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七十一章 庙里遇见一道长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623 2021-01-01 06:15:18

  五位告别龙原府的王爷,中途夜宿一夜,第二天,福,禄,寿神三位因为住的地方全都是蚊虫,被咬的浑身不舒服。

  因为银子是由喜神出的,三位也不敢埋怨,怕埋怨之后,下次怕是连吃的都不会有了,那他们三位只有靠化缘了。

  三位早晨吃完饭便跃上战马一路急驰而行,目的是希望尽快的赶到兴州城去,好好的探听一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冒充他们作恶。

  因为太气炎热,又加上赶路匆忙,行至到刚要踏入兴州城的地界时,几位便感觉到又渴又饿,好在就在大家商量着,寻找地方休息的时候。

  发现前方山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一个庙寺,这让几位心头不由的高兴起来,便准备到那里讨碗水喝,能化到吃的那更理想了。

  几位兴致脖脖的,打马赶往庙前,一个个乐呵呵的将马野放到庙门前,缓步朝着里面走去,此庙很大,三层院落,在前两个院落里面。

  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出家人,也没有见到任何的上香人,感觉到特别奇怪,如此大的庙怎么会这么冷落呢,便迈步朝着里面赶了过去。

  当他们眼看着就要靠近第三层庙门的时候,突然从里面探出一个人头来,趁寿神说话之间,猛的抛出一块石头来,差一点击到寿神。

  这让寿神不由的心头火起,感觉到此庙中的僧人真是不可理喻,这二话不说出手打人,是不是有些太不通人情了呢?

  当寿神生气扭头准备离开的时候,爱神在旁边劝道,对方既然不问青红皂白出手伤人,肯定有他的原因,这个时候,理应好好的寻问清楚再说。

  寿神看众人这么说,感觉有些道理,也叹息着自己的肚量有些太小了,便又笑眯眯的站在那里,很小心的朝里面张望着。

  喜神和爱神也担心里面的人,会突然袭击,便缓步朝里面走去,其他三位纷纷的亮出自己的兵器,瞪着眼睛朝里面用心观望着。

  当喜神和爱神迈步,离门口还有半步远的时候,里面的人突然又朝着喜神猛的挥出一块石头来,站在旁边的爱神早有所准备。

  在第一时间里,迅速的将击向喜神的石头挥着兵器击落,并飞步迈些庙内向击石者猛的挥着兵器刺了过去。

  爱神的兵器一刺的同时,身子紧跟着朝里面紧跟一步,见庙中门侧藏有一男子,瞪眼朝她看来,爱神忙将兵器逼到对方的脖子处。

  看到自己有危险,蹲守在殿中的男道士,急忙跪在那里举着手,朝着爱神一个劲的摆着手,带着哀求的口气连声的说道:

  “几位好人行行善,上有老母在家盼,饶我一命定感恩,让我干啥我都干。”

  这次轮到喜神心中不由的火起,感觉这家伙也太可恨了,怎么偷偷摸摸的偷袭呢,现在我们突然出手,他竟然跪下求饶,好事都成你的了。

  想到这里,喜神扬起脚来,朝着对方的前胸,猛的就是一脚,紧跟有又往前猛进一步,想再狠狠的给他来第二脚。

  爱神一见,急忙收回兵器,伸手拦着喜神不让她再次出脚,眼睛看着那可怜的,跪在那里的小道长,也不满意的说道:

  “我等和你无怨仇,为何猛劲击石头,快说到底是何因,不然打折你肋骨。”

  当身后所有的人都冲到面前,瞪着眼睛挥着各自手中兵器,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位道士时,才发现这位是个中年男子,普通人的模样,并无出奇之处。

  当众人一围上来,这位马上胆怯的摆着手,向众人求饶着,看着他那付可怜的样子,众人都不忍心再下手了,安静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

  爱神收起兵器,看他一付惊吓的好象丢了魂的样子,便温和的对他问道:

  “费话不要说太多,如此大庙只一人,此处到底出何事,慢慢从头说一说。”

  这位道长一听,浑身抖动着,仰有头看着他们,一个个瞪有眼睛那吓人的样子,只好边求饶着,边向他们讲术道:

  “本来庙中很兴旺,每当庙会一来到,信徒拥挤跷脚走,手中燃香头挤头,心诚则灵佑庙神,所求之事皆特灵,那知好事没多久,兴州城中来五神,扬言万事都能办,求到他们肯定准,什么福、禄、寿、喜、爱,无所不能全包含,说来事也太凑巧,有些事情真挺准,渐渐人们全相信,前往那里卜前程,那知号称天五神,原来为恶欺负人,坑崩拐骗把人蒙,好事从没干一件,吃喝嫖赌啥都会,骗走钱财自享受,乡民感觉不对劲,集结好汉和他斗,那知本事全不济,死伤惨重以无数,逼的没法赶庙中,拜求主持来降住,再三推辞苦相求,只好应下去斗敌,最后主持技太差,挨顿臭揍被押下,随后五妖频到此,滋惹生事闹庙里,渐渐此处便萧条,人渐稀少无人理。”

  站在老道面前的五位一听,不由的皱起眉来,听此位一说,看样子,传说中的,兴州来的五位妖神果然是真了,个个心头不由愤怒起来。

  喜神是一个急性子的人,站在那里一听,跳着脚指着眼前的老道追问道:

  “所言五妖长何样,敢来冒充坏事做,抓住肯定不能饶,砍头抽筋火上烧。”

  小道士一听,浑身下的都抖了起来,看着喜神又是摆手,又是晃着头说道:

  “几位活的都很好,别在没事找烦恼,速速离开远点走,五妖见到定没好,不是我来吓唬你,很多都觉是能人,最后都被妖降住,屁大脾气都没有,如此反让妖更牛,为非作恶更张狂,虽说你们有些艺,那有五妖那本事,真要不巧丢了命,我的罪孽定加重,即问五妖长何样,我可细细一一讲。”

  “号称头神名福报,福头大耳挺相样,看似面慈长得帅,其心极恶手段辣,脑门写有一福字,模样奇特又搞怪,二位号称禄霸道,扬言出口封官禄,说话极准没偏差,官禄大小凭金银,银子越多禄越大,禄字鼻上写的清,不识字者也看懂,三位更是很古怪,肥头大耳很好看,每每说话先有笑,看似平和很幽默,那知这位手更狠,名号自称寿天齐,道长就被他拿下,寿字写在眉中心,闪闪发光气死人,排行第四名喜闹,扬言更是吓一跳,谁家喜事由她管,她不到场难办到,喜闹一到银加倍,不管人家信不信,为了表面其身份,脸的两侧有喜字,长的极丑特难看,打人出击用炮仗,庙中道长不知情,屁股崩的爬着行,第五号称爱无边,心地慈善没坏心,其名和她正相反,常做坏事把人坑,她偷人家一只鸡,藏好福报装不知,又掐又算口中词,半天通知失主寻,每次都能寻物归,骗的百姓信为真,爱无边妖招更绝,把爱刻在下巴壳。”

  五位站在那里用心听着,越听这火气越大,他们太清楚了,凭着五神的本领,还用得着这么嚣张这么张扬吗?

  给民间送来福、禄、寿、喜、爱,那是他们的职责,也是他们的义务,除了喜神有限的得点,有喜事人家所赠之外。

  其他几位从来都不那么张狂,而是特别低调,也从来都不让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偷偷来,悄悄走,将每个人应得的福报,禄报,寿报。

  都毫无偏差的送给大家,让人们在得到这些之后,获得一份格外的开心和快乐,让人们在得到这些之后,会更加努力为人。

  这几个假扮五神的五妖可到好,很怕大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很怕大家不知道他们的本领,竟然把这些都刻在自己的脸上,你说气人不气人吧。

  尤其爱神听说扮自己的那妖长的奇丑,这火气更旺了,本来自己长得是漂亮异常人家人爱,挺好一个形象,都让这妖贼给毁了。

  而三位福、禄、寿三位到是很高兴,感觉假扮自己的三位妖,到是给点面子,长的到不至于,让他们把众乡亲们给吓着。

  喜神和爱神站在那里,听道长如此一说,不由的心头火起,喜神性急,瞪着眼睛怒火火的,看着他不满意的大声说道:

  “我两长得何其俊,美颜盖过月嫦娥,闭月羞花人人知,沉鱼落雁迷死人,两个妖兽把人气,如此丑恶来相气,如要遇见出重手,毁我名声还奇丑,此妖如不狠狠揍,这口恶气难消除。”

  喜神说完这话,看到三位同伴,因为面前的道长,夸他们三位长得帅,乐的笑眯眯的仰着头朝着空中看着,一付特别开心而又得意的样子。

  在三位看来,这几个妖兽看样子很仁厚,知道他们被喜神所戏,住在满是蚊虫的破店里面,遭了很多的罪,两女妖魔冒充她们两个。

  无疑是对喜神和爱神的一种折磨,喜神越生气,他们三个越是开心高兴,一见他们三位那个表情,那个狠人的死样子,喜神又怒道:

  “几个坏笑很得意,就知不是好东西,再要入店来休息,柴房怕也没有你,快点离开把路赶,抓住妖魔都打扁。”

  看到喜神那愤怒的样子,三位这才连连点头,表示喜神所言有道理,仰头四望,见这里别说是食物呀,半滴水都不曾看到。

  即没有吃喝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五魔如此可狠,败坏他们的名声,还真就得快点进城寻找,发现之后打不能轻饶了。

  三位扭头快速朝着庙门走去,喜神因为心中有火,看着眼前的道长,心里也特别有气,没好气的朝他来了一脚,也朝外边迈步准备离开。

  道长一见五位就这么长了,忙跳起来,匆忙忙的赶到走在前边的福神面前,伸出手去将他拦住,带着一脸应求的样子求道:

  “密秘我以全说出,把我丢下便离去,五妖得知我泄密,抓住痛打没好事,我的师付道行高,被妖施法无着落,几位留我在此处,明显让我没活路。”

  福神站在你里,朝这位慌张张的跑到前面,拦住大家的道长,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便笑着回头朝着众人笑眯眯的问道:

  “除恶扬善咱使命,道长留此怕没命,谁愿将他给带走,胜造三级浮土堆,几位要闲碍手脚,让他跟我奔城中。”

  几位谁愿意领一个笨手笨脚的,没有什么本事的道长赶路呢,看福神愿领他同行,乐的四位仰着头迈步朝庙前赶去,都不去理睬福神。

  福神本来不过是歉虚一下,见四位把他话当真了,都不理睬他匆忙离开,他只好很不情愿的朝那道长看了看,轻声的说道:

  “怪我话多胡乱说,结果把你抛给我,费话不需说太多,快点紧跟把路行。”

  那道长眨着眼睛欢喜的笑着,紧跟着福神迈着步子,边走边乐呵呵的急道:

  “此位大神莫生气,看你气质就挺贵,把我留下你有福,兴州城中我最熟,无论降魔是捉怪,还是喝酒和吃菜,我知妖魔藏何处,也知那店酒奇香,也知那店菜味浓,由我引路多省事,能享人间富和贵。”

  福神迈步急行,听身边仅存的道长这么一说,让他不由的欢喜起来,感觉这位说的有道理呀,他们五位赶到此处人生地不熟的。

  闭着眼睛四处捉妖抓怪,是不是有点乱折腾呢,而要由这位道长引路,不就省很多事情了吗?只是口中无钱,至于最后一句,怕是难以如愿。

  这么想着,福神放缓脚步,也不多想,欢喜的点着头,高兴的对他问道:

  “如此一说有道理,只是口袋少银子,咱们进城你领路,抓紧化缘把店住,同伴有钱太抠门,竟让我等睡柴房,真能化来几两银,上房咱也来享受。”

  道长听到福神说的如此可怜,更加高兴起来,瞪着眼睛特别自信道:

  “化缘路子我清楚,谁是大户路子熟,由我领路把缘化,即便包房都不怕,今日和你结善缘,这点小忙不算啥。”

  福神站在那里听道长一说,转动着眼珠子不由的乐起来,感觉眼前的道长确实不错,高兴的挥手让他快点跟自己一同进城。

  道长特别善于察颜观色,见几位前来讨碗水喝,这里面除了自己屁大人都不见,到那讨水呢,为了讨好福神边走边笑眯眯的说道:

  “几位赶路太匆忙,口渴入庙无水喝,本道眼见心着急,那能这样便离去,门前不远有一井,清彻透底甘无比,清凉解渴甜似密,喝上一口定陶醉,不妨移步来休息,喝口泉水解肌渴,如此赶路身有劲,打马如飞进城去。”

  福神领着道长朝前门外走着,眼睛朝着他们的战马望去,得知此处有这么好的一口井水,高兴的忙点头应着,并挥手朝着伙伴喊道:

  “几位好友把步停,门侧山泉特别甜,喝完上马再赶路,何必急于这一刻。”

  喜神因为听说假冒自己的妖魔,不仅坏了自己的名声,而且丑化自己,样子极其难看,气的头都不回,直奔战马而去,边走边摆着手喊道:

  “谁有闲心来歇脚,快点进城好不好,寻到妖魔用力捶,这气不出那能行,就你嘴谗口中渴,给我忍着快点行,别管马儿饱不饱,妖魔不灭气难消,谁要口渴请自便,没钱住店别埋怨。”

  爱神脑子里一想到假扮自己的妖魔,这火那里能按捺得住,挥手扬拳,迈步急行,那里还去理会口渴的问题,直奔她的战马而去。

  禄神,寿神,爱神一见她那愤怒的样子,担心她独自进城,真要是遇到了妖魔,会有危险,便紧跟其后,都没有停留下来。

  福神眨着眼睛看喜神,迈步直奔马儿去,几位头都不回的纷纷上马,大家都以为福神,看到爱神如此焦急,肯定会随后紧随而来。

  因为他手中根本就没有住店的钱,到了城中,没有钱怎么能行呢,此处人地生熟,即便化缘,天色以晚,到那去化呢?

  福神看大家都急着离开,也迈步走出庙门向自己的战马而去,道长一见,一路小跑的跟在福神身旁,探着头笑眯眯的悄声说道:

  “一见你们心便知,个个定是世奇人,本事再大得喝水,休息好了方斗敌,刚才听那美女言,进城住店缺点钱,有我在怕个啥,缺钱化缘我说话,保准让你住高间,条件样样都不差。”

  福神一听到住店的事情,他这身子就忍不住的一个劲的痒,昨天晚上被蚊虫咬的确实特别难受,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劲来呢。

  当得知紧跟自己的道长,在这方面有点办法,忙将急忙的脚步停下来,站在那里笑呵呵的看着他,很认真的问道:

  “此话不是开玩笑,住店没钱你知道,咱两休息缓步行,进城晚了可不行,假如有招搞来钱,再晚进城又有啥,向来我的福气大,不写脑门也霸道,快点引路把水喝,养足精神咱再说。”

  福神听说道长有办法帮助自己,高兴的想让喜神好好看看,他福神每到之处都有福的,一个福神可能缺钱吗?可能会遇到困难吗?

  缺钱不怕,有福,到时眼前的道长自然帮忙化缘到手,遇到困难不怕,福神福大命大造化大,遇到灾祸去避开。

  这么想着,他乐颠颠的,晃悠悠的迈着四方小步,缓缓的朝着庙前旁边的井水处赶去,远远的还听到寿神扭头着急的喊道:

  “福神脚步可要快,慢了怕是找不见,咱们城中来相会,酒菜要凉你别怪。”

  道长站在那里探着头朝寿神看着,忍不住向福神身边靠了靠,小声讨好道:

  “脑门太大脖子短,见识太少太招笑,凭着本道一身艺,化缘讨钱很容易,尽管放心跟我走,有吃有喝有美酒,不信进城你就知,道长化缘最牛逼。”

  福神一听这话,更放心了,斜着眼睛一付看不起寿神的样子,撇着嘴笑了笑,扭身朝着旁边的井泉旁走去。

  殷勤的道长也特别有眼利件,扭头寻来装水的皮囊,探着身子,蹶着屁股很快就从井中打满了很多的泉水,又颠颠的跑到福神身边递过去。

  又渴又饿的福神坐在树下一阴凉处,看着道长来伺候自己,更得意起来,伸手接过递过来的皮囊,仰着脖子通通的猛喝一通。

  当他停下来之后,巴叽了一下嘴巴子,感觉这泉水真是又凉又解渴,马上再次仰起脖子,又通通的猛喝一通。

  当他一晃动肚子,肚子里都好象水囔一般,咣当咣当的想时,他这才满意的放下皮囊,伸手抹了抹嘴边的水珠。

  随后笑眯眯的看着同伴消失在眼前,嘴里痛快而又开心的对道长说道:

  “遇事咋能这么急,泉水喝够劲头足,暂时再停一小会,咱们慢慢奔城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