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七十二章 道长伴着福神行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409 2021-01-02 06:12:20

  几位因为寻找不到两兽,在龙原府中小息,突然听说显德府兴州城,突然出现了五神,号称福、禄、寿、喜、爱,好事不干,尽干坏事。

  听到这个消息的五位,那里还能在龙原府呆下去,向王也辞行为了尽快赶到,借用了五匹战马,一路狂奔直奔兴州而来。

  因为路途太远,中途自然得需要寻找地方休息,平日里,要是福、禄、神三神,随便找一个破庙住下也就是了。

  饿了在途经的村庄化缘充肌也很悠闲,而喜神可不愿意那么做,在休息之前,先寻一个好些的店住下来,安静的吃好喝好,然后再休息好。

  当他们赶到兴州界内之时,因为此地离城中还有一段距离,大家因为赶路又渴又饿,便相约准备找一庙,到里面化缘歇歇脚再赶路。

  等他们直奔路中的一庙时,发现仅有一道长守在庙中,并向他们交待了此时兴州的情况,并再三劝他一定要尽快的离开。

  愤怒中的喜神那能听进这邪乎得事情,尤其是听说两个妖魔冒充她们的名字,长得奇丑无比,更让她心中平填了愤怒之情。

  领着同伴匆忙的朝庙外奔来,跃上战马急奔兴州城而去,发着恨一定要寻到这几个恶贼,好好的教训一下不可。

  那道长由福神领着,在后面极力的劝福神,不需要跟她们同伴走的那么急,先坐下来休息一下,然后再喝口庙外的泉水解解渴再赶路,也不迟吗?

  在道长的劝说下,福神觉得有些道理,他慢悠悠的接过道长递来的皮囊,喝足了,休息好了,这才站起来朝着道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时间过的可真快,同伴转眼都不见,咱们尽快来赶路,城中化缘你指路。”

  道长很小心的将福神扶到马上,站在马旁边仰着头,笑呵呵的应道:

  “咱们慢慢把路行,天黑咋都进了城,看我如何显身手,化缘绝对是好手,定让奇士饭吃好,美酒绝对不会少,不须感恩不用谢,乐善好施不会错。”

  福神听到这位道长所言,乐的打马缓缓而行,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那还有何着急的呢,这么想着,边观景色边朝兴州赶去。

  真如这位道长所言,他们在路上一路走来,虽说肚子极饿,盼望着能尽快的赶到城中,好好的大吃一顿,便苦撑着向前赶路,等到天渐渐黑下来时。

  果然看到远远的有一巨大城门,福神不由的高兴起来,扭头看着道长愉快的,而又特别开心的点着头对他说道:

  “此地看样你很熟,天即将黑城显出,肚子饿的以无力,快进城中把饭寻,口袋无银伴难寻,不知住店在何处,心中着急也无用,进城化缘充肌饿。”

  道长站在那里,看样子走了整整一个下午了,也累的有气无力的样子,迈着步子朝着城门处望了望,高兴的点了点头道:

  “此事何须你操心,全部由我来解决,你跟身后用心看,银子哗哗进口袋。”

  福神也不知道他所言真假,两个人边走边交流着,快速的朝城门处赶去,要说这道长确实有两手,他们两个也忙忙伙伙的迈进城中了。

  后面也听到关闭城门的声音传来,福神坐在马上,一边回头看着,一边愉快的,特别得意的自叹着:

  本人作事非一般,事事赶巧采福点,前脚进城门就关,夜里住店定高间,不会再遭蚊虫咬,愉快的心情就是好。

  那紧跟身边的道长,迈着步子紧跟着他的马儿,在旁边紧一步慢一步的走着,听到福神那愉快的表情,也跟着凑趣的说道:

  “高人说话太深奥,听后我能领悟到,跟你我点也特好,刚进城中遇个宝,此人是我一旧友,我手一招啥都有。”

  福神不知道此道长说这话是何意,他们刚进城中,他那来的旧友,而且又这么有钱呢,就在他扭头看着道长,有些不太相信的时候。

  只见那道长朝着一位正在街面上,缓步而行的人招起手来,那位看样子果然是一位浪荡公子哥,手中握着两个铁球子,在手中不停的转动着。

  道长看情形而这位特别熟悉,一边朝着对方挥着手,一边热情的喊道:

  “兄长快朝这边看,我是道长苟兰子,我总说你眼不好,你说我在委屈你,又是招手又喊叫,你才把我给看到。”

  福神坐在马上一听到道长的叫喊声,方知此道长是子字辈的,只是名字有些不雅,不过听起来到也挺有风趣的,不由的暗自笑起来。

  听到喊声的这位仁兄,停下脚步,见是苟兰子喊自己,忙拱手欢喜的说道:

  “老弟多日不曾见,一定忙的滴滴转,是在替谁驱鬼神,城中好算把你见,如此有缘勿推迟,城中名店走一回,银子不需你来付,哥我请你别拒绝。”

  有面子,苟兰子高兴的即刻仰起头来,朝着福神扫了一眼,然后愉快的对朝自己高看一眼的福神,轻声而又自信的说道:

  “奇士耳聪眼又明,刚才之言定听清,本人好友遍天下,谁见到我都给面,我知你饿别太急,名家酒店走一回,山珍海味由你点,银子不须付半文。”

  福神一听不由的高兴起来,现在他是饿的坐在马上都打起晃来,别说什么山珍海味,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还挑剔什么呢,忙笑着说道:

  “苟兰果然非一般,进城面子真太宽,不须太多好食物,填饱肚子心即安。”

  道长把朋友叫上,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朝着前边的一个特别大的店里赶去,当他们眼看就要到了店的门前时,福神突然停下脚来,有些迟疑起来。

  因为他和眼前这道长只是途中所见,并不是很熟,在庙中之时,见他不是很有能力的样子,怎么一到了城中,突然这么有面子呢。

  他庙中的师付,都被妖魔擒去了,他即这么有势力,不为师付报仇,想法解救,竟大大方方的直奔这么豪华的店里,身份有点可疑。

  看到福神那迟疑的样子,苟兰子还想觉察到了什么,马上给同伴递了一个眼色,这功夫,同伴和他同时将福神胳膊拉住,并热情的笑眯眯的说道:

  “奇士为何把步停,进店花费我有银,长途奔波太辛苦,快点进店早休息,我和此位特别熟,花点碎银别心痛,日后帮忙救师付,还得需要你出手。”

  福神一听这话,心里即刻打消了疑虑,假如对方盼望着他能救自己的同门,而请自己,也就不稀奇了,这么想着,他便含着笑迈步朝店中走去。

  脸上显子有很有本领的样子来,看福神不在迟疑,两位都特别高兴,急向店中赶去,还没有见店里,就大声的喊着店小二赶紧喂马,迎客。

  店小二听到喊声,笑呵呵的迎出来,并没有去看苟兰子道长,而是看着他的朋友,特别热情而又有礼的打招呼道:

  “刁爷今日好清闲,能到我们店里来,坐位早就准备好,快进店中歇歇脚,马儿交我你放心,一切定会安排好。”

  福神一听这名字,又皱了一下眉头,暗道,这位苟兰子道长怎么交的朋友,名字也够奇怪的,竟然叫吊爷,挺有意思的。

  他不好意思相问,跟随着他们两位直奔店中,一坐下来,这位朋友到也大方,又是好酒又是好菜,很快就点满了整个桌子。

  福神心中掂记着那五妖的事情,在端酒之前,探着头询问苟兰子道长,那五妖在城中什么地方,可否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介绍一下。

  他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借这个机会,应该交流一下,有关妖魔的事情,好想法子对付,虽说他现在不知道同伴现在何处,可他清楚。

  只要找到了五妖魔,自然也就找到了同伴,他们到这里来,城很大,自己一时半时很难找到他们,只是目前天以完全的黑下来。

  他不急着找同伴,有苟兰子道长相助,先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到在他的帮助下,寻找到了五妖,即刻找到他们的同伴了。

  听到福神的寻问,苟兰子道长坐在那里,不由呵呵的笑了起来,边笑边道:

  “本道相面有一套,你们五友我知道,属你面善有福相,咋和他们一个样,如留本城喜玩乐,本道全包由你挑,至于去抓啥五妖,不过说说逗笑话,此处有吃又有喝,一会找局赌一桌,保你玩的特开心,何必去费那脑筋。”

  福神一听这话,眨着眼睛突然有所不解起来,他实在搞不清楚,眼前这道长何以突然又这么说,和庙中所言完全两个样子。

  坐在旁边的刁爷,站起来乐呵呵的,给福神倒满刚喝完的一杯酒,并说道:

  “我弟看相虽说准,和我相比差万里,我观奇士面特异,胸宽豪迈爱谁谁,有吃有喝多逍遥,闲着无事抓啥妖,一会定让你开心,刁爷名字不白起。”

  福神小酒的喝的是特别的开心,这苟兰子道士一左,刁爷一右,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夸着他,让他飘飘然如坠五里云雾之中。

  瞬间里感觉这两位说的有道理,平日里,自己很少玩乐,现在天赐良缘遇到好友,供吃供喝,一会还陪着自己开心的玩,这好事到那找去。

  想想自己以前,这么大的权力,这么好的地位,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现在既然两位愿意掏腰包,那何不跟着大家乐一回呢。

  这么想着,福神笑的眼睛眯眯起来,左一杯,右一碗的大吃二喝起来,等吃饱了,喝足了,桌子还没有撤下去呢。

  很快又有几位朋友哼哼与与的歪着头,斜着眼晃进店中,刁爷一见,忙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并愉快的向福神介绍着各自的名字。

  此刻以喝的有些沉醉的福神,那里去记得谁叫什么名字去了,坐在那里笑眯眯的只是点着头应着,算是和各位打过招呼。

  当这几位刁爷的朋友一坐下来,他们便开始赌了起来,福神那曾玩过这些东西,坐在那里为了不拔两位面子,坐在那里瞪着眼睛应付着。

  最初道长扔给福神五两银子,屁大功夫没有了,紧跟着又扔过了十两子,随后屁大功夫又没有了,随后大方的道长又扔过来五十两银子。

  这功夫,福神头上的汗都快要急的流了下来,他深知,自己这么多年来,平人是的吃吃喝喝,完全是手端着金盘子,靠化缘生活。

  他们五位神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凭着他们特有的权力,绝对不能胡乱而为,那将危害极深。

  再说了,如果将这种生活每日里,花天酒地的生活着,真要是有人报到东岳大帝那里去,他定会受到严重的惩罚的。

  今天突然在道长的劝说下,自己大手大脚的用大把的银子,开心的赌起来,真让他不由的一阵阵的紧张了起来。

  这眼看着摆在面前的银子,就要再次输掉了,他怀中的玉女轻轻的敲打着他的前胸,这让带着醉意的福神猛的一下子清醒了很多。

  他知道,刺猬现在是自己的玉女,这家伙特别聪明,又特别机灵,看他着急的在自己的胸前一个劲的暗示着,肯定有什么好招法能赢了这些人。

  这么想着,他悄悄的将玉女放了出来,藏于自己的袖中,当看到这些人坐在那里大呼小叫的时候,福神装着很着急的样子,去擦着头上汗。

  而就在这个时候,如今变的漂亮的玉女,从福神的神子的位置,一下子钻到了福神的耳边,悄悄的告诉福神,该如何操作。

  这下子不得了了,从玉女的点拔之后,福神的点气一下子火暴了起来,坐在那里一个劲的赢着,转眼之间将坐在那里的,几位口袋里的银子都赢了过来。

  乐的福神也变得精神焕发了起来,就在他赢的特别起劲的时候,金童忙跑出来,偷偷的提醒福神道:

  “主人送福万万家,咋能赌博赢人家,夜深快点去休息,明天同伴还等你。”

  福神一听,猛然醒悟过来,这一刻里,酒也醒了几分,感觉此苟兰子道长和刁爷肯定不是好东西,咋把自己引到了邪路上来呢?

  这么想着,他不多言,坐在那里学着眼前刁爷的样子,又跳又叫,又喊又闹的,最后把手中的银子再次输了回去,并还清所借银两,这才拍着手道:

  “玩的太累得休息,明天还得寻妖女,暂就不陪大家乐,你们尽兴我休息。”

  说着话,也不等刁爷他们应不应,忙扭头朝着约定好的房间赶去,因为又乏又累,他一躺下来便呼呼的大睡起来。

  一觉醒来,福神揉着眼睛晃悠悠的走出房间,发现苟兰子道长及刁爷,和几个朋友好在跳着笑着玩的特别开心呢。

  看福神走出来,便挥着手喊他过去,陪大家再好好玩一会,福神晃着头,表示真的不能再玩了,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听说福神不愿再玩,道长和拉着刁爷两个紧跟着福神要了些食物,三为简单的对付一口,然后紧跟着他朝着店外边走去。

  道长为了讨好福神,边走边一味的笑眯眯的向福神说道:

  “昨夜玩的不尽兴,看你手头有多冲,今日如果不尽兴,咱不出屋接着赌。”

  福神因为心里有事,那有心情和他讨论赌钱的事情,此处他不太熟,一时难以寻到伙伴,便停下脚步,询问他们两个如何找到同伴。

  刁爷悠头晃脑很有派头的,迈着步子,用手指着城中北侧,得意的说道:

  “城中寻友我有招,朝西直行有庙堂,往来拜神香火盛,咱到那里定能遇。”

  福神一听觉得有道理,目前也不知道五妖在何处,只有先寻到同伴在想法子,这么想着,迈着步子朝着向北的方向缓缓而行。

  一行三位向前慢悠悠的走着,路上听到不少往来的居民,特别生气的骂着:

  “该死五妖心眼坏,骗走金银还不算,孩子生病有灵药,吃完咋都不见效。”

  “你被骗的不算狠,那点小钱毛毛雨,禄霸道长对我言,今年点气绝对强,只要他来施法术,官位攀升很神速,钱银花了以无数,再寻此妖以不见。

  “此事看似很气人,和我相比差一逊,爱妖向我来许愿,有位美女把我爱,只要花点小银两,她将施法把事办,听后乐的夜无眠,家中积蓄全骗完,一晃三月都过去,女子影子不曾见,心中懊恼怒火起,手挥棍棒寻妖去,刚一出手被打爬,浑身是伤夜难睡,憋气窝火身病倒,丢银挨揍好顿亏。”

  “你们所言象委屈,巴巴说了一大堆,我的事情如说出,几位气的要发晕,我家有女没有儿,乞求喜闹来帮忙,只要能有一个儿,良田百亩全敬神,此妖得知我有钱,乐的抱我亲没完,说要儿子事好办,家财你分我一半,再燃高香磕三头,回家等着儿即来,按她所言我去做,返家耐心把儿盼,刚过半月妻生产,那知生个小兔崽,愤怒恼火寻喜闹,此妖向我点炮仗,头发烧焦胡烧没,扬言要灭我一门,你说气人不气人。”

  他们这些人正在闲聊着,被五妖给捉弄的那可怜的样子,这让福神心中不由的有些火了起来,他本能得摸了摸怀中的金盘。

  感觉自己要是遇到这几个混蛋,说什么也得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才行,要不然,我们的名声都要被他们搞完了。

  这些私下的议论,把站在旁边的苟兰子道长及刁爷乐的呵呵的笑起来,边笑着,边仰着脸对福神愉快的说道:

  “几位好贪小便宜,结果被骗又怨谁,咱们不须来理会,我到觉得五神棍,是我心善来提醒,咱不着急往前走,没准同伴把你等,去晚人家不满意。”

  福神一听道长如此一说,不由的斜着眼睛朝他扫了一眼,此刻他难以分辨出来,这位是友是敌,他有所不解起来。

  因为关系相处不错,此言虽不中听,也没必要往心里去,理应胆量大些才是,还是抓紧寻去,把自己的同伴们找到,然后再商量下一步计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