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五十八章 刺猬不服阵前战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314 2020-12-19 06:09:50

  刺猬从上坡上急速的滚下来,不过是虚张声势,通过他的搞怪,想把眼前的兵马吓逃,不曾想,这将军虽说害怕。

  可逃回去对他同也没有什么好的结果,所以把心一横,瞪着眼睛硬挺在那里,并将手中兵器平端于胸前,想和刺猬过招想见识他一下的本事。

  而福神和禄神心里清楚,单凭借着眼前的官兵,想打败刺猬自然是没有可能的,有这些官兵相助,对攻打刀山牛二少,是有把握的。

  要是原龙府的官兵们,被这刺猬给打跑了,那对他们两个来说,很显然是不太有力的,担心将军有失,福神忙上前一步急喊道:

  “将军留步别迎战,请让老朽试试看,请在后面给观阵,让我出手擒妖怪。”

  福神一边说着,一边手中托着金盘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想施展自己的本领,让这些龙原府的兵士们看一看,刚才有点小瞧了自己。

  将军坐在马上,一见福神准备迎战,他那里相信这老头,能战过眼前的强敌呢,骑在马上猛的将大刀朝福神摆了摆,嘲笑的说道:

  “先生请你跑两步,要不摔倒定佩服,此处乃是真刀枪,不是哄孙逗呵呵,快点后退别挡害,挥刀扫到可咋办,你的好意我心领,后退靠边别添乱。”

  福神原本好意,见将军呵斥自己尽快的后退,急的他只好一边退着,一边警惕的将手中盘子托了起来,就他那动作一付端盘上菜的样子。

  将军忍不住又将眼睛瞪起来,再次没好气的嘲笑着福神道:

  “战场不是坐在家,托盘送菜笑嘻嘻,看你动作便知道,出身定是店小二,我要挥刀风刮起,再退远点刮倒你。”

  将军说着话,挺着大刀拍着战马,一边给自己装胆,一边瞪着眼睛朝着刺猬迎面冲去,大刀舞动起来嘴里高声喊道:

  “刺妖快点来过招,看你本事有多高,巨鹏亮翅咋回事,不需重复第二次。”

  福神向后退去的时候,并没有退远,他知道,太原府的这些兵马,全都仗着眼前的将军支撑着,他要是一兵,所有的人都将望风而逃。

  所以面对将军的嘲笑,他一点都不在意,而是冷静的站在那里,用心观瞧着,假如将军一时不敌,他好在第一时间里冲上去解围。

  只要将军不退走,眼前这这些兵马自然也不会逃走,这些兵马不逃走,他们借着太原府的兵士,攻破此山就有可能,所以福神看的很认真。

  将军拍马一冲上去,挥着大刀直奔刺猬头上横扫过去,想一刀削掉对方的头,解决眼前的刺怪,然后再领兵马直扑上山,灭掉牛二少。

  刺猬精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他含着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立在身侧的长枪抓在手中,慢慢的运着力气,瞪着眼睛用心的观看着敌将的动作。

  当看到龙原府的将军,拍马朝自己迎面冲来,刺猬精看两个相距差不多时,他猛的用脚踢了一下,怵在地上的枪把,嘴里高声的喊道:

  “敌将胆子的确大,挥刀上前有两下,请看这招叫何名,枪尖直刺你脑壳,即然向前休想走,突如其来命没有。”

  刺猬瞪着小眼睛朝着龙原府的将军看去,见他壮着胆子挥着大刀朝他直扑而来,大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之后,使了一招大鹏亮翅。

  只见将军大刀人借马力,马借人威,借着太阳光的闪动下,发出了冷冷的寒光直奔刺猬头上扫来,看得出来,将军这一刀想尽快索了刺猬的性命。

  眼看着大刀直奔刺猬的头上横扫而来,刺猬精那里将这一刀放在眼中,手中的长枪急速的抓在手中,枪尖同样在空中猛点两下。

  当眼看着大刀直奔自己而来的时候,只见刺猬身子突然跃了起来,轻松的闪过迎面一刀,抖枪朝着将军的胸前刺来,为了证明自己的本事。

  身子跃起来的刺猬身子,在空中猛的一个急转身,在旋转的过程中,手中长枪抖动着,朝着将军胸前直刺而来。

  将军一见刺猬竟然从地面上跃起来,自己的一刀走空,只好快速的抽刀换式,再次朝着悬于空中的刺猬猛的砍去,并高声喊道:

  “刺妖手法挺灵活,身子悬空和我搏,本将让你开开眼,我的功夫可不浅,大刀凌空再劈出,这招可否以听说,苍龙盘岭无退路,猛的直扫你的肚。”

  悬于空中的刺猬一见大刀发着寒光,朝着自己的肚子直扫而来,惊的飞速的抽枪,蜷身,并灵活的将身子在空中滚动着,直奔将身身后。

  当他飞速的闪过将军凌空一刀,身子旋于他的身后时,猛的将蜷缩的身子再次展开,同时挥动着长枪。

  毫不客气的,朝着将军的后脑,咬着牙,瞪着眼睛狠狠刺去,嘴里嚷道:

  “小刀玩的还挺飘,比比划划挺象样,遇到本刺不好使,挥枪猛刺你后脑,今日不索你的命,谁知本刺招很横,此招平凡很无奇,脑后摘瓜要你命,别说身段有多狠,和我为敌是找死,长枪刺透你的脖,然后横扫取脑壳,临阵交战很多年,想要胜我再胡言,这招看你如何躲,见到阎王别提我,是他缺人把你招,所以让我来挥枪,不需开心把我谢,艺高招奇太气人。”

  将军挥刀一招走空,当听到身后风起,知道刺猬以闪到身后,心头不由的一惊,暗道不好,急抽刀来一个爬马挥刀,气的也怒声的骂道:

  “贼吊招法挺缺德,背后偷袭我脑壳,是你不仁来偷袭,别怪挥刀扒你皮,今日有酒没有菜,把你下锅也不赖,是你前世不积德,遇到本将能苟活,浪子回头急摆刀,拔枪开肚高不高。”

  别说,将军不愧久经战场,面对刺猬的急攻,并没有显出太多的慌张,身子朝战马前猛的爬去,紧跟着一个摆刀拔开刺猬横空刺来一枪。

  当把长枪拔开之后,单手提刀,直奔刺猬的肚子扫来,刺猬一见情况不妙,眼前的对手果然有两下子,自己悬于空中,一时占不到便宜。

  气的刺猬再次蜷起身子,猛的使了一招千斤坠,当眼看着自己的身子就要落地的时候,他并没有将身子展开。

  而是就地一滚,朝着将军战马肚子底下奔去,边滚动着,边探出小脑瓜子用心的观察着,看差不多了,这才抖着枪朝着战马肚子猛刺过去。

  刚才自己悬于空中,差一点被这位划破肚子,刺猬特别恼火,当长枪刺向战马的时候,他又得意而又开心嚷道:

  “是你把我给惹恼,挥枪刺马有新招,人马要被穿成串,扔到火里烤一烤,今日好好开开荤,烤熟正好来下酒,这招其实并不狠,一柱晴天索断魂。”

  战马上的将军抽刀后扫,突然见刺猬于空中不见,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愉快的坐直身子,摆刀想寻找一下,自己的对手跑到那里去了。

  当听到刺猬在马肚子底下高声叫嚷着,这让他不由的头上冒出冷汗来,刺猬的长枪真要是从下而上,把他和战马穿到一起。

  这一刻里,将军有点人慌无智,手中紧握着大刀,扭动着身子,俯下身子,想将战马下的刺猬一刀斩下马下,他的想法是好的。

  而他骑在战马上,这一刀下去,战马的腿特别挡害,他不可能一刀扫过战马腿,然后再扫战马肚子下的敌人。

  站在旁边的一直都很担心的福神,手中拖着金盘,用心的站在那里观战,一见刺猬从空中直坠而下,挥着长枪猛的刺向战马的肚子。

  这让福神心头不由的一惊,这一枪真要是刺透了战马,真就把战马和马上的将军给穿了甜葫芦了,真要如此那可危险了。

  这将军一死,这些龙原府的兵士们,还不哄的一下子作鸟兽散,他们一散,三位再想救喜神和爱神很显然,那就要费很多的力气。

  而要是有这些龙原府的官兵帮助,那自然要省很多的力气,这么想着,福神朝前急迈一步,挥动手中的金盘猛的甩出去,并高声喊道:

  “金童快点来出手,救出将军快点走,别让刺猬把他伤,共同联手打土匪。”

  金盘顺着福神的手劲,快速的急飞而出,那龙原府的将军挥着大刀,侧歪着身子,还瞪着眼睛去寻找马下的刺猬呢,根本不知危险就在下方。

  金盘一飞到将军头上,金童突然从金盘里探出头来,飞快的伸出手去朝将军肩头猛抓一把,并着急的朝他高声的喊道:

  “主人不须太着急,金童就事你清楚,教起将军走的快,刺猬混蛋看不见,将军快点抬起头,我让抓住你肩头,别在哈腰寻刺猬,那个犊子要刺你,从下而上穿成串,小命眼看要完蛋。”

  将军这一刻里,那里将刺猬放在眼中,低着头挥着刀,不服气的高声喊道:

  “别乱吵吵别乱嚷,我侧身子砍敌首,跟我叫号休想走,扒了他皮来下酒,本将本事谁不知,石破惊天让他抖。”

  金童探着身子看一抓没有抓到,气的只好从盘子里面将身子再探了探,因为探的太大,自己差一点掉到盘子外边。

  实在没法,他只好用双近倒挂在盘子沿上,探出双手齐抓将军的肩头,并气的没好气的瞪着眼睛朝着他嚷道:

  “打铁你得看火候,小命要没索屁头,随我快点速撤离,让我主人斗刺猬,凭你这点小本事,别总吹牛有多行。”

  将军听到头上风声突响,吓了一跳,扭头朝上方看来,见一金盘奔自己头上方而来,惊的以为是敌人偷袭自己。

  就在一愣神的工夫,又见金盘里面钻出一个小童,惊的将军这一刻里,身子都抖了起来,他实在搞不清楚,今天这是咋的了。

  怎么竟遇到这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呢,这金盘子里,怎么还冒出一个金童出来,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只见自己的肩头以被抓住并朝空中悬转而去。

  吓的他脸都变了色,浑手用力的挣扎着,他实在不知道,把自己抓起于空中的这位金童,到底是何许人也,力气这么大,抓自己如同抓小鸡一般。

  急的他仰着头朝着金童看去,着急的高声朝着金童喊道:

  “何方小贼抓我肩,快点松手事好商,不然挥刀朝你砍,索了性命没人管。”

  金童看以将他抓在手中,见他不高兴,在金盘旋于空中时用力的抖了一下,然后笑着对将军高声的喊道:

  “我来拼命把你救,不知感恩想欠揍,你要乱动手便松,身子落地定没命,如被刺猬索了命,后悔怕也没有用,扭头快看你战马,马背长枪冒出头。”

  将军听到金童一喊,扭着脖子朝着自己的战马看去,这一刻里,自己的那匹战马,果然如金童所言,被刺猬在马肚子下方,一枪刺穿。

  战马被枪一刺痛的猛的想跳起来,那知道刺猬一点情面都不留,全身一用力,将那战马竟然举起来,朝旁边抛去。

  惊的将军脸都变了色,他太清楚了,自己要是坐在战马上,那被刺穿的长枪,还不从自己的屁股底下刺进去,从自己的头上刺出来。

  刺猬将战马一甩开,见将军以被金盘里的金童救走,气的挥着长枪,不客气的朝着福神恶狠狠,愤怒的喊道:

  “遭老头子想找死,和我作对耍臭美,上山之时让着你,步步紧逼别后悔,再次挥枪让你看,刺猬翻岭劲道猛。”

  刺猬嘴里喊着,猛的将刺中战马肚子里的长枪抽了出来,那战马应声倒下,发出了撒心裂肺的狂叫之声,战马的狂叫。

  让胆小的兵士,手中兵器也掉落地上,这一刻里,众将士们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刺猬果然不可小看。

  当刺猬长枪一拔出来,身子再次跃起来,直奔福神直刺过来,想一枪结果了眼前的这个老头子,以解心头之恨。

  当金盘在空中盘旋着,再次飞到福神面前时,福神含着笑,轻轻的将金盘接在手中,于此同时,金盘里的金童忙将抓在手中的将军放在地上。

  这一刻里,龙原府的将军早就吓的魂飞魄散,站在那里瞪着眼睛朝着刺猬看着,见他挥枪扑来,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付了。

  福神探出手去,忙将龙原府的将军朝旁边一抓,让他躲到了自己的身后,紧跟着,他快步上前,用自己的身子挡在将军前边,朗声的笑道:

  “小小刺猬敢作妖,挥枪杀生犯天条,今日替天来行道,铲除妖魔不轻饶,扬手再将金盘抛,看你如何化此招。”

  刺猬见识过福神的金盘,也曾接过招,那里将福神抛金盘这花招放在眼里,抖着长枪瞪着眼睛,边朝福神奔来边怒声喊道:

  “本刺何曾把人怕,你喊两嗓把我吓,本刺有心放过你,是你自己来寻死,如此年纪不呆家,走路都颤直掉渣,竟然跟我说大话,让我发抖好害怕,长枪抖出手发颤,刺脖咋奔你前胸,想听此招为何名,声震百里鬼神惊,废话少说快出招,枪豁肚皮命报销,见了阎别述苦,判官落笔把你要。”

  福神站在那里刚把将军拉到自己身后,刺猬就大声的喊着,挥枪朝自己刺来,他那里敢大意,急速的将金盘再次抛了出去。

  看刺猬的长枪奔自己胸前而来,忙朝旁边退去,同时再推动将军一下,那金盘一抛出去,坐在金盘里个金童,急速的探出头来。

  当金盘于空中盘旋着,直奔刺猬的头上方时,金童探出身子,挥着拳头,狠狠的朝着刺猬的头上,猛的就是一拳,并高声骂道:

  “刺妖喜功说大话,挥着破枪谁害怕,先吃一拳让你知,我家主人可威风,人间五神排第一,你个混蛋傻不知,暂时让你醒醒脑,如不醒悟定后悔,即刻将你来擒下,砍去头部剁了尾,看说还敢没深浅,敢和福神来胜脸。”

  刺猬心里恨眼前管闲事的老头,抖枪猛刺,虽说他知道对方抛金盘的功夫了得,而且此金盘特别古怪,里面竟然还藏着一金童。

  只因太着急,忘了这件事情,当在他猛刺出一枪时,金盘以急速的朝自己头部飞来,刺猬感觉情况不好,当听到喊声,急忙朝将头缩回去。

  想让自己的带刺的外套护住自己的头部,只是他还是慢了半拍,就听到拍的一声响,金童一巴掌实打实的击在了刺猬的头上。

  痛的刺猬拖着长枪,一手捂着头朝旁边闪去,当他搞明白了,眼前这使金盘兵器的人,就是福神时,一边强忍着被金童拍的生痛的头。

  一边暗自高兴起来,他此次前来,大王就以再三交待过了,他的仇家肯定寻来,让他通知牛二少多加留神。

  眼前这位,不就是大王曾提到的名字吗?刺猬一边揉着生痛的脑瓜子,一边站在那里再次抖起金枪,担心金盘在盘旋而来,好将他击落。

  只是这头被拍的生痛的,痛的直钻心,刺猬气的一边揉着头,一边朝着躲到金盘里的金童高声的叫骂道:

  “该死崽子手太狠,头被拍的嗡嗡响,你要不报主人名,或许心善留他命,现在即知福神到,费话少说快出招,本刺肯定下狠招,招招不离后脑勺,只怪你们点不好,赶巧被我来遇到,两位谁都别想逃,先抓你们扔地牢,想要活命快讨饶,刺猬脾气很暴燥,失手真要索了命,后悔你都没处告,想要知咋回事,我就讲个小密秘,此处本刺是老大,说要谁命没二话。”

  福神看自己一招得手,抛出的金盘中的金童,猛击了刺猬头一下,乐的站在那里不由的呵呵大笑起来,边笑着指着晃头晃尾刺猬愉快的说道:

  “犊子看来挺霸道,挨揍跟我还挺哼,即知本神就好办,交手不会将你惯,真要收你入金盘,做我仙童挺好玩。”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