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六十七章 五神戏言皆应验(1)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312 2020-12-28 06:08:52

  龙原府的二小姐心中害怕,在喜神的率领下,偷袭守门山匪领着众女眷,从被看押的地方逃脱出来,保住了性命。

  当她紧跟着喜神和爱神匆忙的奔出几步,发现前来解救他们的是龙原府的将军,心里不由的高兴起来,命令将军一定将山匪斩尽杀绝,寸草不留。

  她想通都这种方式,消除内心的愤怒和恐慌,将军在一侧应下之下,福神不开心了,站在那里提醒将军,此处山贼。

  多数还是有善心的,怎么可能大开杀戒呢?将军便小声的告诉福神,自己是不会那么做的,请他尽管放心好了。

  临离开山夺的二小姐感激喜神的勇猛,在被丫环扶上战马的一刻里,扭头看着喜神满脸欢喜而又愉快的对她说道:

  “山中相遇算有缘,山匪灭掉以安然,众人前往龙原府,开心将把大家请,不知几位有何事,能否留府住几日。”

  喜神因为心中有事,不知道其他几位愿不愿意前往龙王府一行,便笑着朝着二小姐摆着手,指着福神,禄神及寿神笑道:

  “我等前来有要事,匆匆忙忙没准备,小姐盛情定收下,我等商量答复你。”

  喜神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福神他们看去,想看看他们是什么意见,因为此刻大家谁都不知道,玉兔和哮天犬此刻逃到何方。

  看着喜神的眼神,众位觉得应该先到龙原府休息几日,在考虑下一步的计划,这么想着,福神站在那里点着头含着笑应道:

  “连续赶路都疲劳,休息几日也无妨,恭请小姐先前行,众位随后定前往。”

  福神和众人跟随着龙原府的将军,领着兵士们留在山中,骑赶走了山匪,一把大火烧掉了山匪的老窝,让此处再不会有人结伙为恶了。

  当一切都处理完,将军自豪而又得意的,对纷纷赶回来的众位欢喜的说道:

  “本将率兵救小姐,多亏几老相助协,牛二被咱齐心灭,此处总算过太平,众位随军进王府,定向王爷述实情,重赏各位再离去,好让小姐心也宁。”

  福神看将军也愿请他们到王府一叙,站在那里和其他几位商量了一下,觉得大家这些日子确实又乏又累,休息两日也无大碍。

  商量好之后,五位紧随着龙原府的将士们,一路缓缓下山,朝着龙原府赶去,路上众人说说笑笑,谈论着是如何打败牛二的。

  喜神听说福神收了刺猬,就好奇的对很愉快的福神,提醒着小声说道:

  “一路没见两畜影,跑到何处难知情,探询刺猬是否知,再寻自然也轻松。”

  福神看着喜神所提的建议,笑眯眯的晃着头,向提出建议的喜神道:

  “刚才我以探听过,两畜行踪很神密,刺猬是奉大王命,定是虎王来指示,即是如此理应知,这和两畜没关系。”

  其他几位一听,觉得有道理,即是这样,那就先赶往王府休息两日好了,这么想着,众人不在为如意的事情烦心,高高兴兴的齐奔王府。

  当他们随着众官兵,远远的眼看就要进城的时候,喜神愿意开玩笑,边走边仰着头朝着城中望着,突发奇想的说道:

  “几位大哥将进城,施点手段行不行,喜神前来喜事到,喜鹊定落王府上,欢天喜地叫喳喳,迎咱入内把酒端。”

  福神站在那里仰着头,朝着城门前望了望,感觉喜神既然这么说,大家前往王府,也不能空着手,反显得大家如同乞混饭吃的。

  他慢步的随着众人缓步朝着城中走着,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几位同伴道:

  “喜神所言很有趣,那我也来一巧事,王爷欢喜把咱迎,狂风大作树枝落,只在前边一步远,只受惊吓人安全。”

  禄神站在那里,朝福神和喜神看了看,他紧跟着笑起来边笑着边得意道:

  “你们礼送有此薄,我送份礼王爷喜,突然接到一圣旨,调入京城做盐使。”

  寿神迈着步子手柱龙头拐杖走的特别有劲呢,听到他们都要在王府中露出一手绝活来,他觉得自己要是不展施一下,那绝对不是他的性格。

  这么想着,他乐呵呵的朝着爱神看了一眼,笑眯眯欢喜的紧跟着说道:

  “这些惊喜都平常,我要出手更奇异,王爷暴毙突受惊,抬步要奔阎王去,寿神赶到忙出手,为他延寿九十九。”

  爱神看大家都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她也不能没有什么表示,当众人都朝她投来询问的目光时,她温和的笑了笑说道:

  “王爷平安身无恙,心中欢喜把歌唱,手端金银来送别,恋恋不舍相告别。”

  坐在战马上和他们并肩齐行的将军,以为这位个人疯疯颠颠的在说胡话呢,并没有往心里去,虽说他也知道,这几位确实有些本事。

  而能按照他们所言,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怎么看到有点太玄的感觉,想到这里,将军斜着眼睛朝几位扫了一眼乐呵呵的说道:

  “几位好闹我知道,所言我当没听到,无论是否来献礼,王爷都会看重你,别在说笑快前行,王府即到我汇报。”

  五神看将军如此一说,也都呵呵的笑起来,谁都不去和他争辨,晃悠悠的紧跟着他们进入城中,转拐右拐的朝着王府赶去。

  当他们离王府还有几步远的距离,而且那高大的府门看的清楚,也就在眼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听到,王爷家大门楼上方,有两喜鹊站在那里欢叫着。

  就好象有人故意放到那里两只喜鹊,站在那里欢迎大家到来似的,将军听到喜鹊的叫声,不由的骑在战马上顿了一就。

  情不自禁的,扭头朝着五位看了看,他实在摸不清楚,眼前的这五位到底是何许人也,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说啥就有啥呢?

  等到将军打发自己身后的将士们,都一个个离开,各自回到自己的营中之时,将军从战马上跳下来,对五位有些另眼相看了,特别恭敬的请五位说道:

  “一路奔忙太辛苦,众位以到府门口,先让下人去通报,欢迎几位府中聊,小姐更衣定迎接,几位到府勿喧闹。”

  五位神脸上笑眯眯的,一个劲的点头,并不说话,当他们迈进一走进王爷府中时,听到汇报的王爷高兴的从外边迎出来,嘴里连声道:

  “女儿返回以说清,众位武艺多别精,施展手中各异能,确保女儿安全中,多亏众位来相助,今日府中住一住,美酒摆好请入席,举杯畅饮到天明。”

  龙原府的王爷嘴里说着,脚往前迈着步子,一脸温和慈祥之色,举着双手,欢迎几位来到家中一座。

  听到王爷的笑声,骑在马上的将军慌忙跳下战马,刚要向前施礼讲述此次破刀山的经过,突然一股狂风从墙外猛的狂吹而起。

  正迈步朝着门前急赶而来的王爷,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刚一愣神的功夫,突然在墙外伸入院中的,一棵巨大的枯树枝被巨风吹折。

  那巨大树枝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直奔王爷头部砸来,多亏他一愣神,停在那里没有迈步,那树枝正好落在了王爷前一米处,让大家有惊无险。

  将军吓的满头是汗,急忙起身朝着那坠落的枯树枝赶过去,伸手向旁边扯着枯树枝,扭头朝福神眼睛用力的瞪了瞪。

  这一刻里,他头上的汗都缓缓的坠落下来,将军实在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竟然让他们所说的话,一说一个中呢?

  其来的五个人,到底是什么出身,到底是干什么的呢?我就不相信了,我们王府离京都少说,也有十万八千里。

  我到想看看怎么可能会有皇帝旨义到来,并且让他坐到一个人人都抢的肥缺,盐度使的官职呢?这无疑是有点天大笑话了。

  受到惊吓的王爷,无论怎么说也是见过世面的,当着众人的面,他振作了一下精神,朝着抢过来扶自己的下人摆了摆手,暗示着他们退下去。

  为了表示自己的风度和临危不惧的胆量,他站在那里,笑呵呵的一边看着将军,费力的将坠落下的枯树枝,朝旁边拉扯着。

  一边朝着众人摆着手,侃侃而谈的对五位客人笑呵呵的,大声谈笑着说道:

  “狂风突起枯枝落,预告王府新芽生,看来喜事将临门,感谢贵人都进门。”

  看到王爷那风趣的言谈,及幽默的表情,五位不由的也都乐起来,可谁都没有说话,因为大家知道,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奇事发生,看王爷如何面对。

  王爷脸含微笑,挥着手热情的想将众人让到府中,他刚一抬手,突然听到府门外边,一通急促的迈蹄声响起,直奔王府而来。

  众位还没有到王府的客厅呢,突然听到马蹄声,连王爷都不由的皱着眉头愣在那里,他皱着眉头,收住笑容仰头朝门外看去。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边有人,高声的朝着王府里面高声的大喊道:

  “奉天承运圣旨到,王爷摆案圣旨接,隆恩浩荡突降临,接完圣旨好返程。”

  王爷听说圣旨到,这确实让他受惊不小,面对刚来的客人,他当然得需要先接圣旨,想到这里,他忙回头朝着下人摆了摆手。

  没有多大一会,下人们飞速的将一香案摆在王爷面前,这功夫传旨的使者以从外边迈步走进来,手中举着圣旨朝着刚入院中的众人扫视一眼。

  使者仰着头,板着脸冷静的朝着院中看着,那些忙碌的下人们,没有多长时间,香案摆好之后,王爷急急忙忙的跪在香案前听旨。

  前来的使者手中捧着圣旨,嗓音洪亮的将圣旨高声的念读着,当王爷听说,皇帝传下旨义,调他赶往京都担人盐都使时。

  惊的王爷都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跪在那里愣了一下之后,再三的感激皇恩,当他恭恭敬敬的把圣旨接在手中,并让家人收藏供好之后。

  忙请两位使者尽快的到府中一叙,并告诉他们,以备好上等酒菜,以洗一路风尘,同时将准备上方,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

  两位使者站在那里摆了摆手,含着笑对王爷交待道,他们前来,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在城中以选好了住处,就不给王爷添麻烦了。

  什么叫麻烦呢,这可是皇帝身边得近的人呢,王爷那敢怠慢了,忙回头叫着自己管家的名字,叫他陪着两位使者在城中逛逛。

  同时在城中的所有花费都记在王爷的账上,王爷交待完,管家忙颠颠的跟着两位使者朝着门外赶去,边走边向他们两个介绍着此处的风土人情。

  看着管家把使者领走,王爷站在那里,脸上笑的好象正在奔放的小花,灿灿烂烂的,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老了还能有这么一个美差使。

  心情高兴的王爷,感觉到这种突然降临的喜神,定是几位贵客带来的,他们不仅帮助女儿脱离了危险,脚刚踏进门坎,好事就来临了。

  乐的王爷拱手送着两位使者一离开,就欢喜的对站在旁边,一脸笑眯眯观看着的五神连声的向他们说道:

  “感谢五位吉详人,刚踏进门喜降临,先是听到喜鹊叫,随后好事就来到,快快请往府中坐,好酒好菜摆上桌,今日相陪来大醉,谁不喝爬谁是儿……”

  一个身份高贵的王爷,看样子真是高兴坏了,说着说着脏话都出来了,五位神脸上含着笑,个个也不往心里去,晃头晃脑的向客厅赶去。

  这时陪同前来的将军,眼睛都看傻了,他实在搞不明白,眼前的五位老者,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每句话说的都这么准呢?

  疑惑,惊异,不解,迷茫,困惑……站在那里,步都不敢迈了,虽知道他们手段奇异,招法古怪厉害,而嘴怎么也如此说的准呢?

  迈步而行的王爷,见将军站在那里愣呵呵的样子,有所不满意的扭头看着他,扬起手来,朝将军摆了摆,无论怎么说。

  眼前的五位客人,和将军还是比较熟的,大家都笑呵呵的往里面迈着步子,将军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理貌的,站在后面不前来相陪呢。

  王爷站在那里向身后的将军摆了摆手,将军会意一边很小心的赶过来,一边担惊受怕的朝着王爷看去,因为知道那个脑瓜在大的老者说过。

  王爷接下来因为太兴奋了,肯定要出现危险的,所以将军眼睛一味的看着王爷,想从他的脸色上来判断一下,到底会怎么样?

  这一刻里,王爷朝他摆着手,发现将军的目光,一个劲的在自己的脸上扫来扫去的,有所不解的皱着眉头缓声道:

  “客入缓缓进门口,你眨眼睛把我瞅,如此无礼想挨揍,小心我要重罚你,不要因为救小姐,就该这般好无礼。”

  听到王爷的提醒,将军猛的回过劲来,忙摆着手向王爷靠去,先向五位客人扫视了一眼,然后悄声的向王爷汇报道:

  “五位客人不平凡,口口都在吐金兰,赶到城门一番话,句句都中怪不怪,我是担心老爷你,突然病倒可咋整,此话王爷别见怪,是这几个吞出来。”

  王爷皱着眉头一听将军之言,不由的朝五位迈步往前行的背影看了看,扭头也向将军靠了一步,轻声而又认真的问道:

  “他们功夫如何深,休息讲来我听听,本王身体特别强,悄逢喜事精神爽,小姐安全返回府,又做皇城盐都使,何时曾有这好事,勿要多言快进去。”

  将军眨着眼睛听到王爷如此一说,觉得有道理,这人逢喜事精神爽,精神一好起来,怎么可能会突然得病呢,不由对五位所言产生了质疑。

  他不敢在胡乱说话,迈着大步,紧面五位朝着会客厅而去,嘴里连声的向五位介绍着,王爷是一个心善之人,又特别好客。

  而今众人帮助救了他的女儿,王爷心中特别开心,无论如何今天都会陪着众位,好好的在这里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回。

  五位也都笑呵呵的应着,迈步朝着客厅中赶去,一见里面早就把桌子摆好,上边摆满了各种名菜美食,那奇异的美酒也发出诱人的香味。

  先众人一步赶回来的小姐,这功夫早就收拾利落,从后面迎了出来,满脸的笑意,朝着进来的五位高声的欢迎道:

  “众位劳累才赶到,快点入座把话唠,多日疲劳定辛苦,小姐相陪休息好,桌上美味以齐全,天上飞的香又甜,地上跑的也全有,水中游的绝不缺,不需客套放量吃,美江成坛可劲喝,为表几位救命恩,我定陪着一起喝。”

  他们一边说着笑着,一边有序的按照各自的位置,缓缓的朝桌前赶来,喜神看到小姐如此热情,站在那里朝着丰盛的桌子看了看,笑呵呵的说道:

  “大家即熟别客气,小姐快点坐这里,边举酒杯边畅谈,想问是有以成亲,爱妹路上连连问,想来牵线作媒人,眼前将军很英俊,感觉应该是一对。”

  爱神坐在旁边,瞪着眼睛一本正经的,细心的端祥着二小姐的容貌,看的二小姐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爱神看完二小姐,又扭头朝着将军看去,见他这一刻里,正热情的招待着其他三位同伴,经过再次用心的观察过之后,爱神对二小姐道:

  “不知是否愿意听,你两有缘在今生,别看此刻把头晃,一年之后定变样,是你主动来提亲,将军晃头还不应,经过短时情放下,缘份突来齐相思,今日相救你难忘,他的家中有张画,此女长的极相你,日思夜想难忘记,最后同意这门亲,不信一年又过半,你两双双来成亲。”

  二小姐坐在那里,怎么可能会相信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子所言,以为她不过是当着大家面,逗个笑话,那能往心里去,便坐在那里将话题移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