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五神追宝记

第七十三章 引诱小妖来现身

五神追宝记 抱笔入梦 5508 2021-01-03 06:36:01

  福神赶到兴州城中,因为过于相兴道长及他的朋友,一进城之中,便将他支来支去的,跑到城西庙里住下来,四处转悠着都没有找到同伴。

  而禄神,寿神,喜神,爱神他们,当听说道长所言之后,喜神特别生气,便和其他几位商量着,飞快的先朝着兴州城而去。

  他们赶到城中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几个人寻找一个普通的店里住了下来,在众人简单的吃了些食物之后。

  便细心的向周围知情人探听着,城中冒除五神的妖魔在何处,当然他们不能说的太过于直接,只说他们有事,想让他们给解决一下。

  此刻的五魔看样子,以把兴州城搞的以令城中百姓心堵和害怕,谁都不愿意提及,这五妖魔,此刻在那里。

  这让四位神感觉为难了起来,就在他们感觉到特别着急的时候,店小二看他们要寻找城中五妖,就悄悄的对他们说道:

  “想找妖魔并不难,装着有事很为难,是求伴侣是求财,还是想活八百年,坐在闹市连连叹,肯定有人到面前,问你所需为何事,特别烦恼在捶背,想办大事钱多少,延寿八百银千两。”

  寿神站在那里一听,猛的将眼睛瞪了起来,愤怒而又恨声的悄声的骂道:

  “妖魔可恶太气人,寿命那有这么大,胡说八道骗金银,气的我肝跳高痛,气的现在难喘气,此事我是管到底,否则得骗多少人,再不抓紧很惩罚,人间谁还当我神,各位快点跟我走,速来抓妖往死揍。”

  禄神看寿神那愤怒而失控的样子,站在那里急忙拉住他准备离开的身子道:

  “老弟不要太冲动,耐心等哥福神到,几位联手同出击,妖魔想逃没机会,单纯咱们赶过去,福神归来那去寻,抓妖不着被他逃,妖窝怕是难找到。”

  喜神站在那里,也气的呼呼的喘着粗气,看禄神劝寿神缓缓在说,她马上迎上去,将禄神的手朝旁边一拔拉,瞪着眼睛小声道:

  “你要害怕一边靠,我和寿神街市站,他装寻伴特苦恼,我想延寿装大腕,小妖本事有啥怕,我两出手全擒下。”

  看喜神和寿神两个一唱一和,没有耐心等福神的意思,非要将妖魔抓到,禄神没法,朝着爱神看了看,不得不点着头小声道:

  “老弟老妹如此言,禄神那能冷眼观,我和爱神隐两侧,你两引诱面前过,时就成熟打暗号,双双夹击定拿下。”

  看到禄神愿和他们一同前往,喜神不由的高兴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即是愿意一同往,时间眼看到午晌,我和寿神就赶去,引妖前来那定好。”

  说着话,喜神和寿神两个人,特别愉快的,按照店小二所指的方向,朝着兴州城闹市赶去,为了不引起妖魔的怀疑,寿神边走边用力的捶着胸嚷道:

  “时光好快催人老,年轻那时有多好,家有贤妻貌又美,贤惠恩爱想到老,不巧阎王喜搞笑,老伴比我走的早,如今以老盼个伴,找个老婆想相伴,手头虽说银不多,花钱买妻还有货,只是难寻相伴人……”

  在寿神后面不远处,喜神寻来一些带着颜色的砖头瓦块,然后用绳子串起来装到口袋里面,然后背在肩头上,而在肩头露出一个金闪闪的银杯子来。

  这银杯子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真银杯,在阳光下闪动着诱人的银光,边走边用力的晃动着,嘴里也学着寿神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边走边说道:

  “家财万贯有些累,金银多的是累赘,不爱金银爱长寿,就想活个几百岁,只叹金银有无数,寿命乃定难买寿,只怪路子有些窄,无法认识阎王老,如有搭桥来引线,感恩不尽万万代,只要延寿五百年,金银让他花不完,你花银来我延寿,双双开心两不误。”

  他们两个离的很远一段距离,晃悠悠的,自信的朝着闹市慢悠悠的走着,毫无顾忌的声音似大,又似小的嘀咕着。

  当到了闹市之后,两个又离开一段距离停在那里,相互含着笑对望一眼之后,又仰着头,装着谁都没有看到的样子,又说了起来。

  这功夫,爱神一套普通人的打扮,匆忙忙的从他们两个面前走过,当到了喜说面前,爱神低声的悄悄的对喜神道:

  “你两样子很个别,有人随后跟上来,搭话之时多留神,随时准备将他擒,我守一侧看的紧,放出信号齐动手。”

  爱神在他们两个之间一闪而过之后,喜神站在那里,嘴里连声的说道:

  “家有金山有啥用,多想买来百年寿,家有银山也着急,能活五百愿花银。”

  她站在那里刚说完,便有一位女子,一走一晃的朝着喜神赶过来,爱神听过道长的介绍,那假扮寿神的模样,是将寿字写在眉中间。

  而向他走来的,不仅是一个女子,而且脸上没有任何是字迹,喜神心里不由是暗自笑起来,这位要是和自己搭话,肯定是假的。

  这么想着,喜神连看她都不看,仰着脸手拍着身后背着的金银,连声感叹着,有一种金银太多,花不出去发愁的感觉来。

  因为喜神事前也曾听说过,那五妖脸上都写着字,目的是为了向人们证实,他们确实是天界五神之一,为此来骗取更多的钱财。

  喜神正想着呢,那紧跟而来的女子赶到喜神面前,眼睛先向喜神的身后,那沉甸甸的口袋不停的扫视着,并笑眯眯的说道:

  “大姐你想来延寿,阎王那里我有路,家有近亲阎王叔,慈目善目有套路,人家不喜金和银,无偿服务善良人,别说多活三五百,活个千八没问题,看我漂亮很年轻,年纪从不对人说,悄悄实话对你讲,今天的生日刚完事,寻来亲朋戚帮我想,五六百岁难记准。”

  喜神朝这位和自己说话的女子脸上扫了扫,气的真想狠狠的给她两耳光子,这家伙也太能吹了,她强压着心头怒火,一付后兴奋的样子说道:

  “心想事情就能成,遇到贵人来帮忙,即是这样请快言,阎王叔叔在那边,帮忙引荐不会亏,我有银子你看清。”

  喜神一边说着,一边细心的朝着来者用心的观察起来,从上到下,竟然没到有发现任何破绽来,不由暗自吃惊起来。

  对方见喜神愿意请自己帮忙,更欢喜起来,一边扭头迈步一边欢喜的说道:

  “你的脑瓜太灵通,简单一说你就清,快点跟我往前走,转悠两圈定看清,亲戚闭眼家中坐,门前解事数不清,咱两前往面子大,不须排号替你解。”

  喜神一付欢喜的样子,连连点头,当她细心的朝这位屁股处细看之时,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发现这位屁股上方鼓鼓的。

  这让她心里马上清楚,这位前来和自己搭茬的家伙,肯定是妖狐所变,而且年头极短,尾巴还没有完全收敛呢。

  喜神装着不知道的样子,扭头朝着寿神看去,见他也在和一位闲聊着呢,见他也是欢喜的点头,知道和寿神搭话的这位也上当了。

  为了不让这两位逃掉,喜神朝着寿神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脚步迈的极慢,缓缓的向寿神靠去,同时喜神又朝隐藏在两侧的爱神和禄神望了望。

  见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笑眯眯的朝着他们这里观望着呢,很显然,他们心里特别清楚,就等着喜神一个暗号,几位便到无人的地方将这两家伙擒住。

  喜神步子迈的很慢,当她晃当当的背着个钱袋子,赶到寿神面前时,轻轻的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又缓缓的慢慢的走过。

  寿神会意,站在那里手中轻轻的顿了一下手中的龙头拐杖,然后说道:

  “你能帮我寻伴侣,乐的我是难闭嘴,快点帮忙来引路,早点寻伴把饭作。”

  那位引诱寿神的女子,含着笑扭头便走,这功夫他们正好和喜神引路的女子相遇,两个相对一笑,不言不语的往前慢行。

  当他们离开闹市后,步子开始加快起来,寿神和喜神也随后步子开始加快,但心这两位将他们甩掉,两位也不说话,脚步跟的特别的紧。

  在走进前边一个胡同里的时候,此处以没有行走的人影了,喜神刚要说话,那位引诱她的女子,停下脚步,得意的回头对她说道:

  “你的福气真是大,赶巧把我来遇到,要是延寿五百年,不能把我来忘掉,此处不平路能走,肩上袋子交给我。”

  喜神一听,忙晃着头,也停下来将自己的身子,朝后面紧退两步,连声道:

  “事情还没给办到,钱袋我扛也不累,暂别着急快赶路,阎王叔叔在何处身体硬朗无所谓,迈步扛银很随意。”

  寿神装着不知道的样子,看到喜神说话,也将脚步停下来,笑眯眯问道:

  “两位此刻到何处,为啥匆忙来赶路,人老腿脚不太灵,侧身靠墙停一停,人逢喜事精神爽,随后迈步再前行,很快将有新伴侣,捶背倒水扶着我,越想心里越特美,眼红干气没法整,脚一停下倒气快,神情气爽真有派,此处路窄你先走,太累停脚一小会。”

  喜神背着钱袋子,用力的迈着步子,听到寿神笑眯眯的朝他嚷着,知道他现在以准备好了,便扭头带着嘲笑的口气对领自己的小妖道:

  “糟老头子真臭美,喘气不匀找伴侣,看着我就心有气,呴喽气喘想找死。”

  紧随而行的喜神旁边的小妖一听,笑呵呵的连连的挥着手,欢喜的说道:

  “我家主人有五位,神奇法力很奇特,别说找个新伴侣,想撞星星也可以,别的不说先说你,延寿五百事太小,随手办来很省力,主人办来不是事,索要金银要大方,清家荡产要干脆。”

  喜神探着手用力的抖了抖,后面背着的金银,乐呵呵的用力点着头道:

  “原来你是引路妖,常来骗人很有方,你睁开眼使劲看,靠墙老怪长啥样,此乃寿神有龙杖,挥杖索命很厉害,你的主人在那方,快点招来讲清楚,否则把腚给打肿,此刻他以很愤怒,我怕根本劝不住。”

  寿神听到喜神这么一说,他猛的抖起手中的龙杖,看着离他近的那个小妖,愉快的仰头呵呵大笑起来,边笑着边开心的说道:

  “冒充五神把人骗,快说主人在那块,要不老实来交待,打肿嘴巴打脸蛋,老伴我以不想找,你也别想另一伴。”

  两位引路勾人骗钱财,想臭五神的小妖一听,感觉情况不对劲,这么多日在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的。

  大凡上了勾的人,有几个能逃脱他们手心呢?而眼前这两位完全不同了,竟然一下子接他们识破,感觉情况不妙,站在那里相互对望一眼。

  双方会意,这两位扭头同时拔腿,朝着胡同尽头急奔而去,边跑那女妖还不屑的朝着喜神轻视的高声嚷道:

  “该死妖婆真够坏,骗我跟着把我骗,暂时让你先得意,回头挠你脸抓坏。”

  喜神站在那里看寿神笑眯眯的说着,她也高兴的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向她们两个看着,当听到小妖骂他妖婆,这让喜神怒了起来。

  回手从自己背着的口袋里面,飞快的抓住一大号的炮仗,朝着小妖屁股扔去,嘴里狠声的朝她高声骂道:

  “妖贼行骗眼神差,竟看不出我多帅,要不炸肿你屁股,咋能让你来记住,天界属我最漂亮,仙女见我都感叹。”

  看样子喜神真是愤怒了,手中举起一个特大个的炮仗,朝着急奔的小妖扔去,一声巨响之后,硬生生的将小妖炸爬在地上。

  另外一个小妖听到巨响,那敢回头,脚下加劲,全身用力,边跑边喊道:

  “我没骂你长得丑,不要对我来出手,你的长相太美丽,让我看着都陶醉。”

  喜神一听,更火起来,举着炮仗对准那男妖的屁股,再次用力抛出去骂道:

  “老娘用你来放屁,爱我的人有的是,要不炸烂你的嘴,难改胡言放臭气。”

  喜神手段确实高超,也可能是因为太有气了,手中捏着炮仗朝着急奔而逃的小妖的头上就抛了过去,正急奔的小妖不曾防备。

  以为对方扔炮仗不过是炸自己的屁股,边跑边用手捂着屁股,担心被炸到自己别把屁股给炸烂了,让自己的手先挡一下的,缓一下痛疼。

  当自己的手刚刚探到屁股上,没有想到急奔的身子一头,撞到了由上而下的大炮仗,吓的他刚一愣神的功夫,那炮仗突然一声炸响。

  这炮仗的威力也太大了,当他看到炮仗时,急忙将眼睛闭上,一声响过之后,真就在他嘴的位置炸响,同时也将他炸的坐在地上。

  瞬间的剧痛让他一边捂着嘴,一边嗷嗷的大叫起来,寿神手中举着龙头拐杖,还想看那个小妖逃走之后,好抛出龙杖将他打爬呢。

  看喜神一个人便将两小妖降住,站在那里不由呵呵的,开心大笑起来说道:

  “今日方见喜神高,挥着炮仗打贼妖,手段果然无比高,我没出手全打爬。”

  听到炮仗突响,禄神和爱神,一个手中抓着大棍子,一个手中举着玫瑰兵器,从胡同的两侧夹击而来,当看到喜神以将两小妖制住,都高兴起来。

  禄神收起手中的棍子,看着小妖飞快的朝着其中一个头上按去,爱神也赶过来,举着兵器也顶在其中一个小妖头上,两妖那里敢在乱动。

  禄神用棒子轻轻的点了点,坐在那里哭头抹泪的小妖,厉声的对他说道:

  “不要乱嚎耍花招,我问你啥得快说,想要骗我不生气,塞嘴炮仗受受罪,你们主人五位妖,藏在何处快点招,我要生气也可怕,没准挥棒头打落。”

  两妖一听,全身都抖了起来,连连的边摆着手,边指着自己的嘴,那意思是说,我们现在浑身痛的难忍,让我们缓缓劲再说。

  爱神心善,看他们两个痛的,一个捂着屁股又跳又蹦的,一个捂着嘴晃头晃脑的,忙从怀中摸出药来伸手递了过去,安慰着说道:

  “问你两啥招待清,磨叽挨揍没的说,这是止痛特效药,抹上即刻就见效,问啥知道抓紧说,免得被打无处说,不是本神有爱心,早把此药扔地沟。”

  只被炸到屁股的女妖,强笑着把药胡乱的抹上,然后老老实实的点头道:

  “现在我以搞清楚,我两身份全暴露,原来你们是真神,不敢抵抗说实话,被逼无奈如此作,是为骗钱气五神,身份平常很一般,刚入道行小狐仙,几位神仙行行善,放过我两定改好。”

  四位站在那里瞪着眼睛朝他们看着,见这位老实的一交待,马上站在那里满意的点了点头,喜神有所不解的瞪着眼睛怒声道:

  “应付差使不完全,快点交待假冒牌,是谁冒充我五神,丧天害理骗钱财,跟谁从来无过节,是谁歹毒良心坏,这些要是不交待,再燃炮仗嘴崩烂。”

  当喜神愤怒的这么一问时,两位即刻将嘴闭上,随后眼睛紧跟着也闭上,那意思是,即便打死,也不会讲出冒充五神是谁,是谁指使的。

  看到这两个家伙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来,真就把喜神惹闹了,她探出手去朝着身后,那所谓装着银子的口袋里抹去。

  两小妖不知道她这动作是怎么回事,还以为喜神朝那里摸去,是想掏银子来砸他们两个呢,眨着眼睛不解的愣愣的看着。

  感觉眼前这位,不知干什么的女神仙确实有意思,很好玩,挺逗闷子的,既然用银子砸我们,那能砸坏吗?

  相比之下,那银子的份量太轻了,有本事你一金子砸我们试试,看我们两个能不能挺住,看我们两个能不能害怕。

  爱神知道怎么回事,忙在旁边上前一步,伸手忙拦阻着喜神大声的说道:

  “喜姐干吗动真怒,为两小妖犯不上,让我耐心来相劝,或许可能来交待,真要失手索了命,有违咱们一片爱。”

  看到爱神将自己拦下,气的喜神瞪着眼睛朝那两小妖,很不客气的冷笑道:

  “暂时饶过不下手,可以安全过一宿,即刻押到休息处,再不交待定吃苦。”

  禄神和寿神看爱神不让喜神下狠手,站在那里笑着,用一根奇异的绳子,将这两小妖捆绑上,然后扔到肩头的褡裢的口袋里去,向休息的地方赶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