,看谁功夫更可怕。”

  刺猥身子蜷缩成团,飞快的滚动着,担心乌鸦追撵上来,一刻都不敢停下来,在后面追赶的乌鸦,因为愤怒速度也是惊人的快,直扑而去。

  惊的八哥在后面,看着乌鸦想伤了刺猥,在那里看着他着急的喊道:

  “老弟万万别发怒,刺猥使者不能动,我等知道他在吹,你又何必太认真,快点停下别攻击,伤到人家理在亏,来日不好再见面,应该理智考虑清。”

  愤怒之中的乌鸦此刻被刀刀雀嘲笑的,那还管那么多,瞪着眼睛一边急扑而下,一边高声而又愤怒的大声嚷道:

  “老兄别来把我劝,此贼不打不会变,敢和本乌说大话,日后谁还将我怕,先扑下去斩其头,痛击此贼解心仇,来日敌人敢来犯,乌鸦在此都完蛋。”

  八哥看劝乌鸦不听,以飞速的朝扑而下,在他看来,只要一个猛冲,便可索了刺猥的性命,那时看刀刀雀还怎么敢在面前吹自己的本领。

  那曾想,他急速的扑过去,一路狂撵而下,当他以赶到刺乌猥身边了,一下子犯起愁来,刺猥也不现身和他交战。

  而是将身子紧紧的裹成一团,飞速的往前急奔而逃,乌鸦撵上之后,瞪着眼睛确无处下嘴,对方浑身上下,全都是刺支愣在那里。

  气的乌鸦急忙控制好自己的身子,瞪着眼睛紧紧的跟着刺猥朝着奔跑了一段路之后,看自己根本就伤不到对方,气的只好嚷道:

  “两国友好关系铁,要是伤你心不忍,混蛋快点滚回去,再要无理不客气。”

  刺猥急速的滚动着,朝着动物王国狂奔而去,听到空中乌鸦叫嚷着,知道对方暂时根本乃何不了自己,愉快的边滚动着边嘴硬的高声嚷道:

  “乌鸦犊子别吹牛,刺猥有艺不强求,感觉自己了不起,挥刀砍我也可以,本人艺高胆也大,独创贼穴不害怕,别说乌鸦独一位,就是群殴能咋地。”

  八哥担心乌鸦真的伤了刺猥,他们前去参加动物大王的生日,很显然有些影响团结,人家自然不也会买他们的账。

  看劝不住他,只好在后面紧追而来,当八哥听到刺猥的狂语之后,巴叽着嘴有心好好的教训对方一下,见他保护的特别好,也难以制服对方,只好道:

  “刺猥老弟尽管走,我劝乌鸦不动手,两国友好相往来,关系深厚猛握手,咋能瞪眼来挥刀,日后见面咋开口。”

  八哥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乌鸦挤咕眼睛,那意思是告诉他,赶紧收手吧,你现在追上人家了,也无法取胜,他浑身是刺你咋打人家。

  乌鸦看自己目前确实难以想出更好的方法,降住对方,气的只好忍着火道:

  “恭送刺猥回家乡,撵来并非想打架,感觉独自太孤单,送你一程显热情。”

  刺猥听说对方来送自己,将急速滚动着的身子,猛的停下来,眨着眼睛探着头细心的向外边观察了一下,见他们离自己有些距离。

  精明的刺猥怕他们骗自己,突然向自己猛的偷袭,赶紧又将头缩了回去,欢喜的慢悠悠的滚动着身子,得意的对着八哥他们嚷道:

  “独来独往以习惯,赶来相送觉奇怪,即是这样都请回,送的再远也得离,如此热情难消受,不如跟我到家坐,炖个八哥饺子汤,再来一碗炖乌鸦,虽说此肉特别臭,吃上一口也解饿。”

  看刺猥边快速的逃着,边朝着他们叫骂着,一点情都不领,八哥强忍有心中怒火,在后面紧跟了两步,高声的朝着刺猥喊道:

  “龟哥既然这么说,那就留步不在送,前方路远也很陷,别遇强敌有危险,真被擒住扒了皮,你肉再香命也没。”

  八哥感觉自己这句话说的有点力度,有点水平,站在那里忍不住呵呵的大笑起来,刺猥听到叫骂的声音远一些,气的猛的停下来探出头嚷道:

  “送信建交关系好,特邀前往把酒端,那知鸟国不要脸,挥刀拼枪追着撵,如今既然撕破脸,等我回头把你撵,砍下尔头当球踢,砍下腿脚喂乌龟。”

  乌鸦气的脸由红一下子变成黑色,展动翅膀准备再去攻击刺猥,八哥只好拦住他小声的劝道:

  “让他逃走别去理,暂时忍耐这一会,等到把宝盗入手,再把此贼嘴打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