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卿陌书

第29章 噩梦

卿陌书 山水微凉 2012 2020-11-25 16:06:32

  沐璃卿看着落泪的沐君珣,伸出手,想替他拭去脸上的泪,就像很小的时候,母妃温柔地替她擦掉她流下的泪那样。

  但,沐璃卿的手还没碰到他的脸,便被沐君珣抬手一下子打落了。

  沐君珣边胡乱擦掉脸上的泪,边转身跑了出去。

  沐璃卿看着那只被打落的手,小小的红印子印在如凝脂般的手上,格外得明显。

  无奈地苦笑了一声,这臭小子,手劲儿还挺大,真是有点疼啊……

  不要被仇恨吞噬,这句话,是对沐君珣说的,同样的,也是沐璃卿说给自己听的。

  这些天,沐璃卿已经慢慢地接受自己已经重生了的事实,但,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梦到宁北王府的大火,梦到父王和哥哥的惨死,梦到浑身是血的凌轩陌,梦到自己被囚禁折磨……

  每每醒来,心中便是难以压抑的恨,她甚至有一瞬间,想要冲到翠微居,一刀杀了现在的沐璃楚,以绝后患。

  她想现在就除掉所有日后会对宁北王府产生威胁的人,趁着他们还未成长为不可控制的存在之前,先下手为强。

  但是,残存的良知却总是在提醒着她,现在的他们,不是前世害她的那些人,正如现在的她,也不是前世早已自尽的沐璃卿……

  沐璃卿总觉得,老天既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她便一定会有扭转前世悲剧的方法。

  现在,她首先要做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改变沐君珣的人生轨迹,消除沐君珣对宁北王府的不满,尤其是他对父王的怨恨……

  “子佩。”沐璃卿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郡主。”子佩闻声走了进来,见沐璃卿的眼尾也微微泛红,似是哭过,神色有些担忧,不放心地小声问道:“郡主,您还好吗?”

  沐璃卿与沐君珣的对话她没有听见,但是沐君珣的那句怒喊,她听得清清楚楚。

  沐君珣跑出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泪,子佩原想将他拦下来的,但还是没有多事。

  “没事……”沐璃卿扯出一丝笑,“你一会儿去找找他,然后再去布庄给他做些新衣裳,把他的一些吃穿用度都准备好,若是一个人忙不过来,便吩咐琴湘、棋涟去做。”

  “郡主放心,奴婢一定办得妥妥当当。”子佩一一记下,轻声应道。

  “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就不用准备晚膳了,你先去置办吧。”沐璃卿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神色疲倦。

  “诺。”子佩点了点头,退下了。

  “不要——父王——母妃!”沐璃卿大喊一声,从睡梦中惊醒了。

  沐璃卿的额头上尽是冷汗,眼睛里满是惊恐,双手紧紧地攥着被褥,身体在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郡主,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子衿闻声,从外面快步走到床榻边,担忧地轻声询问道。

  沐璃卿久久未回过神,直到子衿轻轻地替她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又将一杯热茶轻轻地放到她的嘴边,她才微微侧头,看向子衿。

  “郡主,喝点热茶,缓一缓吧。”

  沐璃卿接过那杯热茶,一股暖意顺着她冰凉的手,慢慢地散及全身,饮了一小口,热茶入肚,才让沐璃卿有了一丝活过来的感觉。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沐璃卿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

  “已经戌时了。”子衿轻声回道。

  “我没事了,只是做了个噩梦,缓一会儿就好,你先下去吧。”沐璃卿把茶递给子衿,轻声说道。

  “好,那郡主有什么事就喊奴婢一声,奴婢就在门外候着。”子衿虽然很担忧沐璃卿的情况,但还是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

  “嗯。”

  子衿将茶杯放到桌上,便出去了。

  坐在床榻上的沐璃卿还陷在刚刚那个恶梦的回忆里,刚刚的那个梦很假,但却又无比的真实,真实得让沐璃卿害怕……

  在梦中,她的母妃一直活着,他们一家人过得很幸福,她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到永远。

  但是,画面一转,她看着沐君珣亲手放了一场大火,那场大火,吞噬了所有,她眼睁睁地看着大火烧到自己的眼前,自己的父王、母妃被烧成灰烬,沐君珣那冷漠的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母妃,你是不是很难过?”沐璃卿朝着虚无处低声问道。

  自己舍命护下的幼子,本应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这些年连一个下人都不如,母妃在天上看着,一定很心疼吧?

  而前世,父子相残,反目成仇,这样的悲剧,最难过的只是天上的母妃而已。

  沐璃卿独自坐了很久,想起了很多前世发生的事。

  “郡主,王爷请您过去一趟。”子衿进来通报说。

  “可有说什么事?”

  “没有,只是棋涟说,见到了邹侧妃哭着走进徵枫居,过了没多久,就面带喜色地走了出来,回梅兰苑了……”子衿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了沐璃卿。

  “看来是去告状了啊。”沐璃卿嘲讽似的笑了笑,说道,还以为邹侧妃会有什么高招,结果还是以前的老样子,毫无新意。

  “郡主……”子衿面露担忧地轻唤了一声。

  沐璃卿今日直接杖毙了那二人,这做法未免确实有些残忍了,宁北王府在这凌京是出了名的体恤下人,这些年,虽多有对下人的管教,但是大多都是杖罚,最严重的,不过是驱离出府。

  这也是奴仆皆愿到宁北王府做事的原因,这么多年来,宁北王府从未有过将人活活打死的情况,更何况还是当着所有下人的面将人打死。

  这样的事,由沐璃卿来做,传出去,必然会不利于她自己的名声。

  更何况沐璃卿现在还在府中闭门思过,却又做出此事,王爷知道了,恐怕,是要重罚她。

  “不用担心,”沐璃卿看出了子衿的担忧,笑了笑,说道:“我做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替我梳洗一下吧,我去见父王。”

  “诺。”子衿隐下心中的担忧,点了点头。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