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五十四章 三神暗中帮小伙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121 2020-12-15 06:06:37

  唱歌的村中小伙子,乐颠颠的返回家中,抓起刀来,嘴里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鸡舍跑去,准备抓只公鸡杀掉,让三位老者改善一下伙食。

  另外他也多了一个心眼,刚才三位老者不是说吗,这母鸡要是下蛋,一趴窝就是三,他也想赶到鸡窝里,好好看看他们说的对不对。

  虽说这夜里鸡都休息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还是牵着他想知道,此刻自己的鸡夜里下不下蛋,真要是下的话,是不是能连下三个呢?

  当一想到自己的鸡真要是这么猛的下起鸡蛋来,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呢?而要是养他个百八十的,又将是什么效果呢?

  这么想着,小伙子三两步窜到鸡窝旁边,就在这时,听到窝里的母鸡神奇的叫了起来,一种下完蛋之后,特别开心而又得意的声音。

  在村中从小长大的小伙子,一听这声音不由的愣住了,家中的母鸡咋半夜里还能下蛋呢,他高兴的探着头,朝着鸡窝里望去。

  当他慢慢的伸出手去,轻轻的在趴着的母鸡下方,用心的一摸之下,不由的乐的嘴都闭不上了,在自家的母鸡下方,果然有三个又圆又大的鸡蛋。

  乖乖!这到底是咋回事呢,这三位老者所言怎么就这么准呢,这让他二话不说,悄悄的抓过蹲在那里的公鸡,赶到院中杀了起来。

  小伙子在院中忙碌着,三位坐在那里交流着,说他们一路追赶而来,按照喜神和爱神奔跑的速度,应该就在这附近留下来休息的。

  一会,等年轻人杀完鸡,大家吃饱了,喝足了,再问问小伙子可否看到,两位长得特别漂亮的女子,在村中留宿。

  当小伙子在外边忙碌完之后,没有多长时间,就将一锅热气腾腾的鸡肉端到桌上来,三位老者也不客气,坐在那里,乐颠颠的大吃起来。

  福神边吃边眨着眼睛,看着坐在旁边的笑眯眯的年轻人,很愉快的问道:

  “小伙心诚又很善,杀鸡招待三老怪,心中还有点小事,可否见着我同伴,两位女子长得美,村中可否留住宿。”

  小伙子坐在那里,眨着眼睛用心的听着,当得知是否看到两个女子时,年轻人坐在那里朝外边望了望,然后小声的说道:

  “村中并无陌生人,除了三位不曾见,救火之时听人言,牛家二少把庙燃,肯定又是在作恶,抢了外村两美女,难道你们的同伴,此刻一定进山里。”

  三位一听,马上都吃不下去了,忙坐在那里问小伙子,这个牛家二少是何什么情况,我等观村中乡民特别纯朴,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坏家伙呢?

  小伙看三位好奇便将牛二在村中,到是有点人模狗样的,其实平日里坏事没少干,他的父亲因为宠着他,并请了一个大神教其本事。

  更让这家伙变的越来越坏了,常常纠结游手好闲的人,到路上抢劫,这功夫八成是抢了人赶到山里面去了。

  只是他们三位又老,人手又少怕是难以打过这家伙的,因为龙原府的人拿他们都没有办法。

  寿神坐在那里眨着眼睛听着,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猛的一拍脑门子,瞪着眼睛看着身边的禄神和福神道:

  “只顾寻宝太着急,忘了喜神那绝技,空中听到暴竹声,定是喜神把信送,看来被抓逃进山,尽快想法救回来。”

  寿神这么一点拔,其他两位也即刻反应过来,坐在那里个个气的眼睛都跟着冒出火来,感觉这牛二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还敢抢劫喜神爱神。

  随后禄神忙问这进了山里,他们将会藏到何处呢,那里才是这几个匪徒的老窝,刚才被抓的两个女子,那可是我们三位的朋友。

  小伙子坐在那里,特别为难的看着三位老者,歪着头用心想了想劝道:

  “村外北面有座山,此山名称鬼见愁,山高太陡崖如刀,攀爬几乎不可能,只有通山一条路,路窄又险很难走,牛二凭借这座山,常做恶事难抓住,三位老者听我言,想要活命别凑前。”

  三位坐在那里一听,不由的一声冷笑,禄神手中以没有了如意,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恨牛二真是太狂妄了,敢抓两位同伴,抓住定要狠狠收拾他。

  寿神坐在那里一听到有关牛二的情况,猛的将自己的龙头拐杖用力的顿了一下,瞪着眼睛特别愤怒的扭头对两位说道:

  “此贼真是太轻狂,为非为恶霸村庄,要是不给颜色看,此处被搅稀巴乱,今日天晚先休息,明日小伙给指点,直奔山里闯贼窝,想法灭掉此恶贼,救出同伴把宝寻。”

  本来三位坐在那里乐滋滋的吃着,当听说爱神和喜神的消息之后,那里还有心情吃下去呢,禄神坐在那里瞪着眼睛愤怒的说道:

  “此贼能擒两美女,招法肯定很可以,咱们寻去要小心,别再落在他手里,此贼凶猛狠无比,擒住让他吃点苦。”

  虽说村里唱歌的小伙子,因为三位老者的帮助,得到了梦中的情人,向他表达了内心的爱,令小伙子乐的杀鸡来表达自己的愉快心情。

  当他坐在那里,听三位老者说他们的有两个同伴,被村中的牛二抓到山里,惊的坐在那里半天无言,因为他太了解牛二少了。

  此人浑是艺,又力大无穷,在经过大神的指点,学了很多的本事,更让他如虎添翼,再加上身边那些村中无赖的相助。

  眼前的三位走起路来,都要掉渣的三位老者,又怎么可能会是牛二少的对手呢?想到这里,年轻人好心的看着他们三位劝道:

  “听话快点把鸡吃,吃饱尽快离此村,村中牛二非寻常,得罪此人很难缠,艺高胆大坏事做,官府拿他都无辙,仅凭三位和他斗,临老想把名号闯,还是感觉太平凡,总嫌活的太平常。”

  福神看到小伙子那惊异的样子,坐在那里不屑的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伸手朝着村外的刀山指了指,得意的对小伙子说道:

  “我三虽老本事高,手中兵器非一般,此老手中龙头杖,打起仗来嗷嗷强,再看我手托一物,变化无穷难挡住,别说区区一毛贼,即便天神又何怕,小伙尽管把心放,细心刀山如何上,三位用心来布置,定擒牛二重惩罚。”

  此刻福神之所以没有提禄神有何本事,那是因为怕提出来,伤了他的心,此刻大家就是因为帮他寻找如意,才让爱神和喜神陷入困境。

  小伙听几位说的到是挺厉害的,还是不太相信,看又劝不住他们离开此处,只要由他们三位,坐在那里密秘的商量着,如何救人。

  他只是细心的将刀山的情况,详细的讲解给他们三位,用心的听了一下,三位商量来商量去,感觉刀山是无法越上去的,打算从正面山上打上去。

  寿神感觉自己年轻,体力好,什么刀山,在他看来自己冲上去是不成问题的,他坐在那里瞪着眼睛,朝着福神和禄神道:

  “本人年轻体格壮,我从刀山侧面上,你们正面来引敌,我与后方来偷袭,摸到山顶救二神,里外夹击灭此贼。”

  坐在旁边的小伙子,看他们三位商量着如何攻山,一句话也不说,当寿神坐在那里比比划划的,对两位说自己年轻,可从刀山侧攻进去。

  没有把小伙子给气背过气去,这家伙也太不自量力了,走路都费劲呢,还想从刀山侧攻入山上,别说这么一个老者。

  就是村中任何一个年轻的后生,都不敢坐在这里说这大话,看在三位牵线的面子上,小伙子坐在那里憋不住插嘴道:

  “这位老者太能吹,就你还想爬刀山,不是嘴黑来咒你,爬上两步命要没,你要急着见阎王,此刻我也不劝你,要是惜命残喘活,最好留在本村里。”

  寿神坐在那里听到小伙子的话后,差一点没有气背过去,他知道小伙子不过是心直口快,肉眼凡胎,那里知道他们的身份呢。

  小伙子说完之后,寿神虽气并没有发怒,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小伙子道:

  “阎王犊子数老几,他要收我不可以,小伙你别不相信,施展本事让你知,高里高去能飞腾,攀个山崖极轻松。”

  小伙子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三个,实在忍不住了,坐在那里呵呵的笑起来,感觉这三位真是想着法子寻死呢,这牛二如果怕他们三个,那就不叫牛后了。

  看他们三位不服气,他只好又将嘴憋上,见小伙子不在言语,坐在福神扭头看着寿神,瞪着眼睛轻声的说道:

  “侧面攀山交给我,刀山难攀别失手,你陪禄神正面迎,我攀崖侧救同伙,手托金盘乐悠悠,登山打匪很轻松,变化无穷招法多,定叫牛二哭咧咧。”

  坐在旁边的小伙子,看这位紧跟着吹起来,比寿神吹的还邪乎,气的他一只手用力的伸出手去,使劲的抓自己的前胸。

  而另外一只手,伸出来使劲的捂着自己的嘴,怕自己一时听着来气,控制不住,再冒出话来惹人家不开心,让人家讨厌自己。

  寿星坐在那里看福星和自己抢着,要去攀山崖,他们都听小伙子讲过了,那山崖非普通山崖形如刀山,极其险恶,连鸟都没有一个。

  寿星自然担心福星独自攀崖有危险,坐在那里仰头来,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边笑着边用手指着福神笑眯眯得说道:

  “虽说我知你的艺,和我相比太差劲,此事不须再争讲,攀崖之事交给我,只要攀上崖上方,所有的山匪交给我,挥着手中龙头杖,砸毁匪窝救同伴。”

  禄神觉得他们两个争抢着,非要从崖侧攀上救同伴,当一想到,喜神爱神被抓,都由自己造成的,那好意思不表态呢。

  这么想着,禄神忙坐在那里摆了把手,很自信的又扫了一下眼小伙子后道:

  “两位虽说艺很精,和我相比差很多,谁去我都不放心,攀崖登山我最行,还是不需来争讲,天明赶去我上场,两位正面来诱敌,我与后方来偷袭。”

  坐在旁边的小伙子,看他们在那里争争讲讲的,怎么看,都有些吹的有些他玄了,又怕自己插嘴,三位老者厌烦,只好使劲的捂着自己的嘴。

  捂到最后,看他们越说越玄,实在憋不住了,气的小伙子瞪着眼睛晃头道:

  “求求几位行行好,说话能否靠靠谱,再说下去被憋死,听到实在无法忍。”

  三位看他那个样子,坐在那里又商量了一会之后,最后决定由寿神从山崖侧攀崖而上,掏牛二少的老窝,寿神和禄神由正面和山匪交量。

  商量完,三位这才躺下休息,小伙子好心的劝了两句,见三位都不理睬他,感觉别自找没趣,还是想想自己和心上人的事情好了。

  当天朦朦亮的时候,小伙子就早早的爬起来,准备将鸡窝里面的三个鸡蛋捡出来,给三位再作一个甩袖汤,让他们吃了,赶紧劝他们离开村子。

  他不忍心惊扰了,三位说的话很玄的老者,悄悄的爬到鸡窝旁,低着头伸着手朝鸡窝里摸去,打算将昨天晚上下的那几个鸡蛋摸出来。

  当他的手往鸡窝里面一摸时,惊的他妈的一声大叫,急忙收回手去,瞪着眼睛用心的朝里面望去,一望之下,让他都喘不过气来。

  原来这窝里的鸡也不知道那来的脾气,这鸡蛋下的,天还没亮的时候,以将鸡窝下的满满的了,大大的鸡窝,仅几个小鸡。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愣是被鸡蛋多的,把鸡挤到了旁边的一点点的小空处了,在鸡蛋堆里面,探着头,可怜巴巴得看着小伙子。

  那个样子,好象是对小伙子说,求你了主人,快点给我们换一个大点窝吧,再这么鸡下去,还让我们怎么下蛋呀,都快把我们憋死了。

  这刻里,小伙子是又惊又喜,跑到屋子里,抓过一个土篮子,伸手往那里面开始捡起鸡蛋来,因为高兴,忍不住愉快的唱起来:

  美丽的阳光好灿烂,直接就照到了我脸蛋,春天的风呀好爽快,吹到脸上真痛快!好象扬柳滑过脸,痒痒的让我好舒坦。

  欢畅的心情太敞亮,好象女孩那欢欣的笑,每每想起那迷人的脸,让我的心儿跟着跳,棒锤衣服声声响,钻进耳边好清凉,伴着流水传来的银铃声,时刻牵着我那如野马奔驰的心脏。

  窗外的野花飘来的香,扑扑拉拉往鼻子里头钻,这种香味真奇怪,是你播下的那份浓浓难舍的爱,你的往笑太甜密,远远的一见就着了迷,好象喝着山中的蜜,甜的让我夜难睡,一想起你来就陶醉。

  心上人儿太迷人,披肩的长发让人醉,没有谁再有你的美,没有谁比你笑的更加甜密,我愿陪你把衣洗,我愿唱歌来赞美。

  请你在家耐心等,卖了鸡蛋办财礼,尽快将你娶进门,开开心心过日子,啊!美丽的姑娘别着急,我再努力把鸡养,很快富有银满地,啊!银满地……

  当小伙子头一次一大清早的,就捡了满满两大土篮子的鸡蛋后,乐的他眨着眼睛一个劲的想着,乖乖呀,这到底是怎么了。

  家里就这么几只鸡,咋一夜之间,突然下出这么多鸡蛋来呢,不相信吧,事实就在眼前,相信吧!可这又怎么可能呢?

  他乐颠颠的,很小心的将捡的满满两筐鸡蛋,往屋子里挑着,嘴里哼着小曲,准备喊三位老者,赶紧起来看看,他们说的话真是太准了。

  他忙忙活活的跑到屋子里后,又很小心的轻轻的将鸡蛋放下,探着头朝屋子里看着,想将自己这奇怪的事情告诉三位老者。

  当他探着头一看,发现三位老者早就不在屋里,这让小伙子心里不由的跳着,很明显,这三位看样子担心同伴,早早就奔刀山赶去搭救了。

  刚才可能是自己只顾着高兴的捡鸡蛋,并没有留意,人家悄悄离去的身影。

  小伙子猜的一点都没有错,福神,禄神和寿神三位,听到村中鸡一叫,便都从炕上爬起来,急速的朝着小伙子所指的方向急奔而去。

  他们三位听到小伙子的介绍之后,知道这刀山特别凶险,牛二少也特别可狠,三位怕小伙子不放心他们三人,赶往刀山去救人。

  从炕上爬起来,就不辞而别,风风火火的急奔刀山而来,他们都知道,喜神那嘴是不肯饶人的,真要是把牛二少骂恼了,在索了她性命咋整呢。

  三位一路颠颠的直奔刀山而来,他们一路狂奔,越往前走,地势越高,越往前奔,路越艰险难行,这让禄神有些担心起来,悄声的说道:

  “此处地险极难行,你们两位正面攻,我由后侧攀崖上,操贼后路救同伴,不信请看那崖处,阳光一闪如刀面,无论两位谁过去,我都担心难放下。”

  看到禄神的担心,寿神不屑的将手中的龙头拐杖,朝空中舞了舞,很豪爽的瞪起眼睛对着禄神坚定的说道:

  “论起本事我咋样,即便不说也知道,婆婆妈妈太啰嗦,就此别过山上见。”

  寿神看两位要跟自己抢着登刀山,扭头提着龙头拐杖迈着大步,仰着头迎着山风,大步流星的直奔左侧的山涯直奔而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