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六十四章 龙头嘴里宝珠落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317 2020-12-25 06:09:38

  牛二被福神和寿神两位联手施法,将他击败,精明的牛二少知道情况不妙,也顾不得捡拾遗落在地面上的,月牙弯刀,扭头就朝山坡逃窜。

  他想在自己飞速的攀上,山隘险要之时,带着自己的喽啰们,阻止自己的敌人攀上山中,端了自己的老窝,为此凭着自己的好体力,拼命奔逃。

  福神自然也担心他逃到山隘坚守,身后留下的少数的龙原府的将士们,难以攻破山隘,便急速的将自己的金盘抛了出去。

  一击不中之后,寿神紧跟着再次将他的龙头拐杖随后抛出,山上方的喽啰们,一见巨龙摆动着尾巴朝山坡上,急速的奔来。

  最初还有点战斗力的喽啰们,被吓的一个个扔下兵器,扭头朝山里奔逃,牛二一见气的,边朝上方逃命边骂喽啰们胆子太小。

  而就在他接过逃走的手下,扔过来的腰刀之后,略停一下,挥刀向追撵而来的巨龙头部砍去的时候,那巨龙突然仰头朝空中急奔。

  就在攀升的过程中,尾巴朝着牛二狠狠的扫了一下,瞬间里,地面被扫出一条长长的大坑来,多亏牛二少深知巨龙为何化身。

  他忙摆刀朝着巨龙尾巴砍去,一刀没有砍到,还差一点将他扫倒,惊的牛二少只好连滚带爬的,朝着山坡上再次急奔。

  福神这功夫,以将金盘紧抓在手中,为了尽快的突破刀山正面险要隘口,三位老者夹杂在冲杀的龙原府的队伍之中。

  福神一看寿神抛出的龙头拐杖,并没有击中牛二少,便在急奔之中,抛出手中的金盘,并高声的朝着,牛二少那得意的样子喊道:

  “躲过龙杖别得意,看我金盘抛出去,想要逃命很费劲,想留性命有方法,此刻我替你想好,遣散贼窝把人放,各自归村来从善,借着刀山来行恶,不端贼窝绝不算。”

  刺猬看金盘被抛出去,刺猬看样子,头一次坐在金盘上方,感觉有有意思,好玩,听到福神的叫喊,他也探着头咧着嘴开心的大笑着嚷道:

  “牛二常吹本事高,阵前一战功太差,而今被打四处窜,我坐金盘来试验,朝下探头把你打,如此应该咋应变。”

  牛二少这一刻里,只想逃命,那有斗志,当他避开了龙头拐杖的拼命一击之后,手提腰刀,再次拼命的朝上方奔逃,一听刺猬叫嚷声。

  这让他一肚子的火,都无处可泄,手中拎着刀,踉踉呛呛的边跑,边朝后连看都不看的,慌张挥着腰刀,并没好气的骂道:

  “刺猬犊子你太坏,被人收复就叛变,还敢挥拳把我打,看我如何砍你爪,刚才一箭射的偏,理应正中你门面,那时看你如何笑,看你如何挥拳脚。”

  刺猬坐在金盘上方,看金盘旋于空中,直奔牛二少而来,他探出头去瞪着眼睛看着,当见牛二少听到风声,急忙一低头的功夫。

  刺猬探着身子,朝着闪避急飞而来的金盘下方的牛二少,用力的击出一拳,牛二少朝山上奔跑的正来劲呢,刚迈步子,就被刺猬给击中。

  头是受到重击的牛二少就感觉到,脚下一滑,身子一下子就爬在地上,刺猬看到自己一拳击中,乐的探着头看着牛二少又欢喜的嚷道:

  “刚才和你逗着玩,没想击中后脑勺,你快爬起快点跑,我再追你好不好。”

  牛二少被击爬下之后,担心后面的兵士跟着冲过来,将自己伤到,或抓到,手刨脚蹬的,连滚带爬的往山上急奔,听的刺猬的欢喜声。

  他一边挥着腰刀,一边急奔,生气而又愤怒的,朝着刺猬高声的叫骂道:

  “犊子交情咋全忘,一入金盘特张狂,再要挥拳要记住,别被腰刀给扫上,砍掉小爪让你笑,叫我大爷不赶趟。”

  刺猬爬在金盘沿侧,这功夫金盘旋转着,以朝着福神那里旋转着飞去,急的刺猬扭头看着牛二少,也不服气的高声嚷道:

  “牛二是你先翻脸,刚才挥拳逗你玩,你还想砍我的手,再要揍你下狠手。”

  牛二少这功夫那有闲心和刺猬逗嘴皮子,他连滚带爬的直奔山坡,就想尽快的逃到险要隘口处,只要一跑到那个位置。

  虽说手下现在跑的差不多了,他觉得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同样也能挡住紧随其后,纷纷紧跟着冲杀上来的龙原府的兵士。

  他拼命的仰着头朝上方奔跑着,十米,就差十米了,牛二少朝着隘口处紧张的看着,那里面有喽啰们丢下的弓箭,滚木,擂石……

  牛二少觉得自己只要一跃到隘口里面,第一件事情应该做的就是,将那上方的滚木,朝着下方拼命的推下去。

  紧跟后面而来的敌人,都将随石头滚下山坡去,那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呀,当滚木一推下去,随后就应该是向下推石头。

  最后一个动作,那就是抓过旁边的弓箭,朝着可能再次朝着自己飞来的金盘,用心的瞄着,准准的,一点偏差不都应该存在的。

  狠狠的射向金盘中的刺猬,射中的位置,当然是他那小小的脑瓜子的,脑门位置,凭着我牛二这么多年的苦练。

  射到刺猬的脑门子,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那样的话,这混蛋就不可能再有机会,挥着拳头朝自己的后脑勺再挥拳猛击了。

  至于第四步,牛二少个人认为,那就是再抓起自己的腰刀,挥舞起来,朝着什么金盘啦,龙头拐杖啦,敢在空中横飞而来的东西。

  他挥着腰刀肯定会毫不留情的,一刀一个全部砍落,这样的话,便可凭着自己的力量,轻松的守住此处的险要隘口了。

  等把敌人击退之后,他返回山寨,第一件事情所要做的就是,狠狠的惩罚那些留守在这里,见到危险就害怕的,那几个混蛋。

  九步,八步,牛二又奋力的朝前再次迈动了两步,这是多么珍贵的两步,再这么拼力的迈出去三五步后,他便可以在原地一个跃身飞到上方。

  七步,六步,牛二少这一刻里,全身的血扔都在沸腾了,眼看着就要脱离了险境,当牛二迈们的步子,一踏实在斜斜的地面上之后。

  他全身拼尽全力,准备让自己身子从地面上纵起来,朝着上方一跃而上,而就在他脚下用力,准备猛的一跃的功夫。

  紧随他身后的那巨龙,身子朝着空中急奔而上,尾巴没有扫到他时,紧跟着头部蹿到高空之后,瞪着眼睛头朝下急切的观望着。

  以此巨龙的意思,想将自己仰向天空的龙头,猛的朝下直插下来,打算用自己的龙角,狠狠的挑牛二少一下,那样同样可以让他伤。

  就在巨龙头朝下方,瞪着眼睛看着牛二少时,当发现牛二身子猛的朝前跃起,向前方直扑而上,想一下子跃到前边险要隘口处。

  飞在空中的巨龙,一看牛二那个德行,那个样子,那个狼狈相,忍不住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一笑可不得了了,他嘴里含着的龙珠,突然从他的嘴中飞快的坠落下来,朝着牛二少的前边砸了下来。

  牛二少脚一落实,一脚用力身子腾空跃起,那空中直坠而下的龙珠,奔着他身子略平的身形后背,准准的直砸下来。

  身子半悬于空中的牛二少,在这一刻里,他也听到头上方有风声响起,不过,他凭着自己的本事,实在判断不出,到底是何物。

  他心里很清楚,要是巨龙由上而下的话,那风声不会这么小,万分危机的牛二在悬空的那一瞬间里,猛的挥刀朝身上扫去。

  他的手是扬出去了,乃何坠落而下的,不过是一巨大圆珠,在他翻手的过夫里,那坠落的珠子,准准的砸在了他的脖子上。

  本身因为着急就跃的并不是很高的牛二少,被空中坠落的龙珠猛击一下之后,脖子一下子不敢到动,身子紧跟着由悬着的身形。

  一下子重重的摔落在斜斜的山坡上方,他身子一趴在地面上,紧跟在后面的龙原府的兵将们,乐的可算是得到机会了。

  纷纷拼命的涌上前去,也都学着牛二少的姿势,朝前跃去,当第一个跃向前,实打实的爬在了牛二的身上之后。

  紧跟着,又一个冲上来的兵士,也跃起身子朝前扑了过去,也爬在了那兵士的身上,在一扑之下,身向前伸着,朝着对方的脖子处抓去。

  脖子被龙珠重击的牛二少,痛的妈的一声叫,身子刚摔到地面上,就被一兵士给压在那里,压的他都有上喘不上气来。

  紧跟着,又有好几个兵士朝他压来,被压在下方的牛二忍不住在下方骂道:

  “龙原兵士完犊子,路面挺宽眼不济,前扑朝我一人压,让我喘气都费劲。”

  龙原府的将军,站在那里,一见牛二少被空中坠落下的龙珠砸中,乐的向前急奔着,看将士们担心牛二少再爬起来逃走。

  纷纷朝他扑过去用身子压着,乐的将军跳着脚,挥着刀欢喜的大声喊道:

  “此招平日是我教,本将招法就是高,此刻牛二要服气,你看这招高不高,自羽身轻又灵活,现在看你咋逃脱。”

  当三神听说牛二少在跃起的时候,被空中坠落的龙珠砸趴,寿神站在那里乐的嘴都闭不上来,欢喜的看着福神愉快的说道:

  “你言金盘很霸道,又准又狠敌难挡,连飞两次都失手,和我相比差不少,大家快把龙珠找,丢失那可是个宝,谁敢私自藏我宝,别说翻脸我可恼,宝珠有灵突放光,刺瞎你眼别没好。”

  他嘴里边嚷着,边飞快的朝着,向牛二少压下去的兵士赶去,低着头哈着腰侧着脸,朝着那些兵士们身子下面寻去。

  福神在后面急忙忙的赶过来,也瞪着眼睛朝着,那些同时压上去的兵士们看去,突然扭头朝着寿神呵呵的大笑起来,边笑着边说道:

  “原本以为兵士猛,见到牛二用力扑,原来都为那宝珠,争有抢着想夺走,寿神小心你脚下,牛二犊子向外爬,真要逃走白费力,快点伸手按住他。”

  寿神看福神赶过来,收回自己的金盘,赶到他身后,用手指着被压在下方的众人当中,见有一位拼力的朝外边爬着。

  这位边爬着,边偷偷朝寿神和福神看着,想乘机逃走,因为头发蓬乱,一时难以断定这位是那一个,寿神也没有放在心上。

  当福神这么一嚷,他猛的回过劲来,飞快的又往前赶了两步,然后伸着手朝着那探出头来的牛二用力的按着,并对那些兵士们骂道:

  “这些混蛋都该死,为抢龙珠放土匪,等我见了你们王,凑上一本说端祥,要不狠狠打一顿,贪财差点误大事。”

  寿神伸出手去按着牛二探出来的头,可以不放心自己的龙珠被那位捡去了,再藏起来,那他这龙头拐杖就没有多少价值了。

  要知道,这龙天拐杖最值钱,最有价值,最有灵魂的地方,就是在这颗龙珠上,如果这颗龙珠真的丢失,即便自己念动真语。

  让自己的龙头拐杖化龙升天,同样也没有什么威力,也没有更多的杀伤力,这一刻里,他那有些情去擒牛二,一手压着牛二的头。

  一边侧着脸,探着头,蹶着屁股,笑眯眯的,朝着那群兵士们身下观望着,心里欢喜的琢磨着,你们抢吧,那东西可是圆的。

  等你们抢的累了,差不多了,这宝珠自然就会从你们身子底下滚出来,到时我不需费半点的力气,便轻松的将宝珠收回到手中。

  他这么想着,又掂记着抛出去的龙头拐杖,这牛二都被压在下面,压在自己的手底下来,这拐杖得收回来呀,要不收回来。

  这腾在空中的龙头拐杖,飘飘悠悠的,没准在跑到那里去玩去了,到最后自己到那去寻找,龙头拐杖呢?这么想着,一边眼睛看着众兵士的身上。

  一边伸出手去朝下的一只手,按着牛二少,又扬起一只手来,朝着空中,嘴里念道着,想方设法的想尽快的将拐杖收回手中。

  福神赶过来,看他上下的忙活着,也就不说啥了,那空中的龙因为无法收打指令,在空中飘悠悠的向东而去,看样子要到东海玩一圈呢。

  福神冲过来,一边看着寿神,一边用手去按着,寿神所按着的头,一边将寿神的手拔拉开,然后笑呵呵的对他说道:

  “快把宝物收进手,再晚一会他会走,真要跑到东海去,龙王发现定会火,弄条假龙来捣乱,轻视龙王乱法度,真要告到东岳处,受到惩罚可咋整。”

  寿神歪着个脖子,扭着个脑瓜子看着,见龙头拐杖真要飘走,也忘了自己按着是头是那一个了,随手把福神的手抓过来,很认真的说道:

  “你把此头给按住,我得直腰收宝物,担心宝珠被抢走,空中龙杖自由走,这就尽快收龙杖,你别大意放牛二。”

  福神本来手是按着牛二头的,只是这功夫压在一起的人太多,当寿神用力的用眼睛的余光,将他的手抓过来,随便的放在一个兵士的头上后。

  福神也好奇的只顾看空中的龙杖了,自然也没有看准那一个是牛二,当寿神将他的手一移开,他也没有细心去看,笑眯眯的说道:

  “牛二这块交给我,我手按着休想走,此刻别说是牛二,巨龙入手休逃走,尽快收回你龙杖,我喊禄神帮帮忙,抓紧赶来寻宝珠,此宝真丢太可惜。”

  无论怎么说,他们五位相处一直都特别友好,对于寿神的这龙头拐杖里的这颗宝珠,那是都特别清楚的,是一颗无价之宝,真丢失了那还了得。

  寿神见福神这么说,满意的直起身子,笑眯眯的伸出手去,朝着飘浮空中的巨龙招起手来,那巨龙一见寿神的手势,特别听话的直他而来。

  只见巨龙在空中盘旋了几下,用力的扬了扬头,摆了摆龙尾,快速的朝着寿神眼前赶来,越靠近寿神,这只巨龙变的越小。

  当这巨龙眼看着离他只有十来米远的距离时,转身化为一个拐杖,朝着寿神伸出的手中稳稳当当的落了下来。

  福神手中按着一个人的头,伸着脖子朝着禄神看着,见他在后面紧跟着,手中拎着棍子赶了过来,便笑呵呵的对他大声说道:

  “禄神快点来帮忙,牛二犊子以擒着,你快哈腰寻宝珠,别滚山崖难寻到,将军快点下命令,让你手下都滚起,个个财迷都欠揍,不抓牛二把宝抢。”

  禄神听说寿神的珠宝,被压在众兵士们的身下,赶过来用手中的棍子,朝着那些爬在那里,叠在一堆的兵士们的屁股上敲着,边敲边说道:

  “尽快抓紧滚起来,两手举着过头面,谁敢将手藏怀中,别说我棒进脑上,一个挨着一个起,看看宝珠在那里。”

  将军赶过来,听说寿神的珠宝丢失,当时他也看到,龙珠坠落,当时特别大而又亮,竟然能把牛二跃起的身子砸在地上,可见宝珠有多大。

  他眨着眼睛笑眯眯的探着头朝着,众兵士们的身下看着,也跟着嚷道:

  “宝珠肯定在下方,不准乱动手乱扒,个个快点都爬起,我看珠宝在那里。”

  他嘴里这么说着,心里暗自开心的想着,你们不要听那老头的话,都呼拉拉的一同站起来,那样的话,十多个人呼拉的一站起来。

  人影杂乱,脚步纷杂,到时那个精明的兵士,将那宝珠子,一脚踩在脚下,那可就抖起来了,此次前来真是收获频丰呀。

  即将王爷的二小姐救了出来,又意外的得到宝物,呵呵,看来今年是我走大运的一年,我得想法子将此宝珠搞到手中。

  将军这么想着,嘴里跟着嚷着,探着头伸着脑瓜子,也朝着越站越多的兵士们的人群中挤进去,探着头拔拉着那些人的腿,寻找寿神的宝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