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六十章 福神金盘降刺猬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231 2020-12-21 06:06:47

  刺猬原本和龙原府的将军激战,他耍了个花样,钻入战马的肚子底下,猛的朝上挥枪直刺,想给战马和将军串起来。

  多亏福神早有心里准备,知道将军肯定不的刺猬的对手,急忙将金盘抖了出去,巧妙的将将军救了下来,夺过一劫。

  刺猬为此大为恼火,抖着长枪扭头直奔福神而来,想挥枪将他刺于枪下,所以他急速的赶到福神面前,抖着长枪朝福神胸前刺来。

  福神看刺猬来的速猛,只好朝旁边急闪,并本能的将金盘挡在胸前,好算是挡住了刺猬的一击,随后福神快速的抛出金盘,直击刺猬而去。

  金童看自己挥拳偷袭刺猬得手,打的刺猬用手握枪,一手揉头挺好玩的,便再次探着头挥着拳头朝着刺猬猛的击了过去。

  在强大金盘的压力之下的刺猬,一见头后风声再起,知道有人要偷袭自己,急忙将身子缩起来,本能的用外边保护自己。

  金童一拳击出,来不及收回,被刺猬扎的在收回拳头的时候,手上不由的流出血来,那血一落地面,竟然变成黄灿灿的金子。

  乐的刺猬站在那里,转眼着眼珠子贪婪的朝着金童看着,鼓励金童把自己的手伸出金盘,向地面上多流的血出来。

  同时劝金童跟自己走,只要他愿意,刺猬愿意给他很多的好酒喝,手中托着金盘的福神,看到刺猬那个损样子,再次挥金盘而出,并朝他喊道:

  “刺猬贪心不知改,还想鼓动金童走,看我再来一金盘,打扁你头让你完。”

  刺猬一见自己现在快着手,那金盘击来的力道特别大,扭头就跑,而他有他的心眼,他边跑边琢磨着,这福神手中的金盘。

  看样子真是一个好东西呀,藏在里面的金童,这滴出的血,都是金子的,那这金盘里面不需说,肯定特别值钱了。

  想到这里,他一边跑着,一边偷眼朝飞来的金盘看着,就在金盘眼看着就要追上自己,并朝他的头上猛扫过来的时候。

  刺猬突然一他急转手,探出双手,愉快的朝着金盘抓去,开心的大声嚷道:

  “福神老头以上当,金盘抓住绝不放,金盘要归我手上,日后金子猛劲淌,有钱刺猬也成王,看说还敢跟我狂。”

  刺猬用力的,准确的一下子抓住了金盘,脚下使劲的用力想将金盘控制在自己的手上,那曾想,金盘力道极大。

  竟把刺猬托起来,在空中来回的转悠着,而且越转越快,越战越高,刺猬贪心金盘,好算是到了自己的手中,说啥都不能就这么轻意松手。

  所以,当金盘旋转着,慢悠悠的朝着空中盘旋而上的时候,刺猬死死的抓住金盘的边沿就是不松手,不知不觉间,就被金盘带到了半空之中。

  虽说刺猬也会踩云急行,那不过是离地面十来米高,当金盘旋于空中近百米的时候,刺猬一下子有些害怕了。

  他感觉自己朝空中升去,不知升的多高,当低下头一看,不由的狂叫起来,脚一个劲的乱蹬着,嘴里也紧跟着不由的大喊道:

  “福神帮忙救救命,金盘请往下方盘,悬于空中这么高,坠下定会摔断腰,平日咱们可没仇,我只贪心别记仇,真要把我给摔死,我爸定会去找你,我爸你应该知道,武功盖世谁不怕。”

  刺猬是被吓的一时无计,脚乱蹬着,嘴里乱喊着,并拼命的想朝着金盘子里爬去,希望自己能攀入金盘之中,也许还能保住一命。

  就象金童似的,只要一钻入金盘,即便飞到无际的天空,怕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了,这么想着,边喊着边用力朝着金盘里爬去。

  金童手受了伤,藏在金盘之中,当听到刺猬的叫声,乐的金童再次探出头来,正好和刺猬两个一下子脸对脸,鼻子对着鼻子。

  金童一看,他们以被抛入空中,将刺猬悬在金盘外边,乐的瞪着眼睛看着刺猬眼睛,咧着嘴呵呵的大笑着对他嚷道:

  “自命本事很不错,今天方知不咋地,多亏遇到主人善,不想索命很难看,如能改恶来从善,不枉修练数千年,要是招迷不醒悟,挥拳猛打掉地面,如此之高你看到,摔成肉饼样难看。”

  金童一边说着,一边挥起拳头,坐在金盘里,悠闲的在刺猬眼前晃了晃,此刻的刺猬手攀金盘边沿,身子悬在空中晃悠着,听到金童之言,急道:

  “老弟你得行行好,请伸贵手拉入盘,天生胆小又晕高,此刻手颤心狂跳,真要摔下命要没,谁还跟你聊闲话,本刺其实心很善,从来不敢坏事作,都怪我王有绝招,给我灌了迷魂汤,所有事情皆忘掉,他说咋办我就干。”

  看着刺猬那可怜巴巴一付怕死的样子,坐在金盘里的金童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慢慢的伸出手去,瞪眼对他又说道:

  “闲话本童不想讲,如真改好把命饶,阵前瞪眼很狂傲,现在吓的狂乱叫,快点把手伸给我,拉入金盘把命保,金童不是记仇人,你要摔死我心痛。”

  以没有别的选择的刺猬,看到金童笑眯眯的伸出手来,他也只好将自己的手递给金童,嘴里连声的感激着说道:

  “金童机灵长的帅,水灵眼睛绝对盖,慈目善目讨人爱,喜欢和你在一块,今日救了我一命,你有危险我来助,我的本事你知道,独战群鸟艺精湛,今日失手中了道,差点丢命被你救,就凭这点牢记心,不会忘恩把你报。”

  刺猬长的又肥又胖,金童坐在金盘里面,又是拉又是扯的,费了半天的劲,才算是把刺猬救到金盘里面,他一钻到金盘里,坐在那里呼呼的喘着粗气。

  因为金盘在空中盘旋着,还一个劲的转悠着,刺猬探着头朝下方扫了一眼之后,急忙将头又缩了回来,边擦着汗边对金童道:

  “你的胆子真太大,悬于空中不害怕,看你救我把命保,我传武艺教你招,我的本事你知道,怎么出招不乱套,与人交战从不败,你说厉害不厉害。”

  金童看他到了这份上,还仰着头和自己吹呢,坐在那里呵呵的笑着,伸出手去,轻轻的拍着刺猬的小脑瓜子,开心的说道:

  “你的枪法有一套,施展起来招老套,主人平日常劝戒,与敌交战用拳脚,不准挥刀使长枪,你的本事和我比,相差太远招一般。”

  刺猬一听这话,不由的火了起来,猛的将身子挺了起来,忘了自己站在金盘上方,挥着拳头瞪着眼朝着金童喊道:

  “此话听的不顺耳,看你救我不稀理,真要胡言艺很高,别怪挥拳来过招,打落两颗大门牙,让你牢记别乱言。”

  金童自然不服气,也腾的一下子站起来,紧紧的握着拳头,在刺猬眼前比划了两下,瞪着眼睛探着头气呼呼的说道:

  “还想跟我来过招,自讨没趣想挨削,如要惹我来发怒,拔点身刺扔锅熬,让你知我脾气暴,看谁还敢瞎胡闹。”

  他们两个站在那里正争讲着呢,福神以将金盘收回到手中,站在那里笑呵呵的对着金童轻声而又好语的说道:

  “金童勿要太烦燥,有他作伴多愉快,速速躲到金盘里,我要收起攻山里。”

  刺猬一听这话,猛的一抬头,发现自己以在福神手中,忙瞪着眼睛嚷道:

  “你先慢点把盘收,我的逃出奔山中,咱们不是一路人,感谢不杀不为敌。”

  刺猬一边说着,一边抓住金盘的边沿,朝地上猛的跳去,他又抓又挠的忙活了半天,还是没有跳出金盘,看着他那好笑的动作,福神愉快的说道:

  “收入盘中需安静,窜跳丝毫没有用,还是静心盘中呆,陪伴金童闲聊天,日后模样也得改,眉清目秀招人爱,名字就叫金童女,陪伴金童来修练,莫要胡闹莫胡来,安静福送万家还,修仙得道慢慢改,修成正果福自来。”

  平日里无拘不素习惯的刺猬,那受得了这种委屈,气的刺猬在金盘里面,欢崩乱跳的四处乱窜着,嘴里不服气的嚷道:

  “我的本事何其高,我当童女胡乱搞,快点放我离开此,咱们关系还可以,否则金盘被击碎,让你福神没宝贝,本刺脾气就是暴,说话肯定能办到,时间限于十个数,数完金盘就击碎。”

  刺猬心烦气燥的,那有闲空去坐在那里数着数字,挥起拳头,朝着金盘一通狂砸乱踢,忙活的是满头大汗,丝毫作用都没起。

  福神也笔去理他,缓缓的,慢慢的将金盘藏于胸前,站在那里背着手朝龙原府的将军看去,这一刻里,龙原府的将军看的眼都直了。

  他咋都没有看出来,眼前就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老头,竟然有这么大本事,手中的金盘可大可小,可飞可停,心随意动,随心所欲。

  面对如此强大的刺妖,他能在几和回合之内,便将轻意的收入盘中,想逃都逃不出来,可见他的本事有多么强大。

  惊的龙原将军站在那里,正好赶上双腿发抖,一时还没有反过味来,借势忙跪在那里,拱手向福神施礼道:

  “此老真如神一般,降妖捉怪举手间,本将心服又佩服,请助众将攻山头,如能救出二公主,感谢老者很多酒,家有酒窑珍品多,想要多少随便说。”

  禄神因为高兴酒喝太多,把自己的如意都丢失掉了,今日寻宝来此,自己的同伴又被押入山中,一听到酒字头就有些痛。

  听到将军如此之言,站在旁边将手中的棒子,朝前挥动了一下,很不耐烦的晃着头,对跪在那里的将军连声的说道:

  “想救你家二小姐,不要话多太啰嗦,快点站起挥大刀,拍马速往山上嘹,打散坡上拦路贼,冲入贼窝来救人,咱们联手极轻松,你们在前往上冲,我们二老随后上,确保弓箭不射身,牛二本事虽很高,交于我两齐降妖,捣毁贼窝人救出,火烧贼窝别放跑,个个都押府中牢,好好管教成良民,除了牛二需重惩,喽啰放回各山村,从此乡民无灾祸,夜不闭户纯朴心。”

  跪在那里的将军,听说他们两个原意陪着他们,一同攻打刀山,乐的一高从地上跳起来,欢天喜地的朝着身后看去。

  这一刻里,那些将士们,早被眼前情况吓的目瞪口呆,看将军跪在地上,一个个也紧跟着跪在那里,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将军起身之后,扭头看着一个个惊异的将士们,高兴的将手猛的扬了扬,懂事的偏将军,这一刻里,不仅给他牵来了战马。

  同样也将他的兵器交于手中,原本都想逃走撤离的众将士们,看到福神挥动手中金盘,很容易的就降住了,强大的刺妖暗叹佩服不已。

  谁都不敢小看眼前的两个,奇貌不扬的老者,当将军把手中大刀,在空中舞动了两下之后,所有将士们,这才纷纷的在跪着地方跳起来。

  为了给手下将士们打气,龙原府的将军很激动,而又特别动情的大声喊道:

  “众位兄弟快起身,两位神仙都看清,本事高的很离谱,打败牛二不费力,破了刀山也轻松,而且跟我以说好,保佑咱们斩敌首,乱箭飞石打不中,轻轻松松山上攻,如此好事很难找,快点挥刀山上冲,破了刀山灭贼首,才能救出二小姐,公主救出都立功,返回城中好处多,个个赐个江中鱼,好酒大桶扛着走,谁要偷懒不卖力,将军变脸定发怒,立功时刻以来到,不说大家都知道,个个愤怒齐争先,率我一同杀进山,火烧山寨擒贼出,欢歌笑语还城中。”

  龙原府的将士们,站在那里听到将军激烈的话语,一个个群情猛的激动起来,纷纷将手中兵器举起来,高声的舞动着高喊着:

  “跟随将军来灭贼,个个勇敢怕过谁,只要命令一传下,呐喊齐冲奔山上,刀山敢上来擒贼,活捉牛二狠劲捶,看谁还敢坏事做,打破他头打丢魂,将军快点下命令,我等急的在直蹦,弓箭滚木算个啥,有神保佑不害怕。”

  当看到福神一展绝活,将刺妖收入金盘之中,所有的将士们都来了精神,挥着手中的兵器,狂呼猛喊起来,愿意冲到山中救出二小姐。

  站在旁边的禄神和福神,看到刚才心情还低落的龙原府的官兵们,见把刺妖收入盘中,一个个马上精神振作起来。

  高兴的两位愉快的朝旁边一闪身,将冲往山上的路迅速的让开,那些将士们纷纷的朝自己的战马上跃去,手中挥着兵器,打马准备往山上冲去。

  牛二站在山坡上,冷静的观望着,一见刺猬大使被一老头,用抛出的金盘收入盘中,站在那里不由的惊住了。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就没有见过,使用这种兵器的人呢,瞪着眼睛琢磨起来,想知道,山下的老者到底是什么来路。

  怎么还能有这么一手呢?这招法也太奇妙了,还没有等自己反过味来,同伴转眼之间就消失了,气的他抖着手中大刀,领着身边的喽啰高声喊着:

  “那来狂徒胆太肥,通名报姓提一提,让我知道你是谁,人不放出休想逃,死缠乱打拼到底,也要救出我知己,敢将我弟收盘里,麻烦怕要从此起,快点放出命还在,晚了老命怕不见,牛二说话不撒谎,嘴里说打挥刀上,那个见我不害怕,名号一提腿发颤,外来狂徒算个屁,当地的恶鬼也吃人,两个老贼敢冒犯,挥刀猛砍命危险,刀刀奔脖休想活,见识一下我真功,让你知道我绝活。”

  正准备指挥兵马准备,朝着刀上正面冲杀的,龙原府的将军,站在那里听到牛二的叫骂声,也气的挥刀朝着山上方指着,叫骂道:

  “狂徒作恶早该灭,让你多活好几月,本将前来不悔改,竟放刺妖战本将,同伴以完休要狂,扔下兵器快投降,再要顽抗拼到底,索你狗命别后悔,本将功夫你以见,大刀舞的呼呼快,别说和我挥刀战,听到刀锋肝也颤,好言说尽识实务,扔下刀枪火烧寨,进入王府牢里住,改恶从善来做人,安稳做个好村民,如要拼死战到底,大刀猛挥不可以,灭掉匪窝烧山寨,个个全扔大牢里。”

  将军跳上战马,挥着大刀,指着牛二嘴里嚷着,迎着朝山下冲来的牛二奔了过去,想在半路上截杀牛二,借势夺下山上险隘。

  牛二少精明着呢,他当然是不会让官兵马借势冲上山婆,一边往山下次来,一边高声的朝着手下命令道:

  “险隘坚守拼死挡,弓箭四射构成网,即便空中有鸟飞,也要射下别放入,赶到刀山和我战,不知牛二武艺在,齐心协力打官兵,人人有赏银二两。”

  那藏在暗处的小喽啰们,听说有赏钱,一个个乐的愉快的对牛二高声喊道:

  “大王快点往下冲,狠狠猛击这群兵,这里就请把心放,谁都别想攻山上,空中鸟飞弓箭射,蚂蚁想爬手猛拍,想进刀山也放行,活着进去不可以。”

  听到手下将士们如些有信心,乐的牛二少欢喜的笑起来,挥着大刀快步朝山下赶来,很快就将龙原府的官兵,挡在了山下的宽敞处。

  所有的人只知牛二少其名,并不知道他真实的本领,将军那里怎么可能会将一个草莽山贼放在眼中,挥着大刀拍马直奔牛二少冲来,并喊道:

  “感觉身强武艺高,那就快点比比刀,阵前先斩你的头,再平山寨众毛贼,要不挥刀把你砍,难知本将刀法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