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五十一章 牛二有招擒两神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691 2020-12-12 06:17:24

  牛二少的手下在庙里被喜神的炮仗,崩的逃出庙里,这自然让牛二少心中恼火,感觉自己在这一亩三分地,还从没有敢和自己逞强的。

  愤怒中的牛二少手中挥着月牙弯刀,冲入庙中见果然是两位漂亮的女子,更不放在眼里,挥刀直扑过来,想将两位制服。

  他那凶巴巴的样子,把爱神吓的手中玫瑰兵器坠落地下,喜神看爱神吓的浑身发抖,看牛二那付样子,心中也怕,硬着头皮挥出手中的炮仗。

  在一击没中之后,她随后又朝着牛二少抛去一个大些的炮仗,想将他一下子炸跑出去,那样的话,两位也就安全一些。

  那曾想,屋子里因为有稻草太干燥,当喜神的炮仗一炸响,火星四处飞溅,牛二少看情况不妙急朝后退去,没有被炸到。

  可火星落在地面上,有些药皮子还在燃着,即刻将干燥的稻草引燃,此庙原本是一个村庙,并不是很大,这稻草一燃起来。

  喜神感觉情况不妙,火一起很快就烧到她和爱神,好在喜神关于自己的炮仗燃前,有精神准备,扭头哈下腰去拾起爱神的兵器并对她喊道:

  “庙中大火以燃起,快点脱身逃出去,要是被烧貌不美,还会被抓定后悔,暂时避开先逃走,日后返回惩此贼,作恶多端必严惩,为村除害被赞美。”

  喜神嘴里一边嚷着,一边顺手抓起爱神的胳膊,双脚一用力,朝着庙上方跃身而出,门口被堵死,后面是土墙,两位只能从房夺脱身。

  牛二少身子朝后急避的时候,突然庙中火起,站在那里高兴的将手中月牙刀一摆,死死的看住门口,担心喜神她们从这里逃脱。

  当听到喜神嚷着,扭头拉着爱神准备从房顶逃脱的时候,站在那里一脸欢喜的笑着,因为他早就将庙的四周布置了自己的手下。

  当见两个身子跃起来,直奔房夺的时候,牛二站在那里高兴的朝她们喊道:

  “屋顶粗梁非一般,撞到头上很难缠,听话还是快投降,即要逃走不免强,牛二生来很豁达,逃跑之人从不抓,逃到半路定醒悟,逃跑那有投降好。”

  喜神手拉着爱神身子以跃了起来,听到牛二的叫嚷,当然不明白他所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担心房梁撞头,喜神和爱神同时用胳膊护住头顶。

  当两个眼看着就要破房顶而出的时候,喜神朝着下方的很得意的牛二骂道:

  “逆贼休要来逞狂,奶我从来都投降,离开此处喘口气,返回定会把你废。”

  喜神嘴里嚷着,两个人破了庙顶冲出庙外,当两个破庙顶而出,还没有在房顶上稳住身子时,一只大网朝着他们两个头上猛的罩了下来。

  喜神一看不好,忙将手中炮仗准备点燃,那知道站在屋子上方的几个家伙,快速的在房顶上转动起来,只是瞬间的时间里。

  便将喜神和爱神两个缠的紧紧的,那有时间再有任何的动作,被束住的喜神气的瞪着眼睛,看着那几个得意的家伙骂道:

  “此等毛贼想找死,竟敢捆住我两位,聪明快点放我们,否则后悔来不及。”

  这一刻里,喜神说这话,谁又会相信呢,将他们两个缠在网中的两个人,毫不客气的随手,朝着庙前的院子里扔了下去,并高兴的嚷道:

  “牛少好事以来到,两个贼女以抓到,今天收获真是大,个个长得顶呱呱。”

  牛二少早就有心里准备,手中拖着月牙弯刀,乐颠颠的从庙门口处,向院子里走来,边走边朝着扔在院子里的喜神愉快的大笑着。

  “好言相劝别逃走,这回知道啥结果,牛二说话向来准,也从不把敌人欺,手下不知惜香玉,冲动从房推下去,看看两位脸摔肿,样子难看咋嫁人,牛二心地向来善,愿娶两位纳为妾,来人抓紧扶美人,下手不准这么狠,呵呵。”

  看着牛二得意的来到面前,被捆住扔在院子里的喜神和爱神,两个气的脸都青了,可生气也没有办法。

  身子被网绳捆的,连动都动不了,就别提拿着炮仗,拿着兵器,狠揍牛二少一顿来解狠了,喜神气的躺在地上,翘着头看着牛二少骂道:

  “恶贼休要太猖狂,聪明快点来松绑,我两救兵要是来,大叫奶奶也不饶。”

  牛二少那里相信喜神的话,站在那里伸着脖子,朝着外边那几个被抓的人看了看,将手中的兵器朝空中比划了一下道:

  “村中咱们回不去,押着几位上刀山,即便有人来相救,看他刀山如何攀。”

  牛二少即有一身的本事,也精通保护自己的本领,他深知,自己在村中作恶太多,迟早会有人找他来算账的。

  所以他一方面在村中,领着几个臭味相投的人作恶,一方面在离村略远一点的山上,给自己寻找了一个极好的安乐窝。

  此山名叫刀山,三面陡峭难攀,不仅如此,在崖的三面的崖面上,那些锋利无比的片山,每个片石形如利刃,一层层的从下而上,直排到山崖的上方。

  一个普通的人,想从这山崖的上方攀爬而上,几乎是没有可能,因为崖面上根本就没有可攀之物,手抓石片之上,一不留神就会被划破手指坠落崖下。

  为此,这附近的村民把此山叫做刀山,到此山里面只有一面山路可走,此路缓缓直延山中,山的上方开宽平坦,又没有巨风,特别适应生存藏身。

  老牛犊子打从降生后,因为财主老来又得一子,特别喜欢牛二,对他极尽宠惯,在牛二少略大一点的时候。

  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牛二的父亲就专门给牛二请来了一个,本领极高,行动异常的大神做为他的练武老师。

  上天一日,地下十年,在禄神发现如意丢失之后,和几个朋友四处寻找的时候,降生的牛二,以渐渐的开始长大了。

  同时在牛财主请来的大神的指点下,本事渐渐的大增,另外,牛二少天生神力,又学了点邪门本事,功力自然随后大增。

  不单单是如此,渐渐长大的牛二少,因为喝了不太多的迷魂汤,深知自己前世情况,感觉自己虽降生在富户老财家中。

  也难以比的上,自己在森林之中当大王身边的大臣好,那时自己何等的威风呀,在那么多百兽面前,呼风唤雨何等的霸气。

  为此,他仗着自己有些本事,准备在村子里称王称霸,年纪不大的时候,就开始欺负村中的同伴,因为家中有钱,有势。

  他每次欺负了人,把人家打伤后,老财主嘴里念叨着,没有教好自己的儿子,咋能欺负同村乡邻呢,嘴里道着歉,并给些小钱来安抚被打伤者。

  而对于牛二的行为从来不管不问,渐渐的,助长了牛二的嚣张,开始天不怕地不怕起来,并很快在村中凝聚了一小股游手好闲的人。

  有了这些不误正业的人,更助长了牛二的霸气,刚大一点之后,就开始四处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因为势力渐渐的大起来。

  连官府拿他都头痛的没有办法,因为怕来官兵一抓他们,早就给自己寻好了后路,并渴望着能成为独霸一方的大王的牛二。

  在身边手下的建议下,早早就在村外的山林之中,寻找到了一个立脚宝地,那就是此处易守难攻的刀山,官兵带很多人马一赶过来。

  牛二就带着手下人,乐颠颠的,笑眯眯的一溜风的跑到了刀山避难去了,官兵头领带着人马,赶到刀山一看,不由的叹息起来。

  如此险要之地,那里能擒住这几个匪土正法呢,只好乘兴而来,扫兴而归,这就更让牛二比的,作起恶来无所顾及起来。

  在手下探听到,近日来,龙原府将有人带着财宝,从牛家村路过,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乐的牛二少开心的跳了起来。

  很巧的是,在他们抢了龙原府大小姐的财宝,抢了人之后,又意外的发现了喜神和爱神,看她们两个貌美似仙。

  乐的牛二开心的,准备搂草打兔子捎带脚的,连这两个不知深浅的女子,一同带到山上去,好好的调教一下,作自己的压寨夫人。

  此刻见手下藏在房子上方得手,很顺利的将两个女子用网套住,乐的牛二站在那里,看被抓住的两个女子,还有救兵,让他更加轻视的笑起来。

  因为龙原府的官兵都奈何不了他,就眼前的两个女子所说的救兵,又能拿他如何呢,自信的牛二站在那里愉快的嘲笑道:

  “想人语言把我吓,看来真是有两下,请问救兵有多少,是成千来还是百,等抓山中就知道,成万兵马都不怕,牛二本事何其大,月牙弯刀打天下,刀山土地有两手,被我打的抱头走,不知你们有几友,神仙拿我都没整,智慧更是聪无比,前世经历心有底,假设禄神犊子来,挥刀将他头砍下,听了此话该明白,山中大王怕过谁,废话不许再提起,小心挥手脸抽肿。”

  牛二的一番话,真就把喜神和爱神给搞的有些糊涂了,她们两个被从地上扶起来之后,眼睛一个劲的朝着牛二少看去。

  喜神和爱神实在搞不清楚了,在这个纯朴的村中,怎么能出来这么一个恶徒,而且是天不怕地不怕,竟然连神都不怕,真是邪了门了。

  在她们两个被几个恶徒捆上,推推搡搡的向外边走去的时候,爱神有所担心的小声对喜神悄声的说道:

  “此贼胆大又包天,谁都不放眼里面,可见本事极高强,精明能干又很狂,真要被押山中去,同伴怕是难知晓,如此咱两有危险,想法通知同伴到,只是几位赶过来,难否斗过眼前贼,想想真是太可怕,咋就落入他手上。”

  喜神听到爱神的担心,一边趔趔趄趄的被推的往前边走着,一边朝身后正在被手下夸奖,而又特别得意的牛二扫了一眼。

  只听,牛二的手下,开开心心高兴的,特别得意的对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的牛二少吹虚的,赞美的说道:

  “二少果然本事强,随手又抓两美娘,返回山中严看守,抓紧成亲入洞房,土地见王都害怕,天生大王真叫狂。”

  牛二少听到手下的夸奖,愉快的呵呵大笑着,边挥着手中刀边开心的说道:

  “当个大王有啥狂,前世本事不屑谈,曾领兵马战参兵,那时有派又威风,欺负百姓又算啥,官匪赶来都不怕,山神被咱给赶跑,土地点头直微笑,但愿两女同伴来,统统一起全打趴。”

  看着牛二那春风得意的样子,气的喜神狠狠的朝他瞪了一眼,身子朝前边被推的猛迈出两步之后,扭头看着爱神低声的说道:

  “你说咋就这么巧,追撵两畜来寻宝,确遇这么一货色,浑浊闷愣谁不怕,离开这里得报信,不然同伴那知道。”

  爱神紧跟着喜神被推搡着往前边走着,听到喜神说,要向几位没有赶来的同伴报信,这当然是一个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情。

  而问题是,这信咋报呀,难道靠两只嗓子,扯着脖子朝着空中叫喊吗?怕的是两个人即便喊破了嗓子,几个同伴怕也是不可能听到的。

  心急恼火的爱神,紧走两步,向喜神靠了靠,焦急而又没有办法的说道:

  “真要押往刀山去,同伴赶来定不知,问题此信如何报,仰头高喊难听到,不知喜神有何法,快点通知别延误。”

  看着爱神那焦急的样子,喜神看着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正要行动,紧跟在他们身边的几个匪徒,用力的朝着她们推了一把嚷道:

  “脚下快行勿多言,磨磨蹭蹭想逃离,刚才手段有两下,鞭炮差点烧头发,想耍花样不好使,谁逃就做刀下鬼,聪明快点把步行,赶到山寨当夫人。”

  喜神和爱神再次被几个人用力的推了一把,气的喜神停下来,想好好的寻机给这几个混蛋来两脚,解解心头之狠。

  爱神看喜神那神情,知道她的意图,只好悄声的对她好言的劝道:

  “恶徒心狠手又辣,还是快行要听话,真要回击贼发怒,到头肯定把苦受,暂时先忍这一时,同伴来时再报仇。”

  喜神被几个匪徒推的趔趔趄趄的,听到爱神的劝阻,只好将怒火强摁下来,缓缓的用力的晃动了一下身子,朝前边迈动着脚步。

  她一边走着,一边将捆住的双手,用力的在悄悄的晃动了两下,因为天色黑,几个匪徒只顾高兴,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喜神的动作。

  这功夫,喜神也将一个很大的二踢脚捏在手中,她又朝前快速的迈了两步,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晃动了一下,快速的将火点燃。

  精通此法的喜神知道,这二踢脚只有往地面上对准了,坐力才大,腾向空中的高度也就越大,所以紧背着手的喜神手中捏着二踢脚。

  当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朝着身后脚下准准的对着地面,突然一声巨响,把紧跟在后面的两匪徒吓了一跳,瞪着眼睛朝喜神骂道:

  “该死家伙想反抗,还敢向我燃炮仗,要不砍了你的手,难知我等有多狠。”

  当那二踢脚在喜神的身后响完之后,坠落地下的一声巨响,紧跟着,就直窜入天空,当二踢脚一窜入天空,飞的特别高。

  当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在这些人的头上,又是一声如炸雷般得响声,喜神放完之后,紧迈出两步,跟在后面的匪徒举着刀想惩罚喜神。

  牛二少不知道这功夫,喜神突然放二踢脚想干什么,当见谁都没有崩去,只在这位的脚后跟一声巨响之后,窜入空中又是一声巨响。

  让他先是愣了一下,当看到手下挥着刀子,担心这家伙失了手,玩起真的来,就赶紧朝他连连是摆手急道:

  “千万不要挥刀砍,靠近此女看紧点,再看她要搞动作,扔入袋中扛着走,不信脾气比我暴,不信有比牛二坏,告诉两女要小心,谁惹牛二都被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