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五十六章 刀山正面官兵到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234 2020-12-17 06:08:27

  按照三位神仙的意图,兵分两路,寿神操后路直奔刀山后侧,从那危险的地方摸到刀山上去,趁机救下喜神和爱神。

  而福神和禄神,负责正面的攻击,来吸引敌人,当所有的山上匪徒,都将注意力,集中到前面的时候,寿神攀山偷袭才有更大机率。

  当福神和禄神赶到正面山前,仰头观察着地形,感觉此山特别险要,易守难攻,站在那里商量着,该如何冲上去,打退半山腰拦截的喽啰时。

  不巧送信的刺猬大使,一路狂奔而来,趾高气扬的高声叫喊着,直奔山里急奔而来,从他的模样之中,就能断定出来。

  刺猬大使肯定和山里的牛二少关系特别好,因为事情来的突然,福神和禄神只顾让路,并没有考虑到这么一层关系。

  当福神反应过来,急忙挥着手中金盘,朝着刺猬猛击过去,想将他擒住,然后通过刺猬作交换,将被抓到山中的喜神和爱神放回来。

  没想到,刺猬还是有两下子,而且特别机灵,当听到风声突然响起,他快速的朝怀中摸们长枪,准准的将飞袭自己的金盘击退并逃走。

  禄神因为手中没有兵器,站在那里干着急,只好向福神交待着说,让他这在此处略等片刻,他到一旁寻件兵器回来,好痛击山匪。

  这山里能有啥称手的兵器呢,禄神寻了半天,也只寻来一个略粗一些的棍子,无论怎么说,手中有这个家么,等山匪朝他射箭的时候,能拔打一阵。

  就在禄神扭头去寻兵器的时候,这功夫,又听到山下一阵阵的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从那战马踏地面的声音之中,福神就能辨别出来。

  这些战马从数量上来看,少数也有上千匹,是一个很强大的队伍,一路朝着刀山急驰而来,那战马踏着地面的声音震天动地。

  正在一侧山旁深处瞪着眼睛,四处寻找兵器的禄神,当听到这急促的战马声时,他不由的暗自吃惊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牛二少实力这么大,看他和福神前来攻山,担心抵挡不住,偷偷的赶出山去搬救兵来了,真要是那样的话,福神一个在山下方可就危险了。

  这么想着,禄神担心福神的安危,也不再用心的瞪着眼睛细看,细找了,哈下腰去,匆忙的扯过一根粗些的棍子,急忙朝着福神那里赶来。

  当他也赶到了福神身边,这时山下方的那群骑兵也飞奔着,急速的赶到了福神和禄神的眼前,看着这些凶巴巴而来的将士

  禄神有所不解的皱着眉头,先是看了看福神,然后低声的对他悄悄说道:

  “牛二本事真不小,官府兵马都搬到,此事看来别大意,咱两好好作准备,刚才跑过刺猬妖,让我心恼有火气,面对这些官兵来,说啥不能放过去,真要跑到山上头,紧守关隘难攻取,咱们再想冲山顶,吃奶力气也不行。”

  福神站在那里也一个劲的眨着眼睛,感觉禄神判断的很准确,就是吗?目前单单山上那些匪徒,他们两个都不知咋对付呢。

  再让这些官兵跑到山上去,石头弓箭一准备,这让他们两个咋往山上攀呀,这山顶上不去,又怎么可能救下喜神,爱神他们两个呢?

  想到这里,福神将手中的金盘,高高的举在胸前,瞪着眼睛刚要说话,那曾想,那领头的官兵先向他们两个大喊道:

  “山匪原来两糟头,兴师动众过了头,早知如此我独来,何需费劲砍下头,嘴懒费话不想说,快点跪下来哀求,本爷心肠要是善,暂就不砍你们头,要是说个不字出,呵呵!你两同死刀下头。”

  领头的将领把话说完,骑在马上,仰着头,手中紧握着兵器,连正眼都不去看福神和禄神,一付高傲无比的样子。

  旁边的偏将看样子,特别懂事,看出将军不顺眼的表情来,在旁边也急道:

  “前面两位谁是头,将军说话很清楚,快点上前把话答,晚了怕要被砍头,此刻大兵压境来,你两吓的身子抖,聪明快点交出人,再放把火烧山头,否则全部都杀光,喘气一个都不留,无论空中飞的鸟,还是地下爬的虫,今天你们祸闯下,想要活命咋可能。”

  福神和禄神站在那里,瞪着眼睛朝着这些官兵看去,最初以为他们也是和山匪同伙的,惊的站在那里,想着应对之策。

  当听说前来的这伙官兵,和山匪是两家的,这让他们两个心里不由的放松下来,两位不由的高兴起来。

  感觉清除山匪有同伴了,乐的福神往前一步,刚要说话,那偏将将手中兵器,再次举起来,朝着福神不客气的板着脸喊道:

  “不准往前再迈步,小心弓箭来伺候,站在原地把话答,想耍花样定挨揍。”

  福神看这些前来的官兵,对他们特别小心,忙笑呵呵的停下来,把手举起来,连连的摆动着,一付温和的样子向他们解释道:

  “请别放箭别发怒,咱们其实是一路,我两也是来剿匪,来救同伴脱苦水,而今真是太有缘,联手同把牛二灭,此人为恶干坏事,抓我同伴进山里,为此前来攻山头,好将同伴搭救出。”

  骑在马上的这些官兵们,听说两个糟老头子来救同伴,他们那里肯相信呢,这两个老的都一塌糊涂,他们的同伴会老成什么样子呢。

  这牛二再混,也不可能抢老太婆上山里去吧,难道他缺老妈子吗?领头的将军坐在马上,听完,仰起头来,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

  逗的旁边的所有将士们,一个个也都忍不住跟着,呵呵大笑起来,骑着高头大马坐在前边的将军,笑完之后,猛的把脸一板,没好气的说道:

  “你两前来攻山头,走路迈步直晃悠,即不是匪快退下,别误我等把敌灭,战马扬蹄往前攻,踏石飞起要小心,真要由此丢了命,不如回家炕头坐。”

  福神和禄神一见眼前的官兵,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那将军把手中的兵器,朝他们两个面前用力不比划了一下,让他们两个抓紧闪开。

  很显然,他们两个站在的位置有些不太对劲,明显耽误了人家正事,福神和禄神一见,相互递了一个眼神,既然有官兵出手,就不需他们再费神了。

  这么想着,福神和禄神同时向山旁处靠去,齐声笑眯眯的对威风的将军道:

  “恭祝将军攻山头,盼望灭匪早成功,我两暂时把路让,小心敌人守山上。”

  领头的将军那里在去理会他们两个,将手中兵器朝山上一挥,身后的将士们,即刻心领神会,用力拍打战马,纷纷朝着山上急攻而上。

  蹲守在半山腰处的几个喽啰们,看刺猬大使牛哄哄的离他们而去,气的正蹲在那里骂着呢,根本就没有将两老者放在眼中。

  突然见到急驰而来一队人马,个个枪明甲亮,探着头瞪眼细观,不由的害怕起来,领头的大声向山后的小喽啰喊道:

  “快点山上去汇报,告诉牛少不得了,官府兵马以赶到,人强马壮很猖狂,挥舞兵器喊的凶,瞪眼扒皮山上攻,速速派兵来助战,别让官兵攻山上。”

  小喽啰听到头目的命令,扭头玩命的顺着山中小路,朝着上方一路狂奔而上,边跑边挥着手着急的叫喊着:

  “二少大事不咋好,官府兵马到山下,臭美挥刀猛劲喊,杀尽山匪烧山顶,众位纷纷来抵挡,挥刀射箭猛如虎,乃何官兵太强大,眼看就要奔山上。”

  此刻坐在山上的牛二少,正和赶来的刺猬坐在那里交流着,他一脸欢喜的把刺猥大使安排在下方的坐位上,并愉快的寻问道:

  “刺猬大使来的快,好象有事别见外,就请尽快讲清楚,牛二肯定来照办。”

  刺猬大使大盘鸡屎的往那椅子上一坐,先朝牛二这周围看了又看,然后身子朝后一靠,可能感觉身上刺向后靠有些不太舒服。

  紧跟着,刺猬又将身子朝前边移动了一下,当没有什么感觉了,这才看着牛二笑眯眯的,往前探了探身子开心的说道:

  “大王恩情你知道,陪你地府走一趟,为你身世很费力,从不将恩记于心,目前大王有感觉,仇家可能即将到,遇到不需太客气,痛痛快快打一顿,仇家本事并不高,五个老者很妖道,擒住千万别放行,押送王国有处多。”

  牛二坐在那里一听,满意的朝着刺猬大使脸上扫了两眼,然后轻声应道:

  “此话不需大使言,大王恩德记心间,她的仇家打此过,看到我定狠狠揍,模样以记不会忘,只要碰到休想逃,凭我牛二通身艺,想要逃走很费力。”

  听到牛二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刺猬大使感觉自己很有面子,坐在那里,满意的点了点头,很愉快的看着牛二少又笑眯眯的说道:

  “动物国王宝物多,眼睛盯好别放松,当初大王特精明,东边转圈西边行,就是为了玩迷踪,不让仇家分的清,此事我以交待完,还有小事想谈谈,听说美女擒很多,我想观观中不中,里面要夹仇家人,本刺认真别放松。”

  坐在那里的牛二,眨着眼睛认真的朝着刺猬大使看去,不知道他刚来屁大一会,这屁股还没有坐热呢,他又是如何知道此事的呢?

  牛二少转动着眼睛,脸上含着笑,不知他想看看被抓来的几个女人是何意,又不好轻意的得罪了对方,坐在那里只好点头道:

  “此事不敢来相瞒,抓来女子好几人,既然如此很关心,不妨前往细心观,真有仇家不能放,好好扣严送大王。”

  刺猬大使坐在那里一听,乐的嘴都闭不上了,连连点着头很愉快的说道:

  “所言本人有此意,那还坐着等啥事,速速带来细心瞧,别让仇家给跑掉。”

  牛二少觉得有道理,二话不说腾的就从坐着的位置站起了,特别得意而又开心的,一边从高高的坐位上往下边走,一边自豪的说道:

  “刺猬大使跟我来,几位押在殿后边,手下看的特别紧,想要逃走不可以,既然你有此兴趣,说啥让你看仔细,真要夹杂仇家在,麻烦惹来还不知,请你前往细心观,如有带着也可以。”

  刺猬大使看牛二少这么爽快,也乐的嘴里流着口水,笑眯眯的紧跟着站了起来,晃悠悠的背着手,准备到殿后一观。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小喽啰十分紧张的,从外边跑进来,嘴里连声嚷着:

  “大王事情不太妙,有队官兵以赶到,扬言烧毁咱山寨,所有土匪全杀掉,手中挥刀瞪着眼,叫骂呐喊不友好,气的兄弟怒火起,弓箭纷纷都扬起,又怕不巧攻上山,急步奔跑来汇报,只要大王一句话,杀退官兵没二话。”

  牛二当听到土匪两个字时,猛的将眼睛瞪了起来,当喽啰一汇报完,这一刻里,他那还有心情陪着刺猬大使,去看抓来的人急喊道:

  “何处官兵如此狂,敢跟牛二乱嚷嚷,敢动刀山一棵草,牛二知道也要恼,竟敢扬言烧山寨,有点臭美不要脸,快把大刀抬过来,我到山前细细观,传我命令齐出动,痛打敌人狠狠揍,敢来刀山挺好笑,还惹牛二不害臊。”

  牛二少大声嚎气的喊完之后,这才转过身来,含笑很自信的对刺猬大使道:

  “老弟来的有些巧,龙府官兵咋赶到,暂时休息我迎战,打退官兵摆酒菜,为你接风提提派,牛二说话绝对算。”

  刺猬大使站在那里,听说官兵赶来打山,站在那里不由的吃惊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背着手,很有风度的对牛二道:

  “情况突变很奇怪,上山之时遇两怪,手托金盘猛出击,被我轻松给打败,原来两老是探路,官兵攻山随后到,即是赶上别客气,挥枪与你同出战,别说官兵有多猛,遇到本刺不好使,同出赶走贼官兵,返回再庆立战功。”

  牛二少领着刺猬大使,带着身边百余喽啰,为壮声势大呼小叫的朝着山前赶来,为了证明自己本事,牛二手中挥着月牙刀边走边高喊道:

  “敢到此处挥刀枪,真是不知本王狂,要不个个全斩尽,谁知牛二武艺强,何入速速来送死,快点上来过过招。”

  牛二一边嚷着,边朝着山前赶来,这功夫,手下的喽啰们正和官兵打的很激烈,上方守在险隘的喽啰们,蹲守在山上又是射箭又是扔滚木雷石。

  山下的官兵也不含糊,在下方一个将军骑在马上,手中的兵器在那里比划着,命令手下官兵,骑着马拼的朝着山上攻来。

  喽啰们听说官兵们冲上,连鸟都不留,谁敢大意,蹲守在那里拼命的抵抗着,射弓的喽啰每看到自己射中一个,就开心的嚷道:

  “我的箭术就是高,扬手随意把敌杀,敌将率兵往上冲,谁跑前头定射中,还想上来拼刀枪,拼我箭术没机会,凭我独自一人力,以射官兵十余位,如此蹲守战到晚,杀死百八太轻松,龙府官兵本事差,还敢跟我来拉硬。”

  那含着腰捡着石头,拼命的朝山下扔着的喽啰,听到弓箭手的同伴,开心得意的自夸着,他将抱着的石头朝前一放,也得意的喊道:

  “官兵刚才还挺猛,石头扔出吓晕头,一砸落马急叫嚷,山爷本事真太强,灰头土脸抱头跑,小命才算给保住,聪明尽快往回闪,再往上攻要你命。”

  牛二少自然也怕官府的兵马冲来,在刺猬大使的陪同下,率着手下匆忙忙的朝山前隘口处赶来,听到手下的得意喊叫,马上得意起来。

  为了在刺猬大使面前,证明自己的手下能力,赶到面前即刻停下来,笑眯眯得意的伸出手去,向刺猬大使晃头晃脑的介绍道:

  “此乃刀山第一关,兵马再多难攻开,守此兄弟猛如虎,官兵想攻比登天,刺猬大使要喜欢,咱们率兵就下山,痛击官匪四处窜,大开杀戒多痛快,借此施展大使艺,好让喽啰多学习。”

  刺猬大使站在那里,背着手仰着头,朝着下方看去,见冲上来的一些官兵,被蹲守在那里的喽啰们打的,连滚带爬的朝山下逃去。

  当了到牛二少这么一说,就知道,对方是有些不太服气自己的本领,想让自己当着这么多喽啰的面,好好的展施一下。

  刺猬站在那里,只见他朝着眼前的空争,伸出手去,猛的抓了一把,谁都没有看清楚刺猬是如何动作的,突然间手中多了一把长枪。

  就凭这一手绝把,把牛二少都给镇住了,他眨着眼睛惊的愣愣的,朝着刺猬大使看着,心里不由的倒吸口冷气,连声的对他夸道:

  “大使绝招真是多,朝前一抓多条枪,请问此法如何作,抽空教我可不可。”

  刺猬大使站在那里,仰着头再次得意的大笑起来,边笑着,边向前迈着得意的步子,将手中兵器朝前边一指轻声的说道:

  “雕虫小技何须问,好象我是在显摆,赶往下方杀官匪,让你知道我多棍,舞动长枪呼呼响,敌人闻风齐奔跑,谁要感觉活的长,挥刀迎战定玩完,曾被鸟妖围着攻,本刺挥枪猛击打,杀出重围身无伤,你说武艺高不高。”

  牛二少站在那里,瞪着眼睛用心听着,当听说刺猬大使,曾独自鸟妖毫无惧色,不知对手如何强大,只是连连点头夸道:

  “平日走眼没看清,刺使原来武艺精,今日即遇真高手,请你尽快来出手,教我几招来糊口,再遇强敌威风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