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五十九章 金童果然是个宝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126 2020-12-20 06:07:08

  刺猬阵前本来龙原府的将军过招,为了一招获胜,好吓退前来攻山的官兵,他在飞身跃起的时候,连连挥长枪出击直奔将军的头部。

  当见对方防守密,无法攻到对方的要害之后,只好在空中来了一个千斤坠,落到地面,紧跟着,刺猬来了一个就地十八滚,钻入马肚子下方。

  当他一钻入马的肚下,挥着长枪由下而上,朝着战马的肚子刺上去,想来一招串糖葫芦的招法,将战马及龙原府的将军一同刺死在枪下。

  福神看龙原府的将军强壮着胆子迎战刺猬,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担心他一束命,余众肯定不战自散,不利于攻破刀山。

  为此福神瞪着眼睛站在旁边,细心的观察战场的变化,当见刺猬挥枪刺入战马的肚子时,情知不好急忙将自己的金盘抛出。

  金盘一抛出,藏在里面的金童,借势探出头来看金盘以飞到将军头上方,急忙探出身子,双手死死抓住龙原府将军的肩头。

  就在金童紧抓龙原府将军的肩头,悬于空中返回福神面前时,还不太服气的将军扭头看到自己的战马,被刺猬一枪刺死,并抛于战场一侧。

  惊的他头上都冒出汗来,感觉眼前的刺猬果然非同一般,想的他浑身发抖,当刺猬随后追赶而来,挥枪再次向他刺来的时候。

  他被吓的双腿发抖,连动都动弹不了,好在福神眼急手快,将龙原府的将军强拉到身后,并急时的再次抛出金盘。

  藏于金盘里的金童,担心被刺猬刺到自己,藏在金盘不出,当看金盘到了刺猬头上方时,突然探出头来,朝着刺猬的头部很很就是一拳。

  看自己一招得手,一直都特别恨刺猬自命不凡的样子,好算是给他一个重击,打的刺猬伸出手来,一个劲的摸着自己的头,叫苦不颠。

  乐的金童,在金盘旋转而回时,愉快的探着头,朝着刺猬开心的大喊着,告诉他,最好别太张狂了,他的对手可是五神之一的福神。

  刺猬此来的目的,就是配合牛二少来抓五神的,不巧竟然被自己给遇到了,那更不能放过了,他一边伸手揉着被打的痛痛得头,挥长枪准备再上。

  看刺猬根本就不怕自己,福神站在那里抖动着手中金盘,冷眼看着刺猬提醒着他,要是被自己抓到,就将他塞到金盘里面,作自己的金童。

  刺猬一听,不由的大怒起来,先是瞪着眼睛朝着金盘上方看了看,又朝福神的脸上扫了一眼,瞪着小眼睛不服气的喊道:

  “你要把话说明白,身侧老者是何怪,统统把名报上来,我好挥枪一同战,枪下不杀无名鬼,交手别说我太狠,打服你两抓上山,同押天牢想清楚,和我作对不太妙,吃尽苦头犯不上,还想将我收盘中,抢你金盘换酒喝,本刺武艺有多高,说出你定吓一跳,趁着此刻没交手,想要活命机会有,真要逼我猛出枪,枪下没有活命郎,此乃天机不想说,既然知道该如何,扔下金盘来求饶,还是厚脸来迎战,向来大度不计较,选出那条都没跑。”

  福神站在那里手托金盘,和刺猬争讲着,那被救下的龙原府的将军,早就吓的魂都没有,他在后面眨着眼睛细心朝刺猬看去。

  见这家伙凶巴巴的,越看越怕,感觉刚才自己真是不自量力,咋就虎了巴叽的和这么一个怪物交战呢,这要是丢了性命,那可真就赔大了。

  而眼前的两个糟老头子,又怎么可能会是眼前刺猬怪的对手呢,自己留在这里,只有丢掉性命的份了,趁现在他们站在那里争讲着。

  自己何不趁机逃命,赶回龙原府向王爷汇报此处的情况,并非本将军无能,牛二少本事确实太大了,而且还有刺怪助战,要想救出女儿,只有再派兵马。

  龙原府的将军浑身抖动着,扭头刚要悄悄离开,站在旁边禄神快速的探出手中的棍子将他拦住,温和的含着笑轻声劝道:

  “将军暂时先别走,我两帮你战山匪,虽说刺妖本事高,遇到我两定折腰,眼下站此来观阵,打败刺妖齐攻山,你率兵马救小姐,我两紧跟救同伙,此刻如果率兵退,回到府中会定罪,要是赶巧破刀山,立下大功多牛逼,敲锣打鼓凯旋归,将军竖威在今时,不仅王爷会看重,小姐没准变夫人。”

  吓的挥身发抖的将军,站在那里朝禄神看着,当听了他分析的两句话之后,感觉对方所言有一定道理,只是他实在看不出。

  眼前这两位老者,凭着什么本事,能打败眼前的刺怪呢?难道就凭借着,一个怪怪的金盘,和金盘里坐着的一个金童吗?

  精明的将军站在你里想了好半天,眨着眼睛连连的点着头,答应禄神自己不再有逃走的想法,而私下里对他们两个确实没有信心。

  扭头看自己的战马被刺怪挑死在前边,就悄悄的朝着自己的偏将摆了摆手,后面的偏将会意,拍马飞快的奔到将军面前,探着身子行着礼问道:

  “将军何事要吩咐,想让本将战妖精,此事不需来操心,就抖大刀往上冲,妖刺虽强我不怕,挥刀猛看你来看,打小艺高胆就大,斩妖除魔很强大。”

  将军站在那里斜着眼睛,用力的瞪了他一下,气的肚子里鼓着气,强忍着伸出手去,指着他的战马悄声的说道:

  “你艺难道比我高,胡吹六哨不害臊,快点牵来一匹马,站在旁边准备好,感觉情况不可妙,我跳战马好逃跑。”

  偏将猛的一下子醒悟了过来,轻轻一带战马,朝着本阵急奔而去,没有多长时间便将一匹强壮的战马,牵了过来,站在那里朝阵前看去。

  此刻禄神和刺猬以交上了手,为了尽快的降住刺妖,福神的金盘朝着刺妖的头上猛的甩了过去,嘴里怒声的朝他喊道:

  “刺妖乃是古洞仙,修练千年不一般,吃尽无数万般苦,理应修仙成正果,那知目前走邪路,敢和福神硬拼硬,今日不将你收下,日后为害更可怕,本神下界即看到,挥舞金盘绝不让,此刻如有回转意,可放生路让你逃,只要修练成正果,福神满意不伤害,如要执迷死不悟,今日收你寿禄尽,虽说各有不同路,你要为恶定不中,替天行道展艺出,降你小命在今时,别怪福神下手狠,只怪混蛋恶不收,让你见识我金盘,抖展神威多强大,金盘速速听我令,犹如千近将他压,不将此贼给治服,以为本神很无能。”

  福神嘴里一边喊着,一边将盘旋于手中的金盘,再次朝着刺猬射了出去,只见金盘闪动着金光,发子怪声朝着刺猥飞旋而去。

  一直感觉本事很厉害的刺猬,那里将金盘放在眼中,他吃了金童的亏后,知道这金盘里面还藏有金童,不过不需要害怕。

  这么想着,当见到金盘奔自己头上飞速而来时,刺猬抖着长枪瞪着小眼睛,紧张的朝着金盘观望着,当见金盘离自己越来越近时。

  刺猬猛的挥出长枪来,使出浑身力气朝着金盘猛刺过去,想一枪刺破金盘,随手再将金盘里面的金童,同时刺杀在那里。

  当金盘眼看着就要击到刺猬时,金童探出头来,扬着拳头,朝着刺猬愉快的大笑,并用力的晃着手中拳头嚷道:

  “刺猬犊子你听好,刚才本事没使好,要是击头再用力,定会打碎你脑壳,听话及早来收手,跟着福神朝山攻,要是死挺不悔改,看我拳头猛不猛,再要击到你的头,脑桨暴裂休想活。”

  刺猬抖着长枪见金童从盘中探出头来,气的瞪着眼睛感觉自己看的很准,急速的朝着金童刺去,并生气的大喊道:

  “刚才本刺没留神,让你偷袭占便宜,看我如何来刺你,挑出金盘命归西,白虹惯日直迎上,看我力道怎么样。”

  刺猬特别精明,他瞪着眼睛用心的盯着,从空中旋转着飞奔而来的金盘,眨着眼睛用心的分析了一下,感觉这金盘旋于空中。

  往来很随意,肯定是盘中的金童所操纵的,只要将盘中的金童挑出金盘,福神的这个兵器,就没有什么更大的用处了。

  所以他紧握着长枪用心观察着,当金盘在奔自己的头上方,盘旋而来的时候,他急速的将头低下,看金盘飞过,紧跟着扬起长枪朝金童刺去。

  金童探着头朝着下方观望着,想在金盘飞到刺猬头上的时候,再狠狠的给他一拳,当见他将头飞快的低下,知道打不着他,便缩里金盘之个。

  刺猬抖着长枪看金盘从头上飞过,快速的挥有长枪刺去,他枪一刺出,见金童藏于金盘之中,气的索性见刺金盘。

  正飞旋的金盘受到刺猬猛的一刺,在空中连续的翻腾了好几个个,急速的朝着福神身边靠去,刺猬看没将金盘怎么样。

  这让他心头不由的怒火在起,挥着长枪紧跟着撵过去,并愤怒的嚷道:

  “跟我使诈耍手段,纯在胡闹瞎扯蛋,瞪眼让你好好看,本刺功夫有多盖,挥枪砸碎你金盘,再迈步子猛向前,挥枪逼进刺前胸,童子挂画让你懵,此招目前以绝世,只有本人玩的精,绝招不出你不怕,突然奔胸你咋办?”

  福神站在那里刚刚将金盘抓入手中,突然见刺猬挥长枪朝自己刺来,本来他心痛自己的金盘,不忍接战对方的兵器。

  情急之下,逼的他实在没法,只好手抓着金盘向胸前挡来,就听当的一声响,要说这金盘不亏是宝贝,被刺猬奋力的一击之下,完好无损。

  躲在里面的金童被砸的特别难受,急忙探出头来,快速的探着身子,伸着手朝着刺猬的长枪抓去。

  看自己刺猬没有料到,他会探着身子去抓枪头,惊的瞪着眼睛一下子呆在那里,金童愉快的扭头对着福神开卡心的嚷道:

  “主人快看我有招,探身抓住此贼枪,快点猛甩摔死他,晚上炖肉贼拉香,刺猬思想很单纯,以为我只会击拳,那知本事在提高,抓住长枪他没招。”

  福神见金童探出身子,猛的抓住了刺猬刺向自己胸前的一枪,不由的看着他呵呵大笑起来,边笑着边猛的将自己的金盘再次抛出,并跟着喊道:

  “金童手要抓的牢,我抛金盘带他跑,等到拖他身无力,拉他进入金盘内,晚上有酒又有肉,刺猬这次是死定,劝他不要来作孽,不听好言还很横,非要让他吃点苦,否则难改坏事作。”

  刺猬看自己的兵器被金童抓在手中,急的用力的朝着怀中拉着,他本以为这金盘我会特别轻,那曾想,最初他感觉特别轻。

  等他往怀里用力一拉之时,刚移动了两步远的距离之后,金盘开始忙忙的加重,突然之间,好象自己手举着如同千斤一般重。

  刺猬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就这么看着,眼见着自己手中的长枪,在慢慢的一点点的变弯,而他呢,站在那里憋的脸红红的。

  金童站在上方,一见主人突然使展法术,开始让自己的金盘加重份了,累的刺猬一个憋犊子样,脸由红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看着刺猬站在那里,呼呼的喘着粗气,乐的金童坐在金盘上,使劲的抓着对方的长枪头,开心的朝着刺猬嚷道:

  “主人再加一把劲,刺猬眼看完蛋犊,他要随手扔兵器,调转枪头刺肚子,圆圆肚子一刺暴,阎王殿里去报到,金童本事也极高,此贼那里会想到,而今交手让他看,我的本事多可怕。”

  刺猬听到金童的叫嚷声,这才明白,怪不得一个小小金盘,突然之间,变得如此沉重,原来是老怪物使展妖术样。

  气的刺猬一边用力,一边转动着眼珠子琢磨了起来,看自己眼看着就挺不了多久了,他突然将手中的长枪突然朝地上一怵。

  因为金盘太重,怵在地上的长枪一侧,猛的穿入地下,入土很深,当长枪一脱了手,刺猬感觉浑身突然轻松了起来。

  腾出手来的刺猬跳起身子,朝着金童探着的身子,猛的挥拳击去,因为心中有恨,一边挥拳,一边瞪着眼睛朝金童骂道:

  “崽子使坏把我压,看我出击让你怕,一拳打肿你的眼,再探神抓拉盘外,拳打脚踢狠狠揍,哭天喊地没有用。”

  双手紧紧握着长枪头的金童,突然见到刺猬扔掉枪的另一头怵在地上之后,快速的挥拳朝着自己的头上猛击过来。

  惊的金童只好也扔掉长枪头,反手朝着刺猬迎面的一拳挡去,福神一见刺猬扔掉了兵器,忙收起咒语,扬起手来想接金盘收回。

  一见刺猬挥着拳头,赤手朝着金童击去,急忙挥动手臂运转金盘,使得金盘飞速的转到了刺猬的后侧,让他一拳走空。

  而金童看自己在刺猬的后侧,乐的探着身子,朝着刺猬的头部狠狠的猛击一拳,嘴里乐的紧跟着喊道:

  “跟我交战比本事,刺猬妖怪你失算,金童武艺有多高,连我自己都难断,再吃一拳击你头,旭日东升再奔喉,招法就是这么多,让你瞪眼干气猴。”

  刺猬看自己一拳走空,见金盘以旋转到自己的身后,想尽快转身,突然听到身后有风袭来,知道不好急忙猛的一缩头,将身子蜷了起来。

  挥着拳头朝着刺猬猛击一拳的金童,没有料到刺猬会有这么一招,自己的拳头眼看击到对方头部,突然发现对方猛的将头缩进皮里。

  而他的皮外边,那可是尖尖的,细细的,坚硬的刺,金童一见不好,想快速的收拳,因为他一时开心,根本就来不及收拳有了。

  他就这么眼眨眨的看着自己的小小的拳头,实打实的直直的击到了,刺猬那全都是坚硬的,满满的刺上方,痛的金童高声的叫喊起来:

  “刺猬犊子不是人,躲闪太快真混蛋,拳头力大太凶猛,刺的鲜血向外流。”

  金童在收回自己的拳头之后,用心一看,自己的拳头上,被刺猬的刺给扎的,有好多小孔,一个劲的朝外边流着金水呢。

  那金水一落地,自然也变成了金珠子,刺猬看对方一拳挥到了自己坚硬的刺上方,乐的快速的将头探了出来,细心的观瞧。

  想知道,金童中了自己的计之后,伤的如何,当见到地上突然多了好多金豆子,乐的刺猬跳着脚欢喜的笑着,并哈下腰去捡拾着金豆子并嚷道:

  “金童原来你是宝,金豆落地真不少,快点探头让我看,拳头击鼻会咋样,要是金豆大又多,咱两友好不交战,离开福神跟我走,天天让你喝美酒,别看福神肚子大,心眼太小又抠门,每天只要吐金豆,吴刚美酒喝个够。”

  刺猬一边说着话,一边瞪着圆圆的眼睛,嘴里流着口水,朝着金童的身上看着,这一刻里,金童身上,还有零星的血向外流着。

  当那血一流出金童的身外,即刻就转化为金灿灿,发着诱人光明的金子来,刺猬站在那里,用心的想着,要是金童身上的血都流出来。

  那将是多少金子呀,如此这般的流上一天,又会有多少金子呀,刺猬眼睛紧紧的盯着金童那出血的手,眼珠子都舍不得转动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