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六十三章 牛二不敌急逃命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375 2020-12-24 06:09:49

  牛二感觉自己的武艺何曾遇到过对手,真要拿出自己的绝活,就眼前这些龙原府的兵士,及两个自命不凡,自称什么神的老者。

  还不吓的一个个屁滚尿流,望风而逃,到那时他们只要听说刀山的名称,怕也要留下后遗症来,望而止步,绕道而行了。

  想到这里,牛后挥着手中大刀朝着空中,愉快而又特别自信的朝空中抛去,倾刻里,浓云大作,狂分骤起,自己的大刀在空中盘旋着。

  没有多长时间的功夫,那大刀转眼之间,就化为一条巨大的龙,藏头藏尾,藏于云层之中,把地面的龙原府的将士们吓的,个个面如土色。

  胆小的,扔下手中兵器,调头就逃,担心被狂风卷入云层之中,再说了,这刀山原本就陡而又险,再来一场大雨,根本就无法攀爬。

  福神看情况危机,扭头让及时赶来的寿神相助,寿神点头应下,同时将手中的宝物朝着空中抛去,一时之间,空中再次云卷风涌。

  当金盘和化为龙的龙头拐杖,缠住空中巨龙之后,撕打之声不断的从空中传了,福神和寿神站在那里,催动内力,和对手死缠乱打。

  金盘中的金童也借机,探着身子,挥着拳头,一味的朝着空中龙头猛击,本以为自己本事极其了得的牛二少。

  看自己大刀化成的巨龙,被前后缠打着,渐渐的失利,急的他拼尽全身的内力,催促自己的巨龙施展神威,对着眼睛微闭双眼,使劲的运气发功。

  牛二少自我感觉本事很了不得了,那曾想到,自己的对手功力,比他强了很多,没斗几个回合之后,渐渐的感觉的体力有所不支。

  当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之后,猛的一口鲜血吐出来,当他的内力一泄,空中的巨龙也失去了其威力,在空中被击打的,盘旋两下之后。

  飞速的朝着地面坠来,福神和寿神一看不由的开心起来,站在那里忙招手将自己的兵器收入手中,瞪眼朝着牛二看去。

  此刻的牛二以是技穷,看自己确实打不过眼前的几个老者,想将他们抓入山上的可能性以不大,为了自保,他连兵器都没有顾得拾起。

  扭头朝着山坡上急速的赶去,边跑着边瞪着眼睛挥着手,高声的叫喊着:

  “众位兄弟眼瞪起,弓箭向下齐瞄准,无论谁想攀山上,挥弓千万别客气,拼死挡住把功立,牛二重赏不差事,到想见识这些人,凭啥本事攻山里。”

  禄神手中挥着捡来的棒子,站在旁边用心观察着,一见牛二连兵器都顾不得捡拾扭头就朝山中急奔,他深知,不将此贼抓到。

  这山中的众山匪是无法降住的,这么想着,他挥着手中的棒子,随后追撵过去,嘴里高声的朝着牛二高声的喊道:

  “想跑没有那么好,看我一棒打你倒,要不放人想逃命,这种好事难寻到,身子向前猛进身,奔你脑门让你知,猎豹猛扑紧攻击,把你打趴变老实。”

  牛二少急速的奔跑之中,听到身后有人高喊着朝自己奔来,又听到身后风声突起,牛二少此刻手中根本就没有兵器,那敢恋战。

  听到风声响气,他急速的将手扬起来,把自己的头抱住,脚下丝毫没有停下来,一边跑着,一边不屑的骂道:

  “你这两招算老几,牛二没有放眼里,看你年迈不稀战,我得急着回山上,要是有种耐心等,再寻兵器来交手,刚才出手眼不瘸,理应看的很清楚,我的招法有多猛,力战三人很轻松,此刻身子有点乏,返回山中泡点茶,你即敢来把我追,挥拳索命亏不亏。”

  牛二少一边嘴里嚷着,一边假装一顿身的功夫,闪过奔袭而来的一棒,紧跟着跳着脚,空扬了一下手之后,飞速的朝着山上急奔而逃。

  禄神怕他逃入山中,不好攀山抓牛二少,紧撵几步猛挥棒而出,竟然被牛二少巧妙的闪避过去,当见他停了下来,挥拳作式。

  禄神忙收招换式抽棒于胸前,瞪着眼睛看他如何再出拳,自己好考虑下一招如何应战,那知道,牛二少只是虚晃了一招之后,扭头便跑。

  禄神也没有想到牛二少和自己瞪眼扒皮的,不过是心中胆虚,无心恋战,等他明白过来,挥棒在追撵的时候,对方以快速的往山上飞奔而去。

  好算是克制了牛二少的妖法,福神自然也不想让他,就这么逃到山上,牛二少一逃到山中,组织山上的山匪来抵挡。

  他们在往山上攻打,自然得需要费一些力气,情急之中的福神,看禄神没有拦住牛二少,站在那里只好高声的对禄神喊道:

  “老弟哈腰旁边闪,我挥金盘将他撵,如能将他收入盘,想要作恶定会改,别被金盘击中头,定会嘲笑手不行。”

  禄神挥着棒子探着头,正要追撵逃跑中的牛二,听到福神的叫喊,只好停住追撵的脚步,忙扬手护头,朝旁边闪去。

  牛二少以领教了福神的金盘,听说对方要抛金盘将自己收入盘中,惊的脚下速度更快起来,边跑边朝着山上高喊道:

  “弓箭快朝山下射,瞄准金盘和老者,谁射越准手段狠,抢来美女定有份,谁要偷懒不射弓,我爬上山马鞭抽,命令以下还等啥,难道等我被抓住。”

  牛二少这么一嚷起来,山上的喽啰们,一个个乐的瞪起眼睛,跳起来让牛看清楚了,他们是特别卖力气的,搞弓纷纷朝山下射去。

  一喽啰一边拉弓猛射,一边咧着嘴,笑眯眯的确着牛二少开心的嚷道:

  “大王现在你看到,我射弓箭准又快,金盘被我连射中,射的金盘冒火星,赏时不能把我忘,美女赏两怎么样?”

  牛二少正在奔命的时候,那有闲功夫和手下笑闹,仰着头朝上方看着,见这位笑眯眯一付色了巴叽的样子,忍不住骂道:

  “犊子臭美不要脸,抓紧射箭好不好,别只顾着想美事,快点射箭把命保,若被金盘给击中,屁大好事都没有。”

  站在上方的众喽啰觉得牛二少说的有道理,即刻都愤怒了起来,瞪着眼睛举着弓箭,拼命的朝着山下射了起来。

  上方的弓箭手们,一纷纷的射起来,山下所有的人,都朝着两侧闪去,担心被这如雨而下的弓箭射中,福神一躲闪起来,这金盘自然指挥有点失灵。

  当金盘直奔牛二少奔跑的方向追撵而去,通通的一阵弓箭,毫不客气的击中了金盘,藏于金盘之中的金童,不敢露头只是高声嚷道:

  “那个混蛋不害臊,箭射金盘把我震,等我靠近他面前,挥拳猛打不算完,金童要是不出手,你们当我招没有。”

  刺猬也被震的,就感觉到耳边嗡嗡的响着,只好伸出爪子,用力的捂着耳朵,听到金童叫骂着,感觉自己也应该骂两句,方解心头之狠。

  这么想着,他朝着金盘外边,探着头刚要张嘴,看见一支箭朝他急奔而来,吓的急忙又缩了回去,气的扯着嗓子骂道:

  “犊子弓箭射太狠,是想射我抢美女,我以看清箭谁射,小心回山挥皮鞭。”

  站在上方的喽啰们,这一刻里,恨不得将刺猬杀死在金盘里面,那个应求刺猬的喽啰看机会来了,开心的大笑着,射的更快更狠了,嘴里骂道:

  “骂的越狠射越准,就想把你射盘里,日后休息在逃出,留在金盘渡一生,求你帮忙给搭话,你把老子好顿骂,让你见识我箭术,再敢露头箭射嘴。”

  刺猬一看山上的喽啰根本就不怕自己,气的藏起头来,伸出爪子指着正朝金盘射来的喽啰们,没好气的大声骂道:

  “小子手辣心太狠,和我断交还射我,让你暂时先得意,我踏金盘撞你肾,你跟刺猬来作对,看我如何把你废。”

  他这叫话刚骂完,就见一支划破天空直奔金盘而来,而这一刻里,刺猬一爪搭在金盘边缘,还想等到金盘飞到,那几个射弓箭的喽啰面前。

  他好借着紧抓金盘边缘的爪子,一用力,猛的露出头来,狠狠的朝着和自己叫骂的喽啰头上,狠狠的给他一拳。

  让他也尝尝一下,自己被金童猛击头时,是什么感觉,看他还敢瞪着眼睛和自己叫骂,那料到一支箭猛的朝他爪子直射过来。

  不偏不邪,正好射在了刺猬探在外边的那爪子上,痛的刺猬妈的一声叫,匆忙的将攀抓金盘边缘的爪子收了回来,痛的连声骂道:

  “妈呀!兔崽箭法还挺准,一箭正中我手指,你等金盘奔上山,拔出箭头刺你眼,你跟本刺来作对,要不刺你不对劲。”

  福神站在那里,抛出金盘在空中盘旋着,看一击没有击中牛二,被对方巧妙的闪过去,那金盘只能朝着他手中飞转而去。

  爪子被射中的刺猬,看金盘朝回转去,着急的爬在金盘里面,高声嚷道:

  “快让金盘向上冲,我在盘中把敌攻,目前我以想清楚,山匪不打改不了,我可提前来说明,你们不攻可不行,这群山匪不狠揍,好话根本听不进。”

  金童站在旁边,看刺猬被箭射中前爪子之后,愤怒的样子,站在那里呵呵的笑着,刺猬盘在金盘边沿,听到金童的笑声,急回头不满意的说道:

  “我被箭射你还笑,快点叫人攻山上,不听好言不听劝,这群恶贼啥都干,再晚攻山一两天,想救同伴怕难见,没准押走移位置,攻进贼窝也白扯。”

  金童站在那里脸上含着微笑,不急不慌,不紧不慢的缓缓点头对刺猬道:

  “此事都在想法子,个个尽力拼本事,即便着急有何用,你得休息来养性,如此焦急火气盛,硬拼伤亡太惨重,众人肯定有方法,你在狂叫有啥用。”

  刺猬用手握着被自己咬着牙,拼死拔出的箭杆,眨着眼睛朝金童看去,他实在搞不清楚,就眼前这些人到底能有什么办法,攻到山中去呢?

  就在这一刻里,站在福神一侧的寿神,抓着手中的龙头拐杖,在手中掂量着,看金盘一击没有击中牛二,也怒了起来,急嚷道:

  “我于山侧把山攀,那料刀山太奇怪,攀到一半山风起,把我屁股划出血,今天牛二休想逃,看我飞杖本事大,要不尽快索你命,同伴何时能救出。”

  寿神一边嚷着,一边急速的挥动着手中龙头拐杖,朝着正拼命朝山上急奔的牛二少身后,飞快的挥着手中龙杖抛了出去。

  牛二少为了活命,朝山上奔跑的速度,那也是拼尽了全力,就在他眼看着就要奔到第一道关口的位置前时,听到身后风声再次响起。

  他不敢回头,边奔跑着边朝前边喽啰们看去,一见牛二少那惊异的样子,正拼命挥弓朝着金盘射击的一位喽啰,惊异的对牛二嚷道:

  “大王速度要加快,后面龙杖挺奇怪,犹如巨龙追撵来,张着大嘴要吃人,被他吞下没要没,刚才一箭射过去,直射肚里没咋地,我等看来难救你,此处难守得放弃,真被巨龙吞入嘴,想找骨头都难寻,为了保命你珍重,银子留着你自用。”

  牛二少瞪着眼睛看着那喽啰的目的,想让他告诉自己,那后面所响的东西是什么,抓紧拼命的射箭,给我挡住。

  当听说突然出现一条巨龙,追着自己的屁屁股撵来,他有些后悔了,急道:

  “都不要跑快射箭,看似巨龙把你骗,只招不过障眼法,乃是拐杖有何怕,谁要逃走不可饶,回到山寨定重罚,皮鞭三百不解恨,下入水牢泡三年,在此严守猛射弓,谁都不准放山中,和我牛二来过招,那不笑话想折腰,快点扔我一把刀,我停脚步挥刀看,斩了头龙你们见,拐杖肯定落脚面,肉眼凡太真可怕,小小杂耍都难断。”

  守在险要隘口的那些喽啰们,那里会相信牛二少说的话,眼看着巨龙从下方直扑而来,扔下弓箭扭头就逃,只有一个喽啰相信他所说的话。

  他站在那里,扔掉手中弓箭,抽出腰刀,朝着牛二少抛了过去,急道:

  “大王说话我相信,扔把腰刀你挺住,盼你斩了此龙头,做个地道真英雄,我等胆小又怕事,我要逃走别生气,平日跟你欺百姓,又猛又狠特霸气,而今对手不一样,真要丢命凡不上,山寨里面来相见,我等备酒看你战。”

  牛二少正探着头朝前奔跑着呢,看到一把腰刀从上方抛了过来,气的牛二见众人纷纷逃往山上,只好硬着头皮将身子跃起来,硬生生的接住腰刀。

  脚刚要落地,听到身后风声以到身边,他来不及再瞪着眼睛骂着,正纷纷逃走的喽啰们,挥着腰刀朝着身后闭着眼睛猛扫过去,嘴里打气的嚷道:

  “牛二艺高怕过谁,刚才失手才退走,而今突把拐杖抛,装成巨龙奔我腰,想让拐杖把我吓,打小我就不害怕,看我大刀猛挥出,哪吒闹海打龙头,想要活命快逃走,要迟半步命没有。”

  那龙头眼看着就要到了眼前,见牛二站在那里闭着眼睛,挥着腰刀朝自己奔来,突然头猛的抬起来,由贴着地面,突然扬头朝空中腾去。

  牛二少对此道还是深有研究,知道此龙突然仰头朝上急奔,那尾巴肯定会朝着自己的胸前扫来,他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被龙尾扫倒。

  扭头急速的再次朝山坡上急奔,手中大刀不停的朝着身后,胡乱的挥舞着,为了证明自己根本就不害怕,嘴里连声的嚷道:

  “巨龙听话快退下,我的腰刀很可怕,无论砍到身何处,肯定让你化两半,身子再大有何用,被砍滋味不好似,看你身上中的箭,刺猬比你都好看。”

  福神刚刚将金盘收在手中,扬起手来准备再次抛出去,同时扭头朝着身后,被吓的仅留少数龙原府的兵士们喊道:

  “众位此刻还等啥,山下仰望人难救,挥刀速往山上攀,错过机会不再有,此刻山匪急逃命,借机来救二小姐,牛二现在技以穷,指挥喽啰以不灵,此贼逃脱脚站稳,再想救人难攀岭。”

  站在那里刚刚反过劲来的龙原府的兵士们,仅剩下三五百人,听到福神这么一喊,被吓的有点清醒的将军,也回过味来,朝众将士喊道:

  “牛二根本不可怕,会点妖法把咱吓,此刻逃走快点追,直奔山里灭土匪,本将命令即刻下,说出肯定就算数,谁先救出二小姐,回去定摆庆功酒。”

  将军嘴里嚷着,他挥着大刀,骑着战马,在后面急速的朝着山坡,正在奔逃的牛二追撵而去,因为这山路太陡,到了关键位置时。

  战马根本就难以攀爬,为了率领众将士们,尽快的攻到山上,他只好跳下战马,边爬着边挥刀往山上冲去。

  其他的将士们,一见将军此刻拼了命了,连滚带爬的朝山上急奔,也都纷纷的在后面紧紧跟随着,一路狂喊着朝刀山上冲去。

  福神看众将士们紧跟将军,朝山坡冲杀,心中特别高兴,手中托着金盘扭头朝牛二看去,见这位正嚷着边挥腰刀,边朝山上攀爬着。

  藏在金盘里面的刺猬,听牛二说,自己模样比攻击他的龙都好看,乐的咧着嘴探出头来,眨着眼睛朝追撵牛二巨龙望去,欢喜的嚷道:

  “此龙眼大眼又凸,大角支愣朝天空,咋能和我来相比,牛二瞪眼瞎胡说,本刺长的头虽小,灵活漂亮是帅哥,日后不准和他比,再要提他我揍你。”

  福神站在那里,也开心的笑着,抖着金盘看龙原府的兵士,紧随将军朝山上攀爬,高兴的抖着金盘朝着前方抛去,愉快的喊道:

  “想揍牛二还等啥,这就让你快上前,猛击其头夺其刀,看他还有啥张狂,刺猬本事何其高,牛二胡言想挨削。”

  福神说着话,猛的将金盘再次抛出,朝着牛二奔跑的方向投了过去,刺猬听到福神的喊声,乐的探出头去挥着拳头,笑眯眯的准备狠狠的揍牛二一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