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七十章 中途寻庙讨水喝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355 2020-12-31 06:05:54

  五位朝着兴州赶去,急于寻找那位五冒名者,想知道他们是那路鬼神,敢盗用他们的名号,在兴州干了很多的坏事。

  因为心中着急,在马市上得知了一位,兴州来的商人详细的讲述之后,五位再也无法在龙原府呆下去了,忙向王爷告辞离开。

  他们一路狂奔直奔显德府兴州而去,因为路途遥远,几位骑着王爷给战马,一路狂奔,还没有走出龙原府的地界,天便黑了下来。

  看天色以晚,便在一家特别好的店里住了下来,喜神和爱神两个要了一个上等间,给福神,禄神及寿神要了一个普通间。

  五位也没有想那么多,坐在那里大喝一通,真是吃的舒服,喝的痛快,当酒足饭饱之后,他们在站起来晃当当的朝着各自房间走去。

  当福神和禄神及寿神三位,在店小二的引领下,来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三位借着店小二掌着的灯朝里面一看,不由的皱气眉来。

  福神有些不太满意的扭头看着店小二,不愉快的指了指房间问道:

  “店钱我们不少给,住的咋能这么差,里面脏乱不屑说,还有蚊虫四处窜。”

  店小二看着三位苦笑了一下,回头指了指正朝着上房,缓缓而行的喜神和爱神,晃了晃头,很不好意的向他们三位解释道:

  “那位姐姐给安排,她说是她来付钱,只要有窝条件差,你们三位也不怕。”

  三位站在那里眨着眼睛朝着屋子里看了看,实在没法,三位口袋里没有钱,住在这里,总比睡着马棚和露天要好很多。

  气的福神用鼻子哼了一下,又不敢大声说,只能小声的叹息着并嘀咕着道:

  “喜神抠门算领教,为省银两住破地,三位不需再多言,进屋脱衣快入眠。”

  禄神皱着眉头朝着里面一边迈着步们,一边苦笑着对他们两个说道:

  “再遇休息别多言,喜神故应来刁难,让她出钱太心痛,委屈住住明天行。”

  寿神迈着步子,一看有灰尘在头上飘动着,忙扬起手来在空中划拉一下道:

  “有块地方也停好,总比外边强不少,我是劳累先入睡,早起吃饭别忘喊。”

  寿神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的迈步,走进破旧房子里,寻找了一个地方,毫不客气的躺下来,没有多大功夫,就呼呼打起呼噜来。

  福神和禄神坐在那里,四处寻找了半天,才算是找到两位感觉合适的地方,缓缓的坐下来,这功夫寿神以的大睡起来,令福神忍不住笑着对禄神道:

  “寿神心宽如海面,又宽又大没有沿,屁事从不放心上,转眼呼呼把觉睡。”

  禄神坐在那里,一听这话,朝寿神扫了一眼之后,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两个人坐在那里,闲聊了一会之后,这才渐渐入睡。

  第二天早晨,福神第一个爬了起来,伸出手去,轻轻的推了一下身边的禄神,见他睁开眼睛,又用力的使劲的拍了拍寿神,这才说道:

  “你们睡的也太香,快点爬起穿衣裳,赶到店前等喜神,她要离开啥付账。”

  三位一听,觉得福神说的太有道理了,昨天晚上,让大家住这么一个破地方,眼看着天将亮起来,喜神心痛钱,把人们扔下独自离开咋整。

  这么想着,三位扑拉拉的急急忙忙的爬起来,慌慌张张的朝着店前赶去,无论怎么说,三位还是有身份的人,要是没有付店的钱。

  被店小二一叫嚷起来,那可真的丢大面子了,所以三位一定要守在店门口,耐心等着喜神把觉睡足了,晃悠悠的下来大家看着她。

  把钱付了,才能乐呵呵的离开,不然的话,她和爱神不辞而别,那可就闹出大笑话来了,这么想着,三位颠颠的跑到店门口坐下来。

  为了表明大家坐在这里,不是有意的等着喜神她们,三位喊来店小二要了点小菜,坐在那里边说着笑话,边吃着喝着。

  过了很长时间,才见喜神和爱神两个,有说有笑的赶过来,一见他们三位坐在那里,大吃二喝的,就皱着眉头轻声的说道:

  “昨晚账单我全付,银子基本以掏空,今天我钱来付账,咱们坐下来商量。”

  三位吃的正开心呢,听喜神说她以将银子都花光了,根本就没有早晨付账的钱,惊的三位头上的汗才一点流出来,眨着眼睛着急起来。

  福神先是扫视了两位同伴,看他们两个特别着急,便转过头来看着喜神道:

  “咱们关系都不错,深知妹子喜说笑,你看三老都很穷,千万别开这玩笑,真要如此该者说,三位早出把缘化,你再用心摸摸怀,银杯银匙遗角边。”

  禄神坐在那里正把一个馒往嘴里塞呢,一听这话,忙用力的吞下朝着爱神看去,带着一付应求的口气,悄声的说道:

  “爱神心地最善良,这事大家都知道,快把金簪押店里,把账付清咱好走,别让我三出笑话,没钱付账被追打。”

  看他们三位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坐在那里的喜神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扬起手来,朝着店小二哟喝着道:

  “马匹尽快给备好,花费多少把账报,下次我们再来到,三位老者自付账,蹭吃蹭喝如乞丐,谁要欠钱狠劲揍。”

  三两者坐在那里,看着喜神那愉快得意的样子,一个个也特别愉快,无论怎么说,这账钱总算是有人付清了,开心的站起来快步朝门口迈去。

  喜神和爱神看三位飞快的离开,坐在那里呵呵的笑着,慢悠悠的又要了份合口饭菜大口小口的吃了起来,边吃边商量着,赶到兴州先如何去做。

  两位吃完了,先等在外边的三位,早就将她们两位的战马牵来,在门前耐心的等着她们两个尽快的赶出来呢。

  五位一跳上战马,福神便愉快的用手指着兴州的方向,扭头对身边的同伴笑眯眯的扫了两眼,很开心的大声说道:

  “快马加鞭到兴州,再次偷偷来探听,五贼真要罪恶极,我挥金盘不客气,猛击猛打手不软,好好惩罚把气出。”

  其他几位也都同时的看着他点了点头,爱神带着一种疑惑而又不解的样子,打马往前奔跑了一步,向众人忙问道:

  “这些恶人是啥贼,敢来冒冲咱五人,胡作非为坏名声,想想怒火心中起,不过我们爱为主,好好劝说别出手,只要知错能回头,应该放生留条路。”

  喜神一听,打马往前急奔两步,瞪着眼睛看着爱神,特别生气的对她说道:

  “爱神心善我等知,可你应分是何时,如此恶贼败咱名,咋能好脸来相迎,大家都听我来言,抓住挥刀定索喉,如不严惩都效仿,咱背黑锅绝不行。”

  看她那坚定的态度,三位打马紧跟两步,福神眯着眼睛赞同的点了点头道:

  “喜神之言我赞同,我愿和你站一头,再要住店你付钱,别让我三来为难。”

  喜神一听,瞪着眼睛扭头看着福神,没好气的扫了一眼,气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看禄神和寿神在旁边乐颠颠的笑着,只好气哼哼的道:

  “众位数你脸皮厚,再住店时钱你付,喜神银两来不容,衣服里面全酒气。”

  看她那板着脸的样子,几位忍不住又呵呵笑起来,打马急驰的朝着兴州而去,因为路途遥远,几位又急于想知道冒充者的是那位。

  他们打马如飞连续赶路,到了自午,寿神坐在马上,被颠的有些累了,他仰头看了看刺目的阳光,对大家高声的喊道:

  “前方有店先停脚,喝碗茶水解肌渴,人困马乏路难行,何必急于这一时。”

  喜神一听,边打马急驰边扭头看着,伸手一个劲擦着大大脑门的寿神嚷道:

  “大家休息也可以,我们也累想休息,请问饭资谁来付,你要来付马停止。”

  寿神眨着眼睛朝着福神和禄神看了看,见他们两个只是笑着,谁都不说话,因为他们都知道,谁的口袋里都不装钱。

  最多大不了赶到某一个庙里面,吃点上供的食物,或到某家伸出手来化缘,因为从来没有向现在这样,人吃马喂的,还真需要钱。

  这不勉让他们几个处在尴尬的情况,口袋里空空的,那来的银两呢,为此,福神和禄神也只有沉默的份,这时爱神扭头道:

  “想要休息别太急,往前急行细观察,看看那里有庙在,咱们讨茶也方便,停下先喂咱们马,马而有劲脚力快。”

  福神听到爱神之言,也高兴起来,朝着寿神挥了挥手,指着前方连声道:

  “兴州边境有一庙,香火旺盛都知道,赶往那里歇歇脚,人马休息都吃饱,如此不需喜神银,让她省下日后花。”

  喜神一听,将眼睛一瞪,朝着福神不满意的扫了一眼,没好气的呛着说道:

  “别总掂记我的钱,口袋所剩只几文,庙里休息我不言,我马以饿谁来喂,喂马绝不白忙活,支付工钱可住店。”

  三位一听,马上高兴起来,打马边往前急行边愉快的说道:

  “两位马儿我三放,住店花银你给报,此次千万别小气,我三高间住一回,此刻全身还在痒,裤子里面爬进虫。”

  喜神和爱神看他们三位那付样子,都忍不住呵呵的大笑起来,打马朝着前方的庙里赶去,盼望着到那里能讨碗水,混碗饭吃。

  此刻他们以快要进入兴州地界,盼望着能在天黑之前,进到城中去,并到集市上,那里人多而又杂,探听消息也是特别精准的。

  人骑在马上奔波这么长时间,人不休息战马得需要休息,所以几位便不约而同的,朝着前方的庙中赶去。

  此庙正好从官道下方,朝上方望去,或隐或现,隐于两山之间的一个靠西侧的山坡之上,看来此庙以前曾经辉煌过。

  庙特别大,几乎将半山腰环形山挤满,全都是房子,几个人骑马知道目测的距离不是很远,有说有笑的竟直的朝着庙前赶来。

  正对路前是庙的正门,几位仰头朝着庙门看去,只见庙门上清楚的写着:

  上联是:神佛入眠不曾醒,一睡千年紧闭口;

  下联是:迷途之士问前程,数百年来谁曾清。

  横批是:问也白问

  几位仰头细心的看了又看,都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面对如此搞笑的对联,五位心中极为清楚,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

  就是送给人间福,禄,寿,喜,爱的五神,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事情明摆着的,如果人间的任何事情,都清清楚楚的让你知道。

  那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又有什么乐趣呢,而所有的一切都成为迷团的时候,才会让你低着头,探着身子,拼命的去忙碌着。

  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忙碌着的人们,感觉到生活之中,所隐藏着无数的乐趣,在痛苦和欢乐之中,反反复复的,周而复始的向前奔波。

  几位庙前跃下马来,看庙前边有很多的草地,便随手将马儿放到那里,然后双手合十,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迈步往庙里赶来。

  在他们看来,这么大的庙,应该有很多的僧人,在庙里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等他们走进敞开着的庙门,向里面在去的时候。

  确发现冷冷清清毫无动静,几个人相对看了一眼,又清清的笑了笑,也不去理会,竟直朝着庙里面赶去。

  等到了正对着庙门的最后殿中,几位还是没有看到庙中有僧人往来,便有些不解起来,爱神带着疑惑的口气轻声的说道:

  “此庙看来也很大,香火兴旺定不差,以到庙里后一间,咋还不见人影现,莫非全都去化缘,咱们白跑茶难讨,即是这样别打扰,咱们退出好不好。”

  听爱神这么说,五位同时停住身形,抬头朝着庙里面反复的看了又看,忍不住眨着眼睛皱着眉头,喜神有些不太相信的说道:

  “即便化缘入城中,住持理应在庙中,道行要是很高深,理应即刻来显身,人间五福降庙前,八辈积德事少见,此中主持道太浅,贵人来临看不见。”

  几位停住脚步,冷静的朝着最后一房间看去,突然发现有一个脑瓜子,朝外边探头探脑的看着,见五位发现了他,马上又缩了回去。

  福神一见,站在那里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对其他几位说道:

  “庙里有僧屋中现,看来有事不愿见,即是如此讨碗水,进入庙中莫乱言。”

  爱神感觉自己常和人世间的家家户户打交道,懂的道理多了去了,见识的也多了去了,此刻福神如此说,有点说废话,便不客气的说道:

  “民间人情阅无数,谁用你来乱数落,口干舌燥快讨水,喊完扭头咱就走,抓进寻店填饱肚,此处看来啥没有。”

  寿神为了讨好喜神,晚上再寻店休息的时候,别再捉弄大家,睡的地方到处都是虫子,他胖蚊虫就喜欢咬他,让他特别难受。

  看喜神不开心,他马呵呵的笑着,挥着手仰着头,一脸温和的对庙里喊道:

  “五位施主打此过,前来打扰别见怪,讨碗清水喝两口,扭头我们转身走,两位女主面貌美,讨水不给会后悔,得罪她两没好事,迈步抻筋路难行,喝水塞牙屁打腚,事情说的很透明,给不给水你们定。”

  寿神说完,乐颠颠的朝着喜神和爱神她们两个看去,表示自己的暗语交待的很清楚了,眼前的两位女士,一个是喜神,一个是爱神。

  那料到寿神得意的把话刚说完,只见庙里面突然探出一个脑瓜子来,挥着石头朝着寿神狠狠的抛了过来,嘴里高声的骂道:

  “我们点气以很水,臭不要脸来讨水,你先尝尝石头准,击你脑瓜塞住嘴。”

  几位万万没有料到,这庙中的僧人也太没有礼貌了,不给水就不给水,咋能这么对待施主呢,毫无准备的寿神正扭着脸看喜神。

  自己说这两句话,那意思让喜神高兴,晚上多花点钱,住间好点的上房,突然石头奔自己的头部而来,特别有准头。

  听到风声的寿神不由的脸色大惊,不知道此是何意,不由的愣了一下,多亏站在寿神旁边的爱神反应快一点,忙挥着玫瑰兵器朝石头挡去。

  只听当的一声响,那石迎面击来的石头,多亏爱神奋力的一挡,算是没有击中寿神,这让寿神有所不解起来,收起笑板着脸嚷道:

  “庙中何人不懂事,不端水出石头上,即是这样咱们走,何必去理这小丑,日后此庙定荒凉,无人拜来不送香,住此庙中老和少,寿禄肯定不保靠,年到五十便正寑,让我生气寿禄减。”

  寿神说完,不满意的摔动着臂子,扭头就准备离开,爱神一看,赶忙回手将他拦住,看他那愤怒的样子,急忙小声劝道:

  “快点停下别发怒,庙中小僧定有事,所以挥石将你砸,肚大何必记心上,快点收回你所言,笑呵呵的在往前,迈步进庙问详细,有何疑难好解决。”

  那庙中太飞的石头,把其他几位也给搞的愣住了,爱神一说完,几位也都点头朝着寿神悄声的劝着,喜神紧跟着说道:

  “爱神所言理不偏,无论如何是神仙,咋和平民来计较,下此恶语不应该,你们几位先退后,爱神和我迈向前,和言悦色问明白,到时离去又何妨。”

  寿神被大家一说,感觉自己刚才语言有些过激,急忙站在那里双手合十,嘴里轻声的念道了起来,说自己因为一时冲动。

  这种小胆量那里是神所应该作的呢,我将即刻收回我之所言,并用心的询问发怒之小僧其中原因,并想法子去帮助人家才是。

  他站在那里自语着,旁边的同伴站在那里,都满意的笑着,同时间目光朝着喜神和爱神那里望去,一个个特别小心的防备着。

  担心她们两个再不小心,被人家给暗算了,就有些划不来了,所以纷纷的将各自的宝物抓在手中,冷眼朝着庙中望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