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六十二章 各显神通战牛二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387 2020-12-23 06:10:52

  福神和禄神留在山前,想法子进山击败牛二少,好救出喜神和爱神,就在这个节骨眼时,龙原府的兵马赶来凑趣。

  龙原府的将军强壮着胆子,在和刺猬交战过程中,因本事不及险些丧命枪下,被福神抛出金盘及时救下,算是保住一命。

  同时福神施展本领,巧妙的将刺猬收入盘中,做了自己的玉女童子,瞪着眼睛一直在山腰上,细心观战的牛二少一见刺猬被抓。

  心头不由火起,挥有月牙刀直奔山下而来,龙原府将军感觉自己打不过刺妖,打牛二少那是没有问题的,便挥刀拍马迎战牛二。

  那曾想牛二跟着大仙学了些法术,在两个人交战过程中,感觉招法渐渐的有所不敌,急忙朝着空中猛的抛出月牙刀来。

  一时之间狂风大作,云涌而聚,那把月牙刀倾刻便卷入翻卷的云中,变成一条巨龙盘于空中,一场暴雨即将倾盆而降。

  而就在此时,寿神遁于刀山后侧,本打算攀崖壁而上偷袭牛二少老窝,救出喜神和爱神,那知道那刀山陡陗难攀。

  寿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算是很小心的攀到了山崖半山腰时,不巧山风急吹而来,迫使他只好顺崖而下。

  这上崖容易下崖难,看到自己的脚手全都被刀山划出口子来,情急之中的寿神,只好背靠山崖向下方滑下。

  虽说这么下崖速度方面快了一些,而他的屁股及身后被刀崖划的,有皮无毛的,搞的衣不遮体,狼狈不堪的逃到正面山上,和福神及禄神相会。

  再好赶上牛二少作法,福神便劝寿神将自己的龙头拐杖抛入空中,可降服牛二少的妖法,寿神晃着头,对福神说。

  自己的龙头拐杖乃木制,而空中云中藏着的巨龙,虽然是障眼法,可他是月牙刀,自己的木杖根本就克制不了对方,劝福神赶紧抛金盘护体。

  而福神担心自己的金盘抛出之后,很有可能被云中藏着的巨龙吞食肚中,寿神看他迟疑着,便用手指着太原府的兵士劝他。

  听到寿神所言,福神扭头朝着阵前细观,见太原府的那些兵士们,看到空中突然有巨龙隐于云端,巨大无比,样子极为恐怖。

  吓的不少兵士此刻,扔掉手中的兵器,扭头朝着山下狂奔而去,如此下去,这些兵士真要跑的一干二净,对攻山显然是没有力的。

  寿神如此一说,福神没法,感觉是这么一个理,只好从怀中摸出金盘,朝着空中猛的抛出去,嘴里连声的说道:

  “何方仙家来逞威,破刀竟然化龙出,助纣为虐来害人,福神赶上不轻饶,快点收法事好办,不费你功快滚蛋,真要臭美不要脸,我披金盘把你打,昔日为恶我不知,算你点好发狂威,今日而恶我遇到,使出神功绝不让,金盘飞舞入空中,快点施法斗妖精,猛击龙头打落角,让他无法把威展,金童挥拳击龙眼,看他有何话来说,想要胜我也不难,面前摆出三道关,一道福神挥金盘,想要胜我真太难,金盘出手威力展,打碎龙角击碎头,金童要是下手狠,骑脖挥拳抽龙筋,如此功力全废掉,看你如何来妖道,二关不说也知道,寿神龙杖很霸道,抛入空中化巨龙,缠住小儿休逞能,其名不说也清楚,拐杖乃是龙之首,攻击尾部咬龙尾,尾巴难卷云难聚,空中如何威风逞,聪明赶紧收妖法,或许还能把命保,要是逞强非要战,二关定让你完蛋,三关不说心清楚,禄神功力极深厚,如意真要抛入空,龙头肯定被削中,打碎龙头那有命,请来救兵有何用,牛二犊子你听好,并非老子来欺你,再不收手把人交,休想逃走命不保,擒住压在山石下,功夫再深都白搭。”

  福神嘴里嘀咕着,只见金盘盘旋而上,直奔藏于空中的龙头而去,牛二那里知道眼前的两老者功夫这么深,站在那里正催动着云中巨龙。

  想让他搬来雨降在此处,龙原府的兵马就难以攻山,另外可以通过此物吓逃攻山兵马,顺手再将眼前的强敌都收入龙嘴之中。

  就在龙头猛扬起,准备张大嘴向外喷雨的时候,突见空中金光一闪,一巨大金盘直奔龙头而来,这让牛二少吓了一跳。

  他那里料到这么大的本事,还能遇到对手,惊的瞪着眼睛突然愣在那里,想知道这金盘飞入空中想干什么,就在他一愣之时。

  只见金盘朝着龙角狠狠的击去,就听着一声巨响,当金盘猛的击中龙角之后,那看似巨大龙角,果然如寿神所言,被一下子击碎。

  那被击碎的龙角由空中坠下,当一落到地面之时,众人瞪眼齐观,原来是一个月牙刀上的刀环,落地之后,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牛二少感觉情况对自己不利,急忙站在那里挥动着手指,指挥着空中巨龙快点摆头闪开金盘的袭击,而就在空中巨龙一扭头的功夫。

  金童从盘子里探出头来,挥着拳头,朝着巨龙眼睛狠狠就是一拳,空中这时又传来了一声巨响,紧跟着,又一个刀上铁环了了下来。

  寿神站在福神的一侧,见福神因为龙原府的兵马,有一部分因为害怕,扭头扔下兵器逃走,也着急了起来,忙摸出金盘抛了出去。

  寿神站在那里,只不过是猜测盘于空中飞龙,是由牛二作法,是他手中月牙弯刀所变化而来,当看到福神的金盘随手抛出之后。

  他也担心金盘被巨龙吞下,忙将自己的龙头拐杖抛入空中,瞬间里,盘旋于空中的龙头拐杖转眼间,也化成一条巨龙隐于云端。

  为了克制住牛二少法术,寿神的龙头拐杖一钻入云端,直扑云中巨龙的尾部,瞬间里,便将不停摆动,想搅动云雨的巨龙的尾部给控制住。

  这巨龙在空中要想使得全身的力气发挥出来,基本上是靠着尾的摆动,来激发身上的力量施展出来,当巨龙的尾部被控制住之后。

  便如同一个僵硬的木头一般,挺在空中无法施展自己的本事,而当那龙头一摆动的时候,守在前方的金盘中的金童,便会探出金盘挥拳猛击。

  为了让自己的龙头拐杖,发挥巨大的威力,站在下方的寿神站留念念有词:

  “仙妖敢把妖法使,寿神看了怒火起,挥出龙杖抖神威,肯定降住妖孽行,龙天乃是大帝赐,威力无比谁敢试,巨口一张吞万物,谁怕假龙乱摆动,龙头即能赐人寿,同样也能把妖制,龙腾入空展神威,专降邪魔能动身,龙随浓云跃于空,威风一抖神风起,管你何方妖孽狂,都被捆住缠身上,我笑牛二好天真,施展手段吓世人,寿神本事何其高,根本不让你出招,二笑牛二艺平常,龙跃空中难逞强,有我寿神使手段,你想出招我看看,要不将你打吐血,别怪寿神下手狠,是你作恶不知改,不出狠招难收敛。”

  寿神的龙头拐杖一腾入空中,急速的将空中巨龙的尾部盘起来,难以发挥威力,站在下方的牛二,最初月牙刀一腾起空来。

  感觉自己浑身都有使不完得劲,嘴里念念有词,那巨龙可谓是随心所欲,在空中搬云而至,那曾想到,就在他忙活着,没一会的功夫。

  就感觉有点力不从心里,这让他有所不解起来,瞪着眼睛仰头朝空中一看,不由的暗自吃惊起来,因为这一刻里。

  他发现金盘在空中发着金光,围着龙头,晃来转去的,连连出手,将自己的龙角给打落下来,令他不由心头一惊。

  连牛二自己都不曾想到,自己这么高的本事,那可是经过高人传授的,他呢,也因为特别的因素,下了很一通的苦功才练成此艺的。

  这么高明的手段,怎么可能在短时间之内,便让被别人所控制呢,虽说这五神,他早就听刺猬前来交待过,个个都身怀绝技,功夫了得。

  而在牛二看来,一,五神不可能那么巧就会赶到刀山来,即便赶到此处,凭着自己的多年经营,也休息轻意的跑到山中。

  即便他们前来,凭着自己多年苦练的本事,就五神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有自己的本事大,在牛二看来,这世间根本就没有能战胜自己的对手。

  当他盘于空中的巨龙一受制,他猛的发现,原来这五神果然不好对付,怪不得大王近几年来,不断的派刺猬大使前来。

  频频的和他接触,再三交待,只要遇到五神前来,无论通过什么方法,都要想法子拦住他们,不得往西边迈出一步。

  而目前来看,假如面前的这三位,真要是将自己盘于空中的巨龙降住,他几乎没有胜利的把握了,因为他太清楚了。

  凭着真实本领,自己难以抵挡眼前这么多的对手,而施展法术是击败对手的唯一方法,也是自己最拿手和得意的绝活了。

  看着自己的盘于空中的巨龙渐渐的失威,无法发挥更大的威力,地面上那些龙原府的兵士们,看到眼前的三个老者,本事更了不得。

  突然之间,便将盘于空中准备施威的巨龙控制住,还将对方的龙角打落下来,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来,这才让余下准备逃走的兵士,停下脚步。

  并且瞪着眼睛,好奇的仰着头朝着空中望着,想看看,到底谁的本事更大一些,到底谁能战胜过谁,假设三位老者招法不精,他们在逃不迟。

  牛二少为了让自己空中的巨龙发挥威力,站在那里拼命的念动起来,他要让自己的巨龙在空中腾飞起来,一来甩开前方金盘的击打。

  这样的话,巨龙反过劲来之后,在寻找机会一口将金盘吞肚子里面,那样自然也就有更大的胜算,另外,巨龙尾巴被,另外腾起的巨龙缠住。

  很明显,对方肯定对自己信心不足,不然的话,又何被让金盘助战呢,为此,牛二少嘴里念念有词,希望巨龙抖起神威来。

  再将尾部缠住自己的巨龙击败,那样的话,浮于空中的巨龙,尽可大展神威,只要它寻找到机会,自己在作法用力。

  很容易的就可以将地面上的,所有这些敌人,被巨龙一尾巴就可以扫的,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再想回来,怕的是命早就报销。

  为此,他念念有词,盼望着被受制的巨龙在云中,发挥出自己最大威力来,当他一念起咒语来,只见地面上再次狂风骤起。

  再看空中藏于云端的巨龙,浑身开始用力的绞动起来,很显然,他是想摆脱自己的前后夹击,巨龙反抗的力度越大。

  地面上吹动起来的狂风也就越大,那巨大的尾巴连连的卷起来,有好处次都差一点,将缠于他尾部的寿神的巨龙甩开。

  站在下方的寿神和福神一见不好,他们两个也没有想到,牛二有这么大的法力,还真就些小巧他了,想到这里,两个人对望一眼之后。

  谁都不敢在大意,双手紧紧的合在一起,微闭着眼睛念起咒来,福神一念动起来,空中的金盘开始更加灵活起来,围着巨龙头部胡乱的飞舞起来。

  这金盘一乱飞动起来,动作角度自然也就变得大了起来,一边避开龙头的攻击,一边朝着龙头寻机猛的攻击过去。

  龙牛二头痛的,不仅仅是金盘对龙头部位的攻击,金盘每朝龙头攻击一次,那金盘里的金童,都会借机探出头来,朝着龙头狠狠的挥拳砸去。

  每砸一下,被击中了,肯定会被击落下一个刀上的铁环来,而金童每次得手之后,都会开心的瞪着眼睛,朝着福神愉快的探着头汇报道:

  “主人这招怎么样,我把摘桃改花样,不在奔头直奔眼,龙鳞打掉好几片,眼睛被我打发花,张嘴开叫也白搭,就凭现在这本事,我收刺猬当徒弟。”

  刺猬在金盘之中,一听这话,心中自然不服,他从来就没有服过谁,而今金童要当自己的师付,他那里能愿意,猛的探出头来,愤怒的嚷道:

  “我的功夫有多高,你们大家都知道,让我来当金童徒,福神干脆把死我,刚才那招有多差,我看之后都后怕,巨龙真要一摆头,一条胳膊就丢下。”

  站在下方的福神看他们两个,在金盘之中争讲了起来,站在那里不由的开心乐起来,无论怎么说,目前他们以占了上风。

  这么一看,牛二没有什么可怕,为此他开心的仰着头,对金童和刺猬劝道:

  “别在大意别争吵,用心来把敌人打,金童一定要留神,刺猬所言你得信,真被巨龙咬了手,吞到肚里可咋整。”

  刺猬一看福神把自己夸奖了一下,乐的探出头来,咧着大嘴呵呵的大笑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背着手扭头看着金童,得意的嚷道:

  “本刺今天心情好,金童为徒也挺好,日后愿意来为伴,一招一式来苦练,牛二你咋完犊子,招法太俗法力差,苦于难以脱盘出,否则发威让你看。”

  牛二少因为自己抛入空中的巨龙吃了亏,正在恼火之中,站在那里催动咒语呢,一见刺猬之言,不由的心头火气,瞪着眼睛朝刺猬嚷道:

  “刺猬你咋犯起浑,坐在金盘脑晕头,快点挥手打金童,然后逃出获自由,只要你肯回山中,牛二还认这份亲。”

  刺猬站在金盘里,正探着头看着他呢,听他这么一嚷,不由的怒了起来,不满意的探着头,朝他边指着边骂道:

  “大脑是否被打坏,站在胡说把我骗,出手真能败金童,用你教我如何干,没看我眼眶以黑,刚交过手你不知,再要骗我来使坏,小心连你一起干。”

  站在旁边金童不由的开心的笑起来,边笑着边探着头看着牛二,得意道:

  “你把金盘当作家,想进想出随便迈,真要如此不用说,金童早就逃无边,别说刺猬刚入盘,在呆百年也是完。”

  牛二这回搞清楚了,这福神的金盘真是特了可怕,被他吸进去,即便有通天本事,也难以逃出,不由的暗中吃惊,再次闭眼催力。

  他这边作法拼力,福神和寿神自然也不能放松了,一刻不将眼前的对手打败,他们两个都有被对方击败的可能,谁都不敢大意。

  一时之间空中云层翻滚,金盘围着龙头一个劲的飞舞着,金童站在里面寻机,朝着龙头猛击猛打,一味的奔头龙眼睛挥拳。

  而寿神的那龙头拐杖,也施展出极大的威力,缠着巨龙尾部死捆在一起,无论巨龙如何挣扎,都难以摆脱。

  瞬间里悬于空中的战场,在浓云的遮挡下,打的是难解难分,撞击声也时时的传来,困于尾部的巨龙,常常借机朝着龙身猛咬两口。

  那成片的龙鳞开始向下脱落,当一落到地面,那闪闪发光的龙鳞瞬间里,就变成了片片的黑漆片,很显然是被啃下来的。

  就在空中浓云滚动,难解难分的时候,突然牛二站在那里,突然一声狂叫,就在龙原府的兵士,齐刷的朝他看去时,只见他猛的吐出一叫血来。

  当牛二感觉身体不支,再无法催动巨龙在空中发威的时候,本想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想将对手击败,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自己的体格这么好,内力还是无法拼过对方,当一口鲜血一吐出来,聪明的牛二就感觉到情况不妙,他急忙收攻朝空中望去。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空中的巨龙突然朝着云层下方坠落,而这一刻里,那被他聚集在一起的黑而又浓的云,这一刻里,也在慢慢的散开。

  当太阳光线,从那变得越来越淡的云层之中,射到地面上时,那巨龙坠下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突然之间,变成了月牙弯刀坠地上。

  就听着当啦一声,当大刀一坠落地面,金盘急速的在空中朝着福神面前飞奔而去,很快就被福神抓入手中。

  那条紧紧缠在龙尾部的那条龙,瞬间里,也转化为龙头拐杖,在要落地而没有落地的那一刻,突然缓缓升起,朝着寿神手中飞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