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五十二章 三神见火庙前寻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4284 2020-12-13 06:10:00

  喜神和爱神两个入庙中,因为赶路太急,身子特别劳累,本打算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村中化缘,因为她们两个村外的时候。

  就感觉到此村的人纯朴实在,善良可靠,到村中讨点食物,肯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那曾想,此村竟然有一个恶霸牛二少。

  此贼虽然作恶多端,到也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他到处行恶,但对本村确装着一付很善良的样子来。

  这让此村的民风不曾有半点的破坏,喜神和爱神那里知道这种情况,当他们两个在庙中刚刚坐下休息的时候。

  便和牛二少遭遇,爱神看到此人凶巴巴的样子,还没有动手,兵器便被吓的掉在地上,喜神在愤怒之中,强行出手。

  那知牛二少手段到是不少,在喜神感觉无法击退牛二少时,便拉着爱神破庙顶而出,准备逃走,被精明的牛二少安排的手下,撒网抓住。

  她们被抓,无声无息,同伴在赶来时自然无法知道她们的下落,急的爱神不知该如何是好,多亏喜神有妙招,趁牛二手下不留神的功夫。

  悄悄在手中点燃二踢脚,当那二踢脚在她脚下一声暴响之后,紧跟着直窜入天际,过了几分钟之后,便在空中同时发出一声炸响来。

  福神,禄神和寿神,他们三位直扑东岳大帝宫中,四处寻找如意,同时打听仙女们,在收拾残姑羹剩饭的时候,可曾遇到一件奇妙的东西。

  当仙女们站在那里用奇异的目光,看着他们晃着头,表示并没有看到后,几位即刻感觉,禄神的宝物,八成是被哮天犬帝盗了。

  这才扭头朝着喜神和爱神赶去的东方,风风火火的追撵而来,当他们瞪着眼睛一路追撵到天即将黑下来的时候。

  福神瞪着眼睛四处观望着,一付很急而又特别焦虑的样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两位,似自言自语般的站在那里说道:

  “夜色茫茫天即黑,难辨四方夜无人,如此急速来追赶,到那去寻喜爱神,按下云头先休息,明天再寻也可以。”

  禄神也感觉有些过意不去,几位朋友,从醒来就一直饿着肚子,又跟着自己寻找如意,四处奔波直到现在都没有休息。

  他虽说心里焦急,想尽快的找回宝物,而夜色以黑,这功夫再不休息,即便拼命寻找也是徒劳无易的,这么想着,禄神只好应道:

  “两位随我四处寻,如意不知在何方,眼见夜色以降临,腹中肌饿头发晕,阵下云头先安歇,化来食物解肌饿,尽快找到喜爱神,一同寻宝也不迟。”

  寿神站在云头上奔的正急呢,当看他们两个突然停下来,急忙一个急停,身子紧跟着不由的晃动了两下,站稳脚后扭头看着他们两个笑道:

  “想要休息到可以,好在手中有桃子,只是个头有些小,只够填饱我自己,前方有个牛家村,村中老财挺仗义,曾为增寿把我请,含笑告之不可以,寿禄乃归阎王罗,八字照旧定死死,老财听后心中恼,一拳猛击我鼻梁,多亏本神功夫高,飞速闪过没打着,两位要是不介意,可按云头来化缘,凭着昔日本神情,讨两馒头定可以。”

  福神和禄神一听,站在那里眨着眼睛,同时朝寿神看去,知他心存仁厚,万事不计于心中,所以他的年纪。

  到现在都不曾有人知道,他目前到底有多少岁了,另外他也喜话说笑话,两位不知他所言真假,就凭他刚才所言。

  那村中的老财和他关系怎么能好呢,真要是关系好,对方又怎么可能会出手相加呢,要是关系好,化缘又为啥只给两馒头呢。

  听到他去了,最次还不得整两个合口的饭菜,让大家好好的吃一顿呢,禄神看他笑眯眯的样子,也逗着笑话说道:

  “寿神路子就是宽,肚肠肌饿别等待,快坠云头填饱肚,再寻夜里落脚处,再遇牛村那老财,讨要馒头别出拳。”

  听禄神这么一说,寿神站在那里呵呵的大笑起来,扬起手来,愉快的比划着,想跟大家再闹两句,好坠下云头寻个人家讨点吃的,再休息。

  突然间,他们猛的看到脚下一道电光,直窜入空中,几位都不由的愣在那愣,寿神眨着眼睛,看着划着狐形飞上天空的闪亮光线,不解的皱着眉道:

  “此时并非年和节,谁家有喜炮仗起,几位快点跟我去,到那化缘定可以……。”

  他所说的话还没有落下呢,那窜入空中的二踢脚,在他们脚下“砰”的一声炸响,紧跟着,点点火星朝着四处发溅而去。

  三位站在那里正闲聊着,一时想用心的观察一下,喜神和爱神此刻到那里休息,二来他们也渐渐的感到肚子有些饿,想寻点食物进肚。

  当听到脚下的炮仗声后,让三位感觉到好奇而又不解,福神眨着眼睛说道:

  “炮仗声音突然响,通过夜色往下望,不知何方有火起,咱们看看啥情况,要是村中有喜事,赶去还能混顿饭。”

  禄神支愣着眼睛,用心的朝下方细心的看了又看,好半天才不解的说道:

  “脚下烟火黑又浓,不象喜事点灯篓,那家失火把房烧,借着休息细观瞧,寻个善家讨口饭,随后寻找两同伴。”

  三位不知道下方什么情况,一边闲聊着一边匆忙忙的坠下云头,直奔起火处赶去,当离那燃着的大火越来越近时。

  看到村中有不少人,朝着燃着的地方赶来,一个个手中拿着能盛水的家么边跑边叫嚷着,因为村中多数是草房。

  这大火要是一燃着起来,再有山风吹来,火势一起,被风一吹滚起火球来,那还了得,搞不好将使得整个村子遭到大火吞噬。

  他们越靠近着火的地方,越能清楚的听到村中男女老少,高声的叫嚷着:

  “村庙大火烧太旺,村中老少赶紧上,拼尽全力赴灭火,别让火球滚房上。”

  “老少爷们快担水,火势旺盛村有危,不能让火燃到村,只要能动往外奔。”

  “那个缺德他三孙,无故点火来烧庙,这是要害全村命,抓住给我狠狠揍。”

  押着喜神和爱神的牛二少,听到村中的疯吵的叫嚷之声,带着手下一路头都不回的快速逃离,直奔前方的刀山而去,那是他们的老窝。

  只要逃到那里,就是他一手遮天,由他说了算,谁要想跑去和自己找麻烦,那就成心和自己过不去,而后面村中的人赶了。

  他不想让大家知道,他又在村外干尽坏事,所以一刻都不曾停留,当听到那特别不入耳的叫骂声时,他生气的边跑边回头骂道:

  “土老包子都该死,破庙烧毁能咋地,吵吵嚷嚷话难听,我有涵养暂避避,给点面子不计较,谁要追赶我可恼。”

  牛二少领着人匆忙忙的一路狂奔逃去,村民担心庙中火起烧到村中房子,几乎村中所有的人,只要能动弹的都跑出来灭火。

  一来庙在村外,二来庙侧有一小河,水特别充足,三来人特别多,村中男女老少很快端着旁边的河水,将燃着的庙给扑灭。

  当火一扑灭本来就破烂不堪的庙,这一刻里更显的残缺不全,狼籍不堪了,因为端水灭火,让跑来的村中男女老少,一个个累的站在那里蛓喘粗气。

  有人好奇的一个劲的追问着,是谁将庙给点着了,当村在村中闲闹着的几个后生,瞪着眼睛特别生气的手着破庙嚷道:

  “谁家孩子把气淘,不年不节放炮仗,突然火起多危险,烧了全村定不饶。”

  “我等在村闲说笑,听到此处有鞭炮,瞪眼好奇仰头望,大火猛的窜天上。”

  “鞭炮并非孩子放,放火孩子没看到,说来奇怪难说清,鞭炮一响火烧庙,此处好象人很多,难道有匪打此过,看到破庙太碍眼,点炮烧庙扭头撤。”

  福神,禄神和寿神,看到村中很多人忙碌着去救火,他们为了寻口食物,在远处便坠落云头,装着一付很可怜的穷酸样,颠颠朝人群个赶来。

  等他们赶到此处之后,大火以被村中众人扑灭,福神向村中的那群靠过去,为了表明自己的热情豁达,边走边愉快的笑着说道:

  “众位灭火太及时,哥三望见真着急,只是腿脚不灵便,赶来大火以全灭,我三年迈身子弱,赶路口干肚子饿,那位乡亲能行好,赏给大饼好不好。”

  有操蛋的后生,本来救火就无形之中,惹了一肚子的气,琢磨不出这火是因何而起呢,又见三个老不死的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向他们讨吃的。

  这一刻里,那里有好气呢,扭头瞪着眼睛朝他们三位,脸上扫视了两下,见是三个老的要掉渣的老头子,便不满意的朝他三嚷道:

  “没见灭火都特忙,那里有馍让你尝,快点滚的远一点,别站这里来碍眼。”

  那位唱情歌的小伙子,看样子确实有些善心肠,赶紧朝三位迎了过去,含着笑,扬起手来朝着村中的位置,轻声的说道:

  “三位老者年纪大,讨个馍馍乱说话,要是不嫌家中穷,跟我到家馍馍尝,家中贫寒无细粮,如能对付解肌肠。”

  福神站在那里,感觉这小伙子确实不错,说话又温和,又大方,这要饭的自然不能嫌嗖了,给啥吃啥吗?否则又象那门子的讨饭的呢。

  这么想着,福神一脸欢喜的,朝着这位村个小伙子点了点头,连声的说道:

  “肌饿难耐口中渴,能给馍馍特别谢,如此心善定有福,原你讨个和媳妇。”

  听福神说,这位唱歌的小伙子,能讨到一个漂亮的好媳妇,有小伙子便凑趣的逗着笑,向他们三位面前迎过来,嘲笑的说道:

  “他家无地小破房,看中女孩嫌他穷,虽然会唱两首歌,不曾换回馍一个,想在村中讨老婆,有些太难无着落。”

  看样子,几个都是同村长大的伙伴,说起话来自然无所顾忌,听到这位年轻后生的两句话,禄神听到之后,有些后悔起来。

  默默的想,我的如意以丢失,不然定让他出息,心善家穷有志向,定和别人不一样,三穷三福过到老,后生聪明嗓音好,真被如意点头脑,日后过的肯定好,可惜有心力不足,宝物不知咋寻找。

  他正想着呢,寿神站在那里,朝着那嘲笑唱歌的后生,含着笑晃了晃头道:

  “贫富并非以定下,善良勤劳富的快,别看现在无米下,日后肯定不会差,村中女孩以有意,小伙应该再努力,夜闲无事唱一首,女孩芳心以打动,日后理应再努力,不唱两首绝不走。”

  寿神一夸奖,乐的那位唱歌的小伙子,开心的笑着,忍不方朝着身后望去,从他那愉快的眼神之中,就能判断出来。

  他们站在那里所谈到的那个村中女孩,应该就站在他们的后面,听到他们的说笑声,女孩不好意思的扭头转身走开。

  唱歌的小伙子,站在那里乐的又转过头来,朝着三位老者愉快的喊道:

  “借借你们这吉言,盼望早日娶女孩,那是祖坟冒青气,我和春妹成一对,三位跟我到家坐,我到屋外把饭做,顺手做个甩袖汤,馍馍伴汤真是香,撑的肚皮圆又亮,摸着嘴巴还想填,我的厨艺绝对高,做出汤儿无比香,几位坐下吃不够,临行定求带碗走,说碗沾有袖汤味,饿了闻闻啥都忘。”

  唱歌小伙子的一番话,让三位站在那里,饿得口水不由的流了出来,脑子里琢磨着,这位小伙的汤将有多么好喝,恨不得即刻跑步到他家中一品。

  就凭小伙子刚才这两句,此汤要是不喝到嘴里去,感觉到此生真是一种遗憾,如此的美味真是太难得了,三位不由的眉开眼笑起来。

  就在这时,旁边的村中年青人,听这汉子被人家一夸,还得意了起来,开始不着边际的自夸着,站在那里不服气的插着嘴说道:

  “三位别听崽子吹,他的袖汤毫无味,半锅白水没有油,只有鸡毛飘上头,扔锅几片青菜叶,锅中扎猛都看清,不过馍馍味还行,掺的猪糠比面对,嗓子要是扎个棍,此馍咽下棍拉没。”

  三位站在那里一听,憋着笑相互对望一眼,不知道此位家中穷的如此寒酸,那送给他们吃的馍馍能否咽的下去。

  听到旁边小伙毫不客气的向说出了实话,这让唱歌的小伙脸不由的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用手摸着头,呵呵的笑着轻声的说道:

  “三老别信他胡言,此话说的不全面,馍馍虽说掺点糠,吃后入厕特爽快,还请移步家中坐,吃饱吃好定不错,袖汤里面加鸡蛋,味飘全村让他看,定谗崽子牙掉落,那怕屋外蹲半宿,汤都难以喝一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